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香岗<第三十七章> 经过死荫幽谷

第三十七章、经过死荫幽谷

“靠你有力量,心中想往锡安大道的,这人便为有福。他们经过流泪谷,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并有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诗篇84:5— 6)

一九八八年四月八号,我的姊妹(妻子)到监狱来看望我。诸暨县有位弟兄,名叫吴光(化名)也判刑在衢州。

他的妻子那天也刚好来探狱,是与我的姊妹同一天坐同一辆汽车,到了十里丰农场。我与吴光弟兄在监房里也是有交通的,他的妻子我也认识。我的姊妹(妻子)接见了我以后,我就把她送到招待所里去住宿。当我刚把姊妹送到招待所住下时,就有与我同住的人来叫我说:“微仆,你所住的地方又有许多人来聚会了。”我一听,就赶紧对我的姊妹说:“你在招待所里休息吧,我得马上回去。”

说完就急忙回到我所住的铺里,果然有一百多的弟兄姊妹来到了,我们就开始交通、聚会了。

他急匆匆走在路上时,刚好遇到个管菜的犯人,管菜的犯人就问他:“你到哪里去?”吴光说:“我是个犯人,你也是犯人,你管得着我吗?你管那么多闲事干什么?”

因言语暴戾触动怒气(箴15:1),魔鬼就趁机而作。

这个管菜的犯人虽在平常的时候,也与我很好,但这一天因与我同住的人发生争执,与我同住的其他犯人就对我说:“这次你家里的人来接见,他是不知道的。所以你家里带来的东西不要分给他吃。”

经上说:“爱人不可虚假。”(罗12:9)又说:“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彼前4:8)我们没有遵照圣经的教训去做,给魔鬼留下了空子,所以就出了事情。

那管菜的犯人气愤地回答吴光弟兄说:“是的,你是犯人,我也是犯人,这话是不错。但你半夜三更到微仆那里去聚会,你们是搞反革命活动。”

第二天,他被魔鬼挑衅,就去场部汇报说:“吴光三更半夜窜到微仆住的地方聚会,搞反革命活动。”因此场部就把吴光弟兄抓起来了,用手铐铐上,马上送去关禁闭。 

公安人员提审吴光弟兄,审问说:“吴光!这次为什么把你关禁闭,你晓得否?你到底窜到那里?做了哪些活动?你要老老实实地交待明白。”当初公安人员掌握的材料是汇报吴光弟兄到我铺里来聚会,但是吴光弟兄被一吓唬,却说出:“我到大垅聚会过了。”

提审员听见了非常高兴,觉得这是个额外的收获,就紧紧追问:“是谁叫你去的?”吴光弟兄没有办法,只好说出:“是微仆叫我去的。”提审员紧追不舍地问:“到大垅去聚什么性质的会?”

此时他已无回旋余地,只好答道:“是衢州和龙游两县交通大聚会。”当吴光弟兄讲完以后就叫他签字盖上红指印。他们得了这个把柄,就马上采取行动。

在一九八八年四月十日中午,我正在那里挑水的时候,因着天气热,穿的是一件单衣和一条裤子。场部公安人员气势汹汹地开着摩托车到我这里来,不声不响地就把我铐上手铐。我当初毫无思想准备,突然大难临头,真如同晴天霹雳打下来一样。他们把我铐在摩托车上,开过一道又一道用电网围着的高大围墙,一直开到高高的小围墙里,最后把我往禁闭室里一推。这禁闭室就像死人的坟墓一样,整个里面黑古隆咚的没有一线亮光。公安人员也说:“这里只有进去没有出来的,是坐死无生的地方,你看看里面有多少死人的骨头?你若不好好交待明白,也要像这些死人骨头一样,烂在里面。”

这禁闭室是水泥浇起来的,只有一米多平方,人不能站直,四壁和顶上都是水泥搞起来尖尖的像刺一样的水泥钉。若是身体碰到墙,皮肉马上就要流出血来,如果想站起来,头上马上就要被刺出血来。我的手被反铐在后面,脚带上了三十六斤重的脚镣,站不能站,坐不能坐。那光景真像大卫所说的:我行过死荫的幽谷。”(诗23:4)

公安人员严厉地对我说:“为什么要把你关禁闭,你知道不知道?你真是胆大包天了,在劳改农场竟然做出这样无法无天的事,我们这里十里丰农场,自从建场以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特大的案件,这次我们场部的干部全部调动,一定要把你所干的案件搞得水落石出。”

因吴光的供词上说我到过大垅村聚会过两次,来自各地的老百姓有好几百人参加,是我叫他去的。这份供词盖上红红的指印,他们拿来放在我面前叫我看。他们说:“你的罪行已铁证如山!够上枪毙绰绰有余!但现在政府还给你一线希望,让你彻底坦白,争取从宽处理。”

我知道什么也不好说,什么也不能说,就干脆学主耶稣在审判时“一句也不回答”的样子。(可14:61)我的手被反铐上,脚上带着脚镣,公安人员问我这样,问我那样。见我一句也不回答,他们气得暴跳如雷,不但拳打脚踢,还拿电警棍来电我。“因主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 。”(赛53:5)但稀奇的事发生了,因有主与我同在,电棍竟然在我身上不起作用,而我的身体似乎成了绝缘体,只听见电警棍的响声,而我身上却没有一点反应。他们以为电棍坏了,不起作用了,他们就放在自己脚上试试,一试:“阿唷!不得了了!”他被电得跳起来并尖叫着。

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诗23:4)他们见电棍在我身上无效,就拳脚相加,狠狠地打我,踢我,并愤怒地吼叫道:“你为什么一声不响,一句话都不说,像死人一样?说!”我仍旧默然不语,任凭他们暴跳如雷。因主告诉我:“得救是在乎归回安息,得力是在乎平静安稳。”(赛30:15)这也是主给我的智慧,如果我开口承认,说我到大垅去聚会过,他们马上就凭我的口去定大垅弟兄姊妹的罪,他们要受连累,说他们勾结犯人一同聚会,那个聚会的家也会被定罪判刑了。所以每次审问的时候,我总是一言不答, 主没有叫我说,我就什么都不说。后来他们狠狠地说:“有这样铁证事实的材料摆你面前,就是你一声不响,一句不说,我们也能定你的罪!也足够判你死刑!”

但我仍然一言不答,因我不看一切的环境,也不听外面的风声。

我虽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但仍很坦然,我就在心里向主说:“主啊!以往这些大事不是我做的,都是你自己做的,而我今日一切的遭遇都是出乎你,。既然是你,我就默然不语,是你的旨意,我心何等安息!我不指望在地上活着,我一心想着天上的荣耀。我不想回己家,只想奔天家。因你是帮助我的,我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呢?”(来13:6)我在禁闭室里,因有主与我同在,我心里充满了属天的平安和喜乐。这些天恩的滋味,是常人难悟,不能尝到,也难以述说的。

我十月四日中午进了禁闭室。那时天气非常寒冷,到了晚上我冻得全身发抖。没有棉被,只穿单衣、单裤,我蜷曲在地上瑟瑟发抖,禁闭室里黑古隆咚,又湿、又脏、又臭,我手带反铐,脚上带镣,站也不能站直,又因顶上的水泥像尖刀一样,要站直的话头马上会被刺得鲜血直流。坐着也不能靠墙,因四壁墙上也都有尖刀般的水泥钉。每天上午二两米饭,下午二两米饭,总共四两米饭。禁闭室下面有一个洞,刚好够饭盒进出,送饭的人把饭盒里的饭弄松,浇上一点菜汤,我就趴在地上用舌头舔饭,每次不但都吃得光光,还吃得津津有味。手因反铐不能动,大小便都在裤子里。到了五、六月份,天气热起来了。白天黑夜都有成群的蚊子,像蜜蜂一样嗡嗡地叫,但封住狮子坑里狮子口的神也封住了蚊子的口,使蚊子一口也没咬我。

我每天四两米饭,胃口很好,吃得非常有味道,夜里睡觉也非常香甜,可笑的是,在那里没有白天,天天是地狱般的黑夜,但是,有主的同在地狱也能变成天堂。

在禁闭室里所有外面的工作都停止了,我只有每天负担起向主祷告的工作,既然不能站,也不能坐,只好半跪着向主祷告,把我所知道的每一个人都带到主面前细细地祷告,把每一处的教会从近到远一处一处的都带到主面前祷告。最后也把自己的心愿向主陈明,把自己的身体交于死地,只想天家,不想回家。在这没有一丝光线的禁闭室里,不知白昼和黑夜,所以就一圈一圈地祷告,像以色列人环绕耶利哥城一样,每天都是那样绕城的祷告。祷告完了我就睡着了,睡醒了我就再祷告。感谢主!如不是神恩典的托住,若不是主给我这样的祷告生活,不信的人在里面气也会气死了,愁也会愁坏了,哪里还能活的下去。

我正在祷告时,主让我在异象里看见:山岗上有很多水管在那里喷水,似乎都在浪费这些水。主对我说:“你要上到那边去,把这些喷水的管子都连接在一起,成为一个源头,合乎主用。”我有点作难地对主说:“主啊!这路我向来没有走过。”主又说:“我差谴你到谁那里去,你都要去;我吩咐你说甚么话,你都要说,你不要惧怕他们,因为我与你同在。”(耶1:7—8)主让我看见,现今的教会四分五裂,虽有水在那里喷,却往往是浪费。教会一定要在真道上同归于一( 弗4:13);要在圣灵里合一 ( 弗4:3);都在基督里归于一 ( 弗1:10)。现今许多的教会都活在恩赐里,活在知识里,活在自高自大的情形里。但我们一切所作的圣工,若不在神的旨意里作,都是白白地浪费。

现今的教会虽在那里工作,却常常不在神的旨意里作,以致使教会四分五裂,造成分门别类、结党纷争、相咬相吞,把神的命令破坏了。因主明明说:“我赐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约13:34)以色列第一任国王扫罗,虽打了胜仗,得到了亚玛力的牛羊,却废了自己的王位。这前车之鉴是我们都知道的,因为听命胜于献祭。(撒上15:22)扫罗没有听好命令,虽打了胜仗,却被废去王位,今日许多神的儿女也在走扫罗的路,只重视工作和恩赐,却没有听从神的命令和旨意。主说:“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主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1—23)因此,我们一切的工作都要听好命令,要知道是谁叫你做的,这是源头问题,源头错了,一错百错。

凡是出乎主的一切工作,主必收纳;但凡是自发的、为名的、为利的,不管恩赐有多大,不管工作有多少的果效和成就,到那日主都必全然否认。因此我们一切的工作都要先听好命令,才能遵行神的旨意。如果命令破坏了,旨意也就破坏了。虽然也在作工,主说:“你们是作恶的人。”(太7:23)这些都是在禁闭室里主给我的启示。

在禁闭室里呆了九十天,也就是满了三个月的那一天,因我长期带脚镣,脚上的肉都被铁镣磨光了,露出白森森的骨头,却没了肉,那情形非常可怕。他们就把我的脚镣开掉不让带了,但手上的手铐仍被铐着,身上的衣服早已烂的一片不剩,虽然赤身露体,却并不羞耻。(创2:25)

又等了半个月,整整是满了一百零五天的那一天上午,公安干警突然打开禁闭室,高声对我说:“你信耶稣要上天堂,现在就给你真的上天堂去(上天堂就是枪毙)。”说着就把我从禁闭室里提出来,把我的手铐在摩托车上,开出去要枪毙了。

一路上所有的公安干警都是全副武装,背着枪,威风凛凛地把我开到野外去枪毙,摩托车一直的开,风呼呼地响,我突然想起圣经中司提反殉道的情形,当司提反殉道时定睛望天,看见神的荣耀,又看见耶稣站在神的右边来迎接他。我那时也定睛望天,心中充满了喜乐!在我一生的日子里那一天真是我最喜乐的日子了:从死荫的幽谷走到今日,终于苦难的日子满足了,马上可以回到天家去了!地上一切的劳苦都可以脱去了。

摩托车载着我飞快地开着,我的两眼紧紧地望着天,看天为我开了没有?我的主起来迎接我了没有?一直开到目的地,我的心里直嘀咕:天怎么还没有为我开呢?主怎么不来迎接我呢?枪声响了,子弹却没有打在我身上!

哦!原来是假枪毙吓唬我!难怪天没有开呢!如果子弹真打在我身上,我相信天就会立刻开了。感谢主!我这才知道我的日子还没有到,神还要继续留我在地上为他工作。

我略带遗憾地问我旁边所熟悉的一位干警说:“为什么没有把我枪毙掉呢?”他说:“叫你回家去了。”我又问:“回到哪里去?”他说:“回到监房里去。”

“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我想现在的苦楚,若比起将来要显于我们的荣耀,就不足介意了。”(罗8:17—18)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10942.1-ruxiang.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