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哈该国际领导力培训学院于明捷博士:以基督文化建立新兴商界伦理(一)

专访哈该国际领导力培训学院于明捷博士:以基督文化建立新兴商界伦理(一)

(上海基督教) 在“三鹿”奶粉、“富士康”连跳事件接连发生的今天,在崇拜“狼文化”的中国商界,呼唤“诚信”、“人性化管理”的声音越来越高,应当如何在中国商界以基督文化建立新兴的商界伦理,如何使中国商界走向“人性化”?为此,上海基督教采访了哈该国际领导力培训学院的于明捷博士。于明捷博士毕业于北京大学,获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学位,曾从教育于中国南开大学,并担任南开大学经济学院助理院长。现为哈该国际领导力培训学院讲师,新加坡文化更新学会副会长,并兼任国内外多家大学与教育机构顾问和代表,在圣经领导力、圣经管理学、基督徒领袖人才培训、东西方文化比较等方面有着开拓性的研究和探索。

上海基督教--基督教资讯
于明捷博士在美国哈德逊河(图:于明捷博士提供)

上海基督教:1970年以来中国经历了乡村、海外和城市的三个属灵大复兴,其中有大批的中国经济精英、工商界人士选择了基督信仰,您能谈谈他们归向主并履行天职的意义吗?
 
于博士:他们的归主对整个中国文化的转型和民族素质的提升具有重大意义。因为我们说过中国的精英可分为三大类:掌握知识的知识精英、掌握资本的企业精英、掌握权利的政治精英。随着改革开放,民营企业逐步的发展,所以现有的企业不只是国有企业,还有很多的股份制企业、民营企业和合资企业,所以大批的企业家归主就成为可能,因为他们在整个的经济空间有很大的自由度。这是从我们人的角度可以分析看到的,当然还有神奥秘的一面。神首先要拣选这批人,这批人归主以后就会使被世俗化影响最深的、捆绑最厉害的领域——商界,可能出现一个转机。

中国的商界其实很不正常,中国的商界中比较典型的、也是我们现在司空见惯的思想是一种无商不奸、功利主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观念,这样就会使一个很奇特的商业伦理在中国几乎毫无拦阻的大行其道,而且愈演愈烈。所以,使中国商业精英的灵魂、属灵生命越来越萎缩,而其情欲和对物质方面的贪婪——一种纯属乎肉体生命会变得越来越膨胀。我常常用一个比喻,就好像一个海蜇,海蜇在海水里非常漂亮,各个方面都显得丰润饱满、晶莹剔透、活灵活现。但是,如果把它放在海滩上,它就会慢慢地缩水,变得像老太太的面皮一样干瘪皱巴。海蜇原来的滋润美丽象征着我们人应有的生命,是丰盛美好的生命;当它一旦离开大海躺在沙滩上的时候,它的生命就会萎缩,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异化”。那么,一个很好的企业精英的生命本来是非常饱满的,他也有灵魂,就是神给我们的最美好的东西;此外,也有肉身。因此,人的生命至少有两个健康,一个是灵魂生命的健康,一个是肉身生命的健康,当肉身的健康膨胀,包括我们的饮食文化、我们的情欲、我们的衣食住行各个方面全部膨胀的时候,那么,我们的灵魂就变成肉身健康的奴仆,所以我们的灵魂就谈不上任何的高贵。

我们都知道这样的诗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告诉我们什么呢?生命诚可贵,我们肉身的健康、肉身的生命虽然很宝贵,但是爱情价更高,人和人的关系、人和人的信任、美好的爱的关系是高过它的,而人的自由是更高贵的。所以,若是为自由两者都可以牺牲,告诉我们灵魂生命的健康、饱满和丰盛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很遗憾,现在的人不喜欢谈论这些,大家都认为很虚,是一些很书生的、迂腐的东西,这是人的悲哀。神在企业界兴起的一批精英,如果他们能靠着信仰跟神连接起来,那么就意味着我们属灵生命中最关键的一个补给线被接上了,我们的生命就得到了一种给养。这种给养开始的时候是靠“信”,因为信神的话、信我们有永生、信这个世界有更高的超越者和秩序的存在,所以我们的灵魂就会慢慢地成长,不是为我们的肉体而活,也不是为了属世的攀比、虚荣、浮华而活,而是为了超越者而活。所以,人就会具有一种超拔的力量和超越者的气质,这对中国目前的人欲横流、没有诚信、尔虞我诈、极端功利自私的文化将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和改变。

前不久的“三鹿”奶粉事件和“富士康”事件,都表现出有些中国的企业家在商业伦理和社会责任方面是多么的可怕!简直是草菅人命!所以需要我们恢复人的灵魂的价值与尊严。我们的肉身实际上是支撑灵魂的,而不是灵魂受这个肉身的奴役,这种观念的转变非常重要。我们不能够进一步异化,要从异化当中拨乱反正。知道被神创造的人有很尊贵的本质,《圣经》启示我们说人有神的形象与样式,它告诉我们生命当中有一个最根本的回归,就是归回神的怀抱,并应该也可以像镜子一样反照神的荣美,人最根本的归宿和意义以及最饱满的样式,是要有神的形象与样式。让神将自己烙印在我们的生命中,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满有基督的身量,这些都包含着神造人时一个最根本的旨意,以及人发展的一个最最根本的目标。我们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告诉我们属灵生命的关键,以及属灵生命要想饱满、要想健康的最最根本的途径——神的话语,是效法耶稣基督。耶稣还说让人活着的乃是灵,肉体是无益的,神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所以再次告诉我们,我们的灵命是最关键的,而神的话语在抚育灵命当中是唯一的,也是最美好的灵粮,而我们肉身则是起到支持的作用,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对人性本质的深刻反省与揭示,具有极其重要的理论、神学和实践意义。

中国商界现在的问题非常严重,因为长期受“三论”的影响,这“三论”实际上是捆绑式的。第一个是唯物论,也就是马克思主义,第二个是进化论,第三个是科学主义,这三个很重要的理论捆绑在一起,就形成了我们非常强劲的、几乎是中国独有的一个唯物论版本——极端唯物论。因为马克思在谈唯物论时并没有解决人——如此高级的理性和智慧——是从哪里来的问题,但是当达尔文提出的进化论假说问世后,他发现这恰好填补了他自己的理论的缺陷,因为在他的理论中最根本的一环是没有答案的,那就是“人是哪里来的?”。如果人也是从物质慢慢演化、进化而来,那马列主义体系就完美了,否则的话就是空中楼阁!所以,一个联姻就把两论结合在一起了,而这个联姻最后导致的是在理性主义中的一个极端的版本——科学主义。科学主义是视科学为最终、最高的裁判,跟希腊传统的理性主义和欧陆的理性主义都不同,是中国特有的一个理性主义版本,跟亚里士多德、笛卡尔的理性主义都不同,这两个理性主义实际上都是有神论的,跟牛顿的理性主义就更不同,因为牛顿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想用理性来理解和赞美上帝创造的伟大。中国的理性主义是极端的无神论,也是典型的实证主义,故称之为科学主义,中国的商人都是浸泡在这样的世界观里,这样的一套世界观加上孔子的功利主义,就把中国人都拉向现世今生。现世今生最核心、最实在的是肉体的生命,而肉体的生命最实在的是吃喝拉撒、衣食住行,所以,中国人讲吃讲穿,讲排场、讲住房、讲豪宅、讲汽车、讲洋房,虚荣攀比就变得顺理成章。如果中国的企业精英不能带出一种真正有灵魂尊严、有灵魂内涵、有灵魂追求、有灵魂品质和归属的生命,我们就无法把中国从颓势中扭转过来,中国的崛起也不可能为世界带来高贵的内容。所以,只有跟真理结合才能有出路,才能带出新的境界。

那么,真理是人想出来的,还是确实存在的,这其中牵扯到文化基督徒和实实在在的真正与神连接的基督徒生命的问题,“以马内利”的基督徒和文化的基督徒不同,文化基督徒感觉现实太恶劣,所以要造出一种超越现实的信仰,而真正有神同在的基督徒会从神得光照、得营养、得帮助,他可以持守真道,可以真正从神的话语中得力量、得光芒,所以,他会带出一种真正的属灵影响力,然后神会藉着他影响商界。

商界历来掌握着中国很大一部分资本,还有一部分资本是被政界掌握。总的来讲,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民办企业资本的拥有量越来越多,虽然说最近金融风暴以后再次出现了“国进民退”的态势,但是总的来讲,“民退”退不了太多。如果我们的企业当中有一大批个体的、民营的、私营的企业家归主,这就变得很关键、很重要了,如果他们能够站立得稳、不断的领受天恩,不只是有新生儿的样式,还可以靠着真理的喂养长大成人,那么他就可以带出新的原则、新的商场伦理,我们可以称之为“圣则”,中国现存的商界伦理就会随之发生改变。我们现在的商业伦理有太多似是而非的东西,比如:兵不厌诈、弱肉强食、市场经济就是自由竞争的经济、市场竞争是天经地义的、市场经济常常是无序的、市场经济就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掌控,市场经济鼓励初生牛犊的精神等等,其实都是似是而非的东西。实际上,市场经济背后有很大的原则和规矩,有神所既定的一些祝福的管道,如果人无法摸清这些原则,市场经济势必会导致一种残酷的、像战场一样的经济,最后将带出非常可怕的结果,就像一个庞大的城市在无序当中大家自由开车一样,结果是整个的城市交通成本提高,成本提高到一个程度时大家都会无法忍受,就像现在的曼谷、雅加达一样。发达国家都有一种治理方法,实际上交通最像市场经济,每一个驾车的车手都是独立自主的,他自己努力选择道路、转弯等,但实际上这里面有一个大序和大原则,大家都必须遵守,如果你不遵守,你受伤、别人受伤,导致整体效率降低,最后成本加大,大家不是皆赢,而是全输。

中国的市场经济有一个很重要的理念就是所谓的竞争、万类双天竟自由、你死我活、兵不厌诈的孙子兵法的观念,其实这些都是错误的,是一种很低层次的对市场经济的理解。市场经济中有几个方式是非常有原则的,经济方面我们入场要有原则,讲究平等入场,不能谁有背景谁就可以入场,没有背景就不能入场。出场也有原则,所以,一个好的市场经济入场是平等的,出场也是平等的,做不了就可以退,输了就可以退,不是因为谁有特权输了不退,还可以不停地贷款或者是用其他方式继续运营,本来是一个不好的经济,一个不好的产业,却仍然在继续运营,这是没有道理的。大家在玩儿的时候都讲规矩,好比踢足球一样,无论怎样都是有边界、有规矩的,劳资之间的雇佣也有规矩,彼此之间竞争、厂商之间按照协议同样有规矩,守法、守纪律、守约等人伦之间的关系非常清晰,也是非常平等的关系。所以,市场经济和农奴制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每个参与者都是平等的。市场经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领域是生产力领域,生产力领域每一个很重要的产业都有规矩,比如说电子行业、仪表行业、农业,各个方面的技术都是按照规矩行,不是靠坑蒙拐骗就可以进来,所以越是发达的市场经济对技术、程序、工序各方面的要求就越高,不按照规矩行就会被淘汰,坑蒙拐骗是行不通的。

所以,一批基督徒归向神之后如果能明白“圣则”,按照神的原则管理和经营企业,看到神的秩序、神创造的法则和神做事的法则的话,因为我们不只是有领受的能力,还有创造的能力,那么就会带出一个非常美好的市场秩序,这个秩序是跟神创造天地时的秩序有关系的。这个秩序总结为四个非常重要的要点:1、各从其类。行业中有专业化、跨行业之间不要乱冲乱撞,就像开汽车一样,不要左冲右撞,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要有规矩。2、滋生繁多。各从其类以后,按照那个类别神给你供应,你再滋生繁多,就是发展你的专业化和规模。3、完美和谐。每一个行业就像芥菜种一样,当它长大的时候就会变得很美好,当它很美好的时候它本身的这个产业做的很好,而且产业和产业之间会变得非常和谐。4、稳定持久。合乎真理的东西是稳定的,所以我们的产业就会基业长青。我们现在还不具备这些条件,中国的品牌、中国的企业、中国的老字号,做强、做大、做实、做专的企业屈指可数,我们的大中型企业的平均寿命是七年,中小型企业、民办企业是2.9年,现在可能还要短一些,比欧美,尤其是跟日本、美国这些发达国家的市场经济相比,我们企业寿命要短许多,美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为12年左右,大中企业为40年左右。

上海基督教:基督徒企业家应当如何将圣经领导力、圣经管理学运用到企业当中,如何通过企业做到荣神益人呢?您能结合具体实例谈谈吗?
 
于博士:中国福音刚刚兴起,整个福音的土壤与环境还很薄弱,强大的世俗文化、根深蒂固的无神论、功利主义观念还很强,所以虽然我们讲了很多,但是运用到企业当中还需要一个过程,而且这个过程可能是痛苦的,需要经过手把手的、长期的锻炼。目前我们按照圣经领导力做的特别成功的例子并不多,简单的可能有一些;海外会有一些,韩国、美国有一些这样的企业,中国也有比较好的,但属于凤毛麟角。虽然如此,我们依然已经看到了美好的端倪,比如说在温州有这样一个企业,企业的老板以前曾经全职奉献做传道人,后来因为他有企业经营的恩赐,所以又去经营企业,现在看起来是相当成功的。他的企业目前已经成为当地的鞋材中优质的品牌,因为讲诚信,守本分,他的企业规模在温州鞋材行业中是数一数二的。

在我看来这个企业家在他的企业中有几个很重要的特征,第一个他非常讲诚信,所以他跟他周边的客户们建立了非常可靠的关系,对外他非常和谐,是通过诚信获得的和谐,而不是通过欺骗、欺诈,包括拖欠账款、托人、靠给回扣拉生意等,他是依靠非常好的诚信,这个企业家也是个有口皆碑的人。在企业内部,他对员工无论是工资方面、福利方面都不亏待,接物待人也很谦和。所以,他跟别人之间的关系处理得也较好,他的中层员工常常有这样的反应,说再也找不到像他这样的老板,所以大家都不愿意跳槽。再有一点,他建立了企业内部的教会制度,这是一个大胆的尝试,企业教会也请了有资质的传道人,他本身也是传道人,家庭的成员中也有传道人,所以在他的教会里面、企业当中,属灵牧养的能力并不缺乏。目前,中国很多的情况是老板信主以后无人来牧养他们,企业中也没有像美国一样的企牧、军牧、校牧这样的角色,没有属灵顾问,所以我们现在在运用圣经领导力和管理方面还是处于初期阶段。

但是也有一些很有趣的事情,有一次我在东北讲课,有个东北的企业家是很好的基督徒,他的一个副总本身不信基督,虽然他的老板反复跟他强调基督,他也有感动,也有一些思考,但是还没有接受,当他听了我的分享,用神的团契的真理、原则和三位一体——团队中最高的样板——指导企业文化的建设和团队沟通的实践,他非常兴奋,高兴之情溢于言表,他说,“于博士,我突然间明白了你讲的是什么了!”,当时甚至表态说要大力支持我的工作,过后还兴高采烈地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受益很多,信仰上有关键性的突破,也受到了实际的启发,非常感谢等等。实际上我用的是《圣经》启示的团契原理与原则。其它的把《圣经》原则应用到日常管理和领导的实践总的来说还处于初步阶段,应用时普遍存在这一些幼稚和机械的做法。比如有些企业家信主以后希望在企业里面做聚会,然后希望员工信主,希望不信主的员工慢慢的离职或被辞退,请来的都是一些信主的同工等等,还存在一些比较天真、比较单纯的做法,这可能会带出一些反面的效果,不是圣则管理和圣则领导力,而是一种比较天真的、对圣则管理有误解的做法。现在大概的情况是这样的,总的来说是任重而道远。

有许多人接受美国的一些书籍的影响,主动的在企业中建立诚信、与人为善、关爱制度,比如青岛有个企业家以前脾气相当暴躁,信主以后越来越平和,最后他就变得很温和,大家看到他生命的改变之后,公司的副总、一些员工对他的信仰产生兴趣,他们说我们的老总跟以前很不一样。这位企业家也发动他的员工去读一些预福音性的书籍,像《不抱怨的世界》,他自己花钱赠给他的员工读,企业文化得到改善。现在的问题是,圣则管理体系——就是圣经原则管理体系——目前还处于一种开发期,尚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大部分都是翻译过来的一些海外书籍,其中见证、随笔类的比例较大,距离本土化、系统化、原创性、根基性和实用性的理论构建还有相当的距离。圣则领导力是构建以《圣经》基本原则为根基的领导力理论的一个努力,我们希望建立这样一套本土化的课程。圣则管理学现在已经有了一个非常完整的理论框架,而且是个开放性的、本土化的、且具有原创性的框架,它触摸到《圣经》最核心的根基,不是比较表浅的。比如说,《圣经》说让我们诚实无欺,但不只是《圣经》这么说,佛教在谈,儒家在谈,道家也在谈,除了孙子兵法讲究兵不厌诈之外,很多伟大的文化都在谈诚实,所以这不是《圣经》的核心或独到之处,《圣经》有着比这种原则更深的层次、更深的内含。我们希望能够建立在更深的原则根基之上、磐石之上,既有本土化、又有系统系、原创性,最终还要有实用性的一个理论体系。非常感谢神的是这套体系已经有一个基本的框架,至少第一个框架已经完成,我现在也在努力地开发,并且现在开发起来会快一些,并不是很难,我们定期通过网络有免费的分享与交流,然后是到各地进行分享,都跟开发这个体系的一些新的进展有关系,比如说这一次我去各地分享的两个课程,一个是“向上帝学沟通”,另一个是“向上帝学授权”,这都是属于圣则管理体系当中的一部分,还有一个体系就是完全按照圣则的体系讲,刚才我说的那两个课程都是辅助这个体系相的另一个体系。

现在因为经营环境相对比较严酷,而且以前的有些做法积重难返,最典型的是回扣问题和偷税漏税问题,也包括像行贿受贿、拖欠工资、不讲诚信等问题,这些问题是中国企业普遍存在的,有些信主的企业家以前也有这方面的问题,信主之后就变得比较痛苦。圣则管理首先要面对这些问题,并要给出答案。如果你简单地说:“再不要这样做了”,那可能这个企业马上就会垮掉;如果说没关系,因为环境使然,这实际上又是对神的原则的背叛,是自欺欺人。那么,该如何解决呢?答案在于神做事的时候是讲究过程的,只要是神介入历史、改变历史的时候都会有一个历史性的过程。因此,在这个问题上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在过程中改掉,就像戒毒一样,不能一下子就戒掉,毒瘾发作的时候若完全禁毒,人可能会死掉。所以可以给他一些,然后一次次地减量。与此同时,再用一些新的东西武装他,慢慢地就会改变,这就是脱去老我、穿上新我的过程,是渐进的,老我是因为私欲渐渐变坏,新我的长成也需要时间,神改变人的时候需要一个过程,这是神工作的一个原则和方法,所以在对待这个问题上,总的来讲是要改,而且要坚决的改,但是需要时间。

未完待续……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jidujiaoxinwen/qita/15163.1-haga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