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人以利亚

以利亚是一个最富传奇性的先知。他出身卑微,他被弟兄弃绝,他斥责君王,吩咐火从天降,有一天,当他感觉到十字架的道路太孤单,他几乎倒下来……..

神人以利亚

神人以利亚是旧约里面一位最富传奇性的先知。他不但能行神迹 —叫死人复活,叫面缸里的余面,油瓶里的余油,用之不竭,可以给几个人渡过荒年;并且他直接参预神审判的工作 —叫天闭塞不下雨,叫火从天下降,宣告君王和王后横死……最后他乘火车火马升天。他的事迹,轰轰烈烈,震动天地,直到今日,虽相隔三千年,但读他的传记,仍然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令人振奋不已。

玛拉基书第四章,提及末后的日子,以利亚将复兴遍地。启示录第十一章,提及灾难期中两见证人,其中一位生活行事,酷肖以利亚(就因此,若干解经家认为以利亚将再现身作证),这就给我们看见,以利亚不但是旧约时代的大先知,也是末后日子的大先知;不但是亚哈王宗教黑暗时代,神所需要的代言人,也是今天教会坠落时代,神所需要的时代工人。因此,在今天思想以利亚其人其事,对我们来说,是有其必需的。


出身卑微 — 提斯比人

   圣经提及以利亚,只用一句话「提斯比人」。

   「提斯比」这地方,不见经传。研究圣经的人同意这一点:那只是一个小地方。

   以利亚的自我介绍:「提斯比人」。难道以利亚没有可供夸耀的地方么?他跟若干先知学院有着特殊的关系(参王下第二章),他是那时代最特出的人物,说不定若干先知学院正想借重他以壮声势,他尽可挂着「某某先知学院名誉院长」。亚哈王对他又敬又畏,只要他稍微首肯,大可以挂着「御用大牧师」,「以色列国大主教」的荣衔。可是以利亚对于世上一切的虚名,丝毫不动心,他唯一重视的,乃是神的「选召」。

   不错,我是提斯比人,出身卑微,十足的无名小卒。但那又有甚么关系?只因有一天,那荣耀的一天,神从陇亩之中把我呼召出来,分别我作祂的仆人。就在那一天,我撇弃一切,接受神的托付,走上十字架的道路,在万人中作祂的见证。我认为世界没有一个衔头,一种荣誉,可以与神的「选召」相比较。世人也许不懂得,但我却深深了解「神特使」的真正意义,并且以它为荣耀。这是以利亚的心声。以利亚就是这样尊重神的选召— 天爵 — ,因此神把他高举,作为祂的出口。

   纵观今日教会,许多神的工人,竞以知识学位为炫耀。甚么博士,甚么硕士,好像非此不足以为荣。我们絶不轻视「学位」,因为学位是学人钻研学术的里程碑,值得我们尊重。只是神的工人们,也竞以学位作宣传,为荣耀,却把神所给他的最荣耀的「选召」视作平常,重视人爵,轻视天爵,得罪神就在这里。

   末流所趋,有人因为没有「博士」可作招徕,只好钻营去买个「廉价博士」向脸上贴金。他们所以如此做,其实正是今日教会喜爱夸大和追求虚荣的风气所造成。这些廉价博士虽然其行可耻,但其心却是可哀。

   不久以前,我看过某些甚么神学研究院的宣传品,其中最妙的,就是「教授团」教授成员,现在正在某某地方主修博士学位,预计若干年后,可以获得博士学位,担任「教授」。母鸡生下蛋刮刮大叫;小母鸡做梦生蛋,便预早刮刮大叫。这实在是今日福音派工人的悲哀。

   以利亚重视神所给他的「选召」。他重视神,神也重视他。今天的传道人,不以神为荣耀,却以属世的荣耀为宝贵,神又怎能重视他们?


传达信息 — 大有权柄

   有一件事叫我深感惊奇的,就是以利亚对亚哈王说:

   「我指着所事奉永生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起誓:这几年我若不祷告,必不降露不下雨。」 (王上十七1)

   以利亚说这话,用的是第一身,「我若不祷告,必不降露不下雨。」好像降露下雨的权柄,就操在以利亚的手中。以后事实证明,以利亚说这话,一点不狂妄,确是如此。怪不得当亚哈遇见以利亚时,怒责以利亚说:「使以色列遭灾的就是你么?」(王上十七17)

   降露下雨,是神的事,以利亚何竟如此大胆,敢于以第一身说话?如何不待以利亚祷告,天下雨来,以利亚将何以自处?又何况说这话是在国王面前?

   当我们细心查考圣经时,便看出原因,原来以利亚是一个「祈祷人」,他每日与神面对面,他明白神的旨意,知道神的计划;他对亚哈说话,不是出于自己的血气,只不过是传达神的旨意。神赐给以利亚一个最大的权柄,叫他参预神审判的工作,降露下雨,由他决定。当亚哈轻视耶和华时,无疑地神的仆人也不会被重视。神特别赐给以利亚权柄,让昏昧的亚哈王,看清楚神的仆人原来是代表神说话行事。他所捆绑的,神也捆绑,他所释放的,神也释放(太十八18)。因此神把祂的心意计划,向以利亚显明,让以利亚以第一身说出,同时神在这事上也完全支持以利亚,不降露、不下雨,让那些背逆的人认识神的权柄,也认识神仆人的权柄。

   以利亚敢于用权柄说话,其实他只不过是把从神所领受的,传达出来。

   今天在神的葡萄园里,若干工人说话一点没有权柄,这因为他们并没有从神那里「领受」。他们只不过在神学院里学习了理论,构成了讲章。若干东西是从别人处抄袭过来(撒上十七39),只有理论,没有经历,说起话来,虽然头头是道,但自己还是「雾里看花」,恍恍惚惚,又怎能有权柄?有的人甚至连重生得救,仍在似真似幻中,又怎能作有力量的见证?

   以利亚说话有权柄,因为他从神那里有清楚的「领受」。其次,因他有忠心,神要他说甚么,他便说甚么,虽然面对国王,直言顶撞,随时有杀身之祸,但他说话不折扣,只求向神忠心。

   今天有多少牧师不敢讲直话,说实话,不是不知,实是不敢。得罪人不如讨好人。大家嘻嘻哈哈,有说有笑,何必口舌招尤。近年来坊间有关「如何处世」这类书十分畅销,「厚黑学」也为若干人所爱读,多少牧师从来不讲认罪悔改,(不得不讲时,也转弯抹角,煞费工夫。)只讲人生哲学,神慈爱,满面春风,句句甜言蜜语,听了人人舒服,十字架讨厌的地方一点都没有。

   十字架的棱角都磨滑了。十字架再不被人讨厌,也因此神的工人失去了权柄。

   这并不是说,传道人要说话顶撞人;而是说:当神给你托付,要你去指责罪恶时,你就不应当逃避责任,而是应当借着神的灵,刚强勇敢,指明他们的罪恶,一点不徇情(弥三8)。


信心道路  崎岖难行

   我们常读信心伟人的传记,常听信心生活的见证,我们的心被他们那充满神迹的经历所吸引,多少时候我们也想背起十字架,走上凭信心生活的道路。谁知道信心的果是甜的,但在却是苦的;冠冕十分荣耀,但却要在争战中,用碧血和头颅去羸取,信心的道路也是如此。兹以以利亚为例:

   当神吩咐以利亚藏身在约但河东的基立溪旁,在那里没有亲人的供应,朋友的照顾,每天只等候乌鸦给他带来面包和肉。

   乌鸦不能说话,跟以利亚也没有交情,它的服役能够朝朝暮暮,没有断絶么?

   当饥荒的日子,没有收成,人的粮食发生恐慌,何况野生禽兽。如果乌鸦自己无法吃饱,它怎能够给以利亚供应?

   这些都是最易叫人担忧的问题。

   其实,乌鸦常吃腐尸,为不洁之鸟,只想起这一点,便要作呕。可是以利亚却天天要从这不洁之鸟爪中来得供养。这实在不容易。有人说神的仆人们,他的胃是橡胶做的。有时按时日吃三餐,有时因着工作的关系,白水充饥,在半饥饿状态下过活。有时被延为座上客,大鱼大肉;有时菜根树皮,要跟着饥民同受苦难。有一位朋友到土人中工作,他们把猎得的野猎悬挂起来,让它生虫,然后连肉带虫吃下,认为人间珍品。当土人把这珍品款待你时,你敢拒绝他们的盛意么?

   还有,以利亚每日饥吃天来肉,渴饮小溪水,因着饥荒日加严重,溪水渐渐干涸。基立溪旁的生活虽不好过,但还可以捱下去,溪水干了,未来的日子如何,这一切又怎不叫人担忧。

   一日,溪水干了,一切眼见的来源都断絶了,可能的帮助都没有了,神要以利亚到撒勒法去,由一个寡妇供养。撒勒法是外邦地方。自己的地方无人接待,无人供养,却要到外邦人的地方,让外邦人来供养,这有可能么?

   但以利亚顺服神的命令,凭着信心到撒勒法去。

   在这里给我们看见,信心的道路实在艰难,一个信心生活的人,神并没有叫他的荷包里塞满美钞,银行里有大笔存款,许多时候「山穷水尽」,「粮尽援絶」,正如保罗所说的:「……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林后十一27)但他们却咬紧着牙根,束紧着裤头带,向着遥远的前途,前进不回头。

   还有,我们要注意的,信心的对象乃是神自己。走信心生活的道路,许多时候不知不觉间注意人过于注意神。某某财主很热心,常常支持你,某某太太很爱主,常常有财物供给你,因此渐渐地便把他们当作「财神爷」,甚么工作先求财神爷首肯,甚么需要先带到财神爷面前,慢慢你便从神那一方面偏向了人这一方面。一个真正走信心生活道路的人,他们都会经历到,许多时候神会自己动手关门,叫他从人那方面失望因而转向神。今天为着紧急的需要,紧急找财神爷,偏偏财神爷外出不在家;明天为着工作的计划往找财神爷,偏偏谈来谈去,财神爷一点不懂得你的来意,「顾而言他」,一点经济援助都得不到。当你在失望中觉悟过来时,神才用祂自己的方法,叫乌鸦供养你,叫穷寡妇供养你,叫你认识到信心的对象乃是神的自己,不是某某人— 连那最热心,最爱主的人,也不应该是你信心的对象。

   我第一次听见「凭信心生活」乃在宋博士那里。以后较多懂得「凭信心生活」,乃借着莫勒先生等人的传记。宋博士撇下他固定的职业和收入,他的生活和工作的需要完全仰赖神,不求告人。莫勒先生凭信心开孤儿院,几千人的需要完全凭着信心等候神及时的供给。甚至有一次,一位财主去参观他的孤儿院,大受感动,他对莫勒先生说:你有甚么需要,请随时告诉我,我乐意随时帮助你。莫勒先生回答他说:谢谢你的好意,我们的需要从来是不告诉人的。

   这才是真正凭信心生活的人,如果你信神是「又真又活的神」,你就有理由完全信赖祂,你就不应该弄手段,整天动脑筋,怎样在财主,在爱主的弟兄身上想办法开辟财源。

   近年来我发觉西方教会,连那最热心、信仰最纯正的教会,整天捐钱捐钱,影响所及,连若干中国热心弟兄也学了他们的坏样。他们一手着信心的招牌,「我们凭信心生活,没有差会支持,专仰赖神。」另一只手,却拿着一个大钱袋,力竭声嘶叫喊说:「爱主的兄姊们!请看主面上,大解善囊,用你们的美妙、支票,塞进我们的钱袋吧!」

   在美国有一些商业机构是专门替人写信的。你不懂窍门,自己发信向人求助,可能收到的钱连邮资都收不回。如果你去找这些机构代你写信,他们是专门研究这一行的,他们懂得怎样利用心理、怎样措词、怎样叫你财源滚滚。许多布道机构、教会团体,他们也大研究「捐钱经」,想办法找钱。这明显给我们看见他们的眼睛,一只仰望神,一只却注目在财神爷的荷包。

   人对神的信心动摇了,人是很难得到神完全的祝福的。今天教会的败落,失去信心是最大的原因。


山穷水尽  神迹出现

   当人有办法时,神只好站在一边;直到人没有办法时,神才动手,神一动手,神迹便出现。许多人羡慕看见神迹,但他们却不晓得,只有在「人没有办法时」,神迹才出现。

   甚么时候,乌鸦带着肉和面包给以利亚吃?只有在遍地饥荒,无法得饱的时候。甚么时候,缸里的面,瓶里的油,取之无穷,用之不竭,不是在你富足没有缺乏的日子,乃是在你来到一个地步,甚么都没有,家徒四壁,阮囊羞涩的时候。一个凭信心生活,常见神迹的人,是一个完全投靠神,专心仰望神的人。让我再说一次,信心的果是甜的,但它的花却是苦的。主耶稣也好,使徒保罗也好,莫勒先生也好,宋尚节博士也好,他们多少贫穷,多少饥饿,多少流离颠沛,只有在那样的光景下,神迹才会出现。也只有在那样的光景下,神才会动手,叫神迹及时来到。


弟兄欺压  外人接待

   以利亚不被国人接待,却被外邦人所收容。当我门读到主耶稣的遭遇,「祂到自己的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祂」,如出一辙,令人叹息。

   圣经所给我们看见的,杀害先知的乃是神子民:钉耶稣在十字架上的,乃是祭司长老。跟踪迫害保罗的,乃是信耶稣的犹太教徒。

   圣经又给我们看见,外邦人倒比亚伯拉罕子孙更有信心,将来在东在南在西在北,有许多人将要在神国坐席,倒是神的子民却要在黑暗里哀哭切齿(太八10-12)。

   今天阅香港四六六期基督教周报内中一篇「阿摩司牧师」执笔的「城门杂感」,谈今年香港各神学院招生情形不佳,青年人少奉献,这位阿摩司牧师认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教会的长老执事摆着老板姿态,迫害牧师,使年青一代,见而却步,宁愿带职业事奉也不愿走上全时间奉献的道路。谁扼杀教会,进拦阻青年人奉献,原来就是教会里面这一班大山羊(当然他们是披着绵羊皮的),他们可能满脸属灵,满口爱主,甚至站在讲台上大讲爱耶稣、爱教会。

   「仇敌出在家里」(太十36),原来拆毁神的家的,倒是这一班称为神儿女的人。

   当主耶稣在拿撒勒,再一次提及以利亚被国人拒绝,被外邦人接待时,听见的人,因为疮疤被揭,个个怒气填胸,想置耶稣于死地。

   今天如果有人敢于指责神家 — 教会的黑暗,他一定要准备接受一切伪君子从四面八方抛来的石头。

   「耶路撒冷阿!耶路撒冷阿!你常杀害先知,又用石头打死那奉遣到你这里来的人……看哪,你们的家成为荒场留给你们。」(太二十三37-38)


新风波带来新的祝福

   当耶洗别四面寻索以利亚的时候,想不到以利亚却藏身在耶洗别的娘家 — 西顿的撒勒法一个寡妇家中。「神如果帮助我,人能把我怎么样呢?」(来十三6)飓风的中心 — 风眼,是最平静的。以利亚就这样过着平静的日子。

   可是人生的道路,常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神仆人的遭遇更是如此。当以利亚正稍得憩息的时候,那寡妇的独生子却害病气絶,以致备受她的怒怼:我与你何干,你竟到我这里来?

   如果我们设身处置,以利亚的处境,正如「屋漏偏遇连夜雨」,刚刚逃身到这里,希望可以躱避狂风暴雨,谁想到祸起萧墙,变生意外!

   以利亚不愧一个信心伟人,他不张惶,不急忙,他深信神带领的道路最好,一定没有错误。他是一个祈祷人,他要妇人把死孩子交给他,让他向神祈祷,解决这最大的困难。

   他信,他祈祷;他信心的祈祷把困难转变过来,叫这孩子从死里复活。

   妇人进一步认识以利亚,「现在我知道你是神人,耶和华藉你口所说的话是真的」。只有神才能赐人生命。借着「死人复活」叫这外邦人深切认识,以利亚确是从神那里来的神人。

   或者有人想,缸里的面吃不完,瓶里的油用不尽,这神迹还不够那妇人相信么?是的,但这两个奇迹多少有些江湖术士的味道,埃及的术士也会变这变那。(见出埃及七章八章)只有那能叫死人复活的才真正出于神。

   感谢神!新的风波带来新的祝福。以利亚借着新的风波,更叫他光芒四射。

   一个专心事奉神的人,常常借着更多的风波,打击,得着更深的造就和荣耀,只要我们专心认定祂的道路。


祸福生死  由人自召

   当以利亚遇见亚哈时,亚哈责备他说:「使以色列遭灾的就是你么?」根据表面的事实判断,亚哈说的并没有错,是以利亚给他们带来灾祸。

   可是以利亚却采取十分激烈凌厉的反攻:「使以色列遭灾的,不是我,乃是你,和你父家,因为你们离弃耶和华的诫命,去随从巴力。」以利亚说的乃根据实际的原因,是因亚哈「离弃耶和华,去随从偶像」,因此惹起神的愤恨,招来灾祸。

   整本旧约历史再一次给我们证明,罪恶永远是神儿女最凶最恶的破坏者。亚拿尼亚夫妇为何同日倒毙?小亚细亚七教会的灯台为甚么被神挪移?都因为堕落犯罪的缘故。

   如果基路伯因着犯罪,沦落成为撒但 (结二十八14-16)。试问有那个故意犯罪的人,能逃避沉沦的命运?

   越欠我越感觉到许多神儿女误解了赦罪的道理,造成了属灵的危机。许多人片面强调了神的爱,却忽略了神的公义,他们认为一个基督徒如果犯罪,只要求神赦免,神是信实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一9)。就因此,他们就被这「片面的真理」所产生的偏激的思想所影响,他们认为既然我们犯了罪,只要认罪祈祷,神必要赦免,那么犯罪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有的人还把这错误的思想发展下去,认为「我们罪越犯得多,神的恩典越显得多」(罗六1)。因此有多少人,一面在那里大发热心,一面却在那里大犯其罪。他们自己欺骗自己说:不怕,我虽犯罪,主已赦免。开始的时候,他们的良心还会向他们提出控诉,慢慢他们的良心麻痹起来了,失去了作用,因此当他们犯罪的时候,他还在那里自己安慰自己说:「我的良心十分平安」。其实,他的良心已经硬化着。

   神的儿女们!千万不要忽略,神是爱,神是爱,祂也是公义。祂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一个基督徒错失犯了罪,只要他认罪悔改,神一定赦免。但对一个故意犯罪的人,便大大不同。难道神的慈爱,是鼓励我们去犯罪么?主耶稣代替我们受死,目的是救我们脱离罪,但我们却贪恋罪,故意犯罪,与主耶稣的目的完全相违反,你想祂会宽容我们么?

   「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人干犯摩西的律法,凭两三个见证人,尚且不得怜恤而死,何况人践踏神的儿子,将那使祂成圣之约的血当作平常,又亵慢施恩的圣灵,你们想,他要受的刑罚该怎样加重呢?……『主要审判祂的百姓』。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来十26-31)

   今天教会里就有若干人,误以为「只要认罪,主必赦免」,他们忘记了对一个「故意犯罪」的人,并不如此。十分可惜地,这些人为着不住欺哄他们的良心,还每日大声宣传「神的爱」,「十架赦罪的恩」,渐渐造成他们成为属灵的「两面人」,一面大发热心,一面大犯其罪。

   不要忘记,雅各犯罪,受足了报应。大卫犯罪,神并没有宽容。罪永远是我们最凶最恶的敌人。「不要自斯,神是轻慢不得的,人种的是甚么,收的也是甚么。」(加六7)


迦密山上  扭转乾坤

   迦密山上,以利亚力战群魔,扭转人心,在这事上给我们看见 —

(1)   群羊无牧,颠沛流离 —这时候以色列众人都上迦密山,以利亚责问他们:「你们心持两意要到几时呢?」他们一言不答。看他们脸色凝固,心如铅重,为着离神的诫命,三年来受的鞭伤,已够苦了,可是因着耶洗别当权,先知走的走,藏的藏(王上十八13),群羊无牧,颠沛流离,现在徘徊歧路,不知那一条是出路?看他们的光景,实在令人伤心。


(2)   罪恶当权,不敢出声 —当耶洗别当权的时候,罪恶的压力实在太大,以色列众人并非个个不明是非,无奈他们眼见时势真恶,为着明哲保身,只好闭口不言,以免惹蚁上身。

今天教会的光景不正如此么?当豺狼掌权的时候,有人趋炎附势,使罪恶更加明目张胆;有人明知不对,但缄口结舌,置身事外,甚至以「中立」自鸣清高。因此狂焰日张,使教会完全失去见证,成为外人亵渎的把柄。


(3)   孤军作战,不屈不挠 —在这时候,以利亚最痛苦、最悲惨之事,莫过于「只剩下我一个人」孤军作战。巴力的先知四百五十人,亚舍拉的先知四百人(王上十八19),还有附从他们的投机份子,化们的阵营实在浩大。看以利亚这边只有他自己孤零零一个人,强弱异势。最苦的还是内心那一种「孤单感」。


一个没有尝试过「孤单」滋味的人,不懂得孤单的真正意义。你平时可以高嚷「让全世界都反对我」,直等到有一日,亲朋离弃,至友误会,有苦无处诉,有寃无处伸,那时才懂徥甚么叫「孤单」。

  约伯身外的灾祸可以承当,身体的恶矣可以忍耐,直到有一日,妻子不同情,密友发生误会,他感觉到天地虽大,只剩下他一个人,他无法忍受了,他咒诅自己,埋怨神。

  主耶稣在十字架上,祂大声呼喊「我的神!我的神!为甚么离弃我?」孤单使祂的心灵深受创伤。

宋尚节博士是一个十分倔傲刚强的人,一天晚上,当他搭乘长江轮渡,感觉到四面孤单黑暗,他忍不住滴下英雄泪。有一首诗歌就在那天晚上写的:

举目四面是黑暗   不觉伤心下泪

靠自己奔跑前程   孤单灰心丧志

求我主与我同行   使我经过幽谷

名利生命可丢弃   有主可说够了


以利亚孤军作战,他一点不灰心,不畏缩,因为他知道他站在神的一边,神也站在他一边。与他同在的,比全世界都大,因此他勇敢应战。因着这一次的光荣胜利,他把全国的人心扭转过来。

「孤单」压碎了很多人,但「孤单」却叫以利亚更加显出伟大。

真理常在孤独那一方面 (太七13-14)


先是火烧  后是霖雨

   在迦密山上的争战,给我们看见属灵复兴的原则。先是火烧,然后才带进属灵祝福的甘霖。

(1)             重修已经毁坏的坛,献祭;众民向神俯伏 — 悔改转向神;

(2)             杀尽巴力的先知 — 除恶务尽,每个人一齐动手。 (王上十八40)

(3)             先知祈祷 — 在属灵的复兴运动中,神工人不但是带领、推动,而且是站在复兴战线的最前线。

当复兴的火焰从天降下时,接着被带进的,乃是大雨。

今天我们正面临属灵的大饥荒。我们生活在西方资产主义社会下面,我们有物质的高度享受,每日寻求属世的享乐,忽略了属灵的饥荒。我们正处在饥渴、空虚、苦闷、彷徨的光景中。

甚么时候,我们才有属灵的复兴?

只有当我们觉醒,回转归向神,把各人巴力交出来,神才会从天降火,才有属灵的大复兴来到。

难道我们受的苦,还没有受够么?觉醒向神吧!


急促逃命  罗腾树下求死

   当我们读到以利亚听见耶洗别的威吓,便急促逃命,甚至罗腾树下求死,不禁惊愕,何以一夜之间,一个在山上扭转乾坤的大英雄,竟然在一个女人威吓之下,消化如水,逃命旷野求死?何以变化如此急剧?

   细考它的原因:

   第一,内心先怕耶洗别三分 —当亚哈时,以色列国有巴力的先知四百五十人,另有耶洗别供养事奉亚舍拉的先知四百人。亚舍拉的先知到那里去呢?无论他们逃藏到那里去,如果以利亚有意把他们肃清,那么挟战胜的余威,带着山上觉醒的群众,总可以把他们杀尽灭絶的。但以利亚却没有动他们分毫。推原其故,大家彼此彼此,不为己甚。

   耶洗别不但荒淫(据稗史谓她早跟耶户有染,参王下九30),并且十分恶毒(王上二十一5-10)。她的为人,正是面若桃花,心如蛇蝎。连亚哈王都怕她,由她牝鸡司晨。以利亚敢于捋亚哈的虎鬂,但不敢踏耶别的蛇尾,衡量利害,只好留给耶洗别情面,希望大家不走极端。

   想不到耶洗别不领他的情,誓要得他而甘心。以利亚突闻狮吼,吓得心寒胆落,急促逃命。「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以利亚若非对耶浸礼咭浸礼咭洗别早具恐惧之心,也不会如此惊慌,落荒而走。

   一个最刚强的人,仍有他的弱点,这是我们需要时时刻儆醒,省察的原因。

   其次,只看罪恶的势力,没有祷告 —当耶洗别威吓他的时候,以利亚深知道恶婆心毒手狠,说得出做得到,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他连祷告都没有。如果他稍为安静,求主引导,神未必叫他逃走。其实,耶洗别这一次的威吓,不过是「威吓」而已。如果耶洗别立心要杀他,尽可派人立刻逮捕,何必先行通知。耶洗别慑于以利亚的声威,和他昨日在迦密山上轰轰烈烈的做作,万千群众的醒觉拥护,她是一个聪明人,怎敢冒犯众怒?

   以利亚一时之间,计不及此,又没有好好祷告,求主引导,只看耶洗别这恶婆的一恶毒作风,便急忙逃命。昨日在迦密山上的工作需要善后,人心需要坚固,罪恶需要继续肃清,好多工作需要以利亚去完成,就因这一逃,群龙无首,宗教复兴无以为继。惜哉!

   撒但有如吼叫的狮子,一吼一叫,叫多少人心寒胆落,足软无力。求主给我们勇敢,敢于面对敌人,尽忠到底。

   其三,孤军的感觉,把他压倒 —在迦密山上,以利亚说过「只剩下我一个人」,但那时候,他奉差遣前往,深知神的同在,一点不惧怕。在何烈山洞里,他复自叹「只剩下我一个人」,可见这孤单的感觉,十分严重地威胁他的精神。

   在客西马尼园中,主耶稣薄责门徒「你们不能同我敬醒片时么?前面我已说过,孤单实在不是味儿,它很容易消蚀神仆人的斗志。

   在神的国度中,多少勇士,因着他光荣的战绩,给人家高举,认为「神人」,因此样样要用加大的尺码来度量他,却忘记他也是人。他有人性,他需要各人的同情,体谅和鼓励。许多时候,神的勇士们,就因为缺少人的同情、体谅和鼓励,自以为孤单无助,便慢慢倒下去。大家以为是这些勇士们不行,虎头蛇尾,岂知造成他们跌倒的,乃是大家的长久冷酪无情,把他们的热情壮志消蚀掉,毁灭他的前途。

   其四,他工作过劳,心疲力竭,无力承当新的压力 — 如果我们根据以利亚这几天来的工作,给他编个工作日程表,大约是:

   第一日,神的话临到,着即日起程到撒玛利亚近郊,遇见亚哈。没有汔车,没有马车,要走大约二百五十里路远。

   第四日,今天在城郊找到亚哈,吩咐他叫众民和巴力先知到迦密山上见我。

   第五日,今日从撒玛利亚到迦密山麓,一百里路虽不算远,但连日跋涉长途,相当疲倦。

   第七日,环绕迦密山的镇各村民众,纷纷上山。早晨让巴力的先知们献祭,一点显应都没有。献晚祭的时候,以利亚祈祷,天降大火。

   以利亚吩咐众民拿住巴力众先知,亲自解到山下的基顺河把他们杀戮,又再跑上山来。

   以利亚在山顶,迫切祷告七次,天降大雨。

   以利亚的日记这样写着:「傍晚天降大雨,亚哈套车往耶斯列,我靠着神的灵,束上腰带,快跑抢先在亚哈马车前面。到了耶斯列,上气不接下气。人总有好胜心,老了仍是如此。这几日来,精神十分紧张,加上来往奔跑,这三年来,营养又不好,日日光吃着面粉拌油做的饼,看看身体的气力,大不如前。」

   第八日,太疲倦了,以利亚还在睡梦中,听着急啄的敲门声,拭着惺忪的睡眼,起来应门。原来是耶洗别的宫廷特务,说明日此时耶洗别一定要取他头颅。

   突然的恶消息,叫以利亚好像掉在冰窖中,一时不知所措,三十六着还是走为上着,急忙从后门溜出,还好离城门不远,守门的兵也没有检查。感谢神,快速向南边直走。

   这些日程表不过是过人臆测之词,但以利亚工作太疲倦,营养不好,却是事实。

   今日多少神的战士,工作太忙碌了,不但没有好好灵修,灵性大受亏损;并且因着工作太多,生活紧张,作息没有定时,使胃病和神经衰弱,长期与他们结不解缘。传道人似乎注定「穷命」,「穷传道」成为传道人的专用名词。因为「穷」,生活常常捉襟见肘,三餐能够青菜豆腐,已算不错,那里敢谈甚么营养?但传道人有肉身,养营不够,体力便不够;体力不够,精神也不够。记得宋博士一日三次讲道拼老命,后期显出体力不够,他要求听众给他炖鸡汤吃。灵力是天来的,体力却由食物补充。今天多少信徒,对传道人要求的条件甚高,十分苛求。但对传道人的生活问题、健康、营养,却无人注意,亏欠神的仆人。

   主耶稣从死里复活以后,先给彼得等吃饱了饭,再跟他们谈工作,谈爱主。今天教会却要传道人在半饥饿状态下,整天谈工作,谈爱主,和主耶稣的示范,完全倒置。(约翰二十一章)

   以利亚这大神人,还因营养不足,工作过劳,一时受不起打击。今天传道人,若因工作过劳,生活压迫,因而不能好好事奉主,信徒们是要负相当责任的。


更多的信托   更大的使命

   当以利亚拖着疲惫的身体,藏身何烈山洞里,神在那里再一次呼召他。

   没有责备,没有定罪,乃是温柔的微声,呼召以利亚去从事更新的工作 —去废王、立王,让世人知道万国的权柄在神手中,也知道神的仆人是神在地上的代表,他凭神的意旨去拆毁、建立、捆绑、释放。

   没有责备,虽然以利亚摔得很惨,但神完全的了解,怜恤,却给他更多的信托。

主耶稣也是这样,祂明明指出彼得要三次不认祂,但主耶稣接续着说:「但我已经为你祈求,叫你不至于失了信心;你回头以后,要坚固你的弟兄。」(路二十二32)

神创始,祂也成终。祂所膏立的,祂负完全的责任。任何一个教会,尊重神的仆人,那个教会一定被建立;任何一个时代,恶待神的仆人,那个时代终将被撇弃。

可拉党煽动以色列会中,二百五十个有名望的首领起来夺权,神叫他们活活坠下阴间(民十六章)。难道神是摩西时代的神,不也是现时代的神么?

亚哈谢的官兵,因为对以利亚没有礼貌,颐指气使,结果有火从天降下,烧灭他们, (王下第一章),神的仆人是不容任何人侮辱的。

摩西多次被造反,被夺权,被诬陷,神不住为祂仆作见证。在这末后的时代,多少人因为不尊重神,因此也不尊重神的仆人,就因此无法蒙福,也因此教会日见堕落,日比日荒凉。

神再一次打发以利亚出去,对以利亚说:「祂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以利亚说:「只剩下我一个人」,神却说七千人。许多时候我们判断错误。我们自视过高,却对局势太坏的判断。神要使用以利亚,必须再一次恢复他的信心,让他清楚知道,还有七千人仍然忠心事奉主。你虽然不知道,神却知道,感谢神,我们并不孤单。


驾驭旋风  直升天界

   「以利亚乘旋风升天了!」他的继承人以利沙亲眼看见,耶利哥先知学校众人也都看见。以利亚就在光天化日之下给神接去。

   这是一个「初熟」的例子。以利亚如何活着被接升天,当主耶稣回来时,天使号筒吹响,也有千千万万活着的信徒被接上升,你是否有份在那被提里?

   以利亚是一位巨人,他为着真理,顽抗亚哈王朝,鞭打那时代的背道群众。他带着属灵的权威,不怕死亡的威胁。他是那时代的声音,代表神说话;神也为他作见证。他虽然不在,但他的声音永远在叫唤,「背道的儿女阿!回来吧!回来吧!」

   他行神迹,旧约里面只有摩西和以利亚所行的神迹最震动时代人心。无怪圣经用摩西来代表律法,以利亚来代表先知,他是神国里的巨人。

   以利亚大有信心,能够做别人所不能做的事。但他生活清苦自励,他身穿毛衣,腰束皮带,徒步来往,他是一个苦行者,他为神撇下尘世的一切,他永远清高脱俗,不被世界所摸着。

   以利亚是一个神人,他有「人」的一方面,他有肉体的需要,人性的软弱,因此刺激时他会愤怒,打击时也会失败,但他不造作,不虚伪,在神面前保守他的清白。他一生只求尽忠于那选召他的主,因此他蒙神悦纳。

   以利亚忠心到底,当他的工作完了,神把他接去,让他歇息人间劳苦。当那审判大日,他会听见那公义的主对他宣告说:「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进来享受你主人永远的快乐」!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lingxiu/ganwu/6603.1-shenre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2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