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创造宇宙万物的第一个基石——‘光’

神创造宇宙万物的第一个基石——光

 

“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创世记一章1—2节)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这是神的创造开章明义第一句话,创造天地最先所创造的是‘光’。

我们建造房屋,最先要做的事是打基础;神创造宇宙万物是不是也象我们一样,是先打基础呢?如果是的话,那这‘光’就是神创造宇宙万物的第一个基石,是神创造宇宙万物的基础,只是这个基础太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了。

在我们人类的意识中,基础是牢固的,所谓‘坚如盘石’,那才是基础。软土、沙滩不能做基础,风更不能做基础,火比风还不稳定,更不能用来作基础。物质燃烧就是火,原子核燃烧更是火,是我们目前知道的最激烈,最不稳定的火;如氢弹的爆炸,多少分之一秒即可炸掉。可是生物的存在,人类的存在,却是以一颗象氢弹那样的核聚变(燃烧)的形式,不断的供应能量的太阳为基础的;没有这颗大氢弹在千、万年来稳定的为地球供给能量,一切的生物根本就无法存在。“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圣经罗马书十一章33节)

在我们人类的意识中,‘光’是太不稳定,每秒三十万千米的速度,来有踪,去无影,甚至比核燃烧更不稳定,这怎么能作为基础呢?可是根据近代的发现:光的速度在任何惯性系统中,都是个不变的常数;相对于光不变的速度,时间会改变、空间会改变、物质的质量会改变,唯独光的速度不改变。当物体在运动时,在这物体中的时间的长短同它的运动速度成反比,同时它所在的空间的大小也同它运动的速度成反比。即速度越大,时间、空间变得越小,(当我们坐在一辆车或飞机上时,因为相对于光速来说慢得几乎可以忽略,我们对时空的改变没有感觉;如果我们能坐上每秒几千公里的光子火箭在太空中兜上一圈,我们感觉只经过短短的一段时间,可是地球上可能已经过了几个月或是几年了。)当速度到了同光速相等时,时间、空间就都为零。也就是说,对于光来说,时间、空间都是零;在光,时间、空间都毫无改变。

光是‘波’,又是‘粒子’,这就是光的‘波、粒’二象性质。因这波、粒二象性质给科学家带来了不知多少困扰。一个发光点就是一个光波的波源,这发光点不管大小,都是一个光波源,它发出光来就会向四面八方传播,遇到不能透光的障碍物就会被挡住,障碍物中若有几条缝隙或几个洞,光波就会从几条缝隙或几洞中同时穿过去。如果这光源小到只有一粒光子,作为光波,它还可以从几条缝隙中同时穿过,可是作为粒子它若从A孔穿过就不可能从B或C或D孔穿过。这就是量子论的测不准原理,是所谓的‘活猫、死猫’的佯谬。

从我们人类的角度看来:光是波,波有恒定的速度;光是粒子,也有恒定的速度,从来不存在一粒相对静止的光粒子或是慢速的光粒子,无论发射这光粒子的光源的能量是大是小。这是我们难以理解的。设想宇宙中间若有一颗光粒子,这光粒子绝不会静止在那里,它是波,它会以每秒300000千米的速度成球形向三维空间扩散。

我猜(圣经上说:“我们如今仿佛对着镜子观看,如同猜谜”,理论物理事实上就是按照现代科技观察的结果的推论,按着谜语去猜谜底;少数人猜对了,大多数人没有猜对。既有那么多人在猜,我也来猜猜。我若猜错了那很正常,因为我是一个在1958年‘因有右派言论’被勒令退学,连大学毕业证书都没有的人):在造物主的创造中,‘光’是他的创造的第一个基石,(圣经上说神是真光,‘光’就是神的一个‘像’,造物主用他的一个‘像’作为创造宇宙的第一个基石决非偶然)。在这个基石上面再创造‘时、空和物质’。在‘光’,时间空间都为零,这就是说,光是时间和空间这两个因素的坐标原点。另外,光是波又是粒子,它是能量又是物质,是能量和物质的交点;光是粒子(物质),可是光粒子没有质量,就是说是零质量,我们也可以说光是零物质。这样,在光就是零时间、零空间、零物质;光就是宇宙三个基本因素的坐标原点了。

光是波粒二相,作为波,光可以同时穿过几个或无数个孔,就是说,一粒光子可以同时在几个或无数个孔中经过,这是我们难以理解的。我猜其原因:在我们,那些孔与孔之间是有空间上距离的,可是对光来说那些距离都为零,在光根本就不存在这个孔那个孔的距离问题。

在我们看来,光是以每秒三十万千米的速度在运行,能不能这样设想,不是光在走,而是空间在改变?当我们坐在汽车上时,我们看见景物冲着我们来,可事实上是我们冲着景物去;我们举目望天,看见日、月、星辰都围绕着我们转,事实却是我们(的地球)本身在转?同理我们是看见光在走,事实上会不会不是光在走,而是空间随着时间在改变?这只是时间、空间的一种性质?300000千米/每秒,只是空间相对于时间改变的常数?

在‘光’,在零时空,光根本没有所谓‘运动’,也没有所谓的频率(因为没有时间就没有振动的频率),光是‘能’,它有‘能量级’。它进到时空中,即由在时空中的我们来观察它时,它的能量级才显为频率。

爱因斯坦的问题:

爱因斯坦在批评量子论时曾提出了一个著名的ERP理想实验,原型不说了,打个比方说:有两个罪犯抢劫了银行之后从犯罪现场飞也似地逃命,但他们慌不择路,两个人沿着相反的两个方向逃跑,结果于同一时刻在马路的两头被守候的警察分别抓获。现在我们来录取他们的口供,假设警察甲问罪犯A:“你是带头的那个吗?”A的回答无非是“是”,或者“不是”。在马路另一头,如果警察乙问罪犯B同一个问题:“你是带头的那个吗?”那么B的回答必定与A相反,因为大哥只能有1个,不是A带着B就是B带着A。两个警察问的问题在“同一方向”上,知道了A的答案,就等于知道了B的答案,他们的答案,100%地不同,协作率100%。在这点上,无论是经典世界还是量子世界都是一样的。

但是,回到经典世界里,假如两个警察问的是不同角度的问题,比如说问A:“你需要自己聘请律师吗?”问B:“你现在要喝水吗?”这是两个彼此无关的问题(在不同的方向上),A可能回答“要”或者“不要”,但这应该对B怎样回答问题毫无关系,因为B和A理论上已经失去了联系,B不可能按照A的行动来斟酌自己的答案。

不过,这只是经典世界里的罪犯,要是我们有两个“量子罪犯”,那可就不同了。当A决定聘请律师的时候,B就会有更大的可能性想要喝水,反之亦然!看起来,似乎是A和B之间有一种神奇的心灵感应,使得他们即使面临不同的质询时,仍然回答得出奇地一致!量子世界的Bonnie&Clyde,即使他们相隔万里,仍然合作无间,按照量子论的哥本哈根解释,这是因为在具体地回答问题前,两个人根本不存在于“实在”之中,而是合为一体,在观测之前,两个人(粒子)处在一种“纠缠”(entanglement)的状态,他们是一个整体,具有一种“不可分离性”.
 

我们说,在‘光’量子,不是两个“量子罪犯”,而是只有一个“量子罪犯”,也会分身沿着相反的两个方向逃跑,结果于同一时刻在马路的两头被守候的警察分别抓获,它们虽然相离很远,彼此失去了联系,却仍能百分之百的协同。这是为什么?因为在‘光量子’的‘沿着相反方向逃跑’只是人在时空中对它观察的结果,可是在它本身,在零时空中,它根本就没有动,它仍然是一;警察在时空中马路两头抓获的都是‘它’,因而在人看来它能百分之一百的协同,因它本来就是一。还有,警察不可能在两头同时抓住它,因为抓住一个,就是抓住了那个‘一’,另一个必定消失,这也是百分之百的协同。逃跑的不是‘光量子’,而是时空。

这是造物主给我们开了一个小小的窗户,使我们窥见了从零时空到时空的一些现象,使我们看见造物的奇妙。

我们来作个总结:

1、               光是造物主创造宇宙万物的基石;光是能量同物质的交点,是时间、空间、物质的坐标原点。

2、               物质起于光,物质的基本粒子往下细分,以光量子为不能越过的底线下限。

3、               时空是协同的变量,变量的常数是:300000千米/每秒。

(我想过,提出这样的观点还会遇见很多问题,如:如何解释光的反射、折射、衍射、干涉、穿透和不穿透等一系列光学问题,如何解释微观世界,在原子核的重力场、磁力场等等力场周围,时空的弯折问题。造物主的智慧好像汪洋大海,人类的智慧,如牛顿所说的,充其量不过是一个小孩在海边拣几个小石子玩玩而已。暂时到此为止。)

                                           2007年12月28日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lingxiu/ganwu/21790.1-jish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4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