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历程节选:多话

我在梦里还看见,他们往前走的时候,忠信偶然向旁边一望,看到一个叫做多话的人在离开他们旁边不远的地方走着;因为这儿路面很阔,他们可以并排行走。他个子很高,远远的看过去比靠近看去更漂亮。忠信对这个人这样说:——

朋友,你到哪儿去?你是不是上天国去?

多话说:我是上那儿去。

忠信说:那很好;那么我希望我们可以有你作伴。

多话说:我非常愿意跟你们作伴。

忠信说:那么,来吧,我们一块儿走,让我们谈些有益的事情来消磨时间。

多话说:我愿意跟你或者任何人谈论有益的事情;我碰到喜欢这种高尚消遣的人,心里非常高兴;因为,说真的,很少人在旅途上欢喜这样消磨时间,他们宁可谈些无益的事情;这使我感到烦恼。

忠信说:这的确是件可叹的事情;因为有什么事情像天上的上帝的事情这样值得世上人使用他们的舌头和嘴唇呢?

多话说:我非常喜欢你,因为你的话具有很大的说服力;我要加上一句,有什么事情像谈论上帝的事情这样愉快、这样有益呢?有什么事情这样愉快呢?——那就是说,如果一个人对奇妙的事情感到兴趣的话。譬如说:如果一个人喜欢谈论历史或者事物的奥秘,或者喜爱谈论神迹、奇迹或预兆,他上哪儿去找像《圣经》里记载得那么有趣,写得那么美丽的事情呢?

忠信说:这倒是真的;不过我们的主要目的是要从谈论这种事情中得到益处。

多话说:我就是这样讲;因为谈这种事情最有益处;因为这样谈论,可以使一个人得到很多知识;譬如说,关于世上东西的空虚和天上东西的好处这种知识。一般说来是这样,尤其是通过了这种谈论,一个人能认识到重生的必要,认识到我们靠行为是无济于事的以及对基督的正义的需要等等。并且这样做能使一个人认识到悔改、信仰、祈祷、忍耐或其他这类事是怎么一回事;这样做,一个人还会知道什么是福音的伟大诺言和慰藉,这会给他安慰。这样做,一个人还可以学会怎样拒绝不正确的见解,拥护真理以及教导无知的人。

忠信说:你所说的都很对;听见你说这些话,我很高兴。

多话说:哎呀!就是因为缺少谈论,所以很少人懂得,为了要获得永生,需要有信心,也需要恩典在他们灵魂里作工;可是他们愚昧地生活在律法里,而那样做他们决得不到天国的。

忠信说:但是,对不起,这种至上的知识是上帝的恩赐;谁也不能靠自己的勤劳或者光靠谈论它们就可以得到这种知识。

多话说:这我全知道;因为除非上天赐给他,一个人什么也不会有;一切都是靠恩典,而不是靠行为得来的。为了证明这一点,我能举出一百句《圣经》里的话。

忠信说:那么,我们现在要谈的是什么呢?

多话说:随你说吧;只要对我们有好处,无论是天上的事情,地上的事情,有关道德的事情,或者有关福音的事情,神圣的事情,或者亵渎的事情,过去的事情,或者将来的事情,外面的事情,或者家里的事情,比较重要的事情,或者偶然的事情,我都愿意谈。

这会儿忠信开始觉得惊奇。他向基督徒走去(因为在这一段时间里基督徒一直是单独走着),轻轻地对他说:我们有个多么勇敢的伴侣!这个人一定会成为一个非常出色的天路旅客。

   基督徒听了,谦虚地笑笑,说:你这样喜欢的这个人会用他的舌头去欺骗所有对他的为人不了解的人。

忠信问:那么你了解他吗?

基督徒说:了解他?当然了解,比他了解他自己还清楚。

忠信说:请告诉我,他是什么人?

基督徒说:他叫做多话,住在我们的城里。我觉得奇怪,你怎么会不认识他;不过我想我们的城相当大。

忠信说:他是谁的儿子?他住在哪儿?

基督徒说:他是好口才的儿子,住在闲扯街;所有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是闲扯街的多话;尽管他口才好,他只是个无聊的人。

忠信说:啊,他看上去很像样。

基督徒说:对他认识不十分清楚的人,会觉得他很像样的,因为他在外面表现得好到了极点;在家乡一带可表现得够丑恶了。你说他很像样,这使我想起我在画家的画上所看到的情况,它们远看非常好,走近一看却不那么好看。

忠信说:不过我想你一定在说笑话,因为你在笑呢。

基督徒说:虽然我笑了,可是在这件事上我决不打诮,我也决不随便指责人。我再告诉你一点关于这个人的事。他跟谁都合得来,什么话都讲得出;他现在跟你这样谈,他在酒店里也照样会这样谈;酒喝得越多,话也越多。在他的内心、在他的家庭里、他的话语里都没有宗教;他的一切都在舌头上,他的宗教只停留在他利用舌头发出的声音中。

忠信说:真的吗?那我可上了这个人的大当了。

基督徒说:上当!当然上了当啦。记住那句俗语,“他们能说不能行1;”可是上帝的国不在乎言语,而在乎权能2。他谈到祈祷、忏悔、信心和重生,可是他只知道说说罢了。我到过他的家,看到他在家里和在外面的情况,我知道我所说关于他的事情是实话。他家里没有宗教,就如同蛋白没有味道一样。那儿没有祈祷,也没有悔罪的迹象;是的,在某种程度上,野兽比他更能为上帝服务。所有知道他的人都认为他是宗教界的奇耻大辱3;由于他是这样一个人,在他住的城市的那一头对宗教简直就没有一句好话。一般知道他的人都这样说:“在外是一个圣人,在家是一个魔鬼。”他那可怜的家人也这样觉得;他的脾气是那么坏,那样爱骂他的仆人,对待他们那样不讲理,他们不知道该为他做些什么、该对他说些什么话了。跟他有过接触的人说,宁可跟土耳其人来往,可不愿意跟他打交道,因为在土耳其人手里还可以做到公平一点的交易。这一个多话(要是办得到的话)还会压倒他们、诱惑他们、欺骗他们、占他们的便宜。他还把他的儿子们教养得跟他一样;如果他发现哪一个儿子现出愚蠢的羞怯,他就管他们叫笨蛋和傻瓜,并且决不让他们做什么事,也不在别人面前称赞他们。至于我,我认为由于他那不道德的生活,他使很多人堕落;如果上帝不防止的话,他还会使更多的人沉沦。

忠信说:啊,我的兄弟,我一定相信你,不但因为你说你知道他的底细,还为了你像个基督徒,对人有调查研究。我不能相信你讲这些事是出于恶意,因为事实的确像你所说的那样。

基督徒说:要是我对他了解得不比你清楚,或许我对他也可能有像你起初那样的看法;不仅如此,如果我只从反对宗教的那些人那儿听到关于他的事情,我会认为那是诽谤——那是坏人常常加在好人的名字和职业上的定论。但是根据我所知道的,我能证明所有这些事情都是实在的,并且他还有更多同样恶劣的事情呢。而且,好人为他感到羞耻——他们不能以弟兄称呼他,也不能称他为朋友;要是他们知道他为人是怎么样的话,在他们中间只要提起他的名字,他们就会不由地脸红起来。

忠信说:啊,我明白了,说话跟行动是两回事,今后我要更加注意这个区别。

基督徒说:它们的确是两回事,就像灵魂跟肉体那样不相同;因为正如肉体没有灵魂只是个空壳一样,光在嘴上说说的话语也是个空壳。宗教的精神注重于实行:“在上帝我们的父面前,那清洁没有玷污的虔诚,就是看顾在患难中的孤儿寡妇,并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4。”这个多话不明白这一点;他以为光凭听和讲就可以做个好基督徒;他也就这样欺骗了自己的灵魂。听只是像播种子;讲不足以证明一个人在心里和生命里已经结了果子。我们可以放心,在最后的审判那天,每个人是根据他所结的果实受审判的5。那时侯,不会问你,你过去相信不相信?而要问的是,你有没有付诸行动,或者光是讲讲罢了?人们是根据这个情况受审的。世界末日好比我们的收割庄稼;你知道在收割的时候,人们只关心果实。这并不是说不从信心来的也能被接受,我这样讲是要为了要让你知道,多话所讲的话到那一天会显得多么没有价值。忠信说:这使我想起摩西曾经讲过的,怎样的野兽才算洁净6。凡是蹄分两爿、倒嚼的才洁净;光是分蹄,或光是倒嚼的都不洁净。兔子倒嚼,可是不洁净,因为它不分蹄。这真像多话,他倒嚼,他追求知识;他嚼话语,可是他不分蹄。他不离开罪人的道路;他像兔子,保持着像狗或熊一样的脚,因此不洁净。

基督徒说:就我所知,你讲出了《圣经》里这些句子的真正意义;我要补充一点:保罗把某些人,把那些很会说话的人叫做“鸣的锣和响的钹7”;他在另一个地方把他们叫做有声无气的物8。没有生命的东西,也就是说,没有出自真理的真正信心和恩典的东西;因此就决不能跟有生命的一起放在天国里;尽管他们讲话的时候,他们的声音就和天使的说话的声音一样。

忠信说:啊,我一开头就不怎么喜欢跟他作伴,现在可讨厌极了。我们有什么办法把他打发走?

基督徒说:听我的忠告,照我的话去做,你会发现他不久也会讨厌你的,除非上帝感动他的心,使他改变。

忠信说:你要我怎么做?

基督徒说:到他那儿去,跟他认真的谈一谈关于宗教的力量;直截了当地问他(等他同意了之后,因为他一定会同意的),在他的内心里、家庭里或者行为中有没有它。

于是忠信又走过去,对多话说,喂,你好吧?这会儿怎么样?

多话说:谢谢,很好;我原以为到这会儿我们可以谈了很多话呢。

忠信说:啊,要是你愿意的话,我们现在可以开始谈;既然你让我提问题,那我就提这样一个问题:上帝的救恩在人心里有什么表现?

多话说:我看出我们要谈的是关于力量的问题。啊,这是很好的问题,我愿意回答你;我的回答简单的说来就是这样:第一,心里有了上帝的恩典,它就会使人大声反对罪恶。第二 ——

忠信说:且慢,停住;让我们一次考虑一件事。我认为你应该说,它表现在它使灵魂痛恨罪恶。

多话说:怎么,大声反对罪恶和痛恨罪恶有什么不同?

忠信说:哦!有很大的区别。一个人可能为了耍弄策略而大声反对罪恶;可是,除非出于真正的厌恶,他是不会痛恨它的。我听见过很多人在讲道坛上大嚷大叫反对罪恶;可是他们在内心里、家庭里,并且在交际中都很能够忍受它。约瑟的主妇大声喊叫,好像她非常贞节似的,可是尽管这样,她很愿意跟他私通9。有些人大声疾呼地反对罪恶,就像母亲大声骂她怀里的孩子,说她是贱货,又说她是专爱闹别扭的女孩,然后又紧抱着她,吻她。

多话说:我看你在吹毛求疵。

忠信说:不,我没有;我只是要把事情弄清楚罢了。不过你要用来证明恩典在心里作工的第二件事是什么?

多话说:对福音里奥秘的详尽知识。

忠信说:这种现象应该最先有:不过,最先也好,最后也好,这也是靠不住的;因为一个人可以从福音里的奥秘获得知识,详尽的知识,然而在他的灵魂里却没有恩典10。是的,即使一个人有各种的知识,他可能算不上什么,因此也不是上帝的儿子。当基督说,“这一切事情你们知道吗?”的时候,门徒们回答说知道,于是他加上一句,“你们这样做有福了11。”他不把祝福加在知道那些事的人身上,他祝福的是把那些事付诸行动的人。因为有一种知识跟实践根本毫无关系的:“他知道他主人的意旨,然而并不遵照那意旨行事。”一个人可能像个天使,什么都知道,可是并不是个基督徒;因此,你所说的现象是靠不住的。的确,爱讲话和爱夸口的人喜欢知道;可是上帝喜欢人去做。这并不是说,没有知识,心灵也可以称得上完美,因为没有它,心灵就算不了什么12。因此,知识有两种——一种是基于对事物的空洞的思考的知识,一种是伴有信心和爱心的天惠的知识,这种天惠使一个人真心诚意地按上帝的意旨行事:前一种知识很合空谈家的胃口;可是,如果没有后一种的知识,真正的基督徒是不会满足的。“求你赐我悟性,我便遵守你的律法,且要一心遵守。”

多话说:你又在吹毛求疵了;这并没有启发作用。

忠心说:那么请你再举出一个恩典作工的现象。

多话说:我可不;因为我知道我们不会同意的。

忠信说:啊,你既然不肯举出,能不能让我来举?

多话说:随你的便。

忠信说:恩典在灵魂里作工,表现在两方面,13在本人方面 14和在旁观者方面 。

在本人方面是这样的:它使他悔罪,尤其会使他觉悟到自15己天性的污秽,以及不信的罪恶,如果他不通过相信耶稣基督来取得上帝的怜悯的话,16他必定会因不信而被定罪。这种看法17和意识使他内心对罪恶感到痛苦和可耻;并且他发现救世主在他心里启示18,而他绝对需要一辈子追随他;这样做的时候,他发现对他的渴慕19;而这种渴慕的心等等都有希望得到满足20。他会感到多么欢乐和平安,他对圣洁的喜爱程度、以及他在追求对救主认识得更清楚些和要在世上为他服务这两件事上有多么心切,都是以他对救主的信心的强弱而定。但是虽然我说恩典在他身上会这样表现出来,可是他往往不知道这是恩典在作工;因为他目前的败坏和他被妄用的理智使他在这件事上有了错误的判断。因此一个有恩典在他心里作工的人需要有非常健全的判断力,才能毫无犹豫地断定这是恩典在作工。

在别人方面,可以看到这样的表现:——

第一,一种试验性的对基督的信心的表白21;第二,一种符合于这种表白的生活22;也就是说,圣洁的生活——内心的圣洁,在家庭里的圣洁(如果他有家庭的话),以及处世为人的圣洁;一般说来,这使他从心底里痛恨他自己的罪,因此也就私下里痛恨着自己;这使他在家庭里防止罪恶,在世间发扬圣洁,不只是用话语,像伪善者或多嘴的人那样,而是抱着信心和爱心在实际行动上服从基督的权柄。现在,先生,对这一番关于恩典作工的简短叙述,以及它的表现方面,你要是有反对的意见,请发表;要是没有,请准许我向你提出第二个问题。

多话说:不,我现在不好反对了,我只有听的份儿;所以,让我听你谈你的第二个问题吧。

忠信说:是这样;你有没有体验到像这一篇关于恩典作工的叙述中前一部分的那种情况?你的生活和行为能不能为它作证?或者是不是你的宗教只停留在话语里或者舌头上,跟行动和实际没丝毫关系?要是你愿意回答我这个问题,那么,除了你知道上帝会赞同的话以外,不要多说一句,也别说任何你良心不能为你作证的话:“因为不是自我赞扬的人,而是上帝赞扬的人才能得到承认。”并且当我的行径表现我在说谎,同时我所有的邻居也都说我在说谎,而我自己却说我是这样那样的人,这是非常邪恶的。

起初多话脸渐渐红了起来;后来又恢复原状,他这样回答:你现在谈到体验、良心和上帝;并且为了证明你所说的话的正确性,你诉诸上帝。我没有料到会有这种谈论,我也不打算回答这些问题,因为我认为我没有必要这样做,除非你自命为传道师;即使你这样做,我还可以不承认你是裁判员。不过请告诉我,你为什么问我这些问题?

忠信说:因为我看到你挺会说话,而且我不知道你是不是除了意见以外,别的什么都没有。并且,老实告诉你,我听说你只在口头上谈谈信仰,你的行为却恰恰跟你所讲的话相反。人家说你是基督徒中的污点,而且由于你不义的行为,宗教受到损害,已经有些人因你邪恶的行为而跌倒了,更多的人因你而遭遇到沉沦的危险;你的宗教跟酒店、贪婪、不洁净、赌咒、说谎和无益的人作伴等等这些事物相结合起来。用在娼妓身上的俗语对你正适用,那就是,“她是所有女人的耻辱。”你也是所有教徒的耻辱。

多话说:你既然这样随便听信人家的话,又这样轻率地下判断,我也只好断定你是个坏脾气或者性情忧郁的人,不适宜跟人交谈;因此,再会吧。

于是基督徒走上前去跟他的兄弟说,我不是早告诉你是这么回事吗?你的话跟他的贪欲格格不入。他宁可离开你而不情愿改变他的生活。就像我刚才说的,他走了;让他去,别人没有蒙受什么损失,受到损失的是他自己。他那样做了就省得我们把他丢开;因为如果他一直坚持他的老作风(我认为他会那样的),他会成为我们的污辱;并且,使徒说,“离开这种人23。”

忠信说:不过我们跟他交谈过,我倒很高兴;也许有一天他会回想起这件事来;无论如何,我对他很坦白,他如果灭亡,我是没有责任的。

基督徒说:你跟他那样坦白地谈,是做得对。现在像这样老老实实对待人的作风实在少有,因此很多人唾弃宗教;因为他们是好说话的傻瓜,他们的信仰只在口头上,行为既放荡又虚伪,又由于他们跟正义的人常在一起,他们使世人觉得费解,他们玷污基督教,并且使诚实人痛心。我希望所有的人能像你那样对付这种人;那么他们不是会变得遵奉宗教,就是无法再跟圣洁的人耽在一起。然后忠信说:——

 

 
起初多话得意洋洋!
他的话多么漂亮!
他自以为可以压倒一切人!
可是忠信一谈到内心修行,
他就像一轮圆月渐渐亏缺;
唯有懂得修行的人才和他有所分别。

 


1《新约全书·马太福音》第23章第3节:
凡他们所吩咐你们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们的行为,因为他们能说不能行。

2《新约全书·哥林多前书》第4章第20节:
因为神的国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

3《新约全书·罗马书》第2章第24、25节:
神的名在外邦人中,因你们受了亵渎,正如经上所记的。你若是行律法的,割礼固然于你有益;若是犯律法的,你的割礼就算不得割礼。

4《新约全书·雅各书》第1章第27节。《新约全书·雅各书》第1章第23至26节:
因为听道而不行道的,就像人对着镜子看自己本来的面目,看见,走后,随即忘了他的相貌如何。惟有详细察看那全备、使人自由之律法的,并且时常如此,这人既不是听了就忘,乃是实在行出来,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若有人自以为虔诚,却不勒住他的舌头,反欺哄自己的心,这人的虔诚是虚的。

5《新约全书·马太福音》第13、25章。

6《旧约全书·利未记》第11章
 《旧约全书·申命记》第14章

7《新约全书·哥林多前书》第13章第1至3节: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

8《新约全书·哥林多前书》第14章第7节:
就是那有声无气的物,或箫,或琴,若发出来的声音没有分别,怎能知道所吹所弹的是什么呢?

9《旧约全书·创世记》第39章第15节:
他听见我放声喊起来,就把衣裳丢在我这里,跑到外边去了。

10《新约全书·哥林多前书》第13章第1、2节: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般。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也明白各样的奥秘,各样的知识,而且有全备的信, 叫我能够移山,却没有爱,我就算不得什么。

11《新约全书·约翰福音》第13章第17节:
你们既知道这事,若是去行就有福了。

12《旧约全书·箴言》第19章第2节:
心无知识的,乃为不善;脚步急快的,难免犯罪。

13《新约全书·约翰福音》第16章第8节:
他既来了,就要叫世人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

14《新约全书·马可福音》第16章第16节:
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

15《新约全书·罗马书》第7章第24节:
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16《新约全书·约翰福音》第16章第9节:
为罪,是因他们不信我。《新约全书·加拉太书》第2章第16节:
既知道人称义不是因行律法,乃是因信耶稣基督,连我们也信了基督耶稣,使我们因信基督称义,不因行律法称义,因为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人因行律法称义。

17 《旧约全书·诗篇》第38篇第18节:
我要承认我的罪孽,我要因我的罪忧愁。《旧约全书·耶利米书》第31章第19节:
我回转以后,就真正懊悔;受教以后,就拍腿叹息,我因担当幼年的凌辱,就抱愧蒙羞。

18《新约全书·使徒行传》第4章第12节:
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19《新约全书·启示录》第21章第6节:
他又对我说:“都成了。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初,我是终。我要将生命泉的水白白赐给那口渴的人喝。”

20 《新约全书·马太福音》第5章第6节:
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

21《新约全书·罗马书》第10章第10节:
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新约全书·腓立比书》第1 章第27节:
只要你们行事为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叫我或来见你们,或不在你们那里,可以听见你们的景况,知道你们同有一个心志,站立得稳,为所信的福音齐心努力。《新约全书·马太福音》第5章第9节: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旧约全书·诗篇》第50篇第23节:
凡以感谢献上为祭的,便是荣耀我;那按正路而行的,我必使他得着我的救恩。

22《新约全书·约翰福音》第14章第15节:
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旧约全书·约伯记》第42章第5、6节:
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因此我厌恶自己,在尘土和炉灰中懊悔。《旧约全书·以西结书》第20章第43节:
你们在那里要追念玷污自己的行动作为,又要因所作的一切恶事厌恶自己。

23《新约全书·哥林多后书》第6章第17节:
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lingxiu/jiangzheng/4736.1-tianlu.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