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需要兄弟情

在城中大大小小的聚会与营会,特别是青年人聚集的地方,总会看见这两个男人的身影∶阿勇与Jason。

阿勇 (胡裕勇),U-Fire (火青年网络)总干事。七岁时从内地移民香港,家境贫寒,居住临时房屋区,上厕所也得去公厕。居住环境四周是「三山五岳」,没有学坏已经是恩典。阿勇在教育学院毕业後,留在学院当校本创意思维培训计划主任。直到十年前,一幅图画破碎了他的心∶神让他看见大专生的枯乾,更看见大专军的兴起;十年前,似乎甚麽资源都没有,阿勇开展U-Fire,只盼自己如一粒石子被投进青年人的心湖,可以在青年人的生命中泛起一个接一个的涟漪,更不惜牺牲一切去成就青少年的天国梦!

Jason (杨亦田),YMCA(香港基督教青年会)事工发展组主任。曾祖父是与孙中山先生一同商议反清革命、被清政府列为「四大寇」之一的杨鹤龄,数代以後的Jason本身已流著革命的热血。在相对富足的环境下,Jason自小在香港、新加坡、台湾等地成长,再到美国升读大学,毕业後在国际级投资银行发展事业。其後又去到一间大教会做领袖训练,建立了好好的事工,也有好好的名声。直至2005年回应神的呼召回到香港,在YMCA服侍青年人。由於父亲是在教会或NGO界中都广为人知的前YMCA会长Jack Young(杨泽麟),Jason一起步就似乎可以与各样国际级事工或人物联系上,又有许多周游列国见识的机会。直至现在,Jason最渴想的就是列国之间可以连结,两代之间可以紧扣,有更多属灵父母可以起来去教养许多属灵孤儿。

这两个男人,背景相异,性格相回;一个好中文擅搞gag(说笑话),一个好英文擅交际。他们在2005年相遇,起初是基於事工的需要。一直往前走,也有比较的时候。直至今天,他们不只是同工同行的好伙伴,更是可以同心和享受彼此同在的好兄弟。到底其中发生了怎样的化学作用?

问到Jason对阿勇的第一印象,他说∶「阿勇说话非常快,快得令我有点儿被吓怕!加上当时自己的广东话只懂皮毛,所以其实大部分时间我都不能明白他在说甚麽!哈哈!而且他显得非常专注和著紧,总是在推动向前!冲呀!」

至於阿勇呢?「因为自己不擅长英文,很难沟通,想尽量避开。而且Jason的背景很猛料(厉害)!又年轻,又英俊,又『型』!大家都是服侍青年人,同台时难免有比较下去的感觉。但後来因为他的热情主动,我的防卫也渐渐放下,亦发现了更多彼此之间的共通点,越来越可以交流和彼此刺激。」阿勇更说道,「是Jason让我尝到甚麽叫兄弟之情,是他教了我怎样去建立友谊。」

那Jason又有否从阿勇身上学到甚麽?「与阿勇相处我学到很多。他帮助了我更紧贴和明白香港的文化,又让我可以跟香港的青年人在语言上、在烂gag(笑话)上有更好的连结!而且阿勇也会挑战我为神造梦,亦不要小看微小的起始点。但最重要,是这段同行的旅程,让我看见在神里面,兄弟情谊带来的安全和力量!」

不过,要成为神国里的兄弟谈何容易,尤其在三十来岁的这个年纪层,其实很难有同行者。不然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不然就是存在争竞,彼此之间有许多刺。阿勇和Jason,两位同跑一条赛道,不可能没有争竞和比较吧。

「望见Jason有强劲的後盾,一开始就穿梭在城中长老的身影之中,也会羡慕他可以有这麽多资源。相对地,(我)父母并非名人,自己没有能力,认识人不多,要好努力打拚,却也很难叫人听自己讲说话。有比较,也会想赢对手,不看好对方,原来一切都是过去的成长背景所带来的影响。有时候,感觉就像Jaeson Ma(马正远)牧师有五千银子,穿梭国际的他最年轻,也最有果效;Jason有二千银子;而我有一千银子。只有一千,还可以做甚麽?小看了自己,觉得做甚麽也没有用,想把这一千都埋藏掉。但近年与Jason的心越来越接近,也逐渐明白原来他也有他的软弱。有著强劲的後盾,他就更要面对需要做得好的压力。」

就如阿勇所讲,原来在Jason的眼中,又是完全不一样的故事。「我的强处就是去与人沟通、教导和异象分享,但回到香港语言不通,这些能力统统都派不上用场,舌头好像被切断掉。人只知道我是Jack Young的儿子,我连名字名声都失去了,一切都要从零开始。而阿勇呢?他在本地已建立了人际网络,很有恩赐,亦很擅长用我毫不熟悉的广东话去与人沟通。他拥有我所有失去了的东西,每每看见他就好像在提醒我失去了多少。所以有时候我面对阿勇很容易会感到不安全,仇敌亦会趁机说我在此没有贡献,更不能融入在阿勇的圈子之中。但赞美主,使用阿勇叫我谦卑下来,亦透过他常常提醒我∶我们是在一起建立神荣耀的国度,而非自己的小小世界!」

现在,这对兄弟对成功都有了不一样的看法。自己既然不足,就更可以让人看见在神凡事都能,以及成为榜样。神既摆放各人在不同的层次,就是让各人都可以动用那个层次的资源。最重要是不要将焦点放在自己身上,而是要看见神!各人有各人的长处,只要大家发挥和尽忠去赢得被差派进去的群体,就是双赢,一起迎向神的国!现在,阿勇的成功就是Jason的成功,Jason的成功也就是阿勇的成功。

认识了五年,Jason指大家既是同工的伙伴,更是兄弟和朋友!他俩越来越合拍,阿勇和Jason都不约而同地表示最重要的其实并不是事工,而是彼此的同在。

阿勇说,「其实事工都会过去。从起初同工,是基於越来越多一起服侍的机会;同行,是因为大家在青年一代中都怀有一颗热心;同心,是出於彼此的了解和信任,大家都以神国的事为念;到现在,即使不做任何事,都可以享受彼此的同在,彼此间可以好真实,分享软弱,不用逞强。」

要彼此真实相处,就不只是同喜同悲,更要真实地面对磨擦的时候。Jason就提到刚刚上星期发生的一件事。「当我们赶急地筹备在遮打花园的追思会时,阿勇无意间说了一些令我感觉受伤害和挫败的说话。」有如此深厚的兄弟情,难道一句无心之失都不可以就此算罢?「许多时候我们可以装出甚麽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但其实心里放不下。也许说出来会显得我好小器和软弱,但我更不想在我俩之间存在任何阻隔或苦毒!所以就在第二天早上见面时,便立即跟阿勇说出我的感受。我们彼此祷告饶恕,一起流泪。原来,这段情谊对我真是如此重要,而且就是深厚得让我可以安全地去表达自己最软弱、最真实的一面,不用戴面具,不用装假。这就是自由!当我们更深(deeper)进入大家的生命,我们彼此也可更贴近(closer),以致可以一起为神走得更远(further)!」

犹记得,七月尾一个千五人的营会,最後一个早上,阿勇本来在将军澳的家中,却突然出现在屯门岭南大学的营会後台!原来全因为Jason一个短讯表示需要他的支持,可能要一同站台分享,他便立时坐计程车赶过来,快速得连Jason也有点意想不到。这时阿勇跟Jason说,「最重要不是要上台,是来与你同行;最重要不是为千多人而来,是为你而来。」最後,他俩在台上短短十分钟分享了这份兄弟情,就触动了台下许多人的心,渴想都可以拥有这样一份情谊。

过去的五年,两人分别都有了妻室和儿女。作为丈夫、成为父亲的他们,继续在青年人中燃烧生命,更越来越享受彼此间的同工、同行、同心、同在。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lingxiu/shengjin/22868.1-xiongd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