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剧《浪子回头2》

圣剧:《浪子回头》 第一场人物:老大(哥哥),老二(浪子),狗友甲乙,仆人小三道具:扇子,鸟类,银元宝,锄头,一张桌,三把凳子,外衣,茶具一套浪子:(哼着小曲调走上台,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感觉早上的阳光有点刺眼,一阵冷风吹过,有点发抖)小三,小三!仆人:(从后台连忙窜了出来,连声喊着)来了来了来,少爷,你有何吩咐?浪子:去,把我的外衣给我拿过来,还有,把我可爱的小八也带上来,我今天要去逛逛。仆人:好的少爷,小的这就去拿(说完转身下台)浪子:哎呀,我在家中排行老二,别人都叫我二少。我父亲是方圆十里的首富,可惜人老了思想就是陈旧,不懂得变通,对钱抓的比较紧。我的一些好友陈少,张少他们在家里是要什么有什么,走到外面,口袋里总是装的满满的银子。而我,虽然是家里的二少爷,可是每一次父亲都扣着我的钱。如果有点花费,还要特地向管家领取,然后由管家再向他汇报。每次和朋友出去,他们都拿此取笑我,说我是空二少。嗯。。。。。。我得找个法子从管家那里多拿点钱。(说完来回踱步,思考着如何多拿钱)仆人:二少,请穿衣(说完伺候少爷穿好衣服,然后把鸟笼递给二少)浪子:(把鸟笼提高,逗了逗小鸟,自言自语的说道)小八呀小八,你说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怎么那么大呢?唉,你看看你整天在里面多可怜,是不是想出来?我比你更可怜,咋们都是天涯沦落人哦。不说了,走,咋们玩玩去。小三,走了。仆人:是,二少!(说完少爷在前面走着八字步,他后面紧紧跟着,下台)哥哥:(背着一把锄头出场,走到台前,抬头看了看天)嗯,不错,今天又是个大晴天,今年如果一直这样的天气,又是一个丰收年。虽然我的父亲是首富,可是我依然要去田里,看看那些工人有没有偷懒,顺便也帮一下忙。(说到这里背着锄头用扭秧歌的舞步绕几圈,走到台边的时候,看到弟弟从不远处过来)哥哥:哎,弟弟浪子:咦,哥哥,今天又那么早去田里呀?哥哥:弟弟,现在收割季节快到了,你和我一起去田里看看,毕竟你也是家里的一份子。浪子:(听完用一只手摇了摇)哎呀哥哥,你可是家里的长子,家里的事情就多麻烦你操劳了。至于我嘛什么都不懂,就不瞎操心了,你忙,我先走了,小三,跟上(开始往台下走)哥哥:(等弟弟走到一半的时候,连忙招手)弟弟,弟弟。(浪子不回头的往后挥了挥手下台)哎,我这个弟弟呀,就是这德行,父亲不知道都唠叨多少次了,从来都没有改变,等有一天分家了也不知道他怎么办。我呀,还是先去田里看一看。(说完下台)(狗友甲乙两人各从台两侧上台,来到台中间互相抱拳打招呼)狗友甲:陈少!狗友乙:张少!狗友甲:陈少,你怎么没跟二少一起过来?狗友乙:没有呀,不会又是在他老爹那里要钱了吧!狗友甲:难说难说。(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笑,哈哈做声,笑完两个人到一边商量事情去)(此刻浪子出场,还是托着个鸟笼,迈着八字步潇洒的走了过来)狗友甲:(拍了拍狗友乙的肩膀,指了指浪子上来的方向)咦,你瞧,那不是二少吗?狗友乙:(踮起脚望了望)果然是他,真是说二少,二少就到呀,走,我们过去(说完两人相约过去与浪子碰头)狗友甲:哟哟哟,瞧瞧这是谁家的公子呀,这不是我们方圆十里首富的空二少嘛!浪子:张少,你就别取笑我了,你这不是挖苦我吗?甭说了,我们兄弟几个先去喝杯羊奶,我请。(说完三人分坐在桌子上)狗友甲:刚才怎么迟迟不见你?是不是又被你家老头扣住了?你瞧瞧你,这么没出息,到外面来逛逛还要提心吊胆的。你看看我,多潇洒,想来就来,想去就去。狗友乙:你也别说他了,你以前还不是一样,现在和你父亲分家了才这样自由。狗友甲:二少,你知道现在钱袋子空空是因为什么原因?浪子:什么原因?狗友甲:还不是因为你没分家嘛,如果你父亲把他的产业分给你,你想想,以你父亲现在的家产,是多么庞大的一笔!那个时候你做人是要潇洒有多潇洒,哪需要像现在这样缩手缩脚的。狗少乙:不过二少他敢吗?我估计呀他都不敢在他父亲面前提起呢。浪子:(拍桌子立马起身)我不敢?告诉你们,我还真打算分家了,你们就看着吧。狗少乙:来来来,坐下,既然要分家,那么我们就帮你出出主意,好好给你筹划一下(说完三个人交头接耳,拉幕)                   第二幕:人物:父亲,管家,浪子道具:鸟笼,算盘,账本,锄头父亲:(唱着(上帝待我有洪恩。。。。。),走到台前面对观众)蒙上帝祝福,我的财产是越来越丰厚,田地里的出产年年都是好收成,草原上的牛羊牲畜是越来越多,人人都说我是有福的,可是却有一块心病一直困扰我,就是我家老二一直不成器,如果他能有他哥哥一半的勤劳和敬畏我也就放心了。眼看我的年龄越来越大,身体也越来越衰败,可是还要为了这个家操心劳累。如果老大和老二分家了,老大我倒是还放心,毕竟他平日的品性我看在眼里,唯有老二,唉,一言难尽呀!(说完重重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然后向后台呼喊)管家,管家!管家:(提领着裤裙从后台赶了出来,半弯着腰)老爷,什么事情?父亲:管家,你把这个月的账本给我拿过来,我要看看收支情况管家:好的老爷(说完弯身下台,不多久,拿着厚厚的账本和算盘过来)老爷,这是您要的本月的账本,请您过目(说完把算盘给老爷,把账本用双手摊开,以供老爷查账,过个几秒翻动一页)父亲:(仔细的点着账本上的记载,翻动着算盘)嗯,不错,看来这个月比上个月又有进步(并且走到台左侧不断和管家详细询问收成情况,不停用算盘计算着,这个时候浪子走上台)浪子:(一手托着鸟笼,裤腰上别着扇子,吊儿郎当的走了过来,嘴里哼着)分家,分家,我要分家,分好家产是刷拉拉滴啦,想吃就吃,想玩就玩,多么自由多么潇洒。(忽然一阵狂风吹来,浪子提着个鸟笼摇来摇去,一只手掩面,稍微风小了些,浪子吐了吐口中被风吹进去的异物,不由得谩骂道)呸呸呸,哪里来的鬼天气,害得我吃了满嘴的沙。(说完蹲对着笼子里的鸟说)小八呀小八,害的你也跟我吃苦,真是过意不去,不过你放心,等分了家你就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忽然间好像回神一般,双眼有点呆滞,脖子慢慢的扭转到观众的席位上去,艰涩而又苦楚的突出几个字)分~家~?(打了自己一巴掌)哎呦喂,二少呀二少,你真是脑袋给撞糊了,分家?你还想真想被老头子劈死啊(自嘲自笑的说完这句话,耷拉着双肩,无神的没有目标的望了望小八,最后故作镇定的道)管他呢,羊到圣城必有路,反正这个家产有我的一部分,早拿晚拿都一样(说完绕了一圈敲了敲门,管家把账本合拢,去开门)管家:少爷,您来了!浪子:(看到是管家来了,悄悄的探了探身子,看看没有人,询问管家)管家,老头子在不在?父亲:(话音刚落,父亲雷轰般的声音传了过来)站在外面干吗?还不给我进来浪子:(悄悄把鸟笼藏在背后,乖乖的走了进去,管家走下台)父亲,您在这呀父亲:怎么,看见我很惊讶吗?你背后的是什么(说完指了指浪子的背后)浪子:(惊讶的张开了口,大喊)啊!(然后慢吞吞的把鸟笼拿到前面)只是一个鸟笼,无聊的时候玩一玩。父亲:老二,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不能像你哥哥那样有点出息,你瞧瞧你,只懂得玩鸟遛狗,不知道勤加持守,如果你有你哥哥的一半,我就安慰了。浪子:父亲,我想跟你商量个事(慢吞吞,看着父亲的神态,紧张的说到)父亲:什么事浪子:我想。。。。。。我想。。。。。。。我想把那个父亲:咬字不清的说什么呢,你想什么?(哥哥这个时候背着锄头走到家门口)浪子(挺了挺腰,鼓起勇气)父亲,请把我应得的家业给我?父亲:(大惊,忙问,用询问的神态看着浪子)什么?哥哥:(哥哥刚跨进们,听见弟弟的回答,接续喊道)什么?浪子:(咬着牙齿,一字一个音的再次发出)父亲,请把我应得的家业给我!父亲:(被震惊的倒退了几步,缓了缓几乎要倒的身体,用手拍着额头,在一旁无力的喘息着)哥哥:弟弟,你说什么呢,啊(语气助词)父亲还没死,你凭什么分家(说完恼怒的揪起弟弟的衣领,另一只手指指点点)我问问你,你在家里做了什么?田地里的出产你有过问吗,草原上的牛羊你知道有多少吗?谷场上刮风下雨的时候你在哪里?半夜三更牲畜生病的时候你在哪里,家里收成欠佳的时候你在做什么,你你你,你还好意思说要分家,啊!浪子(用力的拍掉了哥哥的那只手,转身对父亲说)父亲,我要分家,把我应得的那份家业给我!哥哥:(转脸对父亲说)父亲啊,我说什么也不同意,他凭什么要分。我。。我。。。我。。。父亲:(伸手止住了哥哥的言语,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浪子)你说你要分家?浪子:是的,父亲(眼神似乎有点闪烁,慢慢的有点底气不足)父亲:把你应得的家业给你?浪子:是的,父亲(语气硬了硬)父亲:罢了罢了,既然你要分,那就分。管家,把算盘拿过来管家:(上台拿着算盘,恭敬的递给老爷)老爷,给。父亲:(众人俱禁。父亲拿着算盘算了好一会,然后对浪子说)我们家所有的产业,出去你哥哥那份,这些就是你的。羊2000头,牛800头,再是十块田地和一栋房子。浪子:父亲,请把这一切都兑换成银钱,因为我打算到外面去父亲:管家,你把上面的物品都兑换成银钱管家:是,老爷(拉幕)               第三幕 人物:父亲,管家,哥哥,浪子,掌柜,放猪的,两只猪道具:鸟笼,锄头,扇子,算盘,账本,柜台,包袱,一大一小碗,鞭子,泡沫,鼓风机,客店牌子 画外音:自从浪子走了之后,他的父亲一直期盼等待着他,风霜雪雨,没有间隔。无数次满怀希望翘首等待,无数次泪流满面黯然归回。父亲:(抱着鸟笼出场,走到台一侧,看看鸟笼,又看看远方,哀声叹道)我的儿啊,我的儿,你何时才能回家,你何时才能回家(说完不停的抚摸着鸟笼,好像鸟笼就是他儿子一般)管家(出场,束手走到台侧)老爷,天起了凉风,该回家了父亲:我的儿子还没来,我,怎能回家。。。。。。(管家陪同老爷站着)哥哥(背着锄头出来,看到父亲站着,连忙放下锄头,小跑过去,搀扶着父亲的胳膊,轻声说到)父亲,,天气冷了,回家吧,昂(语气助词)父亲(缓缓转过来看了看老大一脸的哀求,再看了看管家点了点的头,长长叹了口气)唉。。。。。。(蹒跚的被老大搀扶着下台,管家捡起锄头跟着下台)浪子(拿着扇子,潇洒的走到台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财产故,两者皆可抛。自从远离父家,我第一次感觉到久违的自由重临人间,自由自在的享受,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想睡就睡,都是钱的魅力,哈哈。(说完来到一家有着客店字样的牌子面前)掌柜(正在一旁搞弄着算盘,抬头看见有人上门,连忙前去招呼)客官,你要什么?浪子(把扇合拢,大手一挥)掌柜的,给我来最好的套间,最好的食物掌柜(在浪子面前伸手一探)好嘞!客官你请(两人都下台)(浪子跌跌冲冲的的从里面出来,不小心的屁股落地,掌柜的随后把一个包从远处砸到浪子身上)掌柜:啊,你这吃白饭的,没有钱了竟然还想吃好的住好的,滚,给我远远的滚浪子:(哀声祈求)掌柜的,你就行行好,让我再住几天吧,这大冷天的你让我到哪里去啊,求你了。掌柜:你滚不滚?啊,你滚不滚(说完顺手操起放在角落上的一根棍子,去打浪子,浪子连忙翻爬着起来,躲避棍子,就这样绕了会,两人追击中下台)(雪在飘,风在刮,(鼓风机和泡沫,同时放出风吹的声音)浪子的身影在风雪中摇来摇去,举步艰难,两个胳膊紧紧的抱着自己,不停的哆嗦着,有时搓着双手哈着气,走到台右侧)这地大闹饥荒,我却身无分文,以前我腰缠满贯却挥霍浪费,掌柜见我狠心把我赶出去,我又饥又渴。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大声疾呼,然后双腿跪下,正在这时,台左侧有两只猪(小朋友带着猪面具)爬出来,后面有人赶着。浪子看见,眼睛一亮,半跪起身)对了,我可以去投靠他。(说完两人都走到台中间碰面,两只猪还是在台侧)大爷,行行好,给我一口饭吃,只要给能给我吃饱,我什么都愿意干。大爷:哦,那好吧,你来替我照顾这群猪,暂时就在这里住下吧。浪子:(连忙握着大爷的手)谢谢大爷,谢谢大爷(说完接过大爷手里的鞭子)(大爷去拿食物,过了会拿了两盆上来,一盆满满的给猪,两只猪蜂拥着抢食,一盆给浪子的,却是一个小碗,稀薄的饭汤上面漂浮着几缕青色菜叶。浪子饥不择食的拿起小盆,狼咽虎吞的贪婪的倒入嘴中,然后再舔了舔碗沿和碗底,放下小碗,做出还饿的样子,不由将眼光瞄向了猪吃的大腕,咽了咽口水,张开着嘴巴凑了过去,却被一只猪用脑袋拱飞,当他整个人躺在地上的时候才醒悟过来,跪着说)我父亲有多少的雇工,口粮有余,我倒在这里饿死吗?我要起来(立起身子,坚定而又饱满的宣告)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去,向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拉幕)              第四幕 人物:父亲,哥哥,浪子,管家,小三,仆人甲乙,牛羊道具:锄头,鸟笼,戒指,衣服,鞋子,幕拉开的时候,父亲拿着鸟笼站在台左侧,依然翘首观望远方,浪子从台右侧上来,父亲毫无生机的眼神在这一刻忽然间明亮起来,整个人无法遏制的浑身颤抖,似乎在呻吟着,鸟笼掉了下来,父亲蹒跚的步伐一下子也变得健壮利索了,跑过去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孩子)父亲:孩子,是你吗?告诉我,这不是梦?如果这是梦,我愿意不再醒来~浪子(从父亲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屈身跪拜在地,往后退了几步)父亲,是我。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父亲:(招招手)来,过来,让我看看浪子:(浪子跪着移步过去,抬头望着父亲,哭泣着喊道)父亲~~~父亲(摸了摸承欢在他脚下浪子的头)儿啊,你瘦了,委屈你了。(说完浪子抱着父亲的双腿哀声哭泣,父亲摸着浪子的头也老泪纵横,过了会朝后台喊道)管家,管家!管家:(连忙从后台出来,躬身应道)老爷,有何吩咐父亲:我的儿子回来了,快~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可以吃喝快乐。管家:小少爷回来了?太好了!是老爷,小的这就去(说完下台把衣服戒指鞋子拿了上来,伺候在旁边,父亲把一样又一样的东西从管家手里拿过来,亲手为他穿上)小三:(指挥着仆人甲乙把带有牛和羊面具的二个小朋友赶了出来,牛羊乱跑,两个仆人四围去圈兜着,好一番热闹,抓住后做出磨刀霍霍杀牛羊的动作,牛羊适当的配合一些惨叫声)动作快点,快点别磨蹭,今天小少爷来了,我们一同高兴。哥哥:(背着锄头从外面进来,看到此景,拉住小三询问道)小三,这是怎么回事,家里有什么事情吗?小三:啊,是大少爷呀,今天可是大喜日呀,因为离家好长时间的小少爷回来了,老爷吩咐我们杀羊宰牛庆贺一下。哥哥:(顺手把锄头放在墙壁上,走到父亲面前,喊道)父亲!父亲:转过身来拉着老大到了一边,管家和浪子到了另一边,管家不停的给浪子理顺着衣服)哥哥:我服侍你这多年,从来没有违背过你的命,你并没有给我一只山羊羔,叫我和朋友一同快乐。但你这个儿子和娼妓吞尽了你的产业,他一来了,你倒为他宰了肥牛犊。’父亲:‘儿啊,你常和我同在,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只是你这个兄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说完拉着老大的手去和老二见面)浪子:哥哥,对不起哥哥:傻瓜,谁叫你是我弟弟呢(说完抱着弟弟,然后父亲抱着两个孩子)(拉幕)(所有演员出场齐唱歌)画外音:亲爱的弟兄姐妹,也许我们现在的生活如同浪子一样远离了天父,但天父却天天盼望着我们回家,盼望我们在他怀抱里得着安慰和满足,如果你曾经被世界刺痛,如果你被重担压垮,如果你感觉人生是一片虚空。那么在此刻,在这时,让我们一同回到他的里面来得享安息。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jidujiaowenyi/xiaopin/18150.1-langzihuitou.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1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