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格新五四的高度 林昭诞辰回望

今天是林昭的77诞辰,五四的九十周年行将成为历史。
    离五四百年还有也只有十年,林昭的77诞辰本身,即意谓着她的青春代大都年近耄耋。正如林昭新专谐北大同学、林昭十四万言书校订者、82高龄的蒋文钦先生所言:“对于后人,五一九是回望、追寻、探评,而我们五一九人的日日夜夜,是在惊异、犹豫、感奋、激越、愤懑、恐惧、绝望的变幻莫测中一天天过来的,林昭血书所传递的每一个信息,我们不仅深深理解,而且是以一生的苦难、陂陀乃至生命感同身受、奉献担当的。”然而,不但与林昭并称为“林家姐妹”的五一九旗帜人物林希翎,就在今年刻意的追寻中,绝望地逝世于巴黎之秋,春夏相继去世的还有苏南新专参与主持林昭第一个追悼会的林斤澜先生,以《组织性与良心——致林昭同志》震荡未名湖的五一九诗人杜嘉蓁先生,许宪民与林昭母女两代人思想与苦难的共同见证者冯英子先生。 (http://www.aisixiang.com )
    回望2009,林希翎之所云“《广场》回归故国、回归燕园,我死可瞑目了!”可谓一语成谶。搜寻与失散,回归与逝去,抗争与压抑,希冀与失望,交织着五四九十周年新五四的辉芒与痛楚。年末的悲怆恰反证了年初的焦虑与刻意:赶在五一九青春代亲历尚存者的垂暮之年,在他们亲自参与、支持、见证下,真实、全面、历史地展开与凝定使林昭成为林昭的新五四——五一九,包括文萃、声像、回忆、雕塑等等,是定格新五四的高度所急需,更是自然铁律所急迫。这一切,已经很迟很迟了,若要等到五四百年就太迟了! ( http://www.aisixiang.com)
    好在,尽管一切都如南三里屯林希翎北京追思会现场的黑灯断水那样艰难,为着定格新五四最本真的高度,一切,也都在五四的九十周年进展着,践履着,坚持着,启动着:五四四十周年伴随林昭久久触摸人民英雄纪念碑五四浮雕、也届77高龄的甘粹先生,年头年尾地为这一切劳瘁、奔波着;冬天,这位老人久压心头的《忆林昭》终于出版;“铁流”般的《往事微痕》,浩荡“流”出了北大五一九专辑;林昭被岁月深深沉埋的《海鸥之歌》,也即将随着兰大的林希翎——谭蝉雪女士的“星火悲歌”《求索》的出版,响彻精神中国的云霄;尽管今年与台湾有讲学之约,中国 1957年学——五一九学奠基者钱理群先生还是赶在五四纪念日之前,为《新五四——五一九文萃》撰定了序文:——《“我们的血管里流着五四的血液”》。 (http://www.aisixiang.com )
   
“新五四”——五一九

    2009/4 /29,林希翎特地选择在这林昭第41祭日接受法国二台访谈,首先就从“1957参加北大五一九——新五四运动”谈起。林希翎逝世的一夜之间,六位五一九运动著名人物传声世界示哀。治丧委员会的首篇唁文集萃就题名:《林昭家姐林希翎》。/9/28巴黎公社社员墙不远的林希翎葬礼教堂里,北大五一九战友献祭的花圈题挽着: ( http://www.aisixiang.com)
    新五四——五一九精神万岁
    以“新五四”论五一九,首创者,并非五一九人本身,恰恰正是新文化——五四运动的导师与精神领袖人物之一的胡适先生——( http://www.aisixiang.com )
    北大六十年校庆纪念日:1958年12月17日,也是胡适先生的68诞辰,先生在北大校友聚餐会上发表演说,认为北大五一九运动,即“1957年春夏之交北大学生”的大鸣大放、“创办”《广场》“《接力棒》刊物”,正是“发起新五四运动”,“正是北大精神未曾中断的标志”。 ( http://www.aisixiang.com )
    从五一九发动到6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号召反右,不到20天的新五四运动,虽不可能达到五四运动那样的规模和深远影响,却是甲子中国启蒙、民主大潮第一波。胡适先生讲演中所概括、蔡元培校长所确立的“六项北大精神”:“(1)高尚纯洁的精神,(2)兼容并包的精神,(3)合作互助的精神,(4)发扬蹈历的精神,(5)独立自由的精神,(6)实事求是的精神”,都在全新的历史条件下以富有新时代特点的担当与诉求,全面得到了蹈厉发扬。( http://www.aisixiang.com )
    呐喊着我们是五四的后裔,新五四儿女高高举起五四“思想启蒙”的大旗,要求“重新估定价值”,追求精神的独立、自由和解放。因此而质疑“党在任何时候都是正确”的“党神话”,反对将马克思主义绝对化,终极化和宗教化;同时呼唤“救救心灵”,要求从党文化的精神禁锢和所造成的精神病害中解放出来,争取独立思考、言说的权利。 ( http://www.aisixiang.com)
    五一九弄潮儿同时又举起五四“民主”大旗,第一次在中国提出了“我们有了一个社会主义工业化,还应有个社会主义民主化”的现代化目标,明确提出了要求政治民主的五大主张:“取消党委负责制,取消政治必修课,取消秘密档案制度,取消留学生内部选派制度,确保言论、集会、出版、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旗帜鲜明地提出要“扩大社会主义民主,建立法制国家,依宪治国”的制度性诉求。他们特别突出“维护宪法的尊严,人权的尊严”,要求确认国家宪法的至高地位,“真正把宪法规定的人权还给人民,使六亿人民自己有掌握自己命运的权利”。(参引钱理群:新五四——五一九文萃序:《“我们的血管里流着五四的血液”》)( http://www.aisixiang.com )
    新五四 ——五一九运动面对五四所没有的新问题。它不仅是中国五四传统的继承和发展,而且是由苏共二十大引发的社会主义阵营的民主改革运动的有机组成部分,也就是说,它还面对着所谓“社会主义危机”的新问题。于是,就有了林希翎翘楚中国的“真正的社会主义”命题的提出和对“封建社会主义”的批判:一方面质疑“共产党对国家政权的绝对控制,国家权力高度集中”的体制,另一方面忧虑社会主义国家里“特权阶级的形成与发展”的问题。因而提出了在制度上防止特权阶级的产生,维护社会平等、正义的要求。(参引钱理群:新五四——五一九文萃序:《“我们的血管里流着五四的血液”》) ( http://www.aisixiang.com )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林昭曾经这样由衷赞叹她精神的故乡——五一九运动。她的青春代的五四自负、时代担当,纯洁情怀,广阔视野,尤其是远远超过五四运动的惨重代价,无疑是她终于独立穿刺与挑战极权主义之所由。( http://www.aisixiang.com )
    在五四的九十周年回望新五四,胡适之前,马寅初、陆平之后,北大校长凡几人?显然,能够站在极权时代新启蒙的高度礼赞与笃评从北大辐射的青春叛逆潮——五一九运动的北大校长,胡适先生无疑是第一人,也是迄今唯一一人。演说中,胡适先生甚至把毛泽东的退居二线的隐忧,与这次青春洪波对极权体制的冲击联系起来。( http://www.aisixiang.com )
    新五四运动!北大精神极权时代的继承、发扬与开拓!
   
林昭与极权中国

    林昭的自然生命终止于风华正茂的36盛年。在一定的意义上,精神的林昭是随着《历史的审判》的需要而“出世”的,尽管历史的审判并没有结束极权主义在中国的滥觞,但是出于审判需要所容忍的孤独抗争者的受难与五分钱子弹费的披露,使精神林昭一“出世”,就呈现出撕裂中世纪、法西斯黑暗的圣女形象。却并不具体明晰。北大百年与《南方周末》、《今日名流》等的不懈合力追寻,无疑使圣女林昭面目鲜明地在精神中国复活了。但是,只有贯穿林昭十四万言书中对极权祸国深刻系统的揭露,以及流着血的青年反抗者天使般的悲悯宽容与对不流血政治的渴冀,随着胡杰的影像与钱理群、傅国涌等先生的梳理阐发广泛传布,思想的林昭才在华夏获得她应有的历史高度——她是新五四的峰极。 ( http://www.aisixiang.com )
    这就是林昭十四万言书对于帝奴中国的意义。
    这也就是在五四的九十周年曾万分恳切地请求彭令范女士参与主编新五四文萃的原因:依然殷殷期待着。
    高度就是高度,应属于隆起它的苦难大地,属于正在行进中亟待它召唤与引领的时代与历史进程。华夏正气与五四传统、普世文明与林昭的血共铸的精神高度,不需要再等待五十年解密,不宜静静地卧倒在诸多限制的异乡博物馆里,不必担心彼情彼境曾导致的迷雾会对高度有所损削——那些正是林昭不阿的坚守与大义之所在。如此凛然千秋的高度所引领的与普世共融的文明进程——每一程既是正义的审判,也是民族的真正和解与福祉,每一天都会是千千万万人之为人的林昭的诞辰。( http://www.aisixiang.com )
    案前是傅国涌先生为林昭四十年祭编定的、寄来不久的《林昭之死》。
    思想界前辈许良英先生在《林昭,中国的布鲁诺永生》一文中考据认定:1960年就把现实政权定位为无所不包、无孔不入的极权主义,并且以现代人类文明标志、普世价值自由、人权、民主、法制与之抗争,这在1949年以后、80年代以前的中国知识界是绝无仅有的,远远超过了1974年去世的中国大陆伟大的思想家顾准。 ( http://www.aisixiang.com )
    钱理群先生则更进一步指出,林昭不仅伴随着刻骨铭心的痛思与反省独立提出了“极权社会”的概念,从而实现了思想上的一个重大突破。她并且对中国式的极权社会的特点,作了六个方面的概括:即“极权统治的警察国家”;“以血和仇恨来维持统治”;“极权寡头”;“唯我主义世界观”;“愚民政策”;“对青年的欺骗和利用”。( http://www.aisixiang.com )
    尤其是林昭对“自由”的理解,更是远远超前于同时代的知识精英。她直面极权肆虐,贱民哀鸿的现实中国,悲怆地提出了“完整而不可分割的整体自由观”:“只要还有人被奴役,生活中就不可能有真实而完整的自由”,“被奴役者不自由,那奴役他人者同样不自由”,“自由的性质决定了它不能够以暴力去建立”,不能“把自己斗争目的贬低到只是企望作另一种形式的奴隶主“。林昭是在自己以柔弱之躯拼死反抗空前的暴力的情况下,提出要走出“以暴易暴”的怪圈,要根本改变“以一种奴役形式代替另一种奴役形式”的历史的,这种思想、信念和胸怀实在令人叹服和敬佩。其在中国民间反抗运动和民主运动史上的意义是怎么估计都不为过的,它代表着一个思想的新的深度和高度。 ( http://www.aisixiang.com)
    人权导师胡适永远倒下的那一天,林昭羁縻于胡适所注目的《接力棒》式的“星火案”,已近一年半了:人权导师看不到林昭死死抱住监狱办公室的桌椅拒绝离开人权阵地的刚烈,也读不到当时尚未诞生、新五四长歌啸血十四万言书了。( http://www.aisixiang.com )
   
直接行动与牺牲

    殁于1942的陈独秀先生,更不可能知道后五四六十年最伟大的青春代战士林昭。但这位五四总司令若在天有知,一定会为他所阐发的五四精神有如此孤胆、如此卓越的青春代践履者而无上光荣,无比自豪。( http://www.aisixiang.com )
    1920 年4月的一个星期三,陈独秀先生在中国公学第二次演讲会上痛切指出:“五四运动的精神,的确比前者爱国运动有不同的地方。这不同的地方,就是五四运动特有的精神。这种精神就是(一)直接行动;(二)牺牲的精神。直接行动,就是人民对于社会、国家的黑暗,由人民直接行动,加以制裁,不诉诸法律,不利用特殊势力,不依赖代表。因为法律是强权的护符,特殊势力是民权的仇敌,代议员是欺骗者,决不能代表公众的意见。……中国人最大的病根,是人人都想用很小的努力牺牲,得很大的效果。这病不改,中国永远没有希望。” (http://www.aisixiang.com )
    为希望的中国,在没有讲坛、没有听众的铁窗长夜,林昭沥血的呼号比独秀先生悲怆沉痛多了,属于五四的世纪将会作证,这是百年最强音的直接行动:( http://www.aisixiang.com )
    “谁个能够,谁个配来指责我们呢?陈腐无能至不能维持民国法统于不隳的国民党人吗?极权暴虐只知以血与仇恨来维持统治权力的共产党人吗?低首下心奴颜婢膝唯求分得半杯残羹一口冷饭的“民主人士”吗?怅吟“式微”潜歌“黍离”但望神兵一朝自天而降的“社会贤达”吗?平时处士横议恣谈忠孝一到考验临来面前便噤若寒蝉肃如金人惟愿苟全性命的“学界先彦”吗?上焉洁身自好求其独善,下焉寄人篱下求食高门而根本态度同为管自己在云端里看厮杀却全不意识到作为一个中国人之民族责任的“海外名流”吗?彼苍昊天!始祖轩辕!哀哀我中华民族寂寞在极权暴政高压统治之下的正气,如今是只不过维持在这一辈于惨重苦难滔天血泪中以无比凌历的杀身成仁的勇略毅力为还我人权自由奋作殊死决斗的青春代身上了呀! (http://www.aisixiang.com )
    张元勋先生说,按鲁迅先生的人格标准,林昭是1957北大第一人也是唯一一人。其实何仅于此。从三角地到提篮桥直接行动着、牺牲着的林昭,在静安检察分院起诉书上血书明志“‘五一九’的旗帜决不容其倾倒!‘五一九’的传统决不容其中隳!‘五一九’的火种决不容其熄灭!只要有一个人,战斗就将继续下去,而且将继续到他的最后一息”的林昭,“第一个遵着遥远的火光,走近没有路的地方,直到倒下,还以自己的鲜血为后来者划出一条道路”的林昭,按照陈独秀先生对五四特有精神的界定与对中国的希望,就不仅属于她的北大与她的青春代了,一如十四万言书校对者、五一九人蒋文钦先生在校记中肺腑所倾:( http://www.aisixiang.com )
    林昭“殆希世之珍,举二十世纪下半叶,一人而已。……必将经过时间之流的冲刷锤炼而挺立于昆仑之颠!”
    在这个意义上,新五四——五一九——林昭的高度,就是后1949精神中国的高度。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lingxiu/ganwu/6364.1-danche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