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生的起点


 主题经文:诗篇1-2篇 祷告:恩主,再一次同心向祢祷告,求祢怜悯我们,让我们时时刻刻都用信心连接在真道之中,连接在祢这活的道里。主啊,保守我们,使祢所赐给我们的自由不被夺去,保守我们,使我们不活在肉体的老我中,保守我们,使我们时时眼目清晰、异象明确,永远定睛在祢身上。祷告祈求,奉主耶稣尊名,阿们!


今天我们所分享的信息是《新人生的起点》,从诗篇的第一篇和第二篇来看基督徒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诗篇是基督徒心路的表达,基督徒一重生得救,就被引导到诗篇的道路上。诗篇在整本圣经的最中间,正像是在圣经的心脏部分,这似乎意味着诗篇隐藏着最深的情感。我当然不是说整本圣经只有诗篇才隐藏着最深的情感,因为整本圣经都表达着神的心意,而是说诗篇更概括地表达出基督徒与他的神之间的心灵互动。因此,诗篇是很独特的,无论是大卫的诗,还是亚萨或可拉后裔,还是其他诗人的,都是宝藏,是神赐给我们的宝藏。基督徒情感的圣化,在诗篇之中集中体现出来。诗篇燃烧着真切的爱,神对我们的爱及我们对主的爱,都在其中回荡。

诗篇是义人的诗篇,不是恶人的诗篇。所以,从第一篇一直到第一百五十篇,一路过来,都是义人被主所带领的心灵历程。而诗篇的第一篇,就是义人重生之后的生命起点。这起点何在呢?就在这第一节:“不从恶人的计谋,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亵慢人的座位”,这就是分别为圣的生命地位。“不从、不站、不坐”,是新生命的特征;“又从、又站、又坐”,则是旧人的本像。所以,义人的起步就在这里。

为什么我要用诗篇第一、二篇来作主题经文呢?用一篇岂不好?我们都晓得诗篇的各篇都是独立成章的,但诗篇的篇与篇之间也是常有关联的,如后面的第三、四、五篇,都是论晨晚祷告的祈祷诗。诗篇的首两篇,人们通常也会把它们连起来讲论,有人甚至认为诗篇一、二篇是全部诗篇的序言,因为它们都论到了一个基本主题,就是义人和恶人的行为和命运。所不同的是,第一篇是从个人角度描写,第二篇则是从整体角度发挥。我大致认同这种观点,认为诗篇的第一篇可以帮助我们建立基督徒的人生观,第二篇则告诉我们基督徒应有的世界观。因此,我们用这两篇诗篇,来论述基督徒对新人生的新认识。

基督徒在世上做工,对人要有认识,因世界是由人构成的,不识人无以识世界,更无法面对世界。基督徒既然蒙召做救魂的工作,肩负宣扬福音的使命,要进入世界,服侍世人,与人发生关系,他就应当清楚地看清人生百态、世间状况、世界真相。如果基督徒对人对世界没有正确的认识,就成了没有眼睛的瞎子,无法从事服侍人的工作。

对基督徒自身而言,他既要一生一世攻克己身,就要认清人性的状况,好对付旧人,弘扬新人。基督徒被称为睡醒的人,是光明之子,是灵眼已被打开的人,因此,他对人生、对世界,就应当有新的、正确的认识。这是最基本的原则,问题不在于要不要认识,而在于这个认识,是建立在启示的基础上,还是人的哲学理论上,这是关涉到使命成败的关键。

明白神在圣经中所告诉我们的人生的奥秘和世界的真相,这是我们这些新造之人得以在世上生活的立足之根。基督徒是被主从世界中拯救出来,又被主差遣、放在这世界里作见证的。他们是在世界里面,却又不属世界的一群人,与世界相比,他们是小群,不是大群。虽然历世历代被提到诸长子所共聚的总会中的圣徒很多,从东、从西、从南、从北,都有很多人来赴亚伯拉罕的宴席,但在每一个具体的世代中,基督徒都是散居的,是小群。因此,对这小群而言,认识整体的人性,才能够知道如何向人作工;认识这个世界的真相,才能处身世界而不属世界。这是我们今天这篇道的重点。

我们当然无法用这短短的一上午来精研诗篇一、二篇,我只是用这两篇诗篇的精意,概要地来讲论基督徒对人生、对世界应有的认识。用三个要点来概括:第一、两条道路,这是从诗篇第一篇中看到两种人的两条道路和两样结局;第二、两种真相,这是从诗篇第二篇中看到的世界的面目和天上的真相;第三、一条出路,这是从诗篇第二章的结尾总结出来的人类唯一的出路。两条道路,两种真相,唯一出路,这就是我所要分享的诗篇一、二篇的三个要点,现在我们先一起来启应诗篇的一、二篇。(略)

感谢主!这两篇诗篇何等宝贵!我们先讲第一点:


一、人生的两条道路

人生观的奠定从认识人开始。从第一个人到最后一个人,所有被造之人,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义人,一类是恶人。由于有这两类人,导致有两条道路:义人所走的义路与恶人所走的恶路。这两条路,又导致了两种必然的结局:义人的结局是永生,恶人的结局是灭亡。这是那位创造万有、审判万民的主定的,是人类发展的规律,任谁都无法改变。这也是诗篇第一篇告诉我们的真理,是基督徒认识人生的起点。

为什么会有两类人、两条道路、两种结局呢?我们晓得上帝从一本造出万族,原初祂造人时看为“甚好”,他们没有败坏,没有罪恶,上帝赐福他们,赐他们尊贵荣耀为冠冕。之所以我们会称人为“万物之灵”,是因为他们有神的形象和样式;他们拥有上帝所赐予的权柄,能够治理万物;他们领受上帝的祝福,生养众多遍满全地;他们敬拜上帝,活在与上帝亲密无间的相交之中。原初的伊甸何等美好!但自人类的始祖亚当误用自由意志,选择违背耶和华的命令、离弃上帝之后,人就此堕落败坏。从此,人高举自己的自由意志,不要上帝作他的主,要以自己做自己的主。

上帝没有造魔鬼,只造天使,上帝也没有造罪人,只造人;天使堕落成了魔鬼,人堕落成了败坏的罪人。人的堕落是出于自己,但上帝许可。为什么上帝会许可呢?因为人被造而拥有自由意志,这自由意志就是神所赋予人形象样式的最基本特征。自由是道德的基础,没有自由人就不是道德的活物,就是死的木头、石头。所以,上帝造人,必要赋予人自由意志。人既有自由,就要受试验,伊甸中分别善恶树的存在很正常。

人既有生命,只有联结于生命之主才能存活,拒绝神,就是自取灭亡,自走死路。可惜,人类的代表亚当误用自由意志,选择背弃真理本体的无谬圣言,从此,人性堕落。罪由一人进入世界,所有的人都在亚当里一同堕落了,世界由世人构成,世人都在罪中,魔鬼是罪王国的国王,全世界因此都在那恶者权势之下,这就是世界的真相。

从这个角度看,全人类有没有义人?没有,一个都没有。既然没有义人,又怎么说有两种人呢?这是从救赎的角度说的。人在哪里堕落?在伊甸,人在哪里得蒙救赎的应许?也在伊甸。人的被造、人的堕落、人的被救赎,这是创世纪一至三章的主题。人的得救,在人类历史中始于创世纪三章,但更久远的看,却是在创世以先神永恒的预定中。

因着上帝的慈悲大爱,祂凭着自己的主权,在已经堕落的万民之中拣选了一些人,使他们被祂儿子的血所洗净,被祂儿子的生命所代替,这些人因信与祂儿子同死同活,联于基督,成了新造之人,成了新人类。罪从一人进入世界,救赎也由一人临到世人。亚当既是第一个堕落的人,也是第一个蒙救赎的人。

旧约之中的人的得救,不是因着守律法,而是因着律法所指向的基督。所有的得蒙救赎都离不开救赎主基督,基督在历史中只显现一次,既救了后约之人,也救了前约之人。因此,这一批人被叫做基督徒,称为上帝的儿女,他们不是从血气、人意、情欲生的,而是上帝用祂的圣灵重生了他们,这是三一神的工作。

人类的历史既是一部堕落史,也是一部救赎史。亚当堕落,亚当也蒙赎。罪在哪里显多,恩典就在那里更显得多。但神并非计划全人类都得救,人也并不都是愿意被救赎的。亚当的后人中有人堕落致死,有人蒙赎得生。因此,亚当之后有该隐和亚伯,塞特和拉麦。亚当之后的人类,有义人,有恶人。义人之被称为义人,并非因他们本身有义,乃因着他们的救赎主;恶人之走向灭亡,不仅是因他们不信,而是他们本身就在邪恶之中,注定要灭亡。

在这一部救赎史中,我们看到这两种人所走的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那些不单恢复且超越了亚当生命、因信得救的义人,他们拥有属天生命的本质,他们追求的是神的国和神的义,背的是十字架,走的是属天的道路,他们在这世界是客旅,是寄居的,这世界不配拥有他们;相反,那些死在罪之中的人,他们是活在罪之中的,他们走的是罪路,死路。诗篇第一篇让我们清楚地看到这两种人、两条道路、两样结局之不同。

那么,我要问,这两条道路的不同,体现在哪里呢?也就是说,义人和恶人的区别何在呢?主教导我们,不能从荆棘里摘无花果,人里面有什么样的生命,外面就走什么样的路。猫走猫路,鼠行鼠道;义人走义路,恶人走罪路,这是规律。叫一个恶人走义路,那是难上加难!恶人走罪路,那叫顺路;恶人走义路,那叫逆行。你说是顺路好走,还是逆行好行?所以,未归正之人无法行真善,不能有真圣洁。宗教之中的假冒为善,也无法长久。圣经告诉我们,稗子终久要显露(太13:26),只有敬虔外貌、没有敬虔实质的人,他的恶行终久要显露在众人面前(参提后3:9)。

同样,义人不能走罪路,义人走罪路,就违背了他里面的圣洁本性。义人里面有圣洁的种子(约壹3::9),叫义人犯罪是难上加难。所以,成长过程中的义人,会因软弱偶尔犯罪,但他们一犯罪就会痛苦,没有平安,可怜如旷野的鹈鹕,哀鸣若荒场的鹄鸟。除非他们悔改,转向他们的神,就总不得释放。叫恶人行善难,叫义人作恶更难;叫恶人受主道难上难,叫义人不听道、不读经更是难上难,因为这样做违背了他们各自的生命律。

保罗之所以会说“要紧的就是作新造的人”(加6:15),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这是一个法则、一个规律,是宇宙之主所定的铁律。违背规律,事能成就吗?凡行事违背规律和法则的,就无智慧。这样,若不照着信的原则,若不住在基督里,人真能行神眼中看为善、看为正、看为忠的事吗?所有在基督以外的善行,都是一件破烂的衣衫。因为这样的善行带着掺杂,带着假冒,不是出于新生命,而且是在偷窃真善之源的荣耀。

诗篇的第一篇,让我们看到了两条道路,义人的路是义路,是生命之路;恶人的路是罪路,是灭亡之路。人若不踏定生命之路,就要灭亡,也就是说,人如果不被改变,从罪人变为义人,就都要灭亡。那些已经蒙父拣选、受主恩眷、被圣灵重生、从罪人转变成义人的人,是何等有福之人。他们因耶和华的言语战兢,因律法而知罪,自知贫穷,心中哀恸,以至于蒙真光光照,被圣灵重生,藉律法被引到训蒙的师傅面前,是“便为有福”之人(诗1:2)。

义人是蒙恩之人,没有功劳可夸;义人是蒙福之人,无需因成圣的艰难而哀戚。明白这两句话,你的心就得自由。世上最可怕的人是自义的人,因为自义的人不会要义;教内最可悲的人,是自以为义的基督徒,因为他们面对光明,却仍作瞎子,不晓得“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藉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因为他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好在今时显明他的义,使人知道他自己为义,也称信耶稣的人为义。”(罗3:25-26)

任何在基督以外自夸的人,不但是可鄙的,也是可悲的。有什么可夸的呢?我们原来与我们今日的仇敌一样,都是死在罪中之人,都在他们中间,都在罪中生、罪中活、罪中死。“但到了神我们救主的恩慈和祂向人所施的慈爱显明的时候,祂便救了我们,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祂的怜悯,藉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多3:4-5)

我们的神就是这样子把我们救了,祂用祂的灵浇灌我们,使我们在基督里得到重生的生命。这是怎样的恩典啊!因此我们看到,人生命的改变,导致了人生道路的改变。这叫做人生观的归正。义人由于生命改变了,就不再走罪路;恶人由于没有得居圣山的生命本色(诗15),就不能够走义路。恶人就算信了教,也只能是信“教”、做挂名“基督徒”而已。狗吐出来又吞下去,猪洗净了又回到泥里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如果没有生命的改变,就没有新人生可言。

因此,两种基督徒,就有两种的人生观。 那么,到底义人的生命有什么特征?义人所走的路有什么不一样?诗人在这里让我们看到,义人的生命有这三大特征:

第一,义人生命的第一大特征就是喜爱公义,恨恶罪恶(诗1:1,参45:7,97:10)。

义人不是罪人,不是恶人,不是亵慢人。义人生命的本质是离弃恶事,义人的生命,是不思恶、不言恶、不行恶的生命。若一个自称是基督徒的人,自我中心、体贴肉体、行恶作乱,生活与世人没什么两样,他正在用事实告诉别人自己不是一个基督徒。请问,你有没有一颗定志圣洁之心?

从重生开始,义人的里面被改变,且在改变的过程中。义人有内在的圣洁,他的里面是清洁的。清洁的心灵,怎能容纳污秽?虽然主还许可义人里面残留盈余的败坏,但那是偶态,不是常态。而且,当义人活在老我中时,就必有两律相争的冲突。所以,义人是常常经历内在挣扎的痛苦,又常常得享圣灵安慰的喜乐之人;义人是常经破碎,常被重建之人;义人是不乏一宿哭泣,也不乏早晨醒来的欢呼之人。

一杯清水里面,如果放了一只死蟑螂,你还能喝下去吗?照样,义人对罪恶极为敏感,重生之人还有盈余的罪性,一生要与之争战,这是生命的本能决定的。义人对己意深恶痛绝,对自我毫不姑息,义人不会惯常固执己见,他看见老我,就如同看见所喝的水中有死苍蝇一样,会恶心,会呕吐,会痛苦。

哥林多信徒是义人,哥林多信徒有软弱,但他们受保罗责备以后,不是反弹,不是老虎屁股摸不得,而是深切悔改,因此保罗说:“你看,你们依着神的意思忧愁,从此就生出何等的殷勤,自诉,自恨,恐惧,想念,热心,责罚(或作自责),在这一切事上你们都表明自己是洁净的。”(林后7:11)义人不是不会犯罪的人,但义人会以圣洁的忧愁,证明自己拥有圣洁的生命本质。

所谓“不从恶人的计谋”,就是定意不作恶事;所谓“不站罪人的道路”,就是绝不在罪中生活;所谓“不坐亵慢人的座位”,就是定志不与不敬虔的人为伍。

这节经文要从内外两个角度来理解,对内,就是攻克己身,定志与自己的老我争战,因为那个败坏的我,那个已经与基督同死的我,还有残余的势力隐藏在我里面,它就是“恶人、罪人、亵慢人”。义人既拥有了新生命,就要一生视它为仇敌,不容它作祟,常常活在向己死,向主活的状态中,靠着圣灵治死地上的肢体,凭着恩典攻克己身。不是律法下的自我折磨,自我定罪,而是因着恩典而甘心牺牲。

这就是这“三不”原则在对内角度的应用;就对外角度而言,就是要远离恶人恶事,不体贴肉体,不贪爱世界,不在罪中生活,竭力追求圣洁。

平常我们多从对外的角度来理解这节经文,这并没有错的,但今天我希望弟兄姐妹首先是转过来,从对内的角度来理解。因为如果我们缺乏了内在的自省,就偏离了信心的原则,就会迷失内在生命的地位,就不会住在基督里面,那么,我们对外的应用将是一句空话,就算行,也会变成律法捆绑之下的道德主义的死守苦行。

保罗说“不是我做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做的。”(罗7:17、20)可见,这个老我是在义人里面,义人要用一生之久来对付它。义人怕老我,义人防老我,义人胜过老我。也许我们终生也无法根绝它,但我们却可以靠着圣灵对付它、拦阻它,不容它在自己生命里作王。当这个旧我的恶酵跑出来时,就要靠着神浩大的恩典治死它,凭着坚定的信心攻克它。

这是生命之主智慧的安排,祂这样安排,就是要求每一个已蒙恩的人,终其一生都要以专一的心志、高度的谦卑、真实的坦诚,依靠祂来生活。你真信吗?那就拿出来看。你既借信向肉体死了,就不应当容许自己在肉体中活;你既靠着圣灵得生,就不能消灭圣灵在心中的感动;你既向自我死,就不应当再自欺地活在假冒伪善之中;你既向主活着,就应当时刻住在祂里面,让基督在你身上显大。

因此,义人有软弱,但义人会悔改。义人不会掩饰罪恶,因为掩饰罪恶者必不亨通。义人若犯罪,不是自己主动借悔改让它见光,就是被动地被主曝光。大卫怎样私下淫人妻,他的嫔妃就怎样公然被人行淫。

义人是追求内在敬虔的人,先有生命后有生活,先有内在的敬虔,才有外在的圣洁。义人还留在地上,他要彰显见证,履行使命,就需要与世人一同生活。但义人与世人的交往是生活性、见证性、使命性的,而绝不是与罪人滥交滥行,与罪恶同流合污。

主耶稣与税吏、妓女交往,却从未与他们滥交,打成一片。祂进入罪人之中,却不与罪人同流合污;祂进入世界,自己却分别为圣(约17:19)。这是因义人生命所独有的那种内在的、本质的圣洁,所导致的分别为圣的生活形态,这就是义人所行的义的道路、圣的道路,每一个义人都会行在其中。“敬畏耶和华,在乎恨恶邪恶。那骄傲、狂妄并恶道,以及乖谬的口,都为我所恨恶。”(箴8:13)

第二,义人生命的第二大特征是渴慕真道(诗2:2,参彼前2:2)。

义人是一个饥渴慕义的人,是一个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的人。所谓的昼夜,就是不分白天、黑夜,持续不断地渴慕真道,天天领受,不是一阵子的热度,这是广度;同时,所谓昼夜,也告诉我们,义人是不分白天、黑夜钻研主道之人,他向下扎根,深入思想,而不是肤浅的认识,这是深度。因此,无论从深度还是从广度看,义人都是一个热爱主的道,将主的道存在心里的人。

人听道而不行道,就是不知“道”。你听了道,不等于你知“道”。一个真正知“道”的人,必定把所知的“道”行出来。为什么今天许多的人听道而不行道呢?因为他不真正知“道”。怎样才算是知“道”呢?就是要让道“入心”,让所听的道在心灵中扎根。只有自己深爱的东西,才能在自己心中扎根。你不爱的东西,不能够停留在你的心中,你不爱老鼠,所以你不会对它恋恋不忘,但你爱你的恋人,故你才会对他昼夜思想。是不是?

可见,人的价值取向反映在爱的对象之中,爱又主导着人的感情,情感占据着人的心。主说,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太6:21)。因此我们说,在听道和行道之间必要有思道,若不思道,就表明心中没有爱主的道,因为没有爱,就生不出渴慕,当然就不会朝思暮想。主的道不是一个纯理性的认识,它要求人要全位格地投入。所以,你的“思”里,必须带着爱;你的“知”中,必须伴着情。一个人不这样思想主的道,就表明他根本还未真知“道”。

主就是真理,就是真道。这道不是一套理论系统,而是有位格的真理,是生命之道,这道指向生命之主。倘若一个人真正知道这道的价值,他就不能不被这道的荣美所吸引。“我的良人全然美丽”,这是我们的主,万有之中都借祂而有、靠祂而立,万有都不能与祂媲美,如果祂不能吸引你,只能证明你的心是死的。

义人是一个被主的道抓住心灵的人。义人是一个心灵清洁的人,心灵清洁的特征,就是有道存在里面,因为主的道是圣道,不能装在不洁的心中。法利赛人心中没有主的道(约8:37),而神的儿女是有真理存在心中、腹中存着活水泉源的人(诗119:11)。

真正的基督徒,一定是一个“知道”、“思道”、“行道”并重的人,这是义人的生命形态。道就是义人的生命线,上帝用物质的食物喂养他们外在的身体,用属天的真粮,就是真理的道,滋养他们内在的灵魂。义人为什么每天都要读经、听道?非出于形式,乃是出于生命需要。透过公众性的讲台听道,他得到上帝适时性的喂养;透过圣灵个别光照下的读经,他领受到上帝个别性的喂养。

读经和听道,二者不可偏颇,要合而为一,不要顾此失彼。个人的灵修读经和公众的讲台听道要结合,就如要把个人密室的祷告,与教会群体的公祷结合在一起一样,这是属灵生命的独特性和合一性的双重特征决定的,不可偏废,只有这样,你的生命才能够健康成长。

第三,义人生命的第三个特征就是能够结果子的(诗1:3,另参加5:22)。

义人是会“按时候结果子”的人。所谓“按时候”,就是照着他生长的时候,照着神给他量定的时候,来结出果子。这不是塑料果,从开头到结尾一成不变,那是装出来的假冒伪善之果。真正的果子会生长,从小到大,从青到熟,照着照管它的神的时候,渐渐长成。

那么,果子是什么呢?圣经中对果子的描述很多,但大体上可分成两大类:一类是圣灵在我们生命里结出的美德之果,这在加拉太书五章里讲得很清楚;一类是因着这美德的彰显,而在生活之中所结出的见证之果,包括了事奉的果子,传福音的果子等等。我把前者叫做内果,后者叫做外果,内外不可分。

主耶稣说:“不是你们拣选了我,是我拣选了你们;并且分派你们去结果子,叫你们的果子常存,使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他就赐给你们”(约15:16)。主又说,祂是葡萄树,我们是枝子,若离开祂,我们就不能结果子(参约15:1-10)。活树才能结果子,死树不能结果子,所有不结果子的树都是死的,都是被咒诅的,都要被砍掉(可11:14,路13:7)。义人必要以生命的果子荣耀上帝,必要以侍奉的果子造就世人,这是义人生命本能的反应。

但义人结果子的前提,是连接于基督。只有向下扎根,才能向上结果(赛37:31)。“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义人的根要深深地扎在溪水旁,才能够按时候结果子。溪水是什么?溪水就是圣灵,圣灵是活水的江河(约7:37-39);溪水是什么?溪水就是主自己,只有祂才是从天而赐的生命之水(约4:13-14);溪水是什么?溪水就是圣道,主的道就是我们的生命水。

这样,义人只有顺从圣灵、联于基督、活在道里,才能够结果子。所谓向下扎根,也就是这意思。我们的本份是向下扎根,当我们凭信住在主里时,圣灵就自然地在我们身上结出丰盛之果。我们是枝子,要连于葡萄树,才有硕果累累。义人是一个结果子的人,是一个荣耀上帝的人。

这样,我们就看到了义人的三大特征:义人是一个离罪向义,追求圣洁的人;义人是一个渴慕真道,遵行真道的人;义人是一个不断结果子荣耀上帝的人。与之相对应的,我们可以说,义人不是一个活在污秽败坏生活中的人;义人不是一个活在分别善恶树下,处处以己思、己意抵挡真理的人;义人不是一个用旧生命的丑行恶果羞辱上帝的人。

义人生命的这三大特征之间是互相有关联的:一个人只有被主分别为圣,持续不断地追求圣洁,舍弃一切的恶思恶念,不活在老我之中,他才能够持续不断地渴慕真道,把真理的道存在心中。而只有一个不断地知道、思道和行道的人,才能够不断进深地常在主里,与主相交,结出基督那丰盛的生命之果。

因此,义人所走的路是生命之路,他行在生命正道上,有正确的人生、正确的方向、正确的道路。这路是圣路,是义路,义人行在其中,安稳得很。故而,“凡他所作的尽都顺利”。

“但恶人并不是这样,乃像糠秕被风吹散”。恶人的道路刚好与之相反,他走的是罪路和死路。恶人的人生象糠秕,恶人的道路是死路。今天,神还容许恶人、义人同活于世,甚至恶人也能暂时与义人同在一会中,是因祂用忍耐的心,等候他们悔改。但是终久,“当审判的时候,恶人必站立不住;罪人在义人的会中也是如此”。

“审判的时候”是什么时候?首先,从终极而言,指向必来的那一天,当基督再来的时候,信与不信要分开,山羊绵羊要区隔,义人被接往永生里去,恶人被扔向火湖。稗子麦子今天或会混杂,但那一天终要显明;山羊绵羊如今我们不知道,但那一天我们都会看清。人都不可自欺,当这个帐棚被脱下时,你里面是羞耻的吗?是义人的生命,还是恶人的生命?

其次,“审判的时候”,不单单是指那一天,也是指横贯整个人类历史。整个教会史,整个人生过程中的随时的审判,“耶和华,我们在审判的路上等候你”(赛26:8),“审判是从神的家起始的”(彼前4:17)。上古的洪水、所多玛的烈火、倒毙旷野的列祖、被挪去灯台的天主教、吃草如牛的尼布甲尼撒、肚腹崩裂的犹大……,凡此种种,处处都让我们看到,耶和华是审判的主,祂在人的国中掌权,祂在我们中间施行审判。

不信的人都是可怕的,其中最可怕的是假基督徒。他们不但可怕,也是可怜,因为他们在恩典中,却与恩典擦肩而过。这些人今天悠哉悠哉,他们会知道那天的可怖吗?为什么今天上帝还许可他们在义人的会中?难道是看不见他们的真实光景吗?

愚昧的人啊,你心中没有神,要到几时呢?你无视神怜悯的忍耐,要到几时呢?造人外面的难道不鉴察人的里面吗?你恣情纵欲、自高自大、犯罪作乐,上帝对付你,天灾人祸不断,倒霉之事连连,你不晓得这是上帝的审判吗?到如今,你听道内心中还会扎心吗?还是已经习惯了麻木?

你要悔改!你要归正!你不能再做挂名的基督徒了!“耶和华知道义人的道路,恶人的道路却必灭亡”。你不知道这位至高的审判官何时会对你施行审判,当耶和华发怒的日子,金银能救你吗?你狡诈的辩才能救你吗?你必站立不住。

巴望着你的自我早日崩溃,因为今天你崩溃了,那天才不至于崩溃;今天你站立不住,那天你才能站立得住。我不知道今天我们中间有没有未归正的,但神知道,或许你自己也知道,你要听进这些话。你要明白,人生有两条路,生命之路和死亡之路,这是由生命本质决定的,不在于你坐不坐在教堂,乃在于你有没有行在道中。

恶人是什么人?恶人就是心中没神的人(诗14:1),也许他口中有神,但他心中必定没神。心中没神的记号是什么呢?就是他与智慧善行隔绝,他与神的诸般美德无干。因此,从人的果子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恶人是什么样的人?恶人必是一个作恶的人,他喜欢罪恶,恨恶公义,不爱圣洁,却爱邪恶;恶人是什么样的人?恶人是一个乐尝分别善恶树之果,活在自我的判断中,不要真理,却要虚妄的人;恶人是什么样的人?恶人是一个没有生命善行,心中充满邪恶,与神隔绝,不爱上帝,只爱自我,不思荣耀上帝,却终日羞辱上帝的人。恶人是什么样的人?恶人是自己用自己的意志,选择走在灭亡道路上的人。

一个人若不追求圣洁,不渴慕真理,不结果子尊崇基督,他就没有这个生命。恶人总是习惯顶着一块基督教的招牌自欺,施洗约翰的话今天依然在警告这样的人:“毒蛇的种类!谁指示你们逃避将来的忿怒呢?你们要结出果子来,与悔改的心相称。不要自己心里说:‘有亚伯拉罕为我们的祖宗。’我告诉你们:神能从这些石头中给亚伯拉罕兴起子孙来。现在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太3:7-10)

你看到了吗?两种人,两条道路,最终是两个结局。一边是永生,一边是永死。在亚当堕落后,人类原本只有一种人,只能走一条路,最终只有一个结局,但因着基督浩大的救赎洪恩,在人类的进程中,有了另一种人出现,在人生的过程中,有了另一个抉择的可能。从此,凡接待祂的人,就都改变了,他们是新造的人,是走义路的义人,是奔向新天新地的人。你看见了吗?

这是基督徒应有的人生认识。若不在基督里,就必定在亚当里;若不是被改变的义人,必定是未被改变的恶人。这二者中间没有灰色路线。

我们不要被人虚浮的话欺哄了,倒要在恩典中,敢于勇敢、真实地省察自己,先看自己有没有生命之种,再看自己灵命长进的真实状况,先有质再说量(参林后13:5)。内在的生命惟你自己可知,生命是你的,你自己要负起责任。当然,省察不是律法下的自我控告,行为之中的自我折磨,乃是在神的救恩里面,因为神恩白赐,得救惟在于信。

但得救的信心是神所赐的活的信心,不是人鼓吹出来的死的自信。死信救不了人,活信才能救人;死信不会带来改变,活信必使人有生命的改变。因信称义不能成为罪人拒绝悔改的挡箭牌,因信称义所带来的必然是因信成义。生命的成长需要过程,生命得着却是那一霎那间。太平间的死人和床上睡觉之人无别吗?

一个基督徒无论多软弱,他里面的生命之质总会有所流露。人是否有质的改变,总是有迹象的。基督徒的生命如山上之城,是隐藏不住的,否则,“宣扬那召我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就无从谈起,见证主就是一句空话,荣耀主就成了无稽之谈。 但我们所说的美德,是出于新生命的基督的美德,世上的普遍恩典中的人,也有某种人性美德的折射,但那是世间标准下的美德,我们并不排斥,甚至欣赏,因为那也是神形象样式在人身上的残余体现,但我们却知道,那不能代替生命的实际。无论是孔子,还是老子,若不在基督耶稣里,他的美德在神的眼中,就不过是件破烂的衣衫,他还走在那条灭亡的路上。

而那些得着基督,住在基督里面的人,在他成长的过程中,还会有软弱,甚至有时会跌得很惨,但是他所拥有的生命之种却异常坚忍,他生命里的救赎主大有能力。他的双脚踏定锡安的路,力上加力,什么也不能使他失脚,“义人虽七次跌倒,也仍必站立”,因为他的主扶持他,至终必站在玻璃海上。

“主啊,我睡醒的时候,仍和你同在。”(诗139:18)


二、世界的两大真相

如果说我们从诗篇第一篇可以看到人生的两条道路的话,那么,从诗篇第二篇,我们则可以看到世界的两大真相,就是世人的敌挡以及背后受膏者掌权的事实。

我们已晓得在世上有两种人,义人和罪人。历世历代都有神的子民,他们是住在地上的天上子民,肩负着荣耀神、见证主、传福音、造就世人的使命。神所呼召的这些圣约的子民就是教会,我们把他们叫做教会,把罪人的群体叫做世界。这里所说的世界,不是神所创造的那个有秩序的物质世界,而是那不是从父来的,充满“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并今生的骄傲”的敌神系统。(约壹2:16)

教会要得着世界,但世界则是千方百计想毁灭教会。因此,教会在世界中,世界却不能跑到教会里来。理论上,二者应是壁垒分明,但实际过程却是复杂的,因为教会有一个天敌,就是魔鬼,牠是世界的王,专从事迷惑人、控告圣徒的工作。牠“吃饱了”就是对付教会,软硬兼施,手段百出。牠会从教会中拉走属神的圣徒,落入世界的网罗,又会把属世界的人伪装成属神的人,撒入教会。所以,世界之中有迷失和尚未显出的义人,而教会之中有伪装的恶人。故而,理论上应该很清晰的“教会-世界”的构成,在实践中就变得异常复杂。因此,教会与世界的分界,不在外在的组织,而在内在的本质;不能以宗教划分,乃要以生命界定。尤其在这末世,教会被掳于巴比伦,教内有许多属世的人和事,世界正以各种宗教化的包装登台亮相。

教会与世界的争战,只会越来越残酷激烈,不会越来越和谐。无论在外表上这世界会向教会送上怎样的鲜花掌声,都不会改变世界敌挡神的本质,都不会改变这世界要吞吃教会的野心。一直到世界的末了,教会与世界的这种冲突都不会自动终止,因为这是由其内在的本质决定的。“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创3:15)

与世界的这种属灵争战性,是教会之为教会的记号,也是她的荣耀所在。倘若一个地方教会与世界和谐相融,就只有一种可能——这间教会的灯台已被挪去了。

圣徒蒙召是从事一场属灵争战,因此,对“世界”的本质和整个格局的了解就是智慧的应用,事关属灵战争的胜败。

上帝所聚集的义人的群体,是在黑暗的世界中发光的明灯。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的权势之下,罪人、恶人、亵慢人没有生命之光。而那些曾经是世界之中一员,过去未蒙怜悯、如今却蒙怜悯的圣约子民,肩负着发光照亮黑暗的使命。

因此,教会与世界的关系,是争战的关系。但教会要得着世界的意思,不是要得着世上的地土,而是要得着世人的心土,使那些被罪恶蒙蔽、在魔鬼权势之下的罪人,能够跟蒙恩的信徒一样,被真理改变过来,离弃偶像,归向真神,脱离罪恶,成为圣洁。从本质上说,教会与世界争战的目的,不是要审判甚至毁灭世人,乃是要祝福世人。“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这话是可信的,是十分可佩服的。” (提前1:15)耶稣这名字,本就是要将自己的百姓从罪恶里救出来的意思。(太1:21)

魔鬼、罪恶、世界、肉体,这些是我们争战的对象,而罪人则是我们要夺回的战利品。神要求我们怜爱世人,却要恨恶鬼魔、罪恶和世界。我们既要与世界争战,又要将世人夺回。但人已被罪恶捆绑,属乎肉体和世界,卖给了魔鬼,如何能剥离得开?谁能做得到?惟有基督,惟靠圣灵,惟借圣道。因此,我们争战的兵器不是属血气的,否则必败无疑。只有被钉的基督,才能使人得生;只有耶稣被高举,才能吸引人归祂。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这些争战的原则是属灵的,属肉体的人不能领会,真正的属灵战士,是由耶和华亲自装备、亲自教导的,他们臂能开弓,手能争战,(诗18:34)靠的是神之道,而不是动刀兵,因为主说:“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太26:52)

所以,没有真理的道,就没有争战可言;不能应用真理的道辨明世界,就无法从事这场属灵争战。诗篇的第二篇,就是向我们阐明教会和世界的这种争战性质,以及争战的焦点和得胜的原则:

1. 世界敌神的本相

主吩咐我们要爱人如已,(可12:31)我们对世人最大的爱,乃在于让他们得着基督里的救恩。因此,若要爱世人,就不能不认识罪人的本相。但离开造人的上帝的启示谈认识人,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盲人在摸象。

那么,一个没有被恩典改变的罪人,他(她)的本性是怎样的?诗篇第二篇的一到三节,就是告诉我们这个真相:“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祂的受膏者。说:‘我们要挣开他们的捆绑,脱去他们的绳索’”。

世界是由世人构成的,世人的本相就是世界的真相。世人是活在罪中之人,罪人的本质是抵挡神,世界的真相是抵挡福音。而教会要征服世界,就是要用福音改变世人——这就是教会与世界争战的中心焦点。

无论在一般恩典下的这世上,科技有多发达,文明有多昌盛,你都一定要认清:由罪人构成的世界,本质是抵挡神的;由罪性构成的罪人,本质是抵挡基督的。我们越清楚地知道,这世界上的罪人,是神所要搭救的对象,就越要清醒的认识到,神所要搭救的这些罪人,就是一同钉死祂儿子的人。你越清楚这个真理,就越知道十字架的公义和慈爱,就越知道十字架的必须性,知道除了钉十字架的耶稣,你没有办法改变任何一个人。

十字架不但彰显上帝的慈爱,也彰显了上帝的公义。世上的人是上帝要搭救的,世上的罪却是上帝要摧毁的。“这世界和其上的情欲都要过去,惟独遵行神旨意的,是永远常存。”(约壹2:17)到那一天,这世上有形质的一样都不会留下,新天新地容不下罪,只有义居在其间。今天这世界还凭着神的命存留,是因为神要用福音,将那些命定属祂、但却还在各时代、各邦国中散居的子民,召聚出来。为这个缘故,还需要教会留在每一个世代,承担起向世界宣教的使命。

在人类的历史进程中,为了救赎计划的展开,神使祂的一般恩典世上延续,故而,这邪恶的世界,却有一般的文明;这理当遭毁灭的世界,却仍暂时存在。义人和恶人在世上相遇,都出于耶和华,耶和华让阳光照义人,也照歹人。为什么?“祂从一本造出万族的人,住在全地上,并且预先定准他们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要叫他们寻求神,或者可以揣摩而得。”(徒17:26-27)

从普遍恩典的角度看,这个世上残留的一般文明,不是魔鬼的功劳,而是创造并护理它的上帝施行一般恩典的结果。从这个角度说,这世界是天父的世界,虽然魔鬼还肆虐在其中,罪恶还充盈在每个角落。从救赎的角度看,这世上的普遍恩典,是承接神特殊恩典的基础。所以我们并不排斥政治、文化等神在一般恩典中所使用的工具,更不否认这世上有一般性的公义和文明,

神的儿女不应当对世界抱有幻想,因为他们的主已告诉他们世界的真相。但另一方面,神的儿女却要对神为救赎世人的各样智慧的安排给予充分尊重,对神救赎世人的能力带着充足的信心,因为他们已看到神要搭救世人的心意,这就是基督徒对世界应有的平衡认识。

我们不可因为看见这世界的败坏一面,就忽略了这世上尚有众光之父恩典的施行。那样,我们就会成为愤世嫉俗,偏激狭隘的极端分子,愚昧地自断手脚,在这世上处处树敌,与人对立,从而无法遵行并完成任何的使命;同样,我们也不能因为这世上有普遍恩典的运行,又晓得基督是得胜的大君王,就盲目乐观,模糊界限,忘记救赎历史正在施行的进程中,忽略这世界敌挡真理的本质,以致失去警醒,自弃争战的兵器。平衡认识这真理,我们就既不会成为极端圣俗二元对立的分离主义者,也不会成为对世界抱有幻想的妥协主义者。

一般恩典的真理在改革宗信仰中很重要,但对一般恩典和特殊恩典关系的平衡认识更为重要。在这一认识上失衡,不是成为狭隘的极端份子,就是成为对今世事务伸手过长的奋锐党人。这一点,对那些强调公共神学和政治神学的人尤为重要。

因此,我们必须归回圣经,对人性的败坏有足够深彻的认识,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建立合乎圣经原则的世界观,教会才能正确处理与世界之间的关系。

一般恩典的运行,并不能成为否认人已全然败坏的理由,更不能改变由未归正之罪人构成的世界,其本质是抵挡耶和华并祂的受膏者的事实。在诗篇第二篇,诗人向我们所揭示的正是这个事实。

抵挡者是谁?不仅有“君王”,也有“臣宰”和“万民”,不拘地位,不论身份,只要是在基督以外的“外邦”,人性的特征就是悖逆神、敌挡神(弗4:17-20)。虚妄抵挡真理,邪恶抵挡良善,堕落的旧人抵挡重生的新人,这就是“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宣判的应验。

主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太10:16),又说:“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约15:19)从中可见教会与世界的这种不相容的本质。

未归正的心,是本能性地恨神、与神为仇的,因此罪人不能不敌挡上帝,不能不敌挡公义和真理,不能不对神圣之事反感。诗篇第二篇首3节,让我们看见,外邦和万民构成的世界,君王和臣宰上下一心,他们同心合意,要攻击耶和华和祂的受膏者。

世人自高自大,分门别类,是恨人的,又是彼此相恨的(多3:3),他们在很多的时候是彼此攻击的,但在攻击耶和华和祂的受膏者这一件事情上,他们定会摒除前嫌,同心联手。

耶稣基督说:“凡一国自相纷争,就成为荒埸;一城一家自相纷争,必站立不住。若撒但赶逐撒但,就是自相纷争,他的国怎能站得住呢?”(太12:25-26)平常世人会各自为营,互相攻击,但当他们的王征招他们向真理发动攻击时,他们便会并敌一项。因此,原来互相敌对的希律和彼拉多,会因为要杀耶稣而成了朋友(路23:12);因此,素不和睦的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才会同心图谋,要置耶和华的受膏者于死地。

十字架前,神的子民四散,因为“击打牧人,羊就分散”。(太26:31)但十字架前,却是仇敌们空前大联合的时机:使徒中的犹大,会与敌主的祭司长同谋;被奴役的犹太人,可以与奴役他们的罗马人联手。

在教会的属灵争战实践中,我们也常看到,平时因各自的理念相互纷争、彼此敌对的律法主义者和反律主义者,极端阿米念和极端改革宗们,每在关键的真理之战中,总是会狼狈为奸。

这世界在攻击耶和华和祂的受膏者。这受膏者是谁?当然是这位真正的大君王、大先知、大祭司耶稣基督。只有祂,才是耶和华所设立的人类的救主,才是惟一真正的君王。

真正的主、真正的王来了,那些僭主、假王们当然惊恐,当然要拼死一搏。敌挡者是谁呢?除了那些自我做主、自我作王,又想做别人的主、做别人之王的人之外,还有谁呢?

那位曾经想升上高天,“欲与天公试比高”,却被从天上摔到地上的假王,有许多的追随者,凡未受割礼、不能尊主为大的心灵,都会被牠邀请,一同参与到这宇宙性敌挡者的会中。 但那位独一的受膏者,也有许多跟从的受膏者,凡在基督里受圣灵所膏的人,都因祂成了耶和华的受膏者,从而也就成了这些敌挡者所敌挡的对象。

教会是这位受膏者的身体,是彰显祂自己的工具。主说:“世人若恨你们,你们该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约15:18),正表明了教会与祂这种相联结的关系。因此,教会这个圣约群体,在地上必定与这世界冲突,真正在基督里的教会,必被这世界所恨恶、所抵挡。

“我的性命在狮子中间;我躺卧在性如烈火的世人当中。他们的牙齿是枪、箭;他们的舌头是快刀。”(诗57:4)“我寄居在米设,住在基达帐棚之中有祸了!我与那恨恶和睦的人许久同住。我愿和睦,但我发言,他们就要争战。”(诗120:5-7)这就是教会的真实处境。

所以弟兄们,我们要预备心,面对来自世界的敌挡。我们要清醒地知道:“光来到世间,世人因自己的行为是恶的,不爱光倒爱黑暗”(约3:19)。罪人的本相就是敌挡耶和华,敌挡真理,“辱骂你人的辱骂都落在我身上”(诗69:9)。

不但如此,敌挡主的世界不单在教外,也在教内。教外的仇敌,会公然辱骂神;教内的仇敌,不敢公然说恨神,但他们却恨一切属神的人。他们口中说“爱耶和华”,却钉死耶稣;“时候将到,凡杀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神”(约16:2)。辱骂祂的辱骂,都要落在真正属上帝的教会身上;敌挡祂的抵挡,都要落在一切的受膏者身上。那些越多彰显基督的人,就要越多受世人的逼迫;越能向世界发出真理之光的教会,就越要承受更多来自黑暗势力的反扑。

基督徒是一群曾经属世界,却被神从世界中救出,又被差进世界作工的人。如今,他们在世界中,却不属世界,与世界相争,却只要祝福这世界上的人。这就是基督徒与世界的关系,这也是基督徒在世上需要警醒的原因。请问你认清世界的真相了吗?你清楚自己和世界的关系了吗?这世界是敌挡耶和华并祂的受膏者的,你与他们是同穿一条裤子,在狮子洞里睡大觉?还是有分别为圣?当你进入世界时,是否忽略了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当你履行自己的使命时,是否又忘记了它的本质是张牙舞爪要吞吃你的?

世界为什么要敌挡耶和华和祂的受膏者?他们自己的口,道出了他们的心声:“我们要挣开祂们的捆绑,脱去祂们的绳索”。三位一体神圣的造物主对万物拥有绝对的主权,赐予人德性的神对人有道德的要求,审判官对罪犯有追讨的权利,这岂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但悖逆的心却视之为捆绑的绳索,欲挣脱而后快。

魔鬼已习惯幻想代替神作万物之主,世人已习惯代替神做自己的主,一颗自我为主的心,当然不会接纳一位掌权之主。为什么敌基督在教内大有市场?为什么今天有那么多挂耶稣招牌的偶像崇拜?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基督徒恨恶按圣经原则执行教会纪律?因为有许多的心灵,不要真正能掌管他的主,却要一个受他指挥的主。不论是谁,一个人只要自我中心的生命没被摧毁,他就是“没有翻过的饼”(何7:8)。抵挡者在哪里?教外?固然是。但岂止是教外?不论教内教外,只要不在基督里,人就不能不敌挡主。

教会被敌挡很正常,不必大呼小叫;相反,若教会在这世上遇见有不抵挡真理的人,那该当何等地惊奇和感恩啊!因为这是耶和华的预备。“凡不敌挡你们的,就是帮助你们的”(路9:50),“但行真理的必来就光,要显明他所行的是靠神而行。”(约3:21)“人接待你们,就是接待我;接待我,就是接待那差我来的。”(太10:40)

罪性的本质,是拒绝耶和华的王权;世界的真相,是不要这世界真正的主宰。今天教会中有人在鼓吹,罪人可以接受耶稣这位救主,却不一定要让他做人生之主。何等荒谬!救赎的精意,就在于把尊己为大之人,改变成为一个尊主为大的新造之人。

想靠行为得救的人说信主很难,放纵情欲、滥用恩典的人,则说信主很容易。旧人的特征,是凭己意行;新人的心声,是“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26:39)。接受一位对我们有用,能供给我诸般需要,但却对我没有道德要求的无主权之神,这有何难?今天许多人口里说“主啊,主啊”,实际上心里却是看祂为“仆啊,仆啊”。罪人喜欢要一位管不了他、却被他所指使的神。这世上有形的偶像庙就是这样砌起来的,教内无形的偶像也是这样立起来的。所不同的是,教外是公然拜偶像,教内则挂了块招牌而已。

罪人,就是心中没神的人,心中没主的人,就是自己做自己主的人,他们共同的本性,决定了他们必要敌挡这位真正的掌权者和主宰者。

十字架讨厌的地方在哪里?因为它颠覆了人的理性,触碰到了人性骄傲的神经,这根神经就是人的“自主性”。至高之主,却为我降为卑;至圣之主,却为我成为罪;生命之主,却为我受死亡;审判之主,却为我受审判。

你想,有哪一个真接受祂的人,还能够在十字架面前,坚持自己那可怜的主权?反之,又有哪一个不愿放弃自己主权的人,能够不厌恶这位自称是主的拿撒勒人耶稣呢?“除了凯撒,我们没有王”,岂止是祭司长一人的独白?“钉死祂”的呼声,是堕落人性共同发出的,“宁要强盗,不要耶稣”,是我们罪性自然的选择。

神的救法是因死而得生,不愿放弃旧生命的人,得不着新生命。不愿归入主的死,岂能遇得见那真实的复活主。挂名的基督徒也说信主,但他们信的是怎样的一位主呢?你可以跟我讲耶稣,但是不要告诉我我有罪;你可以叫我归入基督教,但休想叫我归入祂的死。一个面无佳形美容,又以最卑贱方式被钉死的人,会是主?那骑着高头大马,能为我今生谋福利的,能使我做他臣宰、令人人羡慕的,才是王。耶稣要救我,就要满足我的肉体宴乐;要我舍己背十字架,这是抬高救恩的门槛。”

你看清了吗?若没有恩典的介入,罪人的本性,断不会接受钉十字架的耶稣。恩典介入的目的是荣耀恩主,恩典导致的结果是死人复活。(罗8:9-10)任何一个自称已得着复活之恩的人,均需以“行活人之路”来证明(诗116:9),否则,他仍是天国之外世界的一员。

让我们认准这生命之道的中心,正确地应用这真理。无论是谁,一个人只要生命未被改变,只要不是上帝在永恒之中所拣选的属于主的羊,就必定敌挡这位有绝对主权、早已预定万事、凭己意拣选属祂之民的万王之王,就必定拒绝承认自己全然败坏,只能藉这位被杀羔羊代赎之恩,才能改变生命的事实,就必定没有痛恨旧生命,透彻认罪,从此向己死、向主活,背起十字架跟从祂的信仰实践。

凡不连于基督的死和复活的,就没有真实的信心;凡拒绝效法基督舍己背起十字架的,就是在用行动的事实,否定自己口头的认信。但那些真心悔改,接受基督的人,必会交出生命主权,从此他们或生或死、或睡或醒,只为着救他们的主而活(罗14:7-9,帖前5:10)。这些人是属主的人,在拜兽的人群中,父拣选这样拜祂的人,来荣耀祂。

末世的教会,正面临大面积的荒芜。福音之门被拆毁的结果,必然导致大量未真心悔改、没有重生生命的所谓“信徒”涌进教会。世界已冠冕堂皇地在教会里登堂入室。教外有虎,教内有狼,他们都想掳羊。这些人共同的特性,就是想变神为奴,不让祂作王,废掉祂的主权,挣开祂的绑索。他们倾尽所有,竭尽全力,上下一心,互相勾结,图谋不轨。他们伸出矛,搭上箭,要刺向高天,射向宝座。

不管是在教内,还是在教外,离了主的真理,就找不到真理的主,没有真正的基督,就不会有真正的基督徒。世界就是世界,无论在哪里,不管以怎样的方式包装,它敌挡真理、敌挡耶和华并祂的受膏者、敌挡神主权的本质,永不会改变。凭此,神的子民可以选择自己所站的阵营。“我们凡事不能敌挡真理,只能扶助真理。”(林后13:8)

为什么预定论会被人恨之入骨?为什么极端亚米念主义会在当今大行其道?为什么纯正的改革宗真理传到哪里,就被人攻击到那里?为什么?原来真相在这里,因为它高举神的主权,把耶和华当得的荣耀归给耶和华;它像一把利剑,剖开罪人狂傲的心;它像一把铁锤,砸碎了幻想作王者的美梦;它像一把钢爪,把人从他所窃取的心灵王座上扯下,让人做人,让神做神。

但那些极端改革宗们又如何?他们不过是肉体的另外一种包装而已。用捍卫神主权口号,苦待神所要施救的人,用高举神主权之名,贬低拥有神形象样式的人,这并不是真正在高举神的主权,恰恰是否定神主权的另一种变相。极端改革宗和极端亚米念是一丘之貉,就如极端灵恩派与极端基要派是难兄难弟一样,都是一种谬误的不同体现。任何的极端,都是对真理的践踏。不在真理之中,就在错谬里面。

因此,让我们不再糊涂,不再用宗教的藩篱和宗派的区隔来做合一的界碑,而要用真理来做联结的准绳。一个拒绝圣经真理,却披着“基督教”甚至“改革宗”或是“加尔文主义者”外衣的人,今天口如蜜剑,明天就会口吐毒剑。一个不属主的人,今天与你同桌吃饭,明天就会用脚踢你。如果一个人连无所不知的神都敢骗,还会不敢蒙你?如果一个人连爱他、为他舍命之主都敢卖,还会不敢卖你?但那些真正属主的人要相爱,主也只吩咐属他的人之间要彼此相爱。犹大可以有分于主擘的饼,却无份于这神圣的彼此相爱的命令(参约13:30-31)。

法利赛人对耶稣说谄媚的话,无非是要套耶稣的话,得着话柄治祂。今天我们身边有多少这样的人?所以,我们行事不凭眼见,只凭信心;待人不凭人意,只凭真理。透过十字架的光,来看人看事;断是非,行审判,不存成见偏心,只凭真理的准绳。

这三节经文,让我们看到了世界的真相,让我们看到世界之王和牠权下子民的猖獗。

山雨欲来风满楼,教会在地上要遇见苦风凄雨、惊涛骇浪,被世界所攻击,被世人所诽谤,这都是基督徒必经的生命历程。这攻击或在你的家中,或在你所处的教会内,或来自于政治力,或来自于社会舆论,只要你背十字架跟从主,这样的遭遇就免不了,信徒个人如此,教会群体亦如此。

我们是软弱的,遇患难容易灰心,但只要我们看清世界的本相,认准这是基督徒朝圣必经之路的事实,就能够有安息,就能够转而依靠神得胜。
2.基督掌权的真相

世界是这样敌挡我们,教会该如果面对?惧怕?逃避?投降?抑或沉睡?或者干脆与它同流合污? 若你的灵眼未被打开,若你没有信心领受主的话语,就永难看到第三节之后的属灵真相。但那些灵眼被打开的人,必定是借着洗礼与他的主联合的人,必定是背十字架效法他主的人,只有这些人,才会被教内外的“世界”所恨恶。基督徒若不经过一至三节,就进入不了四节至九节。 世人举枪搭箭,扑向耶和华和祂的受膏者,列邦哄嚷,万民争竞,天上的宝座被摇动了吗?耶和华要紧张到需要声歇力竭地与世界争辩吗?一改一至三节的喧闹,从第四节开始,圣灵引导下的诗人之笔,流出一份出人意外的恬静,一份得胜的威荣,一份属天的安稳。面对杀气腾腾的世界,我们的神只轻轻揭示一个事实,发出一声嗤笑,宣告一句判语。

这个事实就是,世人是在“谋算虚妄的事”(1节)。世人最强盛的时候,也不过像速散的朝雾。世人以为自己可以与耶和华抗衡,但在耶和华眼中,他们的争闹,不过是“谋算虚妄的事”。神啊,“你实在把他们安在滑地,使他们掉在沉沦之中。他们转眼之间成了何等的荒凉!他们被惊恐灭尽了。人睡醒了,怎样看梦,主啊,你醒了,也必照样轻看他们的影像。”(诗73:18-20)

“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主必嗤笑他”,这嗤笑是对敌挡者轻蔑的笑,是对狂傲者藐视的笑,是对仇敌得胜的笑。世人强劲地攻击,声歇力竭地叫嚷,他们把神的儿子钉死了,以为就此得胜了,却不晓得反倒以自己的手,成就了耶和华命定的计划。

“你若是犹太人的王,可以救自己吧!”(路23:37)十字架下各色人等,发出各样的嘲笑:该亚法的嘲笑,彼拉多的嘲笑,兵丁的嘲笑,路人的嘲笑……,十字架下什么声音都有:嗤笑的声音,藐视的声音,挖苦的声音,讥讽的声音……,各种的声音,都指向耶和华的受膏者,仿佛在说:“耶和华,祢败了,被我们打败了。”

但魔鬼和牠的爪牙们永远不能明白一个事实,就是牠们的得意,永远是自己的羞辱。他们的挥舞的刀箭,真能够威胁到天上的宝座吗?他们横飞的唾沫,真能够溅得到那荣耀的光辉吗?耶和华的宝座安定在天,天上从来安稳若定。

耶和华不但揭示事实,发出嗤笑,祂也发布一个宣告:“那时,他要在怒中责备他们,在烈怒中惊吓他们,说:‘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诗2:5-6)客西马尼园中,这位王只轻轻说一句“我就是”, 拿枪带棒的兵丁就全部扑倒。(约18:6)

这里,耶和华神对人类的全部抵挡只有一个回答:“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你闹什么?争什么?“你辱骂谁?亵渎谁?扬起声来,高举眼目攻击谁呢?乃是攻击以色列的圣者!”“你坐下,你出去,你进来,你向我发烈怒,我都知道。因你向我发烈怒,又因你狂傲的话达到我耳中,我就要用钩子钩上你的鼻子,把嚼环放在你口里,使你从原路转回去。”(赛37:23,28-29)亚述王西拿基立还可转回尼尼微,但敌挡者的真正去处又在哪里呢?今天你可以挺着颈项辱骂,可以拿着刀箭敌挡,当那一天,耶和华公义的作为显现出来时,你又该怎样的呢?那时,大山可以藏起你,岩石能够帮助你,躲避坐宝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吗?(启6:16)

“我已经立我的君在锡安我的圣山上了”,耶西的根,已立作万民的大旗(赛11:10),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已得胜,已展开书卷,揭开七印(启5:5)。这位永恒被生的受膏者已宣告:“我要传圣旨:耶和华曾对我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你求我,我就将列国赐你为基业,将地极赐你为田产。你必用铁杖打破他们,你必将他们如同窑匠的瓦器摔碎。’”天上地下一切的权柄,父都赐给祂了(太28:18),政权担在祂肩头上。(赛9:6)

堕落的人性自己作王,如今,借祂的肉身显现,真正的王已经彰显;败坏的罪性自己作主,如今借祂肉身受死而诞生的新人性,已经复原了主权降服的生命。祂才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万有借祂而造,必要归祂所有;万民借祂而有,必要降服与祂。

堕落使次序错乱,救恩使法则回归。列国和地极都是祂的基业和田产,降服祂的王权,就纳入真正的宇宙次序中,得享平安;拒绝祂的治理,祂的铁杖必将你击碎。

无论你怎么争,怎么闹,权柄都在主基督的手中。你降服下来,得福蒙恩;你敌挡抗拒,祂的铁杖就要打破你。这是何等“霸道”的话!可怕吗?太可怕了!可贵吗?何等可贵!对敌挡的世界,是何等令人惊恐;对为祂受苦的教会,则是何等大的安慰!

“主神,全能者啊,
你的作为大哉,奇哉!
万世之王啊,
你的道途义哉,诚哉!
主啊,谁敢不敬畏你,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lingxiu/shengjin/19202.1-qidia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