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牧师”葛培理庆祝91岁生日 一生荣耀上帝

 2009年11月7日是葛培理的91岁生日,他跟家人在北卡罗来纳州Montreat市家中庆祝生日。葛培理的视力和听力已衰退,但他用助行架步行,整体健康仍然是好,头脑清醒,心脏强健。福音时报--基督教资讯
四世同堂(图:福音时报搜集)福音时报--基督教资讯
时代杂志封面(图:福音时报搜集)福音时报--基督教资讯
在美国的布道大会(图:福音时报搜集)

葛培理说他挂念在2007去世的妻子Ruth,并期望在天家跟她再重聚。他说他在晚年看见他的子女、孙儿及曾孙发展他们的事奉,觉得很蒙福。

葛培理的一生

葛培理牧师(William Franklin Graham或Billy Graham,1918年11月7日— ),生于美国北卡罗莱那州夏洛特,是美国当代著名的基督教福音布道家,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福音派教会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经常担任美国总统顾问,在盖洛普20世纪名人列表中排名第7。

1918年11月7日,葛培理出生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镇附近牧场的一个长老会家庭,是家中的长子,家族有苏格兰人和爱尔兰人的血统。少年时代的葛培理除了爱打棒球,并无过人之处。1934年9月在一次哈姆牧师(Mordecai Ham)在镇上带领的奋兴会上深受感动,决志奉献,并更换宗派加入美南浸信会。这件事改变了他的人生。

1936年5月,葛培理高中毕业后,进入田纳西州的鲍勃琼斯学院(今鲍勃琼斯大学)就读,因不适应那里严格的基要派气氛,1937年转入佛罗里达圣经学院,今佛罗里达三一学院,1939年,葛培理被按立为美南浸信会牧师。随后又进入伊利诺伊州惠顿学院(Wheaton College)进修,攻读人类学。1943年8月13日,他与因太平洋战争回国的宣教士女儿钟路得(Ruth McCue Bell,1920年—2007年)结婚。钟路得在中国江苏清江浦(今淮安)出生、长大,父亲钟仁溥(锺爱华,Nelson Bell,1894年—1973年)是美南长老会著名的传教医生,在清江浦主持该会全球最大的教会医院仁慈医院。

在惠顿期间,葛培理受好莱坞第一长老会教堂的Henrietta Mears的影响,相信圣经是神的话,完全无误。婚後,夫妇二人曾短暂在芝加哥附近的西泉镇(WesternSprings, Illinois)牧会,并结识了加拿大裔著名歌唱家薛伯利(George Beverly Shea),终身合作布道的重要夥伴。1948年—1952年,葛培理任明尼苏达西北学院校长

葛培理从惠顿毕业后参加了青年归主协会(Youth for Christ)。他作为福音布道士走遍了美国和欧洲,1949年9月,葛培理组成布道团,在洛杉矶举行布道会,引起轰动,原定3周,结果延到8周。带动了全国布道会的热潮。1950年,成立「葛培理布道协会」(The Billy Graham Evangelistic Association,BGEA),总部起初在明尼阿波利斯,后来搬到夏洛特。此後由他主领之布道会均统称为「葛培理布道大会」(The Billy Graham Crusade)。1954年他在伦敦的布道会持续了12周,1957年,在纽约市麦迪逊广场公园举行的布道会持续了16周。1956年1月,远赴印度南部喀拉拉邦布道,同样大受欢迎。至九○年代初,估计全球(在美国境外)共有超过一亿一千万人次亲身出席参加过他的布道会,葛氏的足迹几乎遍及世界各大重点城市,冲破了种族、文化和政治的障碍。

1959年,他带领了澳大利亚历史上最成功的布道会,带动了此后15年的教会增长,建立了许多新教堂,组成许多家庭圣经小组,持续了35年。参加人数最多的一次是1970年代在南韩汉城(首尔),当时有一百万人出席。

2005年6月24至26日,87岁的葛培理在纽约的法拉盛草地公园主领了最后一场布道会,超过廿四万二千人出席,决志人数有九千多。 葛培理通过电视、广播、电影和网络接触的听众比历史上任何人都多,超过2亿人,分布于185个国家。不过,葛培理已经88岁高龄,患有脑积水、柏金逊病和前列腺癌,2005年五月在北卡罗来纳州家中又跌伤骨盘,行动不便。出席活动时需要使用助行架。

“在成为总统之前,他们中的每一位我都认识很久了。我多次到他们家中做客,并一直称呼他们的名字,直到他们成为总统。”说这话的是葛培理,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布道家。自从杜鲁门总统以来,葛培理与前后11位总统交往,并担任艾森豪威尔之后的每一位美国总统的精神顾问。

在美国,没有任何人能像葛培理一样,在长达50年的时间里,近距离地观察白宫的一举一动。为美国总统们解答死亡疑问世界上最有权力的美国总统们想从世界最著名的布道者那里得到什么?“他们中有些人的私生活一团糟。但我爱他们,也仰慕他们。”葛培理说。

同样,白宫无时无刻不在改变着葛培理。“我时刻警惕着政治危险。政治对我来说是肮脏的,但我已把它视为生活的一部分。我努力给总统们留下爱。”

葛培理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里散发着天真、正直和诚实。所以,当葛培理在身边时,总统们都很放松,而不是紧张。和葛培理在一起探讨永恒、罪恶、死亡等精神领域问题,总统们感到很安全。

1955年,葛培理结识了第一个真正的总统朋友艾森豪威尔。艾森豪威尔常常问他,人们怎样才能确切知道自己死后是否能上天堂。肯尼迪总统更想知道世界如何走向末日。约翰逊总统则为自己的死亡所困扰。“他有点怕死。”葛培理说。有次,约翰逊请求葛培理陪自己乘飞机去开会,原因是当时天气恶劣,约翰逊担心飞机会掉下来。

作为一个布道者,葛培理没有教堂,他的一生都是在足球场上,对着成千上万的人进行布道。美国第一家庭给葛培理一个罕见的机会,让他成为一个家庭牧师。他给他们一个避难所,带领第一家庭熬过困难时期。许多总统希望葛培理能陪他们度过在白宫的最后一夜。1967年,在母亲的葬礼上,尼克松总统晕到在葛培理的怀里。2004年,里根总统去世时,南茜·里根第一个通知的家庭成员以外的人就是葛培理。20多年来,老布什夫妇每年夏天都邀请葛培理夫妇到自己位于缅因州的家中。1985年的某天,葛培理邀小布什一起到沙滩散步。小布什说,葛培理在他的灵魂里种下了一颗芥菜籽,它在第二年长了起来。葛培理把他领上了路,然后他开始行走,这是他生命改变的起点。

从强大的权力诱惑旋涡中逃出来

1964年,约翰逊总统有一次请教葛培理,谁适合做他的竞选伙伴。当葛培理正准备回话时,妻子Ruth在桌子底下踢他的脚。葛培理不解,问她为什么踢他。Ruth回答说:“你的建议应该仅仅限于道德和精神问题,不应该沾政治的边。”约翰逊望着葛培理说:“她是对的,你专注传道吧,我就专心政治。”

一个牧师如何把握尺度,才能使自己免于成为政治游戏的一部分?葛培理是这个世上最著名的布道家。当他站在总统的面前,为他们主持就职宣誓仪式时,不但是给总统本人祝福,也是给总统的政策祝福。每个总统都清楚这一点,但葛培理有时未必清楚。

尼克松曾让葛培理数次身陷尴尬之中。最狼狈的一次是1972年2月的密谈。尼克松说,他对犹太人控制媒体感到担忧,葛培理附和说,“犹太人是美国的癌症”。这次骇人听闻的谈话录音曝光后,葛培理不得不作出道歉。

尼克松是葛培理最喜欢的总统之一。1972年6月,水门事件前,葛培理一直认为尼克松是一个正直的人。水门事件的真相表明,葛培理被骗了。但葛培理不仅饶恕了尼克松,还在他的葬礼上发表讲话说:“每个人都有失败的时候,人无完人。所以,我原谅了他。”

和尼克松的交往给了葛培理一个深刻教训。他开始调整自己和白宫的关系,并刻意和政治保持着距离。葛培理如今仍旧关注政治,当然是在安全的距离上。他时刻关注着下届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我留心她,看好她。”葛培理这么说自己的老朋友。1998年,在克林顿被性丑闻缠身的日子里,葛培理给了她很大帮助,他劝告她,要饶恕,要饶恕。

或许,葛培理今后不再进白宫,但他密切注视着白宫的主人。葛培理每天祈祷。不论今后谁坐在椭圆形办公室里,葛培理都会为他祈祷。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jidujiaoxinwen/qita/27424.1-rongyao.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1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