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与中国人的千年情谊

    犹太人、中国人,同是人类历史上最悠久的民族,也都曾创造过人类历史上最为博大精深的文明。
    而这两个民族,其实在过去1000多年以来就曾有过多次的接触、交流与融合。而尤以二战中在法西斯带来的苦难中,两个民族展现出朴素而真实的情谊成为最为动人的一幕。
基督时报日前拜访了位于上海长阳路的“犹太难民在上海”的纪念馆,感受到在历史当中,犹太人与中国人的朴素情谊。
    古代来华的犹太人
    犹太人来华,有正式记载的是从宋朝时候开始的。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当时邀请犹太人来中国经商,在那个时候就有犹太人伊朗、伊拉克等许多地方千里迢迢来到中国。
    学术界上著名的开封犹太社团也由此诞生在北宋。在犹太民族大离散的历史上,像开封犹太社团如此这样在没有任何外界压力的情况下自然同化于客居之地文化和社会之中的情况是非常罕见的。因此,开封犹太社团也成为研究犹太人在古代中国课题中的一个典型。
    2014年4月3日晚上,开封的犹太人后裔们罕见地逾越节晚宴再现犹太人最重要的一个传统。这也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因为只有开封有犹太人,这是一个特例,”参加逾越节晚宴的财务官员王祥轩说。“政府知道这一点,而且非常支持。在这里,犹太教的问题不是宗教问题,而是历史问题。”
    事实上,宋朝并非最早来华的犹太人。已经有历史考证发现,大批犹太人最早进入中国境内是在唐朝(约公元8世纪前后),他们沿着丝绸之路进入中国,之后也有犹太人从海路来到中国沿海各地再进入内地的。

 

 


    也有少数学者认为犹太人在汉代,甚至更早的周代就来到了中国,但目前,尚无确凿的考古发现予以佐证。

    西安附近出土的具有闪族特征的唐代陶俑,被认为是属于闪族的犹太人在唐代已经来到中国的佐证。

    16世纪开封犹太会堂的社团妥拉经卷箱。


    1906年,两个汉化的开封犹太人后裔在石碑旁。

    近代来华的犹太人
    1840年,开启了中国的近代史。在斑驳的近代史上,共有三次犹太人来华的记录,而这三次都与“东方明珠”有不解之缘。
    第一批到达上海的犹太人是在鸦片战争之后,上海作为经商口岸开放。伴随着英国的对华商贸攻势,来自于英国属地范围内的一些塞法迪犹太人也来到香港和上海经商。由于有犹太人的杰出经商才能,加上英国各属地的传统联系以及上海的港口地理位置,他们起初也参与英国的鸦片贸易,从中迅速积累了巨额财富后随即又投资房地产、金融业、公用事业及制造业,成为上海和香港最为活跃的外商财团,包括房地产等。其中,在上海仍旧感受到当时的痕迹。现在外滩仍旧奢华的和平饭店就是犹太的沙逊家族创办起来的“沙逊大厦”。他们也从事社团的公益和慈善事业,如建造会堂、办学校等。后由于日本侵华战争,使这些塞法迪犹商丧失了他们的财产,蒙受了重大损失。
第二批到达上海的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从俄国来的阿什肯那兹(又译为“阿什肯那齐”)的犹太人。这些犹太人来到中国并非为了商业,而是为了避难。19世纪80年代起,俄国和东欧开始掀起反犹太狂潮,由此导致几百万俄国犹太人移民北美。后来,又因为俄国在华势力的扩大、日俄战争、俄国革命等原因推动了排犹,犹太人的生存环境更为恶化,于是犹太人也有几万俄国犹太人穿过西伯利亚先来到东北的哈尔滨和内蒙古再辗转南下,其中一部分就来到上海生活。
    而现在著名的“二战犹太难民在上海”纪念馆所在地摩西会堂旧址就是当时来上海的阿什肯那兹修建的。
    最后一批抵达到达上海的犹太人就是二战前夕为了逃脱德国纳粹的种族大清洗而前来避难的。当时,全世界都对这些处在纳粹阴影下的犹太人虽然同情,却不敢接纳,上海成了唯一接纳之地。
这最后一批,具体来中国的时间段有三批,1933年、1938年和1941年。

    上海外滩的沙逊大厦(今和平饭店)曾是沙逊家族在远东著名的标志。

 


   

    今年的摩西会堂历史照片,由上海俄国犹太人初建于1907年,1927年搬到华德路(今长阳路),是犹太人的宗教活动中心。
    法西斯阴影下 上海成为犹太人的生命绿洲
    上个世纪30年代开始,欧洲就开始逐渐弥漫在法西斯的阴影之下。1933年,有一批先知先觉的德国犹太人感受到纳粹带来的紧张氛围,开始离开,来到上海。
    1938年3月,德国吞并了奥地利,这里是欧洲第三大犹太人聚居地。当年11月9日是历史上耻辱的“水晶之夜“。德国掀起了迫害犹太人的洪涛骇浪,犹太会堂被烧毁,犹太公墓被破坏,犹太商店被打砸,犹太人遭杀戮或被关进集中营惨遭蹂躏。许多犹太人的窗户在当晚被打破,破碎的玻璃在月光的照射下有如水晶般发光。所以,有德国人讽刺地称之为“水晶之夜”,它标志着纳粹对犹太人有组织的屠杀的开始。
    为避免被抓入集中营,奥地利的犹太人只有离开欧洲。但即使离开也是需要外国的签证。但1938年7月6日在法国召开的国际难民会议上,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爱尔兰和新西兰等32国均拒绝接受犹太移民,犹太人无处可逃。中国驻维也纳领事馆的总领事何凤山开始连夜发放“生命签证”。据不完全统计,他发出的签证有数千份,拯救了比“辛德勒名单“上还多的犹太人,因此他并成为”中国的辛德勒“。
    最后一批逃到上海的是波兰、立陶宛和苏联等东欧的犹太人。当时的日本驻立陶宛领事杉原千亩也向犹太难民发放了大量中转签证, 使他们能经苏联、日本来到上海。一些富裕的犹太人经过苏联来到日本神户,买张船票来到上海,但更多贫穷的犹太人取径苏联与中国的东北边境线就是大兴安岭逃到满洲国,到了哈尔滨乘坐南满铁路到大连之后再辗转南下来到上海。
    因为西伯利亚仿佛无人地一样的环境,没有足够的水、食物以及御寒的衣服,最终大部分人都死在  了路途当中,只有十分之一的人最后来到了上海。
    据统计,从1933年到1941年,上海收留的犹太难民达2.5万余人。其中虹口区居住了大部分犹太人。今天的“犹太难民在上海”纪念馆就是当年最集中居住之地,周围1.5公里共住了约1.4万人。
在陌生环境中,这些犹太难民身无分文、居无定所、举目无亲,在上海人民及犹太组织的支持和救助下,犹太难民从老虎灶、煤球炉、双层隔.开始,在与本地文化融合的同时,构建自己的文化氛围,保留着自己的生活方式,延续着犹太民族的一脉生机。
  “让我们记住上海,记住虹口,这里虽不是天堂,却给予他们生活的保障、平等和尊严,让他们感受到人性的善良和光辉。”在“犹太难民在上海”纪念馆播放的纪录片末尾如此总结说。


上海虹口犹太难民居住区示意图

何凤山领事,被誉为“中国的辛德勒”。


    纳粹德国发给犹太难民的护照,“目的地”一栏将“伊拉克”改为“上海”,说明上海当时在接受犹太难民方面的重要地位。


    犹太难民抵达上海走下轮船,上海成为当年犹太难民的生命绿洲。

    本文资料收集于“犹太难民在上海”纪念馆讲解员讲解资料,并参考于《犹太人在中国》一书。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jidujiaoxinwen/lianghui/56820.1-youtaire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相关标签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