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香岗<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极大的哭声

“我几次流离,你都计数。求你把我的眼泪装在你的皮袋里。”(诗56:8)

我四月十日被关进禁闭室,直到七月二十五日那天才出禁闭室。在这一百零五天里,我家里人三次来看我都没有看到,也不知我遭遇了什么,到底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心里非常焦急。

有一次我大女儿和二女儿一起来看我,问来问去都不知道父亲的下落,甚至农场干部也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她们坐在地上伤心得嚎啕大哭:“爸爸!你在哪里?我们还能见到你吗?爸爸!你还活着吗?”凄惨的哭声传的很远很远,直哭得声嘶力竭,犯人们也都带着同情的眼光望着她们。但谁也不知道我去了哪里,因我好像突然间消失了一样。所以我家里的人个个悲悲戚戚地来,又哭哭啼啼地回去。回到家里全家人又是一场大哭,我的姊妹更是泪水咽肚,极其伤痛。因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一点希望也没有。

当有些弟兄姐妹来看我时,公安人员就把他们关起来,一同审问,东问西问,为的是要搞我的材料,好定我的罪。并且全农场的干部和工作人员都大调动,为要把我的案件搞的水落石出。撒但竭尽全力,非置我于死地不可,但我却在主的保护之下,主不许可,这一切风波终于烟消云散、不了了之了。

当我出了禁闭室的第五天,我大儿子常辉与大女婿恩华刚好又来看我,终于看到了我,他们非常欢喜。但因着我在禁闭室里那么久没有见到丝毫阳光,出了禁闭室后被太阳一晒全身句都起了泡。一只一只像桂圆那么大,看起来非常可怕。当他们俩人见到我这样子,吓得他们伤心地痛哭起来!惊慌地问我说:“爸爸,你这是什么了?爸爸,你得了什么病啊?怎么办呢?”他们以为我得了大病,看见他们这样难受,我就急忙解释,安慰他俩说:“别慌,别慌,爸爸很好,一点没有病。这样起泡不是什么原因,是因为长久没有见过太阳,出来被太阳一晒就起泡了。”

那时,我的刑期也快满了,只有四十天,我出来后就转到出监队去劳动。但因我长期禁闭体力衰弱,常常头昏目晕,有时甚至昏迷过去。然而还是靠主的恩典坚持劳动,主也用恩典把我托住,一天天把我平安地带过。

“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8:18)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10941.1-ruxiang.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0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