全人的事奉

全人的事奉.jpg

我信主已经二十年了,这二十年中有很多的挣扎。是不是应该把工作放下来,作全时间的事奉?这个问题一直到五年前才得到一个解决。五年前我们在匹兹堡的教会有一个退修会,讲员是以前一个神学院的院长,是一个美国弟兄,我们夫妻俩跟他花了两三个钟头的时间讨论这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再不解决的话,我觉得我很难再事奉下去。他给我作了很细致的分析,最后给我一个结论。他说:黄弟兄,神对你的旨意再清楚不过了,神就是要你继续作教授,在教授的岗位上来事奉他。我当时听了心里很难过,因为我一直觉得应该要全时间事奉主,他给我的这个结论,却跟我的想法是相反的。我今天就要跟大家分享一点我自己的经历。

信主后对主的话语十分向往,圣经读得津津有味。神就清楚地引导我作话语的事奉。我开始在教会里尝试教成人主日学,但次数不多。信主三年后,有一次被邀在一个福音营里作信主的见证。主办聚会的传道人是我幼年的朋友,不便拒绝。福音营的主要讲员是徐华医生,他最近刚被主接回天家。那是我第一次听徐弟兄讲道,听得如醉如痴。心想,徐弟兄是个带职的传道人,主这般地重用他。心里有点羡慕。我的见证排在第二天,讲的时候很紧张,因为从来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讲话。虽然不是讲道,只是说自己的故事,还是紧张。第三天早上起来,觉得很轻松,正预备出去走走,听到有人敲门。原来是主持大会的弟兄,我的朋友。他说:徐华弟兄昨晚讲道声音太大,嗓子哑了,今天早上最后一堂要你讲。我大吃一惊,因为我从来没有讲过道。正不知如何是好,徐弟兄也来了,哑着嗓子说:还有两个钟头,你好好准备吧。说完掉头就走了。

我跪在床前,打开圣经,哭着问主怎么办。我忽然想起,我刚从以色列开会回来,在耶路撒冷的时候,参观过许多主当年走过的地方。想到创造天地的主,为我的罪来到人间,就被钉死在这里,不免悲伤。尤其是参观死海经卷的时候,看见写在古老羊皮上的以赛亚书,想起预言弥赛亚的53章,更是泪流满面。我不会讲道,何不就讲讲我在以色列看到的种种呢?匆匆在纸上写了一个大纲。时间到了,硬着头皮到了会场。唱完诗歌后,主持弟兄宣布今天讲道的不是徐弟兄,而是黄教授。我只觉得头好痛。上台前经过徐弟兄前面,他一把抓住我说:要呼召啊。徐师母把为徐弟兄预备的人参茶给我,说:我们会为你祷告。

我想我上台的时候,脸一定是绿色的。我一开始就宣布,两个钟头前才知道要讲道,以前也没有讲过道,请大家多多原谅。就开始说我在耶路撒冷看见什么,与圣经的预言如何吻合,主如何感动我。我惊讶地发现头不痛了,居然可以侃侃而谈。说到我在死海经卷前的感动,也言语哽咽。时间到了,我想起徐弟兄的吩咐,要呼召。我不会像徐弟兄一样,作有能力的呼召。只好简单地说,请想信主的举手。没想到大约有四五十只手举得高高的。我眼泪马上流出来,因为我知道不是我在作工,是主自己在做工。我算什么,主居然能用我来呼唤失丧的灵魂,实在不能想像。从那时起,我知道主要用我作话语的事奉。多年以后,我有机会问徐华弟兄,为什么不请大会的主持弟兄,而要我替他讲呢?他的回答很简单:主就是要你讲嘛!

主的恩典实在太大,他呼召一个仆人做工前,先让他知道,不是他在做工,而是主自己在做工。

我想,我们的事奉应该是全人的事奉。申命记上说:“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神。(申命记6:5)心、性、力是一个人的三部分,从我们的心开始,一直到我们身体的力量,这是我们的整个人在事奉神、爱神。上帝要的是我们的整个人,当然包括我们所有的时间、所有的心思意念及行动,上帝全部都要,这是非常清楚的。既然是这样,我们事奉神当然就没有所谓全时间和部分时间的分别,应该是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在事奉神,这是很明显的一个先决条件。不管你是被神呼召出来做全时间的传道,或者像我一样,有一个世上的职业,用部分的时间在教会事奉祂,都应该是全人的事奉。所以我不大喜欢说我是带职事奉。带职事奉,好像我在世上的职业不是事奉祂,这是不对的。应该只有单职或双职的事奉。我是一个双职的传道人,用两种身份事奉主。

我觉得单职(全职)事奉比较单纯,双职事奉比较复杂,也比较困难的。第一当然要清楚是神的呼召。我们在世上的专业工作应该是事奉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必须敬业。以弗所书第6章5-7节这么说:“你们做仆人的,要惧怕战兢,用诚实的心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好像听从基督一般,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讨人喜欢的,要像基督的仆人,从心里遵行神的旨意,甘心事奉,好像服事主,不像服事人。这个教训实在再清楚不过了。我们在世上听从我们单位的老板,就好像听从我们的主一样,我们怎么能马马虎虎地混日子?这是不对的。我们从前在国内家庭教会服事的时候,遇见一位弟兄。聚会的地方离他单位很远,骑车要一个多钟头。有一次晚上聚会,我们去得较早,发现他已在那里。他说,下午3点时,他看大家都溜了,就决定也早一点下班,来教会服事。这样做是不对的,不讨神喜悦的。

双职事奉,有一个原则,我们在世上的职业一定要是神所呼召的。我常常跟教会里的弟兄姐妹讲,我们换工作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祷告。不要是因为新工作的工资比较高,升迁比较方便,或是上下班的时间比较短,没有塞车等等。我觉得这些考虑是重要,但并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还是要问,这是不是神给你的呼召。神要使用你的专业来扩展神的国度。在北美教会中有许多的弟兄姐妹,他们很能够用专业上的技术来服事神。我们教会有许多弟兄姐妹是学电脑的,这方面的知识对教会的事奉太有帮助了。拿我这个教授作例子吧,我现在很清楚神要我做教授的工作。我的专业是生物,是研究基因治疗的。因着专业的知识,我对创造与进化的问题有一点专业上的看法。这问题在我得救之前就一直困扰我,得救以后,我继续在这方面下功夫,很明显地看见神使用我的专业。我在外面讲道,大家要求我讲的都是这个题目。去年年底的福音大会,峙军要我讲的也是这个题目。感谢主,主使用我的专业来服事祂。我每年讲这个题目许多次,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信主,只有上帝知道。有些人愿意举手,有些人没有举手。到底有多少人因为这个专题而改变了他对圣经的看法,改变了他对上帝的看法,我不知道,只有神知道。感谢主,神能使用我的专业。

我们的事奉中有一个“荣神益人的原则,所以我们在选择专业和职业的时候,必须考虑这件工作是不是真的能够“荣神益人。我几年前在英国作短宣的时候,遇见一位姐妹,她跟我说:感谢神,神赐给我一个工作,因为我已经祷告很久了,现在总算有了一个工作。我说什么工作啊?她说:在一个酒厂工作。我说:什么酒厂啊?她说:一个作威斯忌的酒厂。我说酒这个东西很容易让人陷入魔鬼的诡计,这样的工作恐怕不太好吧。她说:这肯定是神赐给我的工作,我已经祷告了这么久,没有别的工作,只有这么一个工作。我说:还是不好,你应该好好考虑是不是不接受这个工作。我还遇见另一位姐妹,她在一个专门作吃角子老虎机的公司工作。这是一种赌场的机器,也不妥当。在圣经里有很多的例子,我这里只举大卫、约瑟、但以理,他们都是双职事奉的榜样。神不是呼召我们每一个人都去作全时间的传道人。这个世界上应该有更多的能够荣神益人、爱神、受神呼召出来的政治家、科学家、工程师,和各行各业里最尽忠职守、与蒙召的恩相称的人。

双职事奉和单职事奉有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双职事奉有处在夹缝当中的难处。在专业上受到世界的冲击,非常的厉害。我以前以为只有在北美作双职事奉有这样的压力。我这次到了中国,对国内的情形有了更多的了解,发现这些问题在国内都有。世界告诉我们你应该削尖了头往前钻,成功的诱惑非常大,成功了就会有金钱、有权势,各种各样的诱惑,所以就苦干,自动加班。我们匹兹堡教会有些弟兄姐妹,就常常加班,事奉上当然受到亏损。但如果是一个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他在事奉神的使命上仍然受到催逼,知道要事奉。在专业上他非常认真,要加班,下班以后,还没有时间回家,就赶快冲到教会。一看就知道他是从单位赶过来,因为他还穿着西装打著领带就过来了,饭也没有吃。有时候在教会有祷告会,别人在祷告,他躲在一个角落里,赶快吃一个快餐。这种压力的结果,往往是牺牲了家庭。特别是弟兄们,常常犯这样的错误。我自己以前也犯同样的错误,在专业、事奉和家庭中间没有平衡。

信仰对我们的专业也有影响。神祝福你的专业,为了要使用你。创世记39:2说:“约瑟住在他主人埃及人的家中,耶和华与他同在,他就百事顺利。约瑟是一个双职事奉的传道人。他在他的主人埃及人家里当管家,耶和华与他同在,他就百事顺利。我们以前住在南边的时候,家里水管坏了,请一个修水管的人来,修得非常好,工作做得仔细,我对他的印象很好。后来发现他公司的名字叫“父与子公司(Father and Sons),我想大概是一个老爸爸带著几个儿子,搞家庭企业。后来我才发现,不是的。原来当地一个水利工程局裁员,许多弟兄丧失了工作,他们在教会里一直祷告,求主赐给他们一个工作,但老是没有结果。后来他们的牧师说,你们几个人都是手脚灵便的,会修这个,会修那个,你们为什么不成立一个公司呢?他们祷告的结果,就成立了这个公司。他们这个“Father,不是他们生身的父亲,乃是天上的父亲。天父和他的几个儿子一起来做的企业。你想想看,用这样的名字作为公司的名字,这公司还能马马虎虎吗?假如马虎的话,不就是羞辱上帝的名字吗?怪不得他们与别人不一样,工作得非常好,这本身就是一个见证。当我知道这个“Father and Sons是一个信仰的表征,不由得对他们肃然起敬。我那时还不是基督徒,神借着他们向我做了见证。

我们当教授的压力很大,要申请基金(Grant),要作研究,要发表论文。我想,主如果要我做教授的话,他当然知道我需要基金。我把我这个需要摆在我的祷告里。我们做研究工作的,最重要就是要有创新的构想。如果没有一个创新的研究方向,老跟在人家后面走,做得再好,也只是个炒冷饭,价值不大,论文也不能发表在高档次的杂志上。这世上有很多聪明的人,有新的构想的人很多,但是敢做的人不多。因为这个行业里,竞争很激烈。像我是搞基因研究的,我们申请美国国家卫生局的基金,成功的机会大概只有百分之二十。好不容易拿到一个基金,时间大约只有三年。假如去冒险尝试一个新的研究方向,几年下来,做不出东西来的话,这个基金要申请延续的时候就申请不到了。压力很大,敢尝试做新东西的人不多。

我当时想,假如神要我做教授,这就是祂的旨意,那我为什么不敢呢?所以我当时就尝试了很多新的课题。那时候,实验室里没有钱,很多的东西就自己动手做。我还记得,作实验需要一些玻璃柱子,我没有钱买现成的柱子,就自己吹玻璃作柱子。现在会吹玻璃的教授已经很少了,我是其中之一。我的学生看了说,黄教授你在干什么啊? 他们觉得很奇怪。做创新的实验,学生,特别是博士后的学生都不愿意做,因为风险太大。神真是奇妙,我当时试了好几个新的构想,大部分都成功了。

有一阵子,新的数据太多,我忙到来不及写论文。那时候电脑还不普遍,有时还用打字机。我跟神说,我需要一个我自己的秘书。当时系里十几个教授共用两个秘书,要请他们给我打字,排队等很久。我跟主讲:主啊,感谢你赐给我这么多的恩典,现在我在专业上需要一个全时间的秘书。很奇妙,神就供给我一个好秘书,所以我在专业上的产量很快就上去了。多年以后,我有一个学生,是从国内来的。有一天跟我说:黄教授,我查了网上的资料库,看见你的著作,我把每一篇著作的冲击指数(代表论文发表杂志的质量)加起来,跟时间作了一个图,发现你信主以后,指数一直往上增加。他说:你信耶稣以后是不是变得更聪明了?我说:没有,我以前怎么笨,现在还是怎么笨,没有改变。但有一件事变了,我变得更大胆,因为我没有后顾之忧。我知道这是神呼召我做的工作,我愿意走在神的旨意里。有一天,如果神改变了对我的呼召,他要我放下我的工作,就算我那时候是最成功的教授,我也愿意放下。神的旨意是最重要的。

像我们这样的双职传道人,有一个很大的危险,就是在成功后容易骄傲。大卫是一个双职的传道人,他就骄傲。当他南征北讨,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帝国以后,他命令他的元帅约押去数点以色列能带刀打仗的男丁。当时要看一个国家的强盛,就是看它有多少能带刀打仗的男丁。他要知道他的新帝国到底有多强盛。他命令约押去数算的这件事,神不高兴,因为这是他的骄傲。结果神降了三天的瘟疫,死了七万人(撒母耳记下24章)。所以我们要非常小心,千万不要骄傲。

最后,我要和大家分享两段圣经。路加福音里讲到有一对姐妹,姐姐叫马大,妹妹叫马利亚,这一段圣经我们都很熟悉的:

他们走路的时候,耶稣进了一个村庄,有一个女人,名叫马大,接祂到自己家里。她有一个妹子,名叫马利亚,在耶稣脚前坐著听祂的道。马大伺候的事多,心里忙乱,就进前来说:‘主啊,我的妹子留下我一个人伺候,你不在意吗?请你吩咐她来帮助我。’耶稣回答说:“马大,马大,你为许多的事思虑烦扰,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马利亚已经选择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夺去的。(路加福音10:38-42)。

我刚信主的时候,这段圣经读不懂。我想马大殷勤地事奉主,不是很好吗?我相信主不是一个人来的,一定有很多的门徒跟着,是一个布道团。张罗给大家吃的、喝的,马大这样做不是很好吗?但是她的妹子马利亚,什么事也不干,就坐在地上听耶稣讲道。结果耶稣称赞的是马利亚,不是马大。我当时想不通,但当我在主里有更多思考的时候,我终于明白,那不可少的只有一件,就是我们与主的亲密的关系。我们如果没有常常来到主的跟前,细心听主的话,跟祂有一个亲密的个人关系的话,我们的事奉只不过是马大的事奉。马大的事奉没有永恒的价值,马利亚有永恒的价值。那么马利亚是不是就光坐在祂面前听道,什么事都不干呢?不是的。请看约翰福音12:1-3:

逾越节前六日,耶稣来到伯大尼,就是他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之处。有人在那里给耶稣预备筵席。马大伺候,拉撒路也在那同耶稣坐席的人中。马利亚就拿着一斤极贵的真哪哒香膏,抹耶稣的脚,又用自己的头发去擦,屋里就满了膏的香气。

从圣经别的地方知道,这场宴席不是在马大和马利亚的家,是在一个叫西门的家里。既然是在别人家里摆的宴席,马大还在忙着伺候,所以马大没有学到功课。但马利亚却拿了一斤极珍贵的真哪达香膏。圣经别的地方告诉我们,香膏是放在一个很珍贵的玉瓶子里,她打破了这个瓶子来膏耶稣。这是她最珍贵的东西,她把它用在耶稣的身上,因为她知道耶稣跟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耶稣已经告诉他们,马上就要为每一个人的罪上十字架。

各位弟兄姐妹们,马利亚的事奉是一种生命的事奉,她把她最好的都献给主了。我相信马利亚如果能为耶稣死的话,她也会为耶稣奉献她的生命。但是她没有资格去为耶稣死,因为她也是个罪人。但是她把她最好的献给了主,就是这一瓶真哪达香膏。马利亚为什么会这样做呢?因为她跟主有一个很亲密的关系,是属灵的关系。我不知道各位单职事奉的弟兄姐妹们,我相信情形跟我差不多。我是一个很忙的人,要做很多的事,学校的工作,教会里的事奉。周末的时候,也常常不在家,都要到别的地方讲道,或者是在我们自己的教会讲道。像我们这样忙碌的人,很容易的就牺牲掉我们与主的那种亲密关系。各位弟兄姐妹,容我再次的强调我们任何对主的事奉,绝对不能取代我们跟祂的亲密关系。这是最重要的,是一件不可少的事。如果把它拿掉的话,我们的事奉就只是马大的事奉。

真实的工作乃是生命的流露。能算数的事奉总是活出基督。将自己献给神,不是为神做工,乃是让神做工。凡不让神做工的,就不能为神做工。神注重我们所是的,过于我们所做的。他对我们是什么样的人,比对我们所做的什么工作更加的注重。真实的工作乃是生命的流露。我们对祂的事奉,应该是我们内在生命的表现。被神记念的事奉,总是基督的活出。假如基督不在你的生命当中,做出来在外面的事奉,只不过是草木禾秸。但如果有基督的生命在你里面,在外面事奉流露出来的就是耶稣基督的形象。将自己献给神,不是为神做工,乃是让神做工。凡不让神作做的,就不能为神做工。往往所谓的事奉神,乃是凭自己的血气在事奉,不是让神透过我们把这个工作做出来。我们以为在为神做工,结果却是拦阻了神的工作。

我常常在神的面前祷告,特别在讲道之前。我说主啊,求你不要让我成为你自己要把这个信息释放出来的拦阻,我只不过是你的工具;如果我成了你的拦阻,我的罪就大了。各位弟兄姐妹们,我们常常认为我们是为主做工,但是,如果你不让神做工的话,就根本不能为神做工,而且没有资格事奉神。我觉得这几句话讲得非常的好,是我们每一个事奉神的人,不论是单职还是双职的,要认真思考的。我们所做的工作是我们自己在做呢,还是神透过我们的生命所做出来的。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jianzheng/58732.1-quanre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