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手之年代(小说)

                                       右手之年代

一 自报家门

我叫小雨,因为我出生的时候,外面是下着雨,准确的应该说是雨夹雪。我就问我妈。为什么叫小雨,不叫雨夹雪或小雪呢?人总是对自己的来历身世有个好奇心,就像人们总是想自己从哪个地方来,到哪个地方去。妈妈是这样回答我,雨夹雪根本不适合起名字,所以不用了,至于为什么不叫小雪而是小雨,这个嘛。是因为,小雨的笔画比小雪简单。”小雨小时候大家这么叫,长大一点就叫大雨。就像有人叫什么路的,小时候叫小路,长大了叫大路。再长大点估计就叫高速公路了,人是不断进步的过程。我是个喜欢问问题的孩子,不懂就问,问了还是不懂。

我出生的冬天,是个寒冷的冬天。女人喂孩子的时候要格外小心,因为孩子吃奶的时候,吃着吃着就变成了在吃冰淇淋。所以要求要速战速决。用三个字概括就是“快”“准”“狠”。和我同龄的人现在吃起饭来速度总是很快。我想这和当年多少有点关系。我喜欢吃馒头,馒头有很多好处,其实馒头是万能的。饿了就可以吃。想吃饼,就把馒头拍扁;想吃面条,就把馒头用梳子梳;想吃汉堡,就把馒头切开夹菜吃。。。。。据说我出生那天就开始下雨夹雪,一下就是半个月。搞的全村的地面光洁滑美,那年村里不少年级稍大的人都骨折了。所以我每次回家,一些老年人总是用怪异的眼光看我,一边还用手摸着骨折的地方。虽是如此,我还是有不错的人缘。我老头子就对我格外不错,吃东西总是让着我,也让姐姐们让着我。对了,我有两个姐姐。

就是因为两个姐姐的铺垫,所以我出生还显得被人稍微重视。我爸就称他老雨吧,老雨出生在一个动乱的年代。自古“乱世出英雄”,当英雄有很多的好处。古人常曰:“美女爱英雄,英雄配美女”。就这一个说词,就牵动了多少热血男儿的英雄梦想。老雨自然也不列外。小时练过武,因为武术套路怎么也学不会,就被开除了。于是就自创了一套。和现在的街舞差不多,只是那年头不流行那个。老雨还在艺术上有点造诣,写了一手好毛笔字。因为老雨深深的明白一个道理:“真才实学才是男人的立足。长得帅没有多大用处。”通常这样说话的人长得都不是很帅。我见过老雨年轻时候的照片,虽不算帅哥,但左边的鼻孔很偶像派。字写的好,并不代表就是英雄啊。老雨发现自己离英雄越来越远时,就开始本本分分过自己的生活。我们何尝不是当年的父辈的再版,有着自己的梦想。有着自己的英雄的理想。可现实就是这样。有人这样戏言过80后的人:

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读大学不要钱,
当我们读大学的时候,读小学不要钱;
我们还没能工作的时候,工作也是分配的,
我们可以工作的时候,撞得头破血流才勉强找份饿不死人的工作做;
当我们不能挣钱的时候,房子是分配的,
当我们能挣钱的时候,却发现房子已经买不起了;
当我们没有进入股市的时候,傻瓜都在赚钱,
当我们兴冲冲地闯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成了傻瓜;

 

 

 

 

二  老雨

老雨当过老师,做过工人。拾过粪也拾过钱。拾粪是主要任务拾钱是副产品,不过如果可以颠倒人生是多么的美好。当年农民身份最吃香。成分也最好。还流行着“人定胜天的口号,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产量是和你的胆量直接挂钩的。现在看来纯粹是扯淡啊。老雨没有完成的理想,总是想寄托儿子身上。结婚第一年生了一个女儿,老雨还是高兴的接受了。因为年轻吧。机会还是大大的有啊。转眼春暖花开。又是一年,接着大雪纷飞。又是一年。接着又是一个女儿。老雨有点着急了。比比自己的同龄人越来越不开心啊。于是老雨就迷恋上了喝酒。借酒销愁啊,借酒消愁愁更愁啊。目标虽有,道路却无。所称的道路不过是彷徨罢了。

老雨整天一脸醉态,当年的英雄气概也早就荡然无存。人就是很现实的,满足不了,就空虚。空虚的填补只能更加空虚。正像《传道书》中说,“虚空的虚空一切都是虚空。”老雨当年一定也想这么表达,只是酒喝多了没时间表达了。

 好事就像买酒时候买到很纯正的酒或搀水很少的酒是靠运气的。在80年代中的某一个冬天,就是那个寒冷的冬天。老雨用“砖车”拉着就要待产的老婆。按着时间看,从理论讲还不是生的时候,世事就是这样,很多是不按常理出牌的。这就说要早产了。我每每想到这个问题,就想不通当年干吗要这么急着出来。当年也不会像现在还有什么胎教什么的,这些根本就不现实,肚子都吃不饱,谁还有闲情逸致对着肚子搞文化建设啊。最多的胎教也就是妈妈爸爸工作时候,流传在工人间的传播的一些琐事。高级点的也就是那几个说来说去的黄段子。

老雨很是紧张的拉着车,因为不知道是男是女。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关系到了老雨以后的动力和理想的继承。老雨紧张的在雨中奔走。像一个战士一样。。。

老雨在医院的走廊上久久徘徊着,等着命运的钟声敲响。时间很慢。天很冷,老雨喝了一口随身带的小酒。身体渐渐的暖和起来。老雨来回的走着,不知道再想着什么。就这样的来回的走着。走着。走着。

一声清脆的尖尖的啼哭声中,老雨呆住了。像是听见了丧礼的钟声,老雨愤怒了,想走却没有走。凭老雨的经验判断,这哭声是个女孩子。人生的梦想再一次从天堂跌入地狱。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12232.1-maos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4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