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香岗<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孙子因祸得福

“主耶和华啊!我是谁?我的家算什么?你竟使我到这地步呢?”(撒母耳下7:18)

还有一件事我不得不说,因主曾对我说:因你信我,你的后裔都要得福。

我的大孙子名叫“选择”,那年刚刚十二岁,在县城关城南小学读书。在一九九六年(农历)十一月二十四日,吃好中饭去上学的时候,将到门口,突然一辆摩托车疾驶而来,撞在我大孙子的身上,这辆摩托车无牌照也无驾驶证,我孙子被撞倒在地,当场好像死去一样,急忙被送往医院抢救。

我第二个媳妇马上开着车到我家里来,要把这事告诉我。她把车子停在门前,就匆匆跑进来问我的姊妹(妻子):“妈,今天爸爸在不在家?”我姊妹说:“前几天都不在家,刚好今天在家里。”我的姊妹就问我二媳妇:“看你慌慌张张地开车来,有什么急事吗?”她说:“选择被摩托车撞倒了,很危险!”

她们讲的话我在楼上听得一清二楚,我就连忙俯伏在主面前祷告。当我祷告的时候,主的话启示我:“复活在我,生命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约11:25)又说:“来吧!我们归向耶和华。他撕裂我们,也必医治,打伤我们,也必缠裹。过两天他必使我们苏醒,第三天他必使我们兴起,我们就在他面前得以存活。”(何6:1—2)

有了主的话,我就满有信心地下了楼。媳妇见了我就说:“爸爸,选择被摩托车撞得很厉害,恐怕不行了。”我说:“没有关系。”她说:“你们现在坐我的车去医院,看看他吧。”我说:“好。”

我就坐我媳妇的车一直到了医院。到了医院的时候,见我大儿子和大媳妇都在伤心地哭,旁边的人也在哭,我因有了主的话,所以一点没有伤心。

医生说:“要赶紧动手术开刀。”

但是头发剃了一半就死去了,大家又放声大哭。

但他身上的血几乎已流光了,查不出什么血型,后来细细地找,总算在他的大腿上找到一滴血,才查出血型。

我回到家,第二天刚好是主日,我站起来讲道,我说:“弟兄姊妹们!我家里出了这样大的事故,按人看选择这个孩子连一线活命的指望都没有了,可是神对我说,就是死了也会复活,而且会得痊愈。”当时有位姊妹轻轻拉我说:“公公啊!不要说的那么早。如果不好的话,你以后讲道都会有影响。”

我满有信心地说:“姊妹,不是我说‘会复活’,是耶稣对我说会复活,这是主讲的话,我是传给你们听的。”我信神怎样对我说,事情也要怎样成就。(徒27:25)神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约6:36)耶和华应许赐福给以色列家的话,一句也没有落空,都应验了。(书21:45)”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来11:1)

第三天因教会安排在长洋教会有查经聚会,我把这件事完全交托给主,就去长洋教会参加查经聚会。当晚夜里约十一点钟左右,第二个儿子打电话给我说:“爸爸,选择已经死了。“我说:“不会死的。”他又说:“真的死了!”我还是说:“不会死的。”电话那头传来他伤心的声音:“爸爸,你这个人真是的,怎么就这样不相信我呢?因我是站在选择旁边,你在长洋有三、四十里路远,我告诉你,你还不相信吗?”但我坚定地说:“不死就不死,就是死了也会复活,我信神怎么说,事情就怎么成就,主会让他复活的。”

耶和华啊,你的话安定在天,直到永远。(诗119:89)

他无可奈何地说:“爸爸,明天你自己来看看吧!”我说:“好。我明天会去看的。”

第二天一早,我就对长洋查经的弟兄姊妹说:“我孙子被撞了,在医院里抢救。我二儿子昨晚打电话给我,说他已死掉,我上午要到医院去看他,请你们都为我祷告。”

说完这些话我就离开长洋聚会的地方到医院去。一面走一面祷告,一直到了医院,一口气跑到四楼,见到了我的孙子选择:果然死了,口里咬着一块毛巾,一点气也没有了,噢!真的死了!

医生吩咐:“送到太平间去吧!”

我的大媳妇(选择妈妈)也是主里的姊妹,她眼泪汪汪地问我:“爸爸,医生要叫我把选择放到太平间去,怎么办呢?”

我说:“你是听医生的话,还是信耶稣的话?”她赶紧说:“我当然要听耶稣的话。”我说:“你既信耶稣的话,就要将选择管好,他一定会复活的。”她眼巴巴地望着说:“爸爸,那你今日也在这里同我一起管好不好?”我说:“这个孩子不会动又不会跑,有时有一点气息,有时连一点气息都没有,还要两个人照管干什么?”我又说:“聚会是大事,不可贻误,我要聚会去了,你要好好管,一定会复活的。”

我话虽这样说,但里面也很体谅她,她想叫我留下来的原因:一面怕孤单,一面可以代祷。我内心是完全知道她的意思,但我外面还是拒绝了对情感的体谅。

我就再回到长洋聚会去了,聚完了三天,就散会了。

一散会,我就立刻赶回医院去看孙子选择。我在楼梯上一面走一面祷告,到了那里我就凭着信心大叫:“选择!”他说:“嗳。”我接连叫了三声,他就接连应答了三声。那时兰芳高兴地大叫:“复活了!复活了!”她也这样连叫他三声,选择却一声也不响,没有一点反应。她又丧气地说:“爸爸,还是没有复活啊!”我说:“你没有信心。主说: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可11:24)你若信必看见神的荣耀。(约11:40)”就这样有时有点气息,有时全无气息。

一直到了第十五天的早晨,真的复活了!当他活过来时,一下子坐起来,什么东西都要吃,像我们正常人一样。医生惊讶地说:“这个孩子,像睡醒似的,什么东西都要吃,这么重的病,都已死了,现在什么东西都要吃,天下哪有这么稀奇的事?我做医生这么久,从来也没有看到过。”他还说:“真是有耶稣!真是有耶稣!”

他的妈妈高兴之余还带着哀声说:“选择啊!这次真叫你受痛苦,连血也流光了。”选择说:“妈妈,我没有痛苦,连一点也不痛苦。当摩托车突然开过来撞倒我的时候,身穿白衣的耶稣,就把我抱到第三层天上去了。”我们问:“三层天是什么样子的?”

他说:“第一层天像白云一样没有什么东西,第二层天是青天,日、月、星星都是在第二层天,耶稣的宝座在第三层天上,众圣徒也在第三层天上。”我故意问他:“选择,天上是什么路?是水泥路还是柏油路?”选择回答我说:“天上不是水泥路,也不是柏油路,乃是金精的街道,碧玉的城墙,珍珠的门。(启21:21)”

那时刚好舟山地区普陀县六横教会的刘国丰弟兄来我家,叫我到六横岛去聚会。刘国丰弟兄问他:“天上生活好吗?天天吃鱼吃肉吗?”选择笑笑说:“天上如果吃鱼吃肉,不是还要杀猪养猪,还要有人捕鱼了?”他说:“天上是不饥不渴的。(启7:16)不过我也吃到了天上的果子,是主耶稣抱我去,摘来吃的。”

我就问他:“果子的味道好不好?”他说:“味道很好,地上没有一样比它好吃。”我说:“这个果子是像苹果呢?还是像桔子呢?桔子是剥皮的,苹果是刨皮的。”他说:“不像桔子也不像苹果,全部吃光,一点都不浪费。如果也要剥皮刨皮的话,天上还要装垃圾桶了。”我又问他:“天堂大不大?”他说:“天堂很大。”我挖根刨底地问:“天上有没有电灯?”他说:“没有电灯,也没有太阳、月亮,太阳、月亮都在下面。”我故意问:“那天堂那么大,没有电灯,没有太阳、月亮,一片漆黑吗?”他说:“不!很亮很亮!耶稣发光!”那城内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荣耀光照,又有羔羊为城的灯,列国要在神的光里行走。(启21:23)

我又问他:“天堂这么大,天上的交通工具是什么?天上有没有三轮车?”他说:“没有。”我说:“有没有小轿车?”他笑起来说:“没有。天上再有三轮车再有轿车的话,天上还要用交警队呢!还要出交通事故呢!”我说:“这么大的天堂,如果没有交通工具,都要用脚去跑不是太累了吗?”他说:“爷爷,天堂没有交通工具,也不用脚去跑路,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没有空间和时间限制的,这叫‘灵速’,比电速、光速还快。”

我又问他:“那我们信主的人到天堂去做些什么工作呢?”他说:“不作工了,就是聚会。”我接着问:“天上的聚会是谁讲道呢?是耶稣讲道吗?”他回答:“耶稣不讲道,天上的聚会也不讲道也不祷告,众圣徒都围绕耶稣的宝座,唱诗赞美,而且有美妙的琴声。”

我说:“天上的琴是不是我们聚会的风琴一样?”他说:“这个风琴不好看,声音也不好听。反正现在也讲不清楚,等到了天上就知道了。天上的琴又好看,发出的声音又好听,是世上没有的。”他还说:“主耶稣还抱着我,用指头把地狱指给我看,非常可怕!有火在烧,又有哭声在喊!地狱与天堂只是隔了一条深坑,只是我看到火在那里烧,又听到地狱里的哭声,我没有到那边去。”

六横教会的国丰弟兄问他:“你在天堂住了几天?”

他说:“不知道几天,天堂里没有黑夜,我早天上好像只有几分钟的时间,妈妈说,地上已有十五天了。”在那里原没有黑夜。(启21:25)并说:“主看一日如千年,千年如一日。”(彼后3:8)

选择这个孩子,那时才12岁,他也从没有看过圣经,因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相信,他也跟着相信,跟着去做礼拜聚会,但这次车祸事故,他的灵魂被带到天上,他所看到的,竟与圣经记载的一模一样。所以圣经就是乐园、天国、天堂(天堂就是永世)里的说明书。圣经是神全备的启示,天上的神都按照圣经办事,底墒的人也要按照圣经行事,所以圣经也就是神与人签订的一本合同书,叫新旧约全书。全书就是地上所有的事、天上所有的事,今世的事、来世的事、永世的事,都包括在这本圣经里,故此叫“全书”。

选择说起自己到了天上,还看见了大爷爷,也就是我的同胞亲哥哥。他是哑子,从小就不会说话,他是跟我父亲一起接受主,是主里的一位弟兄,人家都叫他“哑子弟兄”。他是在我选择出事故前三年离开世界,被主接去的,我和选择也一同参加了我哥哥的丧事。当选择被主抱到天上,我哥哥一见选择就亲切地对他说:“选择,你也来啦!”选择看见我哥哥也非常高兴,马上就叫“大爷爷”。

两人相亲相爱,我哥哥领着选择到处看。

听到这里我就问:“选择,你大爷爷是个哑子,怎么会叫你的名字呢?”他说:“大爷爷不但会说话,而且他的年纪比我爸爸还轻,看起来只有三十岁的样子。”我哥哥在世的年日是七十岁,因地上的劳苦,头发也白了,牙齿也落了,非常苍老。而到了天上竟变成了年轻人,这叫“返老还童”。(诗103:5)他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他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腓3:21)选择说:“我大爷爷又走过来对我说:‘选择,你这次回去一定要将我的口信带回去,叫我的大儿子、二儿子、大女儿、二女儿、三女儿和我家里的人都要好好去做礼拜,好好侍奉神。’”

当选择从天上回来,把天上的事都告诉我们,又把我哥哥的儿女们都叫来,对他们说:“大爷爷在天上,叫我带口信给你们,叫你们要好好做礼拜,要聚会,要侍奉神。”

我哥哥这班子女们本来就非常敬畏神,再加上爸爸从天上带信来,他们更加不辜负爸爸的期望。所以我哥哥这班子女们都非常爱主,敬畏神。我哥哥自己是个哑子,不会讲话,也没有文化,劳苦一生,归回了天家。但他的子女们都非常聪明,大多数是高级知识分子,还在教会中负担出口侍奉,乐队侍奉,弹琴侍奉,也甘心乐意接待教会的聚会。

神是信实的神,是何等可靠,他的应许从来不会落空。爱神的,必蒙神所爱。“耶和华你们的神所应许赐福与你们的话,没有一句落空,都应验了。”(书23:14)

当我孙子选择出事故后,让人看来,好像一线活命的指望都没有。但我靠着主,心里得坚固,就用主的话安慰我媳妇兰芳说:“你放心!耶稣已经告诉我,选择一定会复活,而且会平平安安,会痊愈的。”直到第十五天,主的话才应验了。

可当时的医生还说:“因这个孩子的脑壳已经撞碎,没有用了,已将他碎掉的脑壳取掉了,所以这个孩子就是好起来,也要给他重新换个脑壳,头上没脑壳是不可能的,这个手术一定要做。”

感谢主的恩典!万事藉着祷告,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从他复活以后从末作过手术,现在一切都恢复痊愈了。脑壳竟也重新长出来了,与以往一样。而且神还给他智慧,读书也好,现已考上大学。这样的大事何曾有过,何曾听见呢?(申4:33)当我写到这里,在我里头就喊出来:“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谁知道主的心?谁作过他的谋士呢?谁是先给了他,使他后来偿还呢?因为万有都是本于他,依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给他,直到永远。阿们!”(罗11:33—36)我还要表明我的心愿:

“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侍奉耶和华。”(书24:15)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11140.1-ruxiang.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