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为什么人人须拜真神?

为什么人人须拜真神?其理由有三,如下:一、为了求平安很久很久以前,早在这世界尚无文明之先,全世界各方各族的人就晓得拜神了。虽然他们各人所拜的神未必尽同,但由于思索宇宙万物的来源,以及观察天地间种种奥妙莫测的现象,再配合神赏赐在他们各人里头的拜神的本性,他们却知道宇宙间必有创造和统治万有的神(罗一19~20)。其次,由于许多不可防御的天灾地变的威胁,以及各种疾病的危害,他们更知道人力之脆弱、人命之不稳定,而觉得非倚靠神的庇佑不可。于是,「求平安」这件事不但成为初民拜神的唯一目的,而且也成为人类有史以来许多人拜神的主要目的了。一般世人虽然知道世界没有平安,也知道人必须信靠神才有平安,却往往因拜错了神(偶像)而得不到平安。因为偶像并不是真神,乃是假神;既不能降祸,也无力降福(耶十5)。圣经上有一段话揭穿偶像的真面目说:「他们(世人所敬拜)的偶像是金的、银的、是人手所造的。有口却不能言;有眼却不能看;有耳却不能听;有鼻却不能闻;有手却不能摸;有脚却不能走;有喉咙不能出声。」(诗一百一十五4--7)。二千六百年前,真神曾藉着先知耶利米责备以色列人说:「我的百姓做了两件恶事,就是离弃我这活水的泉源,为自己凿出池子,是破裂不能存水的池子。」(耶二13)。所谓「活水的泉源」,乃指真神;所谓「破裂的池子」,则指偶像。真神之所以藉着先知如此责备以色列人,乃因他们离弃真神去敬拜偶像(5、8--13)。此事教训我们:凡是背逆真神去敬拜偶像的,都必因得不到平安而不能解决心灵上的干渴;惟有敬拜真神的人才能获得平安,心灵上有满足的喜乐,而不再干渴。「你要认识神,就得平安。」(伯二十二21);「坚心倚赖(真神)的,必保守他十分平安,因为他倚靠。」(赛二十六3)。创造天地万物的真神,是「赐平安的神」(罗十五33),凡认识廷,倚靠廷的,都必十分平安。所以古圣徒曾论到真神的庇佑说:「廷(真神)是我的避难所,是我的山寨,是我的神,是我所倚靠的。......你必不怕黑夜的惊骇,或是白日飞的箭;也不怕黑夜行的瘟疫,或是午间灭人的毒病。虽有千人仆倒在你旁边,万人仆倒在你右边,这灾却不得临近你。」(诗九十一2--7)。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患。故我们「当趁耶和华(真神)可寻找的时候寻找廷,相近的时候求告廷。」(赛五十五6),免得将来万一灾祸忽然临到,后悔莫及!二、为了尽本分「这些事都已经听见了;总意就是敬畏神,谨守廷的诫命,这是人所当尽的本分。」(传十二13) 这段经文告诉我们说,敬畏真神是人所当尽的本分。而弃绝一切偶像,用虔诚的心来敬拜真神,便是敬畏真神的表现之一;因此,我们可以说敬拜真神是人所当尽的本分。为什么人有敬拜真神的本分呢?譬如说,父母生我、养我、育我;事事体贴我,处处关怀我;为我消耗金钱,时间,体力,精神,缩衣节食;甚至为我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其恩高似苍天,深如碧海。所以我必须孝敬父母,尽我做儿子的本分,这是理所当然的(弗六1--3)。依此推论之,真神创造天地万物,又创造我的祖宗;赋予人类生命,复赐以食物;使我生有所本,命有所维。故此,我必须敬拜真神,尽我做人的本分,这更是理所当然的。试想;父母只是我个人的本源,我尚且必须孝敬他们;何况真神是我祖宗的本源,也是我父母和我个人的本源,我岂可不敬拜廷呢?不孝敬父母是忘本,辜负父母养育之恩;不敬拜真神更是忘本,辜负神创造、眷顾之恩。所以我当孝敬父母,念念不忘我个人的本源;我更当敬拜真神,念念不忘我祖宗,父母和我个人的本源。「天哪,要听!地哪,侧耳而听!因为耶和华说:『我养育儿女,将他们养大,他们竟悖逆我!牛认识主人,驴认识主人的槽;以色列却不认识,我的民却不留意!』」 (赛一2--3)。这是何等刺人肺腑的哀诉!何等令人心痛的信息!以色列人是真神从世界万民中拣选出来,归在廷名下的子民,真神是他们的父;真神养育他们,将他们养大。但出乎意料之外,他们竟然悖逆廷,简直不如牲畜!我们要知道,不独以色列人,就是全世界的人也都无不是真神的子民的(路三38下),廷是「万灵的父」(来十二9);我们更要知道,真神不仅养育以色列人,而且也养育全世界的人,廷「善待万民,廷的慈爱覆庇廷一切所造的。」(诗一百四十五9)。亲爱的读者们!让我们冷静思考:真神创造、养育、眷顾我们的恩宠,既然如此长、阔、高、深,我们岂可不敬拜廷吗?三、为了回到父家主耶稣曾设一个「浪子的比喻」,藉以说明天父真神的慈爱说:一个人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对父亲说:「父亲,请您把我应得的家业分给我!」他父亲就把产业分给他们。过了不多几日,小儿子就把他一切所有的都收拾起来,往远方去了。在那里任意放荡,浪费赀财。既耗尽了一切所有的,又遇着那地方遭大饥荒,就穷苦起来。于是,去投靠那地方的一个人;那人打发他到田里去放猪。他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充饥;也没有人给他。他醒悟过来,就说:「我父亲有多少的雇工,口粮有余,我倒在这里饿死吗?我要起来,到我父亲那里去,向他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您!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您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于是,起来,往他父亲那里去。相离还远,他父亲看见了就动了慈心,跑去抱着他的颈项,连连与他亲嘴。儿子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您!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您的儿子!」父亲却吩咐仆人说:「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可以吃喝快乐!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他们就快乐起来了(路十五11-24)。这个比喻告诉我们说:浪子远离父家,在外流浪、放荡,生活没有目标,生存没有意义;举目无亲,没有依靠,没有安慰;身心疲惫,饥渴至极。但当他一旦醒悟过来,回到父家,投靠于慈父的怀里,忧伤痛悔,他便实时蒙了怜恤,得以再享受做儿子的一切福份了。这是一幅何等美丽的图画啊!亲爱的读者们!当你读完这个比喻之后,你岂能无动于衷吗?请你设身处地想一想吧!如果你也有一个不肖的儿子,恰似这比喻中的浪子。他好吃懒做,终日奢侈逸乐;与歹徒为伍,胡作妄为,耗尽你分给他的家业;而且将你屡次的苦劝,都当作耳边风。那么,你的心将何等伤痛!而你期待他早日悔改的心又是何等迫切!果然有一天他忽然醒悟过来,回到你面前来向你忏悔;并且立志今后必做新人,而结束既往放荡的生活。那么,你所得到的安慰和快乐将何等大呢!这个比喻中的父亲便是我们在天上的父,那个浪子便是一切远离父家而晓得悔改归向真神的人。原来,我们全世界各方各族的人,都与真神有父子的关系,但自从始祖亚当背逆了真神之后,我们便都远离真神了。于是,久而久之,我们既不晓得敬拜真神,又不知道听从廷的教训,而在世上任意放荡,没有依靠,没有指望,心灵饥渴。虽然如此,我们天父真神却有丰盛的慈爱(诗一百零三8--13),只要我们肯切实悔改,虔诚敬拜廷,虚心听从廷廷随时都必动了慈心赦免我们,接纳我们回到廷的家的(弗二19)。「耶和华(真神)靠近伤心(为罪忧伤、自责)的人,拯救灵性痛悔的人。」(诗三十四18)。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mushi/mudao/31508.1-zhenshe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相关标签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