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恩的曙光

救恩的曙光
与神同行的挪亚蔡金玲综观《创世记》的记载,可以发现里面蕴含了许多救赎的应许,这应许可追溯至《创世记》3∶15,女人的後裔要战胜蛇的後裔。在等待终极的女人的後裔、耶稣基督来到之前,蛇的後裔与女人的後裔之间的敌意与冲突,总是持续不断地发生。到了挪亚时代,表面上看来,似乎撒但在这冲突中占尽了优势,因为当时女人敬虔的後裔(塞特的後裔)也多妥协在罪中,人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只剩下挪亚一家敬畏神。挪亚的故事,不仅仅道出一个家喻户晓的洪水故事,它也透露著人类在罪恶的辖制下,神继续对人显出恩慈并施行拯救。人类的文明无论如何进步昌盛,仍然无法解决罪恶的问题。人犯罪所带来的结果就是咒诅与审判,至终导致死亡。“他就死了”这一片语,在《创世记》第五章的家谱里共出现八次,它表达了罪的刑罚如何临到每个世代。就在这罪恶张狂、幽暗笼罩的景况里,神透过一个义人,因著他信从神的吩咐,使得当时正走向灭亡的人类,仍有存留活命的生机。在恐怖与死亡的阴影中,仍有一线曙光展露,藉此向世人说明,在神威严的审判之下,他仍有拯救的恩典。挪亚就是黑暗中的那道曙光,被神拣选使用,成为神救赎计划当中的一个器皿。罪恶的猖獗(《创》6∶1-7)《创世记》第6章前面部分,记载了人类罪恶败坏的程度,到处充满了横行强暴。短短几节经文,说明人类的邪恶已达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创》6∶1-4)。那时有“伟人”(旧约的希腊文译本 [七十士译本]将此名词译为“巨人”)在地上(注1),并且神的儿子们随他们心中的欲望,挑选人的女子为妻(注2),并且生下上古英武有名的人。他们也想仿照神对人类的吩咐,生养众多,遍满地面。可是他们的目的,却是与神祝福人类的目的相反,他们要让罪恶横行猖獗。在古代近东,乌加列地出土的考古文献中,曾出现了“神的儿子们”这样的用语。它被用来指异教信仰中“万神殿”中的众神,也被用来指地上伟大的君王。古代异教信仰认为,一切神都是从神与人结合而来的。对异教徒而言,凡具有超自然能力的人,或一些巨人,都是出於神的。在上古世界里,这些人努力争取名声,随意多娶妻子,务求子孙繁多。这样的婚姻所生的儿女,虽然表面好像是英雄,并且也是有名的人;然而,他们仍是血肉之躯,与其他人类一样,到了时候,这些巨人或是名人,仍要死亡,并面对神的审判。圣经这里所描述的,正是对异教信仰的驳斥,它驳斥巨人,或是英武有名的人,或是伟大的统治者,都是从神而生的说法。另外也驳斥人们错误的观念,以为藉著与人不道德的行为,可以使人不死。神藉著这些描述,警告人务必抗拒防范这样的习俗,因为那是败坏、充满邪恶的行为。由於人类的罪恶,使神心中忧伤,他就後悔造人在地上。“後悔”(naham)这个用词,曾在《创世记》5∶29,被译作“安慰”(naham)。拉麦因著咒诅,盼望得到安慰。然而,对照拉麦所说的话,这里出现了讽刺的情况。此时,神不是要给人安慰,乃是後悔造人(NIV译作“神为著造人在地上,心中忧伤”)(注3)。圣经在此以拟人化的描写,强调因著人的邪恶,使神心中痛苦忧伤到极点,他决意将犯罪的人全部毁灭,不再有安慰。挪亚与神同行(《创》6∶8-9)虽然审判必要降临,但神仍然延迟那审判,直到120年以後才来到。在这段期间,挪亚是一位传义道之人。从《创世记》的记载,可以看出挪亚是塞特的後裔,他的祖先,从亚当、塞特、以挪士、该南、玛勒列、雅列、以诺、玛土撒拉,一直到拉麦(注4)。当拉麦为挪亚取名时,曾说道∶“这个儿子必为我们的操作和手中的劳苦安慰我们;这操作劳苦是因为耶和华咒诅地。”(《创》5∶29)这里藉由希伯来文语音的表达,蕴藏了当时敬虔者心中的愁苦。虽然挪亚的名字不是安慰的意思,但由於挪亚(Noah)的名字读音和安慰(naham)的读音相似,因此可以令读者产生联想的效果。拉麦盼望他的儿子挪亚能在受咒诅的世界之中,带给他一点安慰。挪亚的生命,的确是人在咒诅之下的安慰与盼望。挪亚是那个时代的义人,在败坏的世界中,他出污泥而不染。挪亚不只是当代罪人中最好的一个,而且是一位完全人。义人与完全人是圣经中对挪亚的描述。圣经中“义”的意思,是指合乎一个标准,这里指出挪亚合乎神的标准,被神称许(注5)。“完全”乃是指他全心全意敬畏神(注6)。这并不意味者挪亚从来没有犯过错,而是他与神有正确的关系。因此他的行动正直,每天能够与神同行。洪水的审判(《创》6∶11-8∶22)由於地上充满了道德的败坏与强暴,神决定用洪水毁灭刑罚恶人(注7)。“败坏”这个用词,在两节经文中出现三次 (《创》6∶11、12),这种描述是强调人性最坏的状况,已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所以除了与神同行的挪亚和他一家,在神眼前蒙恩以外,凡有血气的人都要因神的忿怒而受到审判。神吩咐挪亚造方舟,那是一个平底长方形的船,450尺长,75尺阔,45尺高(注8),这方舟是为了保存人和动物的生命而预备的。挪亚对神的吩咐是完全顺从的,“凡神所吩咐的,他都照样行了。”(《创》6∶22;参7∶5、9)《希伯来书》的作者对挪亚如此称赞∶“挪亚因著信,既蒙神指示他未见的事,动了敬畏的心,预备了一苹方舟,使他全家得救。因此就定了那世代的罪,自己也承受了那从信而来的义。”挪亚在神面前的信心与顺服,和当时世界的败坏,成了鲜明的对照。在方舟造好之後,神要挪亚全家,包括他的妻子,他的三个儿子,闪、含、雅弗和儿媳妇们,以及地上凡有血肉的活物,每样两个,进入方舟,以保存生命。在挪亚做好一切准备以後,神降下一场毁灭性的洪水,刑罚腐败的大地。藉著40昼夜的大雨,并且地层翻腾,地壳移动,地底下泉源裂开,大量的水涌出地上,结果整个地面被洪水淹没。洪水的审判显明神对罪恶的忿怒。从圣经的描述,可以看出当时人行为恶毒,惯於犯罪。洪水是除尽罪恶的世界很有效的方法,它可以将这个世界洗净。以後在摩西的律法里,人就以水清洗自己,作为敬拜神之前,得洁净的方式(《利未记》8∶6、21)。新约也提到当人信耶稣基督,蒙拯救之後,要用水的洗礼作为一个记号,表明信徒要弃绝旧日的生命,除掉污秽,就像洪水除灭了那罪恶满盈的世代一样(《彼前》3∶21)。因著这样的审判,使得大地的罪恶,得以彻底洁净。事实上,世人都犯了罪,都在罪的咒诅之下(参《罗》3章)。然而,挪亚和他的家人在神眼前蒙恩,全因著神格外的恩典,挪亚得以免受神的审判,进入新的世代,继续经历神救赎的恩惠。挪亚出了方舟之後,第一个行动就是向神献上燔祭,对神拯救他们全家,表达出他的感恩。这个行动再次显明,他对神的信心和顺服。燔祭代表献祭者对神的完全奉献与顺服(注9),因此当神闻到燔祭所散发的馨香之气时,就悦纳献祭者在神面前的奉献。神应许不再用如此大的洪水,来审判大地。稼穑寒璁,冬夏昼夜永不止息,就是神恩待世人的凭证。神与挪亚立约──新秩序的开始(《创》9∶1-7)从人类堕落之後,神总是透过和人立约,来展开他的救赎工作。经过洪水的审判之後,神透过立约来制定新秩序,让世人可以在神的眷顾中存活。正如神当初在创造时对亚当的吩咐(《创》1∶28),神也吩咐挪亚和他的儿子要生养众多,遍满了地(《创》9∶1、7);此时,神也供给挪亚和他的後代有食物可吃(《创》9∶3,1∶29)。然而,这和起初的创造有所不同,神看起初的创造一切都是“美好”的(参《创》1∶21,31),可是在挪亚的时代,因著人堕落的缘故,人心里怀著恶念,神再也没如此地称赞这新的秩序。从挪亚那时代开始,神允许挪亚和他的後代,可以食用动物(注10)。可是有一条附加禁令(参《创》9∶4),就是不可吃动物的血,因为血代表生命。虽然神允许人可以吃动物的肉,但仍需尊重其生命。这样的限制乃教导人类,神看重一切的生命,并且是一切生命的拥有者。洪水之前的人,充满了强暴,就像该隐(《创》4∶8)和拉麦(《创》4∶23-24)一般,不尊重人的生命,他们以为杀人是一件小事。然而,神与挪亚立约时,强调生命是神圣的,人不可以杀害照著神的形象所造的人。神会报复惩罚任何流人血的人。从《创世记》9∶5的结构,可以看出这个禁令的严重性∶“我必定会追讨流你血的;我会追讨任何野兽所引起的;我也会追讨各人和兄弟所引起的”(参NIV的翻译)。这里重复了三次“追讨”这个动词,表达了神严厉的警告。不可杀人是神的命令,因为生命的主权在於神。攻击按著他的形象所造的人,等於攻击神。因此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创》9∶6)。为了使新的世界得以维持其秩序,人的生活能够安定,恶人不能像洪水之前那样的横行无忌,神必须为人制定法律,以保护生命的安全。挪亚之约(《创》9∶8-17)神赐给挪亚一个新的开始,并且与他立约。这约包含了神丰富的应许,和人应当遵守的本分。从神与挪亚所立的约的内容来看,它是宇宙性的,它涵盖了一切的活物(9∶10),各样活物(9∶12),各样有血肉的活物(9∶15-16),凡有血肉的活物(9∶17)。它立约的对象包括挪亚和他的儿子,他们的後裔,以及凡是从方舟里出来的活物。神对他立约的对象,提供他的保证,就是不再有类似如此大的洪水审判。就性质而言,挪亚之约是一个无条件之约。换句话说,神在这里所应许的福分,是无条件让人享受的,是普世性的恩典。人可以在神的守护下,享受这约的应许,四季昼夜的循环,直到世界末了,最後审判之前(参《彼後》3∶10)。神为了保证成就这对普世的应许,他以彩虹作为立约的记号。每当大雨过後,人们看到弧形的彩虹,如拱门般地挂在天空时,就再次提醒世人,神曾对人立约,对他所创造之物,会施行拯救的恩典,并答应要持守自己的承诺。彩虹的希伯来文字(keh'-sheth),与争战的弓是同一个字。旧约多处经文以争战的弓代表审判(注11)。然而,神现在把这战弓悬挂在云彩之中,作为和平的记号,表示争战与审判的风暴已过(注12)。古代的近东,在战争之後,双方会订立和平的盟约。同样,神在审判世人的罪恶之後,与挪亚订立了和平之约。以後每当人们见到天空这个记号时,就会想起神的恩慈怜悯,审判之後必有保护的应许,叫信神之人对神的信心更加坚强。结论信实的神总是在人类历史中,透过一些敬虔的後裔,带出他的救赎工作。人类在咒诅之下,面临死亡的痛苦,然而神满有恩典,在那充满腐败邪恶的世代中,拣选了与神同行的挪亚,他是从塞特谱系而来的一个敬虔後代。挪亚成为他的器皿,在当时的世代宣扬神的拯救。因此,那一个世代许多的人,都经历了神的恩典。因为神在宣布那要来的审判之後,仍旧等了120年,才施行审判。挪亚就在这120年中,向当时的人传拯救的信息。神提供救恩的方式相当独特,是超出一般人所期盼的,并且外表不是那麽充满亮丽光鲜。因为神所提供的拯救是要藉由人的信心来达成,而非藉助形体的外貌。试想若是神要挪亚建造一艘豪华的客轮,可能有许多人会争先恐後地想上船一睹它的光彩;而面对缺乏吸引力的方舟,除了挪亚一家之外,却是无人问津。可是这方舟足够拯救人脱离洪水的灾难。当主耶稣来到世上拯救人时,他也无佳形美容可吸引人(参《赛》53∶2)。然而主耶稣说道∶“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14∶6)罪的结果就是死亡,惟有藉著信耶稣基督,才能免去神的忿怒,正如当时的挪亚,因信而顺服,进入方舟,得蒙拯救。这次洪水的灾难,也预示了将来末世最後的审判。主耶稣曾提到∶“当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觉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都冲去;人子降临也要这样。”(《太》24∶38-39)人吃喝嫁娶并没有什麽错误,不对的地方在於人心中不要神,继续行恶,就像挪亚当代的人一样。当人们继续行恶,神的宽容会有结束的一天。罪的工价就是死,神会忍耐等候人们悔改,但在末世将会再有一次大审判(参《启》19∶15)。挪亚时代的人,藉著进方舟得蒙拯救,现今世代的人,必须信主耶稣基督而得救。除非藉著耶稣的名,天上人间没有别的名,我们可以靠著得救。注∶
1. Naphilim直译为“堕落的族类”。这词也出现在《民数记》13∶32-33,当以色列人要进入迦南地之前,曾派探子去侦察住在这地方的人。以色列的探子形容他们在这些Naphilim 人面前,自己看起来有如蚱蜢一样,因为探子所看见的人民都身量高大。所以七十士译本把 Naphilim 译作“巨人”。参Victor P. Hamilton, The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n the OldTestament, Genesis, 1-17,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Co., 1990), 269-70.
2.关於神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的身分,曾引起许多人辩论,是圣经中一个争议难解之题。许多早期教父认为神的儿子们是天使(参《伯》1∶6),但这种看法与《太》22∶30的意思互相抵触,因为《创世记》的经文说到,神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结婚,然而,天使是不嫁娶的。
在罗马天主教时期,开始产生另一种论点,认为神的儿子是敬虔的塞特的後代,人的女子是该隐的後代。
另外许多人有其它的看法,认为神的儿子们可能是那些被堕落的天使所控制的大族长或官长,或者也可能是那些堕落的天使,离开了他们的本位或住处,住在地上大能的暴君或勇士身上。
不论采取何种观点,经文的上下文理清楚指出,人类的罪恶极大,审判将会来到。参 Hamilton, NIV Genesis, 1-17,261-66. Henry M. Morris, The Genesis Record (Grand Rapids: BakerBook House, 1976), 164-70。
3. “後悔”一词亦有忧愁叹气之意,这句经文表示神极度的忧伤。
4.这与该隐的子孙拉麦,是不同的拉麦。该隐的子孙拉麦,轻蔑神的咒诅,而塞特的子孙拉麦,则因神的咒诅,想从他的儿子挪亚身上得到安慰(《创》5∶29)。
5. “公义的”这个字也包括了在圣约里的关系,和圣约所要求的行为。
6. “完全的,完整的”乃形容人的态度。狭义方面,用於祭祀上,意为“没有瑕疵”(参《出》12∶5)。
7. 圣经记载,降洪水的原因,与异教巴比伦神话(The GilgameshEpic),所记载的原因完全不同。巴比伦的神话,记载诸神因人类的吵闹而大发脾气,降下洪水。可是圣经清楚记载,洪水乃是神对人类道德败坏的审判。
8. 参 Merrill F. Unger, Archaeology and the Old Testament (Grand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54), 59-60.
9. 参《利》1章。
10. 也许在经过大洪水的灾难之後,整个地球情况为之剧变,所以人需要动物的养分,作为日常食物。
11. Gerhard von Rad, Genesis: A Commentary (Westminster: John KnoxPress, 1973), 73-74.
12. 参 Hamilton, NIV Genesis, 1-17, 317.作者为美国达拉斯神学院哲学博士,主修圣经研究。现任教於神学院。 本文原刊于《举目》第31期,2008年5月。原文链接:http://www.oc.org/web/modules/smartsection/item.php?itemid=3442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ganen/zhuen/5388.1-shuguang.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4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