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育原理学习-1844年以前的教育改革史(1)

现在我们研究一下1844年以前在改正教教会中开展的教育改革。这些改革与第一位天使的信息有关。以下的阐述表明当时教育改革的迫切需要。

 

  当真理通过第一、第二、第三,三位天使的启示传给末世的时候,我们同时被告知,关于孩子的教育,我们必须引进一种新的制度。篇幅有限,对1844年以前提倡教育改革的60多 所学校的所有经验进行逐一的研究是不可能的。现只对主题进行详细的阐述,我们的目的是要显明在美国各学校中充分显明的基督化教育的亮光。这种亮光就是要给 当时的改正新教教会一次机会,使他们在发展学校过程中总结这些原则,并实践于教会学校中,实现真正的教育;培养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这种信息的传道大军。简 言之,基督化教育应考虑到:圣经在教育中的地位;古代和现代的世俗学科;选修课,学位,荣誉;饮食改良;校址,学校建筑;培养自养的传道人和传道工作。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学生对这些问题所持的态度将会决定他宣传第三位天使信息的效率。

 

  历史学家引证:我们所说的1844年 以前的教育改革运动史虽有大部分以书面形式保留下来,但做记录的人们对于当时的改革并不表示赞同。许多学校放弃了改革而发展起了世俗的教育体系。后来,就 像一个人,开始接受基督,后来并不一心一意地跟随基督,最后被世俗同化,不对自己的基督徒经历感到自豪一样,与这些学校有关联的教育家也并不对自己经历过 改革而感到自豪。这样的人易于轻视自己的宗教经历,从而原谅自己先前对改革的态度。

 

   改革过后,这些史学家认为这场改革是不适宜或荒谬的。但如果我们接近那些改革家,便会得知这场运动是作为一种亮光出现的,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已经说得 够多的了(甚至通过这场运动的反对者),目的就是使读者相信在这场伟大的改革中,上帝的灵感动了教育界和教会的领袖并指引他们实行改革。

 

1 圣经在教育中的地位

 

  圣经是否应该支撑学校的其他学科,引发了教育家们常年的争论。争论的各方都知道他们获胜与否取决于圣经在教育中所处的地位。

 

   我们可从以下圣经历史中读到关于圣经在青少年教育中地位的争论的描述:在约书亚和他以后的长老作领袖时,人们一直服侍耶和华……之后产生了不认识耶和华 的一代人……他们离弃了耶和华……敬拜别的假神……耶和华发烈怒,把以色列人交到外邦人手中……他们在敌人面前溃不成军……但耶和华兴起士师拯救他们…… 士师死后,他们又重新敬拜别的假神。

 

   这是对古以色列历史的缩影。圣经在家庭和学校中占有一席之地的时候,就是以色列人强盛的时候。外邦人这样说:“这确实是一个有聪明有智慧的大族。”但后 来他们总是忘记上帝,没能把上帝的话好好的教给孩子。于是,这些孩子就与异教徒打成一片,学他们的样式,拜他们的偶像,最终掉入了陷阱……他们败坏腐化并 靠自己的发明创造出卖才能……于是上帝把他们交给憎恨他们的异邦人统治……但上帝多次对他们实行拯救。

 

   学圣经的学生可以从古以色列历史中看到为提升圣经在家庭和学校中的地位而进行的一系列的改革。但之后,圣经的学习和对其原则的实践被忽视了。这意味着圣 经被世俗的思想所代替,从而导致以色列国的衰落。于是他们急切仿效外邦人,但那些外邦人却藐视憎恨以色列人,并视他们为无能的奴隶。因此,以色列失去了世 人的尊重,而这种代价是由忽视圣经换来的。她在教育上就远远落后了。这种争论一直以来是基督与撒旦之间的大规模征战,基督要使他的子民知道他的话是最重要 的,是生命树;然而一旦追求真理的心消失,我们便会被撒旦奴役。他的目的一直就是通过人的哲学和徒劳的欺骗,使人模仿人的遗传和世俗原理来破坏基督的工 作。所以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基督和撒旦在教育上争论的焦点将一直围绕圣经在教师和学生思想和生活中所处的地位进行。

 

  除了利用现代的词汇和时间段把这些对比和应用表达的更生动外,现代以色列的历史和古代以色列的历史如出一辙,惊人地相似。因为这个世界的王蒙蔽了那些不信之人的眼睛,所以受到欺骗的一代喜欢世俗学科胜过圣经,致使他们很少应用从圣经中学到的真理。

 

   我们必须把圣经当成最重要的教科书,一切教育的基石,高于其它一切书籍。我们应摈弃先前的习惯和风俗,用真理教育孩子。这样,师生就能发现隐藏的宝藏 ——更高级的教育。圣经中的原则便成为日常生活的指南……我们必须引进新的学习目的,确定其地位并帮助孩子在从事的一切事务中实践圣经原则,明确指出并坚 决避免一切歪曲和违背圣经的内容,因为那是不可留念的罪恶。

 

  基督化学校的学生应该用圣经检验一切论据和学说。要像弃绝麦糠一样摒弃一切经受不住检验的知识,因那会阻碍真理发出呼声,不会成为灯中的油。我们必须引入一种新的制度,并用圣经的原则改正那些歪曲的东西。如果这种原则在1844年以前被学生接受的话,那么他们就早已经准备好迎接午夜的呼声,并准备好在世界范围内传播这伟大的信息。

 

  圣经在欧柏林

 

  欧柏林学院坐落在俄亥俄州,始建于1833年, 因为培养基督的义工而久负盛名。一位本院的史学家记载,“圣经被确认为有最高的教育价值,学生在任何地方都应该自始至终的学习英文版和原版圣经应被纳入到 从小学到大学的教育规划中。难道神学院的学生不应该学习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整本圣经吗?欧柏林学院决定:恢复圣经作为长期的教科书的地位。如果基督化教育 中没有圣经,就像在宗教界有一个怪兽,会绊倒许多的不信者。”

 

  下面的话总结了当时一些致力于教育改革的学者的结论:“在黑暗时期,古代经典先是被小看,后来被提得很高,而圣经却被忽视。现在我们再次看到圣经的优雅,得体——但在教育界中,圣经被长期搁置在一边。我们应该把圣经恢复到它应有的地位。”

 

  许多教育改革家为把圣经恢复到相应的地位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如果教师们未屈服于赞同世俗教育的领导的压力,那么众教会的历史就会截然不同,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历史也会不同。

 

  但之后欧柏林学院容忍圣经的崇高地位被贬低。在偏离圣经60多年后,我们看到圣经在我们自己的学生中无法占到一席之地:“在学生的教育中,圣经不再作为权威,而是被宣传谬论的异教书籍所代替。”

 

2、古代和现代的世俗学科

 

  就象接受基督化教育的学生易受圣经影响一样,接受世俗教育的学生易受异教的思想和世俗作品的影响。虽然世俗学科的名字可能不会出现在一些所谓的基督化学校的课程表上,但若这种制度不受圣灵的激励,那么最终造就的是世俗化的品格。

 

  “世俗作家写的书成为孩子和青少年手边的教科书。这些没有实用价值的书占据了孩子大量的宝贵时间在学习中,我们应剔除掉所有不必要的内容,只有这样的学习才能对孩子有真正的价值。”(教育证言151152 页)

 

  欧柏林学院的世俗教育:1844年以前的教育改革家致力于在他们教授的课程中坚持真理。和其他学院一样,欧柏林学院有这样的经历:“‘世俗课程’,这个词表述了另一个60年前激烈争论的问题,这个问题处于普遍的辩论中。”1835年, 马恩校长“不赞成涉及希腊语和拉丁语的教学计划,尤其反对涉及拉丁语的。不要把教育外邦人的东西用来教育基督的门徒。我们可以用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圣经来锻 炼并净化学生的思想。我们应少学些世俗课程,而多学些自然科学,美国法律,历史和对人和事物的研究。请把真理,真相,实用,有用的学问教给我们。”

 

  1834年,欧柏林学院的年度报告中有这样的纪录:“和其它学院一样,我们将提供广泛的教育,包括用希伯来神学代替一些最不受欢迎的世俗著作。”原因在于“一些古典著作是如此的肮脏,如果把他们交到青少年手中,我们无异于是犯罪。”

 

  因为我们还没有象午夜呼声以前的教育改革家那样在世俗学科上采取积极的立场,所以60年后,我们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得到了以下教训:“难道异教的不信情绪应当成为我们学生现有知识的有益补充吗?”(对教师的勉言26页)

 

   理事会提议欧柏林全体教员和行政人员认真考虑是否应该利用学习世俗学科的时间来学习圣经和自然科学,并要求大家多为此祷告。三年后,这一理事会提出:难 道神学院的学生不应该学习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圣经吗?两年后,他们表决:“如果学生有足够的能力传扬基督,在毕业的时候,不能因为学生缺少世俗课程的知识而 在毕业的时候不予认可。”

 

  用圣经代替世俗学科的运动得到了很多学校的响应。1830年,一位从耶鲁毕业的优秀的律师做出了“比较圣经和世俗学科”的请求。安母伯斯特的校长,库伯联盟的校长,以及达特马特学院的教授也相当支持,并急切的想看到给予古希腊和罗马文学的荣誉相对越来越少,而给予古巴勒斯坦文学的荣誉相对越来越多的结果。

 

  这些例子表明一些现在提倡世俗教育的学校原来也有过一段提倡用圣经代替世俗学科的历史。

 

3、自由选择课程、学位的问题

 

  按部就班还是因材施教

 

   世俗的教育不考虑学生的实际需要,也不大考虑教育内容和将来工作的关系,只是按照既定的课程授课,用死板的课程模式强迫个性不同的学生按部就班地学习。 基督化的教育则因材施教,学生可以在教师的指导之下选择要学的课程。罗马教廷的教育体系着眼于硬性规定学生应学的课程,这是罗马教育体系立足的根本。怀爱 伦说“象研磨一样磨灭了人的独立性和创造性。”耗磨时间的冗长的学制,层出不尽枝节科目,这是撒旦阻止我们教育工作前进的网罗厖即使我们前面有一千年的时 间,这样的研究也是不必要的,更何况没有太多的时日了。(教育的特殊证言106页)

 

  选修课

 

  1823年,弗吉尼亚州大学,汤姆斯-杰 弗逊在他的教育原则中论到陈旧的传统课程:“几乎每一个学校都照搬哈福大学的体制,尽管我不完全知道哈福大学的教学实践的方方面面,但学生必须参加既定课 程这一点必须改革。学生需要实用的职业技能培训,应允许学生自由地选择课程。”波恩说“从那时起,人们的观念发生了变化,学校里不再有等级制的科目了,授 课是自由的,学习也是自由的,这是美国举世瞩目的开放式教育体制的由来。(波恩190-191页)。哈福大学的罗马式的教育模式是从英国剑桥大学中带出来的,这所美国的先驱学校曾令美国所有的学校采纳了罗马的教学体系。1824年哈福大学从固定制课程到许可学生选择课程的重大改革向真教育迈进了一步。这可能对美国所有的大学都有益处。

 

  杰弗逊的选修课教育体制冲击了罗马教廷的教育基本原则,遭到了罗马教廷的强烈反对,波恩说“杰弗逊经历了来自威廉姆斯大学、马里兰大学、基督教会以及当时的政治领袖的持续的攻击和反对,杰弗逊和他的朋友们决定建立一所遵循自由的教育原则的大学。

 

  卫理公会的摩根学院,始建于1828年,在基督化教育的光照下,也试图冲破传统课程的束缚,但改革工作在困难之下失败了。

 

  选修课制度的优越性:

 

1 学生被鼓励为一生的发展确定目标;

 

2 学生个性得到发展;

 

3 学生独立地选择,教师对学生进行独立地指导;

 

4 学生可以学到最需要的东西;

 

5 学生自始至终对学习保持兴趣;

 

6 学生的潜能被早期发现。

 

   传统的固定课程教育制度的专制性是明显的,罗马教廷要求人们对这种教育制度绝对信任。没有这种教育制度就不能对学生进行洗脑,就不能使学生成为领导手中 随心所欲的工具,就不能达到控制民众的目的。这种教育制度不允许学生运用选择的权利,必须盲目地跟从。人与生俱来的独立性和创造性都被磨灭了。学者必须完 成固定设置的课程、得到学位,才能授课、传道或者作任何其他重要的工作。

 

  上帝为了准备1844年午夜呼喊的工人,启示改革者们冲破由遗传而来的几世纪不变的课程,这些无用的课程使学生对有用的知识一无所知。

 

  学位制

 

  基督徒应向世界宣布:人人被造平等,创造主赋予他们神圣的权利: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罗马教廷用固定课程加学位的教育制度去反对和攻击这些真理。她一手摧毁自由、独立和思想创新,一手发展等级、专制和独裁。

 

  使徒时代之后教会的背道源自教会试图用教义控制教会成员,他们采用了异教的教学课程方案和相关的等级制度,让教会成员在思想上对这种虚假的制度建立信任,背道教会的目的达到了,异教披上基督教的外衣的结果就是罗马教廷。一个罗马教皇是第一个颁发学位的人。

 

  “许多声称悔改的人仍然依恋异教的哲学,不但自己学习,而且认为这样才是影响外帮人的手段。”(善恶之争508页)。“我们若与世俗随波逐流,既不需要帆也不需要浆,但当我们逆流而上的时候,撒旦就会用许多的理论来阻挡真理。(证言卷6129页)“我们的教师应当真诚地悔改,改变现有的教学观念和教学方法,他们就会与救主有活泼的联络。(对教育的特殊证言 29页)

 

   托马斯—杰弗逊在伟大的独立宣言中向全世界宣布与罗马形式的政府彻底决裂,陈述了神圣的原则 “人人受造平等”,他尽政府的义务去建立与这个原则相称的教育体系,努力废除传统的固定课程加学位的教育制度,开创了选修课程制度。除去学位头衔的做法, 而只是颁发简单的毕业文书。怀爱伦的评价是“最早试图改革传统教育体系的人经历了艰苦的磨练。……但我们看到杰弗逊顶不住人们需要学习传统课程、然后获得 学位的潮流。他所创立的弗吉尼亚大学几年之内董事会和教职员工放弃了教育改革。

 

  随后上帝的灵感动奥柏林学院,进行了教育改革运动,这所学校进行了冲破传统的努力,也预备了一班1844年午夜呼喊的工人。欧柏林学院充满了民主气氛,平等精神,毫无等级观念。没有人反对学生拿学历,但大家都觉得没有必要。直到1838年的时候,有20个学生提出学位的要求,校长说可以到办公室去拿。但来自教会的压力是奥柏林学院不能彻底摆脱旧的教育体系,谁能知道基督教界为此受到了多大的损失呢?

 

4、效法、竞争、超越、荣耀、奖励

 

   颁发学位、奖学金、荣耀之类的做法起源于天主教。“我们的教育机构应当抵制世界的风俗。放纵食欲、满足私欲、竞争骄傲、追求奢华、炫耀风度、沉迷恭维、 争竞更高的荣耀和奖学金,这些做法,都不应该在我们的学校中有立足之地。如果把孩子送到世俗的学校中去,他们就不能避免这些影响(189419号杂志上怀爱伦)

 

  上帝现在赐给安息日会的教育改革的亮光,就像1844年之前赐给改正教的一样。午夜的呼喊之前的教育改革失败了。若想在大呼喊中有份必须在教育改革上成功。

 

  “欧伯林学校在所谓的学分制、奖学金制、颁发荣耀这些事情上,与别的学校不同。19世纪30年 代什福德和他的同工们建立了改革的根基,他们对这种模仿、竞争超越的教育机制进行了激烈的辩论。结论是学生不应该一味地追求比别人高的分数,这样会导致非 常有害的后果,培训学生更高尚的情操和能力才是最重要的,在这种改革的影响下,尽管他们也对学习作评判,保留评判的纪录。但绝不做为颁发荣誉和升学的标 准,仅仅做为老师和其他人给与学生个别指导的依据,也不对外公开宣布。”(欧博林408页)(注:参见 善恶之争21章,论到 欧柏林学校的芬尼教授,本学习中要经常引用欧柏林学校的经验。欧柏林学校曾是传扬第一天使的信息的主力)

 

  “马什维尔大学那时也面临改革‘传统课程、颁发荣耀’的问题,创建者说:废除这种奖励学问的制度,学校就会出现和平、融洽、喜乐、殷勤、礼貌和良好的秩序。”

 

  豪瑞斯-马 恩是美国公立学校之父,这位杰出的教师和作者坚决反对那种传统的模仿、竞争、超越的教育模式。他说:“将两个学生进行对比,一个赢了,另一个则一定输,这 绝对违反基督的教育原则。人在这种制度下可能成为学者,但要损失一千倍的美德,可能造就人才,但会培养出更多的政客和奸商。”(马恩卷一 515页)

 

  马恩反对耶稣会学校的做法,耶稣会的教育系统巨大的诱惑力在于:在耶稣会学校里,超过同辈学生是最荣耀的事情,而被人超过则是一件最耻辱的事情。为了进一步贯彻这种概念,学校用最隆重的典礼,为“最好”的学生颁发荣耀。

 

5、饮食的改良

 

   真正的教育科学应教给学生有关支配身体定律的知识,并使他们喜爱这些定律。每个基督化的学校应教给学生有关健康饮食、适宜着装、以及一个成功传道人全备 的知识。一系列有关健康饮食、衣着、和其它重要健康原则的改革席卷全国。许多教育改革家致力于把这些实用的课程引进学校。上帝的灵也一直在帮助他们准备迎 接即将在1844年来临的巨大考验。

 

  “生理学教育应被视为所有教育努力的基础。”(教育论 195页)“当我们创办的学校教授生理学的时候,他们并没有专心的投入;也一直没有把领受的知识明智的实践出来。”(为印刷的证言1897519)“保守身体健康,保守心灵不受污染,两者同样神圣。”(基督教育原理184页)

 

   欧柏林学院的创立者在受到改革之灵的感动后说:“如果我们只食用健康,简单的食物,改变不良习惯,尤其要戒掉烟草,戒除所有刺激性的、不必要的饮料,甚 至茶和咖啡,那么我们就有时间和健康的身体为主做工。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也应戒除一切能满足胃口的奢侈的东西。”(欧柏林学校  86页)

 

  1832年, 格哈汉姆发现了全麦面粉的健康价值,并开始号召人们为错误吃喝所犯的罪悔过。根据这位权威,天然未精炼的水果和蔬菜应成为我们日用的饮食。人们可以食用未 脱糠的黑麦和玉米,大米和各种谷类,面包应用全麦面粉做。各样的肉食和鱼不要被端上饭桌。不要食用脂肪,肉汁、以及糖类食物。糕点、含脂肪或黄油的蛋糕是 可憎的。面包应至少出炉12小时,24小时更好,然后才可食用。对于调味品如辣椒、芥末、食用油、醋、茶以及咖啡等刺激物,我们应象躲避瘟疫一样,避开它们。(欧柏林218-219页)

 

  欧柏林学院的申尔德和芬利教授承认,通过遵循格哈汉姆的饮食改良,他们都恢复了健康。欧柏林的传道者积极地推行格哈汉姆的改良方案。格哈汉姆的一个学生负责管理学校膳食部。约在1842年以前,学院膳食部对茶和咖啡绝对拒绝。许多家庭戒掉了茶和咖啡,有一些则完全采取了素食。在素食方面我们读到“又过了两到三年,学生们仍然被提供格哈汉姆的伙食,但根据自愿原则”(芬埃查得  83页)

 

  其它学校的饮食改良:在这场改革中,欧柏林并不孤单。1831年, 一个主要由坚持戒绝茶和饮料,只食用清淡食物原则的学生组成的联盟在威姆斯学院建立。哈德森学院也有相同的改革记录。在瑞恩神学院学生们自愿不使用茶、咖 啡和其它奢侈品而以基督化的简朴,节俭原则生活。“在肯塔基的丹恩威尔大学和田纳西的玛丽韦德大学,情况一样。因为我们不希望自己的牧师受消化不良和肝脏 疾病的困绕。”一位欧柏林的历史学家写道,“戒绝肉食,鱼类,黄油,牛奶,茶和咖啡的联盟壮大了。”(欧柏林学校222-223页)

 

  马恩说:“我们必须在学生身体健康上花更多的时间,不能只教给他们有关身体健康的心理定律,也应该通过培训使他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lingxiu/ganwu/90.1-jiaoyu+gaigesh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462
489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