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参与修订《和合本》的中国内地圣经学者──林培泉牧师(上)

专访参与修订《和合本》的中国内地圣经学者──林培泉牧师(上)

林培泉牧师简介:金陵协和神学院旧约科老师,于2005年开始参与香港圣经公会《和合本》旧约的修订事工。林牧师是南京市圣保罗堂义务牧师。 

《和合本》圣经的修订事工,历时近三十年,参与的圣经学者、翻译学者来自中国内地、香港、台湾、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澳洲、北美、欧洲等地区,集各家之大成,务求让《和合本修订版》成为普世华人所乐用的圣经。本期《教牧亮光》访问了曾参与修订工作的中国圣经学者林培泉牧师,让他跟大家分享修订的原则、优点,以及如何在中国内地教会推广这本圣经。 

 

香港圣经公会编辑(以下简称“编”):林牧师,你在参与《和合本修订版》的工作中,是以甚麽原则来进行修订呢?

林培泉牧师(以下简称“林”):我和其他两位金陵协和神学院的旧约科老师,在刚接手参与这任务时,跟洪放博士、周联华牧师等沟通,十分赞同修订《和合本》的三个原则:第一,尽量保持《和合本》的文风、修辞;第二,能不修改就不修改,尽量少改动;第三,必须修改的,就必须要改,否则我们没有必要去修订了。这三大原则是我们一直参与修订工作以来所强调的。 

 

编:中国内地的弟兄姊妹对圣经推崇备至,认为圣经是不可以改的。你会怎样向他们解释《和合本》的修订工作? 

 

林:内地有许多信徒认为圣经的一点一划都不能改,正如圣经说:天地都要废去,神的话却不能废去。甚至连标点符号也不能动。所以,《新标点和合本》刚出版时,很多信徒不能接受,甚至说:“哎呀,为甚麽连‘义大利’也改为‘意大利’?”而当《现代中文译本》出版时,有弟兄姊妹认为它不是圣经,只是解释圣经的,却不晓得它是圣经的另一种译本。内地信徒对这方面普遍较保守,主要是因为很少受到有关圣经的流传和翻译的教导,以为圣经是从天上掉下来,不知道各种语文的圣经是从原文翻译过来的。

1919年,西方传教士把圣经翻译成中文,他们参考了许多英文圣经版本。当中难免有些地方翻译得不够准确,甚至翻译错了。我在神学院当老师时,才有机会教导学生:《和合本》圣经是翻译过来的,所以也有它的翻译问题。但一般信徒以为圣经本来就是中文,甚至就是《和合本》。

有见及此,金陵协和神学院从80年代开始,教导弟兄姊妹《和合本》是圣经的一种译本,也是最好的译本。但当中仍有一些不准确之处,所以我们需要把它修正,改为正确。我觉得这个观念的推广,仍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才能够让信徒明白《和合本》圣经的由来。 

 

编:年轻人可能较容易接受《和合本修订版》。但对于已经背诵《和合本》多年的年长信徒,你会怎样向他们介绍《和合本修订版》呢? 

 

林:中国教会的信徒非常热爱圣经,经常都背诵圣经。就以我的母亲为例,她能背诵整本《和合本》圣经;我当了神学院老师这些年,也不能像她一样把整本圣经背下来。所以,若要向内地的弟兄姊妹介绍《和合本修订版》,肯定需要一些时间,并且要鼓励内地的同工一起来推动。 

我们若跟弟兄姊妹说得生动一点,他们是能接受的。举个例子,我到全国各地讲道,常常问弟兄姊妹:“你们一直背主祷文,有没有觉得当中有不合适的地方?”有些肢体回应说:”有啊,主祷文内有一句话:‘求主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但是我每天仍遇见试探。为甚麽主耶稣没有拯救我脱离试探?我甚至每天要面对许多凶恶的事情。” 

我会跟他们说:“在路加福音第四章和马太福音第四章,记载了耶稣基督也受试探,且是三次。即使祂被钉在十字架上,祂仍受试探。有人对主说:‘如果你是神的儿子,可以自己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虽是上帝的儿女,却仍是普通人。根据原文,主祷文那句『不叫我们遇见试探』,应该是求主‘叫我们不要陷入试探’(马太福音6:13,和合本修订版),请祂帮助我们在试探中不要跌倒。”这是圣经翻译上的问题。十多年前,当《和合本修订版》仍未修订这句经文时,我就跟弟兄姊妹分享这个例子。后来,《和合本修订版》把这句修正过来,甚至连”救我们脱离凶恶”也修订为”救我们脱离那恶者”。基督徒跟其他人一样,每天都会遇见凶恶的事情,但我们求上帝保守我们脱离那恶者,归入基督里。 

相信时间日久,内地的弟兄姊妹会渐渐接受《和合本修订版》,因为修订过的经文更贴近原文、更加准确。 

 

编:除了准确之外,《和合本修订版》还有甚麽优点可以帮助信徒明白圣经? 

 

林:《和合本修订版》更切合现代中文的用法和表达习惯。由于中文不断在演变和发展,许多过去认为是通顺的字句,现在读起来也许会觉得不通顺。所以,《和合本》的修订之一,是将古老、拗口的字句,修订为我们现在通用的词语或句子。当然,由于参与的华人学者来自中国内地、香港、台湾、东南亚、澳洲、欧洲和美洲等地,中文的表达各有些不同,这都能在《和合本修订版》体现出来。例如:中国北方的弟兄姊妹较易接受”诅咒”一词,但对于中国南方或香港的弟兄姊妹 来说,”咒诅”读起来才顺畅,这些都在《和合本修订版》里统一起来,只是需要一些时间去适应和接受。 

因此,我外出讲道时,通常会先读《和合本》,然后再读《和合本修订版》,藉此提醒弟兄姊妹哪里作了修订,以及修订之后有甚麽好处。 

要在中国内地教会推广《和合本修订版》,可以先从教牧同工开始,再加上“全国两会”参与推动,相信五、六年后,内地信徒会渐渐接受《和合本修订版》。此外,我们也要让内地信徒知道,《和合本》的修订工作,不只有海外学者参与,还有内地的同工和学者(如金陵协和神学院新、旧约科老师)参加。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jidujiaoxinwen/qita/43092.1-hehe.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2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