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育原理学习-美国教育制度的开端

教会的号角吹响,要打破世俗教育的枷锁,要发展和实践基督教育的原理。

 

  “我们现在需要空前地迫切理解真教育,否则我们永不能在上帝的国中有份。”(怀爱论基督教育工作者189778 

 

  “真教育就是真理,第三天使的信息就是真理”(证言卷六 131页)

 

  复临信徒相信基督教育原理和第三天使的信息是同一真理,两者不能分离正如树干和树根不能分离一样。

 

  系列学习的目的是帮助我们明白改正教在1844年跌倒的前车之鉴,在迫近的晚雨圣灵大呼喊的日子里,我们不至犯同样的错误。改正教的错误教育制度,使他们没有资格传扬基督复临的信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承担了改正教传道人不能担负的使命。由于改正教固守错误的教义和教育原理,参与作兽像的工作,所以他们不能传扬第三天使的信息,警告世人不要拜兽和兽像。我们为避免重蹈覆辙,失去永恒的产业,应拒绝引人拜兽和兽像的错误的教育原理,建立全新的教育机制。

 

  改正教主义,产生于16世纪,在最危机的时候,上帝预备了一块新大陆,就是后来的美国,那里成为保存和发展改正教原则的摇篮,向全世界发出救主复临的信息。

 

  “为追求良心的自由,这些勇敢的先驱者长途跋涉,飘洋过海……以圣经为信仰的基础,智慧的源泉和自由的宪章。”(善恶之争16章)

 

  “国教虽然革除了许多罗马教的道理,但仍然保留了不少形式……”(善恶之争14章)

 

  他们认为这些风俗正是他们从前受奴役的标志……一同行在上帝所指示的一切道路上……这是改革的真精神。” (善恶之争16章)

 

   但教会的教育体制偏离了正确的原则,这是清教徒所犯的最严重的错误之一,罗马教廷的精神,披上改正教的外衣,是新大陆教育体系的特征。历史学家写到新大 陆清教徒的学校,“所有的课程都是固定期限的,大量的拉丁文和希腊文,以及数学的繁琐分支……采用的都是英国伊顿大学及其他著名大学的教育模式。”

 

   我们知道这种教育根源于罗马教的神职训练体系。丹斯特是哈福大学的早期校长,基本上照搬了英国大学的课程。哈福大学衷心地模仿剑桥大学,甚至被称为美国 剑桥。历史学家论到哈福 “很多青年被送到美国剑桥去完成学业,”“都是英国模式”,耶鲁大学随后产生,“学校制度和课程设置都是从哈福大学照搬的。” 耶利户—耶鲁是耶鲁大学的创办者,曾在英国的学校接受培训20年,理所当然地照搬了英国的罗马教廷教育体系。

 

  复临信徒不应忽视以下事实:新大陆的3个先驱学校,虽然其创办者都摆脱了旧大陆的罗马教义。但由于他们在罗马学校所受到的教育,不明白教育和宗教的关系,不知不觉地照搬了他们曾经离弃的罗马教会的教育体系。

 

   这些英国的改革者,曾经为真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却允许罗马的教育制度去喂养他们的孩子,实在让人痛心疾首。他们没有意识到基督徒的品格和经验来源于孩 童所得到的精神食粮。如果他们明白孩子接受的教育和他在教会中作基督徒的经验的关系,他们就不会采用罗马教的教育体系,把它从改正教中彻底抛弃。

 

  研究教育历史,我们发现牛津,剑桥,伊顿大学都是罗马教学校。新英格兰的改正教徒将这种教育模式搬到了美国,“牛津和剑桥大学照搬了巴黎大学的模式……。很多学者和学生离开巴黎到了英国,巴黎大学的英国分校与牛津和剑桥合并。剑桥和牛津之母----巴黎大学与罗马教的关系是:巴黎大学是神学的培训中心,从教皇得到很多特权,所以与罗马教保持密切的关系。(参见善恶之争《真理在法国》)

 

  16世纪的伟大宗教改革家,路德和梅兰克吞,确切明白没有基督的教育,就不可能有宗教改革的持久。所以他们不但让人离开罗马的教义,而且建立强有力的改正教徒学校。梅兰克吞说:“忽略我们学校中的青年人,就象把春天从一年中删去一样。看到学校的灵性下降而置之不理,正象忽略春天的存在一样,忽视他们就不能得到真正的宗教。梅兰克吞坚定地推进教育的发展,建立许多优秀的基督徒学校。1525年春天在路德的帮助之下,他重组了伊斯勒本和麦哲博格学校。他强调主的意愿就是让我们有真正的教育。

 

  1528年 梅兰克吞推出撒克逊计划,成为德国全境的学校的组织框架,针对繁琐多样科目的教学不但效果差,甚至是有害的这样的问题,此学校计划说教师不应该让过多的书 本给学生加重负担。这些改革家明白天主教的力量来自于他的教育体系。改革家们动摇击破了这种体系,将天主教踩在脚下。改革家们建立了改正教学校的体系培养 了儿童基督徒,教育和宗教的伟大革命在一个时代中完成了。

 

  欧洲历史学家论到改正教教育运动改革的伟大力量。说那个国家的贵族青年在威登堡学习。这一地区所有的大学都满了改正教徒,他们从天主教学校领回孩子。曼兹的居民也毫不犹豫地将孩子送到改正教学校里。改正教将他们的生机勃勃的影响扩大到欧洲最远的地区,在40年间他们攻占了多么大的地区啊!在这段时期中,几乎毫无例外,全德国的教师都是改正教徒。新的一代在学校中首先学到的是憎恨教皇制度。

 

   路德和梅兰克吞死后,改革的工作在神学家的手中衰落了,没有更多的改正教学校建立。神学家们全神贯注于纯神学理论的研究而忽略了那种最伟大的工作,他们 为一碗红豆汤而出卖了长子的名份。路德与梅兰克吞的继承者没有接续青年教育的工作,那些青年本应成为传道人和教会的柱石。这时内部矛盾产生了,由于神学家 们在一些不重要的神学观点上意见不一致,就指责同工而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就这样他们从事的是毁坏而非建造的工作,在教义上花了大量的精力,为了保持所谓的 传统教义,甚至将教义变成宗教法令。他们固步自封,失去了基督教育的精神,而这正是他们灯中的油。改正教退化为僵死的教义,他们分裂为许多互相反对的派 别,教会因而被削弱了,不能抵挡罗马教育的反扑。

 

   改革家的成功是因为他们的教育系统训练了青年人,在路德和梅兰克吞工作活跃的期间,罗马教学校几乎被人遗忘。但当这一代改革家死去后,继承者们对抽象的 神学理论产生了更大的兴趣,而忽略了教育工作。大量的精力、时间和金钱用在了讲论和写作抽象的神学理论。罗马教学校因而得了喘息之机,开展了与改正教你死 我活的斗争。天主教明白只有战胜基督教学校,罗马教才有可能存在。罗马教的教育家的攻击技巧和手法、迅速的攻势和成功,是令人吃惊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要 永远记住这段教训。

 

  罗马的精神进入改正教学校,路德和梅兰克吞的继承者的眼睛却被蒙蔽了。他们不明白“真教育”,他们没有看到真教育的重要性,以及品格的建造需要真教育。“真教育的目的是在人身上恢复上帝的形象。”(教育论)

 

   撒旦利用这种无知,培养了他自己的教育家。他们披着羊皮,里面确是残暴的豺狼。他们中的代表人物是约翰—斯特姆。在改正教徒眼里,他是一个很好的基督 徒。约翰—斯特姆把整个罗马的教育模式搬到斯塔博格的改正教学校里。因为他伪装为改正教徒,所以路德的继承者们很欣赏他的教育计划,他甚至被那些所谓的改 革家们称之为那时代的伟大的教育家。他的学校在改正教的学校中颇负盛名,令德国的改正教学校都效法他,远在英国和美国的学校也受了他的影响。“所有接受教 育的人40年前都看得出我们改正教的主要学校:伊顿、温斯特、外米特、在很大程度上都效法了“斯特姆”的模式。历史学家说,在基督教中,希腊和罗马的教育概念的盛行是因为斯特姆的原因。

 

  披着改正教的外衣,混在教育界的狼,残害了羊群,促成了罗马的胜利。教会的最大的危险是自称改正教的学校,“老师和管理者没有真诚悔改,固守旧的教学方法,接受一部分教义,做部分改革,实际上仍是按自己的意思行事”(证言卷6171页)。这样,一步一步地,领着无知的羊群走到世俗的教育中去。在审判的大日,那些改革运动的公开敌人所受的,比披着羊皮的狼所受的更容易呢!他们不断的欺骗主的羊群以至引入沉沦。

 

  魔鬼的主要工作是在这个世界上,倾覆上帝的工作,这是一种最阴险的罪恶。“启:315 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斯特姆学校是:路德和梅兰克吞的模式的改正教学校和罗马天主教学校的混合产物。

 

  传统的文学课程加上一点圣经内容,是这种妥协的教育模式的主要特点。

 

   不实用的课程,机械性的训练方法,记忆训练被高举,它的行政管理非常专制、死板,僵死的知识取代了活泼的能力训练,学生们被迫接受这样的训练,没有人指 导他们去看、去想、去推理,也不去发展学生的独立性和完美的个性,老师们不是根据大自然的法则规律去和谐地发展青年人的才华,而是将他们的授课内容放在准 备好的课本上。梅兰克吞论到这种教育体系说:“他们的训练是不实用的,他们藐视实用的训练,他们给这个世界留下了无知和软弱,造就了许多的废物。”

 

  耶稣会的学校

 

  耶稣会的创始者劳优拉将罗马的教学形式渗透到改正教,大大削弱了改正教的教师力量,在耶稣会行动之前,罗马教意识到千万个由路德和梅兰克吞的学校所培养的传道士所进行的伟大的宗教改革运动势不可挡。

 

  他们发现了路德的继承人中不称职的领袖,将改正教带回到僵死的的传统和遗传中去,是改正教的弱点。

 

   耶稣会的使命是阻止改革运动,控制教育是她最有效的方法,在改正教的国家中进行了大量的教育工作。“他们的学校声誉度很高”,她的教育部门比其他的部门 更有效的阻止了改革运动,甚至在改正教完全胜利的地区,她也胜利了、成功了。她通过她的学校进行活动,控制了大量的学生,耶稣会的成员都是积极能干的老师。

 

  耶稣会学校的教学方法及特点:

 

   自由的思想和敏锐的判断被大量的记忆训练磨灭,关于自制“纪律系统是相互接受命令、盲目地遵守命令、没有道德标准的约束。”“耶稣会采用了大量的模仿、 竞争和超越的机制” 她知道怎样刺激人的竞争心理,成为学校最有力的教学模式,超过其他的学生是最有荣耀的一件事情,最让人感到羞耻的事情是被别人超过,荣誉被隆重地颁发给所 谓最好的学生耶稣会的学校不注重全面发展学生的能力,她只注重学生的模仿,当一个学生能够用很强的记忆,进行准确地答题时,耶稣会的目的就达到了,人的创 造力和独立性,对真理本身的爱,进行准确地判断的能力不但被忽视,反而在耶稣会中被禁止了。耶稣会的教育系统非常成功,几乎一个世纪所有的基督教界的知名 人物都是从耶稣会学校中毕业的。

 

  耶稣会学校的成就

 

   耶稣会的学校此时战胜疏忽大意的基督徒,我们读到:“她们采纳了耶稣会的观点”,她们盖过了改正教的学校,她们像寄生虫一样,从他人身上吸收营养。“全 力以赴地占领教育阵地,在改正教大学里活动。改正教信徒将自己的孩子从比较远的学校领回来,在耶稣会的学校里报名学习。耶稣会的成员则占据了教授的交 椅……在德国的土地上、在改正教自己的家门口、耶稣会拥有了一席之地。(证言卷4134-139页)

 

   这场秘密的征服战迅速地席卷了几乎整个欧洲。英国的青年被邀请到罗马参加学习,在耶稣会的学校里接受培训,然后将他们以传道者的身份送回英国,在英国建 立自己的根据地。罗马教对付新大陆也是这样,根植耶稣会特色的教学方法,取得了显著的成功。不管在哪里,目的是一致的:“攻克占据教育的核心点,就不愁将 青年人控制在手掌中,按自己的意思随意塑造他们。”(耶稣会的足迹149页)

 

  “从路德在威丁堡门口制服雷欧那日算起,不到50年的时间,改正教的工作达到了顶峰,其后此优势很快消失,再也没有完全收复失地。”(M R

 

  势不可挡的宗教改革运动为何受到了阻挡?失去大半欧洲的罗马教廷为何能重整旗鼓,又收回了大块失地?这些问题绝对重要,发人深省!

 

  斯特姆毁坏改正教的原因

 

  马科雷这样形容改正教退后、罗马教涌进的原因:“路德和雷欧的征战实质是,忠信与不信,热诚与奸诈,果敢与纵容,正义与邪恶之战,但 随后不断退化的改正教抵挡不住重抖精神的罗马教。”耶稣会的教育体系大得机会,“甚至罗马教所责怪的败坏在改正教内得到了容忍,改正教逐渐成为不冷不热, 越来越世俗化。伟大的先驱去世之后,没有得力的继承人,……改正教的一边呈现消极怠惰的样子,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内部的互相攻击上;罗马教的一边却充满热情 和献身。这现象比比皆是。在罗马教中,没有严重的教义的分歧……然而,本应用于改革的力量却消耗在改正教的内耗上。”

 

   宗教改革运动之后,罗马教学到了一个痛苦的教训,就是如何保持实力。对内部的不同见解者,就派他们出去工作。马科雷说:“罗马教比任何其他教会都更透彻 地明白如何对付持不同意见者,……罗马教既不向他们让步,也不排斥他们,而是利用他们……把他们编排在合适的位置上……例如曾有人在改正教会中持有不同意 见,没有地位,也没有进过大学,……教会告诫他,如果想继续在教会中,就必须老老实实地听话;如果继续发表言论,就被宣布为异端。结果这人立即决定在一座 山顶上大肆宣言他的遭遇,很快就得到了同情,聚集了很多会众,几个星期之内,这个改正教会永远失去了100多个家庭。

 

   相比之下,罗马教廷此时对付各种不守规矩的成员的方法要高明多了。基本上不从教会内部施加压力,而是巧妙地引导这些人的精力,“每一次英国改正教会因无 知、极端主义而犯下的错误,都成为罗马教这个最危险的敌人的一次胜利。罗马教用极为阴险的方式将内部的不守规矩的人派往改正教的组织里,罗马教会自己毫无 损失。也不将这些人从教会中除名,欣赏这些人的,喜欢听他们教训的人,就用自己的捐献来供养他们……这些人的影响只能是加强罗马教的势力……就这样,罗马 教与持不同意见的罗马教徒紧密地团结起来……。例如:把罗尤拉放置在牛津,他就成为造成分裂的头子,把卫斯里放置在罗马,他就成功地组织了新的社团,为罗 马教的尊荣尽心尽力。

 

   在罗马教重振旗鼓的日子里,其忠诚的信徒除了为教会而活,为教会而死之外,什么都不知道。罗马教发誓要雪耻,不摧毁倾覆改正教会就决不罢休。在各处,通 过其耶稣会的教师、编辑、政府官员去博得公众的好感,占据政府的要职。然而更下功夫之处是:通过教师去控制改正教会儿童和青年的心思意念。罗马教非常熟悉 圣经中的原则,“教养儿童当走的路,就是到老他也不偏离”,反过来使用它“让我用罗马教的方式教育儿童到12岁, 他就永远是罗马教徒。”现在我们能进一步明白了,为什么英国的改革家们没有看透剑桥大学、牛津大学、伊顿大学、韦斯特大学等教育体系的本质和危害。因为无 知,将这种制度引入了新大陆改正教的学校里。因为无知,去发展这种制度。改革家的继承人,就像路德和梅兰克吞的继承人一样,深受这种罗马精神的毒害,直到1844年,各改正教会在道德标准上,已经与“母教会”无异了。

 

   到此,我们已经将美国的教育制度的本质,打破砂锅问到底了。美国新英格兰州第一所大学的哈佛大学,起初“就是一所培养传道士的学校。”同时“理所当然地 教授圣经”然而,除圣经之外,所有的课程都是从英国的伊顿等知名大学搬来的斯特姆模式的。耶鲁、威廉姆斯、麻里兰及其他的美国大学都照搬了这同一种教学体 系。可见,美国的改正教会用罗马的斯特姆式的教育去教育自己的孩子。

 

  从教育的历史中可以看出1844年改正教会被上帝弃绝的原因

 

  虽然他们仍有改正教的外表,但他们的教育体系却使学生富有罗马的精神。被称为巴比伦就是这个原因。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青年应扪心自问,擦亮眼睛看清自己正处于什么样的教育概念的影响之下,在大呼喊的时候,不要象那5个愚拙的童女被主拒绝,不要重蹈改正教午夜呼喊时被拒绝的悲剧,那时他们不明白“教育的真科学”“他们没有站在真教育的战线上,”因而拒绝了从天来的信息。

 

  美国政府进行教育改革时的一些正确观念

 

   美国的一些有识之士在罗马教受到死伤期间,从主那里领受了一些教育改革的观念。他们勇敢地宣扬和实践这些真理。在联邦政府中,这些神圣的原则得到相当大 的程度的发展,护蔽了第三天使的信息的传播。但是改正教会长久实行的罗马式的教育体制对政府进行的改革持续地制造障碍。因为教会实在不愿意摆脱那种传统固 定教程加学历的教育制度否则教会和政府得以“繁荣”的等级和专制制度就没有立足之地了。尽管教会不愿脱离那种体系,但联邦政府的改革者坚决拒绝欧洲式的贵 族、头衔、世袭等那些等级专制的东西。坚持罗马教育体制的教会,不但应为其内部的罗马精神负责任,而且要为联邦政府走专制的回头路负责任,现在这种集权、 垄断、联盟趋势越来越明显。

 

  自从使徒时代以来,1844年 是教会历史上最有决定意义的时期了。先知早已在预言中指出了这一伟大的事件。全天庭都在热切地观看地上要发生的事情。天使为所有声称跟从耶稣的人服务,预 备他们可以接受那要传给地上的信息。但以上的历史显明改正教会被罗马的教育观念所束缚,不能接受这道信息,也不配传扬。因那样的教育观念根本不能培训出传 扬现代真理的人。

 

  历史的时钟指向了天上圣所中所发生重大事件的一刻1844年。在这之前,基督教育改革运动和灵性唤醒工作蓬勃开展。主流教会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如果教会不站在“真教育”的阵线上,就不可能将最后的信息传遍全地。下面这话正应验在他们身上。“……我们现在需要空前地迫切理解真教育,否则我们永不能在上帝的国中有份。…… (怀爱论189778U.T

 

  今天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必须经历1844年 改正教经历的同一形势,我们看到了改正教是怎样坚决的反对基督化教育的原则,所训练的青年不能发出午夜的呼喊。今天成千在世俗学校中的安息日会的青年啊, 你们能付得起同样失败的代价吗?主流教会的灵性堕落,才有了“巴比伦倾倒了,巴比伦倾倒了”的宣称。如果他们坚持正确的教育原则,这本是大可不必的。安息 日会的信徒,如果不各自地借鉴此点,很可能在大呼喊临近时,成为被关在门外的五个愚拙的童女。比喻中的童女手中都有灯,代表教义理论;但因缺少爱真理的心,所以灯点不着。“真教育的科学是真理,会强烈地震撼心灵,绝不能被日益增长的谬误所磨灭,第三天使的信息就是真理,亮光和能力。(证言卷六,131页)。基督的教育原理照亮了那些理论,罗马的教育则是黑暗。

 

  对于年轻的安息日会信徒,这真是一个严肃的时刻,每一个教师、学生、教会各条战线的传道工作者必须面对基督教育原则,表明态度的时刻。因为“在将现代真理全备地传遍地极之前,我们必须先摆脱一切枷锁的缠累,必须站在真教育的阵线上。”(怀爱伦,麦迪逊学校30页)“我们现在需要空前地迫切理解真教育,否则我们永不能在上帝的国中有份。”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lingxiu/shengjin/89.1-meiguo+jiaoyu.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419
44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