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之锚——一个八零后的生命叙事

按:自“我的见证”草草写后,匆匆发给弟兄姊妹们,他们的反应让我自觉惭愧,又觉骄傲。惭愧的是,这么一个草率的东西给大家;骄傲的是,这么一个草率的东西大家都觉得还不错。这几天心里有些感动,想把“我的见证”充实起来。标题和副标题都有了,但我的一些笔记本都放在农村老家,而家里没人了。如果感动是出于神,求神自己来成全。也盼望弟兄姊妹的代祷!下面是一个引言,后面要写的话,就需要等家里的资料汇集过来了。

灵魂之锚

——一个八零后的生命叙事

引言

因为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哥林多前书4:9)

——题记

决定了,我还是开门见山。

虽我所期望的读者是“世人”以致“天使”,而不仅仅是基督徒,更不只是80后基督徒,但我还是要在一开始就表明本书的主旨:即为耶稣基督做见证(对于基督徒来说,“灵魂之锚”就是耶稣),告诉每一个“你”耶稣是神,祂爱你以致为你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你当信祂。

我是以文字的方式告诉你这些的(更多的基督徒是通过口传的方式去做这事,也即传福音),但文字并不都意味着灌输(说教、中国教育、中国式启蒙等),它有可能是熏陶、感染、渗透(小说、散文、诗、故事、童话等)。

我希望我的文字属于后一种,但我不是写小说,而是写自传,是对自己的生命进行叙事。也就是说,我是用我自己的生命为耶稣做见证。

确实,记忆靠不住。我记忆力再好,以致往事总可以历历在目,那也无济于事,因我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回不到往事的情境中去了。我在经历那些事时的所思所想所感,绝不能靠现在的我回忆出来。也就是说,我或许能记住许多年前的一件事,但回忆不出经历这事时我的心思意念。

怎么办呢?我又不写日记。但如果仅仅是“今天做了某某事知道发生了某某事”之类的日记,我宁可不写。这是鲁迅那样的大人物写的日记,对后人来讲,有所谓的史料价值。

卑微如我,每天要记录的事几乎总是一样的,比如上高中,是三点一线;而上班,就是两点一线。如果只是记事,那我的日记本上就会有不断的“同上”出现。这样的记事别提对家人对社会对历史对国家,就是对我自己也是毫无价值的。

但,如果我不仅记事且记录了当时对此的感受看法等,那就不同了。我以为这就是生命的表露,是我手写我心,而不仅仅是我手写我事。幸运的是,我虽不写日记,但表露生命的文字,自高中以来,我却是常有的。

当然,一开始我并不是有意地“我手写我心”,只是我回顾我的写作时才有这样的发现。2010年05月28日,我写了博文《不忧愁不写作》:

中午和妻子吃过饭后,在工作园区散步,说,我有好些天不写文字了,因为这些天我心情好像不坏,不忧愁,不伤感,不痛苦,好像挺平静的。仿佛我是一个不痛苦就不能写作的人。

我想这样并不是太好。伤感忧愁痛苦……等我有诸如此类的情绪的时候,写出来的文字,肯定会受到影响。就好像我中了毒,从我身上流出来的血肯定也会带着毒素。

耶稣说:“从人里面出来的,那才能污秽人;因为从里面,就是从人心里,发出恶念、苟合、偷盗、凶杀、奸淫、贪婪、邪恶、诡诈、淫荡、嫉妒、谤讟、骄傲、狂妄。这一切的恶都是从里面出来,且能污秽人。”我都不知道我的文字污秽了多少人。

后来我对妻子说,我真希望自己在平静甚至是喜乐的时候也能写作。

这段话使我想起了蜗牛。蜗牛是波状前行的,若地面干燥,它非分泌丰富的黏液不得前行。而蜗牛的黏液一遇到空气就迅速干燥且闪闪发亮,以至蜗牛爬过的地方都会留下一条痕迹。当然,地面湿滑蜗牛就不必分泌黏液前行了。

我是遇到困难(地面干燥)就会写字(分泌黏液),不然无法继续前行。而如果处境顺畅,我就不会写字。我也跟蜗牛一样,在我的身后也断断续续地留下了很多黏液。这些黏液有些是记录在我至今仍保存着的笔记本上(高中以前),更多的是记录在互联网上。

我说我原来的文字带有毒素,正如蜗牛的黏液那么让人恶心。但我的文字就是我生命挣扎的表现。如果生命没有挣扎,就失去了诸多的精彩,甚至只是空白。正如蜗牛在湿滑的路上前行,什么也不会留下。

如果蜗牛的黏液经过空气就能迅速干燥且形成一条闪闪发亮的痕迹,那么我也希望自己原来的文字经过编织也能够形成一条闪闪发亮的痕迹。我不是在回忆,而是在编织我的生命。这就是我所谓的生命叙事。是的,我希望通过编织我过往表露生命的文字,将自己的生命叙述出来,见证神。

或者,有一天,你也会说:“真有神!神啊你真伟大!”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zhuen/13048.1-xush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4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