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河的见证-第二章 聚会点的纠纷


 

孔雀河的见证(小说连载)

第二章   聚会点的纠纷

新疆是少数民族地区,伊斯兰教是当地的主要宗教。到处都有清真寺,到处都有朝拜阿拉的信徒。基督教不仅人数少,在有些地方还不准建立教堂。库尔勒是南疆的大城市之一,特别在塔里木油田开发以后,这里发展特别快,公路、铁路、航空,四通八达。也就在这时,两个新的基督教堂相继建立起来。只是一个在东郊,一个在西郊,两地相距十几里,市区的人要去教会极不方便。这样,市区信徒大多采取家庭聚会的方式来过信仰生活,李雁就是家庭教会的成员之一。聚会点设在一个信徒家里,可是,人数越来越多,已经坐不下了,大家商量着分出去,开辟一个新点。考虑李雁家客厅大,她丈夫张建新去年年底也信了主,将聚会点放在他家是最合适不过了。虽然李雁婆婆信佛,只要她将房门关上,也就互不影响。这件事李雁爽快地答应了,建新却吞吞吐吐,不敢说不同意,只怕母亲的工作不好做。

两种不同的信仰在同一个屋檐下,难免发生摩擦。比如:老太太烧香,每天三柱香不熄。只要一开房门,刺鼻的香味就传到客厅里,李雁当然不愿意了。但作为基督徒,她总是用耶稣的教导“要孝敬父母”来管束自己,不向老人发火,但免不了要在丈夫面前唠叨。建新听着妻子的唠叨,又不敢面对老娘,真把他为难死了。后来,还是硬着头皮去做老娘工作,用了很长时间,才算说服老娘,给她买了个电香炉,用跳动的灯光代替烛台。只在初一、十五才点上真香,其余日子就用电蜡烛代替,这才使矛盾缓和下来。后来自己也信了主,对妻子当初与老娘在信仰上的矛盾有了理解。可是,现在要在家里设聚会点,想说服老娘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我说,梁姐妹家也有大厅,放在她家不行吗?”建新说。

“梁姐妹她老公不信主,你不知道吗?”李雁反驳。

“她老公不信主,所以不能放;我老娘信佛,就可以放啦?”

李雁一时语塞,但想想不服气,就说“你娘信佛,家里一直供着菩萨,我们忍让了多长时间?她就一点也不肯让吗?”

“你们忍让了,可我的菩萨呢?我的菩萨哪儿去了?”老太太听见外面争吵,开开门走出来,气哄哄地责问。

建新看到老娘出来,赶紧过去劝她回屋。李雁有点害怕,因为她知道,真与老太太吵起来,不荣耀神。而且,那尊一尺来高的彩色瓷器菩萨,真是她与老公合伙,背着老太太砸碎的。她发现后骗她说,是扫地不小心掉在地上碎了,为此很闹了一段时间。老太再要买,建新就劝她说:我看算了,既然砸了,就不必再买了。你不是看过济公的电视吗?济公可是活佛,他怎么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头坐。”只要你心里有佛祖就行了。其实,老太心里比谁都明白。她们信耶稣的称菩萨叫魔鬼,早就看不惯它了。明明商量好了故意砸掉,却说什么扫地碰了。不过,现在儿子也信耶稣了,她说话没有人帮了。这也是她们的家,自己的老家在东北,还说什么呢?这件事就这样忍了下来。现在又要把教会搬进家来,这明摆着要把她挤兑出去,这可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

“我知道我的菩萨哪里去了,我忍者不说也就算了。你们倒好,现在又要把教会搬回来,天天骂佛祖是魔鬼。你们是不想让我活了,我的菩萨啊!”说着哭起来。这下建新和李雁都慌了,赶紧上来相劝。

老太越哭越伤心。东北人有个特长,能够边哭边说。“你个不孝的儿啊,你忘记了你小时候生的病了啊,我要是不为了治你的病,我怎么会去拜菩萨呀!那个时候,十里八里的郎中都看遍了,就是治不了你的病呀,后来全靠了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吃了他配的三道符水才好的呀。你这个没良心的人哪!。。。。。。”原来,建新小时候得过癫痫病,发作时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人事不知。据说是妈妈在菩萨面前许了愿,一辈子吃斋念佛才好的。现在信了耶稣,才明白那全是魔鬼的作为,是魔鬼捆绑人的一种手段。使人生病的是它,装好人来医病的还是它。它医好你的病,迷住你的魂,占了你的心,捆绑你的人,让你一辈子侍奉它。可是,这些道理跟她说得明白吗?

“妈,妈,这不事情还没有定吗?还正在商量吗?你别。。。。。。”建新按摩着老娘的背,安慰着。

“我们信佛的从来没有看不起你们信耶稣的,你们为什么就把信佛的看作眼中钉,一点也容不得它呢?”东北人还有个特长,说不哭马上止住。老太开始诉说心中憋着的怨气。

“妈,我们没有。。。。。。”李雁想解释,可老太没让她说下去。

“没有什么?我冤枉你们了?你们说信佛的人不得救,将来要下地狱,这可是你们说的?你们说,佛祖自己都没有救了自己,现在还在坟墓里躺着,这可是你们说的?”

“这是――”

“好了,别说了。大家都少说两句好不好啊?”建新见妻子还想解释,立即出来把话挡住。大家都在气头上,能解释清楚吗?其实建新心里明白,妻子的话没有错。人的一切罪孽,一切灾难,都来自魔鬼。他现在也明白了这个道理。可是老娘不明白。她要是明白,不就也信耶稣了吗?既然不明白,现在这种状况下就更说不明白,不如不说,好话相劝就是了。

幸亏妻子马上明白了丈夫的意思,不再解释。回头对老太说:“妈,你就别生气了,我们以后不再这样说了行吗?”

“那,家庭聚会的事呢?”老太太还不肯放过。

“这事也不提了,以后再说,”儿子表态。

“以后也不许再提,再提我也不会同意。等我死了,你们爱乍整乍整,我就管不了了。”

“好好好,你就歇着去吧。”儿子把老太连说带推地送进了屋里。

建新从老太太屋里出来,见妻子正坐在沙发上生气,就想过去劝她几句。还没有开口,李雁就冲着他来了:“好人都让你一个人做了。我是恶媳妇,你是孝子。你去陪你妈去呀,出来干什么?”

建新用食指放在嘴上,表示禁声。老太太肯定在注意听这边的反应呢。我们也回屋去吧,隔得远了,大家都听不见。平平安安过了这一晚,明天的事明天再说。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23465.1-juhuidia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