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沐恩堂建筑中的现代性因子

     

沐恩堂周边环境的变迁

 

   沐恩堂由著名建筑师邬达克设计,占地面积1347.2平方米,建筑面积3138.5平方米,四层砖木混合结构,平面为不规则井字型。教堂主体坐东朝西,正对着当时的上海跑马厅——今人民广场。正门临西藏中路,经门厅进入大礼拜堂,南北两端设水泥楼梯。礼拜堂共可容纳1000余人,其中正厅560人,楼座380人,唱诗班60人。

   平面布局以礼堂为中心,四角是各类教学及附属用房,这样的布局突出了礼拜堂在功能及精神意义上的中心地位,充分体现了西方文化以宗教为中心的特点,十分符合基督教义及西方人的生活习惯。同时,又把基地东北角原有一座三层建筑保留并加以改造利用,完美的组织到新的建筑群中,并利用五个单体围合成四个半封闭的院落,分别作为主要入口(沿西藏中路)、运动场(北院.可容1000人)、室外庭园(南院)以及必备的后勤服务大院(东院).礼拜堂南北两侧设宽敞的外廊,便于人流集散和各部分的联系,同时提供了怡人的室内外过渡空间。西北、西南、东南三个方向的四层建筑功能各异:西南角底层为妇女会堂,二层为女子教堂,三层是音乐室;东南角一层为儿童科,二楼为女童军会所,三层是女子宿舍;西北楼一层为牧师办公室,二层为青年科集会所,三层为女校。42.1米高的钟楼设于西南角,为上海近代教堂钟楼高度之最。

   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过有任何一个教堂采用过与沐恩堂一样的平面组织方式,这种井字型平面与西方教堂传统的讲求仪式感的、基于拉丁十字模式的平面逻辑完全不同,这是完全现代的、基于基地特殊情况的原创。按照西方教堂与广场的组织关系,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教堂会有四个不同的庭院,形成一种近乎均质的外部空间。这种原创性的外部空间模式使得教堂不再以单体、而是群体形式出现,这种教堂建筑综合体模式的出现,亦集中体现了近代建筑在上海的现代性转向的开始。

  教堂外观为美国学院派哥特式风格,局部处理有罗马风手法,墙面为红砖砌筑,墙面砖表面凹凸不平,形成独特的肌理,墙角及窗口镶有深灰色隅石。墙面很少凹凸线条,仅镶贴花面砖。整个教堂除礼堂、拱廊及窗樘等用尖拱外,一般均为平吊顶或平过梁窗樘。大堂两边及前部有回廊,回廊上有夹层,供唱诗班使用。这样的三面围合的空间模式,与西方古典歌剧院布局相似。

  三面围合的室内空间形式,并不是为了营造歌剧院的特殊效果而刻意创造的,是井字型平面在二层必须连通四角的建筑单体的功能需要决定的,而这种独特的功能需要所带来的空间又是戏剧化、原创性的教堂空间模式,所以这种基于功能的现代性在客观上必然会成就空间上的现代性。

   大堂室内为哥特式风格,内顶部及四周门窗皆呈尖拱形,露出水泥幔尖拱顶。大堂的长方形柱子和楼座的栏杆都用斩假石饰面,讲经台亦用斩假石做成。墙面装有壁灯。彩绘玻璃窗均嵌铅条,内容为《圣经》中的人物故事,以黄色调为主,阴天似有淡淡的阳光透过,增加了堂内的神秘气氛。门厅较大,可兼做休息室之用,上层是个小礼拜堂。堂顶是木构架尖拱屋架,使原本较低矮的空间更显得格外亲切。门厅因为上面有小礼堂的原因显得较低,这种先抑后扬的空间过渡进一步突出了中间礼拜堂的高大和神圣。门厅顶的硅梁被特意漆成木色,地坪铺马赛克。钟楼楼梯内有一个西班牙螺旋柱支撑,颇为独特。

   邬达克所设计的沐恩堂与他之后作品的简洁相比虽然仍属复古式样,但已开始有改变的趋势。慕尔堂强调体块的组合,平面的布局并没有采用拉丁十字或希腊十字平面,而更趋自由;钟楼并没有设计成尖顶,而是采用了平顶;礼堂主体与钟塔的门窗洞为尖券,而附屋部分的窗洞设计为方窗,西南附屋的临街面的开窗手法则完全是现代的。

   现代主义理论认为不同的内部功能,要求立面上以不同的开窗方式给予回应,沐恩堂以同一尺度、不同样式的开窗,巧妙的回应了当时西方盛行的现代主义,这种回应方式在其它的教堂、甚至其它类型的建筑上也是不多见的。

    沐恩堂建成后,除传教外,还兼顾一切社会事业的发展,堂内开办了许多社会教育、慈善、医药、救济、体育等事业,服务于城市中心,被誉为城市中的“社交会堂”。该堂中有四所学校:众夜校(是义务实习学校)、慕尔堂夜校 (业余学校)、女子高等专修科 (初中以上程度)、妇女科(失学妇女初小至高小)。

作为原本封闭的宗教建筑,在社会学上却是对外开放的社交会堂,这样的建筑综合体以教堂为核心时,更显示了教堂在当时中西文化交融中的重要性、典型性。当教堂这种相对纯粹的建筑类型,都已经开始融合不同的功能时,近代建筑在社会学上的现代性便已经展示的再明显不过了。

   不规则的平面形式、歌剧院似的空间模式、钟塔不是尖顶、开窗方式按不同立面而变化,等等这些对现代性的探讨,都使这一建筑成为我们研究近代上海建筑的现代性转向的一个典型标本,同时它又是唯一一个处在城市公共空间核心的可供集会的大型公共建筑,又具有现代性中的社会学开放性,种种这些典型性都使得通过对沐恩堂的研究,我们可以更加清楚的观察近代建筑的现代性转向。

   民国26年(1937)八一三抗日战争爆发,曾临时收容难民。民国30年(1941)12月珍珠港事变后,日军占领教堂,大礼拜堂一度作为马厩,损毁严重。抗战胜利后,教会收回教堂,于民国35年(1946)大修。

1953年,附设的学校由教育部门接办,另行迁出。1958年区内基督教各派实行联合礼拜后,改名沐恩堂。“文化大革命”时,房屋被学校使用。1979年9月恢复宗教活动。学校使用房屋陆续归还教会,全部整修,焕然一新,钟楼顶部重建5米高的十字架。

   今天,整治一新的沐恩堂地处最热闹的人民广场东端,紧邻南京路步行街西端,交通便利、完善功能,为各种宗教及社会公益活动的重要场所,且已被列入第一批上海市优秀近代建筑保护名单,成为上海市中心的一个重要旅游景点。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jiaotang/shanghaijidujiao/1188.1-mue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1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相关标签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