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的文学掠夺

因着一些人引介,开始上一些部落格浏览。深深体会这是现代人的表述与对话方式,每个人手中一枝笔,随手一挥就一篇心灵独白、游记或读书笔记,甚至创 作。而且排版精美,字里行间不乏让人眼睛一亮的好句子,后面且马上就跟贴许多读者的响应。从写作到发表的时间,只有贴一张帖子的过程,阅读时间瞬间(长过 瞬间的就跳过不读),读者到作者间的距离也在弹指之间,写作意义在很短的过程里就完成了。堪称写作的理想境界。

  但老实说,面对这些部落格文字,很让我焦虑,不知你们会不会?每打开一个窗,就是大量文字在眼前爆炸。读不完、跟不上,自己也写不来。后现代的众声喧哗,常让我有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的感觉,老子真说的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啊!

  我是一个爱书的人,也可说我是一个落伍的人。我向往的阅读是从容、细致与深刻。这些在报纸、杂志与网络阅读里,难以得到满足。网络阅读总给我片面、散漫而无章法的感觉,而且往往信息大过知识,很难从阅读中有系统地作思想建构。

   去年,我开了一堂课叫“基督徒悦读课”,想开发基督徒阅读的习惯,教导基督徒怎样用阅读来开垦自己的灵魂,且用所读的文学作品来和自己的信仰对话。这是 一种阅读意识的推广,因为大部分人不在乎文字,可读可不读,就是读也是被动无意识地吸收,无知无觉间,灵魂就有被污染的危险。这堂课的目的,也就是希望能 帮助基督徒有意识地欣赏,同时了解文学里一些险滩与黑暗,再在和信仰的互动中,属灵的心意更新而变化。

  但是对一位基督徒作者来说,阅读又不只是如此了。最近我学到一个新的阅读观念,就是“掠夺式”的阅读。很让我讶异,又觉得很有道理。这是一位作家Dain Trafton从济慈的诗里拾取的观念。那是济慈《初读贾浦曼译荷马有感》一诗,诗文如下:

  我游历了很多金色的国度,
  看过不少好的城邦和王国,
  还有多少西方的海岛,歌者
  都已使它们向阿波罗臣服。
  我常听到有一境域,广阔无垠,
  智慧的荷马在那里称王,
  我从未领略它的纯净、安祥,
  直到我听见贾浦曼的声音
  无畏而高昂。于是,我的情感
  有如观象家发现了新的星座,
  或者像考蒂兹*,以鹰隼的眼
  凝视着太平洋,而他的同伙
  在惊讶的揣测中彼此观看,
  尽站在达利安**高峰上,沉默。

  * 考蒂兹(Cortez), 探险家及墨西哥征服者。
  **达利安,中美洲的海峡。

  济慈这首诗里,点出一种态度,就是阅读要像到金色国度的游历心态。然而不是走马看花式,而是要像观象家发现新的星座,或类似哥伦布的探险家考蒂兹,以鹰隼的眼来凝视太平洋。这里面有发现、探险的感觉,在阅读里我们多少都经历过。比较特殊的是征服与掠夺。

   想想,济慈只是一位诗人,却自比探险家或征服者,是那样无畏地进入文学的新大陆,征服掠夺!这中间很有耐人寻味的地方。通常在文学金色国度里游历,我们 都是被动地吸收,至多赞叹写得多好,掀起的感情多么澎湃。济慈却不只停留于此。他还非常有野心地像一位征服者遍地游行,寻找可掠夺的宝贝,然后带回,再运 用在自己的文章中。

  换句话说,他说的阅读,是要携带一种征服的心思,寻找可以夺回用来建造自己“领域”的材料。而且要有鹰隼的眼光,凝 视那将要飞去的太平洋,积极地寻找可发现的猎物。这是一种阅读的野心,也是写作的企图心。叶慈所传递出来的讯息是,身为一个作者,写作的开始就是好好的阅 读。

  这里当然不是说天下文章一大抄,或是整篇文字不变的瓢窃。而是类似荷马式的文学掠夺,从一百年来希腊口传文学里掠取材料,来丰富自 己的写作,写出史诗《伊利雅特》和《奥徳赛》。济慈这首诗也是建立在荷马史诗写就的十四行诗。这就是文学炼金术,从伟大的文学传统里来淘洗金沙,再打造自 己的艺术。记得我在课堂里提过“最伟大的老师就是最伟大的作品”么?在文学里,真像唐恩所说的“没有人是孤岛”,一部伟大的作品,常会产生另外一部伟大的 作品。文评巨擘哈洛、卜伦更说整个西方经典,都可说是源由莎士比亚与但丁两人的作品。照Dain Trafton所说,这是一种“高贵的文学掠夺”。

   Dain Trafton建议我们要读就读最好的作品,各时代的经典,各文化的代表作,且从我们自己的文化与语言读起。鲁益师也说过类似的话,若没有时间,没有经过 时间考验的书就不用读了。因为读好作品,也许不见得会使我们笔下产生巨作,但至少会让我们兴起野心想要写得更好。

  然而最让我惊讶的,是 这种“高贵的文学掠夺”也可应用到读«圣经»。我们读经常为了整理自己的生命,修正自己的道路,以及聆听神的声音。但《圣经》其实也是一个文学宝库,有许 多可以拾取的故事原型、文学比喻和漂亮语言。目前我们所读到的文章,若要文以载道,引用圣经常倾向过于生涩厚重,有时像粗糙的拼贴。那是因为圣经的语言和 精意还没有进到我们的生命血液里。若要引到灵巧、熟练,且不加思索,就要吸收精髓,成为自己生命气息的一部分了。

  再回到我的阅读焦虑与 文字疲乏感。我发现常要提醒自己庄子所说的“生也有涯,知也无涯”,以有限来面对无限,我们只能选择,不能什么爆炸到眼前,就得捡拾什么,那是被动地被侵 略。记得了,济慈诗里所说的,我们应该有鹰隼的眼光,主动出击,凝视着我们要征服的太平洋,带着征服者的臆测、想象,然后出行。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lingxiu/ganwu/30.1-gaogui+wenxue.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247
59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