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香岗<第三十二章>

第三十二章  保守我如同眼中的瞳人

“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约17:15)

那年天气特别炎热,进入劳改农场时刚刚是双抢夏种夏收的时候,我们刚入监的都是新犯人,他们怕我们会逃跑,都有武装人员紧紧看押。四面插上红旗作警界线,出红旗界外就要开枪。

并且我们所喝的水都是田里的泥浆水,因那时农场的大田都用氨水做肥料,所以我们所喝的水都有浓浓的氨水味,因为就是这田里的水。那时不但我的身体非常乏倦,周围环境的紧张,天天神经绷得紧紧的。

直到双抢后,稍微放松一点,我就向主献上祷告说:“主啊,我第一次被囚时,你用着我这卑微可怜的人,受浸归主的有三百多名,又建立了八处教会,叫你的名大得荣耀!你这次既把这带无用的小子来到这地。愿你再一次把你的荣耀完全彰显出来,我深信你末后的恩比先前更大!孩子是你的器皿,我个人的得失并不要紧,只愿你的工作有出路,你的旨意能通行,我就心满意足了。孩子是奉献在你手中的人,无论或活或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显大。(腓1:20)我活着要为你而活,我若死了,也要为你而死,求你不要照我的意思,只愿照你的旨意成全在我身上。”

当我把这心愿向主陈明时,神悦纳了我的祷告,他就开始工作了。队长把我从监房调到外铺管理菜和工具。

当我调出来的第一天,我就问当地的老百姓说:“这地方有没有信耶稣的人?”他说:“有啊。”我又问他:“在那里呢?”他说:“在山弯那里有信耶稣的人,也有做礼拜聚会,是夜里做礼拜的。”我听到山弯村有聚会做礼拜,心里高兴得不得了。到了礼拜天晚上就去了山弯村。因山弯村离我住的地方很近,不到二里路,那天晚上我就马上过去了。

进去以后看见有一个人在那里讲道,口里叼着一支香烟,桌上放着一杯茶。我就甚觉稀奇:我们信主的平信徒都不吸烟的,为什么这里讲道的都吸着烟呢?只因我是犯人身份,就不能与他们说好说歹了,只得安静地坐在那里听。他见我是个新来的人,就来找我,听见我是信耶稣而坐牢的,就叫我起来交通几句,我就站起来,交通了神的话。在山弯村聚会这班弟兄姊妹很欢喜听我讲道,我在山弯村一共讲了三次道,在我里面的主就对我说话了:“这里不是我所喜悦的地方。”我说:“主啊!既然你不喜悦,我又何必到这里来呢?你不喜悦,我也不喜悦。”从此我就不再到山弯村去聚会了。

有一天中午,当我坐在我所住的地方看圣经的时候,有一位姊妹到他所住的地方旁边来拔草喂猪,那里的老百姓养猪的比较多。这位姊妹看见我在看圣经,就说:“你是信耶稣的吗?”我说:“是。”我就反问她说:“你有没有信耶稣?”她回答说:“我也是信耶稣的。”我又问她说:“你住在那一个村子?”她说:“我住在大垅村。”我说:“大垅村离这里有多远?”她说:“大约有二十里路。”我又问她说:“你是不是在山弯村聚会过主日的?”她说:“山弯村那是三自‘教会’,我不是在山弯村聚会的,我是在大垅村聚会。”我又向她说:“你们大垅村有多少人聚会?”她说:“大多数都是女的,也都没有受过洗,男的只有二、三个,就是在那里祷告,唱唱诗歌,也没有人讲道。你既是信耶稣的,就请你到我们那边去讲道好吗?因我们那里有许多道理都不明白。”我就说:“好吧!等主预备,主如叫我去,我就去。”

当这位姊妹割猪草回家后,就把我在农场的事告诉了大垅村的弟兄姊妹。他们听了以后,他们很渴慕想我去大垅村讲道。所以大垅村的弟兄姊妹夜里常常来到我所住的地方交通。后来主就预备了姊妹带我到大垅村去。

当我到了大垅村,就开始传福音,以后就开始受浸,第一次受浸的有三十多位弟兄姊妹;第二次受浸的有二十多位,接下来就建立了教会,设立了桌子,擘饼祈祷,也有各种的聚会。弟兄姊妹都是同心合意。心里火热事奉神。

当主的工作开始时,撒旦也忙碌地开始工作了。在山弯村讲道的这个人名叫韩金宝,这时候他突然想起来了,就问:“前次来到我们这里聚会过的那个人是个劳改犯人,剃光头的(因为在衢州那边凡是剃光头的都是劳改犯人),这个犯人现在到那里去了?”有人告诉他说:“他现在已到大垅村去聚会了。”韩金宝就说:“我们这里是国家批准合法的,至于大垅村聚会是非法的。”他咬着牙阴险地说:“好啊!这个劳改犯人送死,我要到龙游公安局去汇报,马上把他抓住处死。”

但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里的水,随意流转。(箴21:1)正当那天晚上,管我的这位队长大发脾气,像酒醉的人一样。他大声对我说:“你不能在这里住,马上搬到监房里去。”我说:“报告队长,我犯什么错误?为什么要我搬进监房里去呢?”他板着脸说:“你是劳改犯人,剥夺政治权利。你无话可说,叫你进,你就进;叫你出,你就出。不能有任何的理由!不能讨价还价!赶快将被铺整好,搬到监房里去。”

那时,我的心里非常难过,外面刚建了教会,但又实在很无奈,不能说理由,因此我不是顺服而是屈服,只得勉勉强强地搬进监房,阿哼叹息地皱着眉头,赞美的声音一句也么有了,每天忧忧愁愁地在监房过日子。人在监房心还是常想着外铺。我的眼天天看着管我的这位队长的脸色,但他总是没有好脸色给我看。我想出到外铺的希望连一丝都没有了。

那时我没有一点办法,只有恳切地祷告主,说:“主啊,难道就这样算了吗?”

主说:“人的道路不由自己,行路的人也不能定自己的脚步。”(耶10:23)主又说:“我所作的你如今不知道,后来必明白。”(约13:7节)我在监房里住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那天晚上,管我的这个队长走近我的身边,带着微笑的脸,拍拍我的肩膀对我说:“这次把你调进监房,你有什么想法?”我无奈地回答:“报告队长,我是个犯人,还能有什么想法呢?队长叫我进,我就进;队长叫我出,我就出。”

队长点点头说:“我如今看见你是个真信耶稣的人!你要知道这次部队把你调进来,就是要考验你,现在你在监房里有一个月的时间,看来你的态度是端正的,也没有听到你有不满反抗的言行。现在部队已知道你已考验成熟,确实是个诚实的人,因此部队把你放在外面也放心。好!你今天下午就搬到原来住的地方去住。”

当我听到队长这一番话,从心底深深地向主俯伏并献上感恩,真的是感恩的泪止不住的流。一面悄悄地流泪,一面赶紧把自己的被铺都准备好。队长就把我带出监房,到了原来的地方。

我当夜就急匆匆地到了大垅村,就在一个姊妹家的门外敲门,姊妹一下听不出是我的声音。我再不断的敲门叫她,这才听出是我的声音。她说:“啊呦!老弟兄啊。”我觉得奇怪,这么长时间没见,怎么没有重见的喜悦,反而叹息呢?就问她说:“姊妹啊!为什么说‘啊呦’的话呢?”她又叹息了一声,说:“老弟兄啊!我一直为你祷告噢。”我说:“是啊!我也在那里祷告啊。姊妹你怎样为我祷告呢?”她说:“我向主迫切祷告,求主拦阻你千万不要来大垅村。”我惊讶地说:“啊?那我求主给我再来大垅村。”我不解地问姊妹说:“你祷告主,叫我不要来大垅村是怎么一回事呢?”她说:“老弟兄啊!龙游公安局有两位人员派到我村,一定要抓住你,将你处死。他们整整住了一个月,刚刚昨天才回去。”我由衷地说:“感谢主!主已把我放在保险箱里了!”

虽有人起来追逼你,寻索你的性命,你的性命却在耶和华你神那里蒙保护,如包裹宝器一样;你仇敌的性命,耶和华必抛去,如同机弦甩石一样。(撒上25:29)

我的神啊,你从前保护你仆人大卫,如今也保护你无用可怜的小子。我从前风闻有你,如今亲眼看见你。(伯42:5)

在山弯村聚会的韩金宝,他的身体非常健康,年纪只三十二岁。他被撒但利用向龙游公安局汇报,要害死我的性命。然而神却保护我如同包裹宝器一样,神却把要害我性命的人如同机弦甩石一样抛去。

过不多久时有人把韩金宝死掉的消息告诉了我,我觉得非常惊奇,他才只有三十二岁,是做油漆工的,身体很健康,怎么一下子就死了呢?

有一次下雨天,我往大垅村去,路过山弯村。我就问一个女孩子,说:“韩金宝住在那里?”她说:“韩金宝已经死啦。”我说:“他的身体一向很好,怎么一下子就死呢?”她回答说:“是真的,我是他的邻居,他是突然急病而死的。”真是叫人难以相信!我只有从心底向主敬拜!也想起主的话:

“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失丧生命;凡为主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太16:25)

“愿恶人的恶断绝,愿你坚立义人,因为公义的神查验人的心肠肺腑。”(诗7:9)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10623.1-ruxiang.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