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新篇之遇见天使


 

   风像他的名字一样,是个性如风的人。在他的洁洁没去世之前,在他的灰灰没出生之前,他的笑声像恣意的风,感染每一个他遇见的人。

   是一个再偶然不过的时机,风遇见洁洁。在街上,在人群中,在城市最繁华的一条大街的人群中,风撞上了洁洁。那时候风还是个少年,真是个毛头小子,走路都像刮风似的,把娇弱的小女孩儿洁洁刮倒了。风首先向小女孩儿瞪眼睛,想凭着他一惯的先声吓人的伎俩把事儿抗过去。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一生注定的洁洁在地上仰起脸来,甜甜地向风大声说:“大哥哥,你拉我一把,好吗?”风就只好伸出他一生都无法缩回的手,把洁洁从地上拉起来。洁洁的膝盖破了,血把连衣裙染了一大块。风就算再顽劣,也不好意思了。可是,洁洁没哭,也没说什么,拍拍手上的土,就转身走了。

   风那年初二,是体委,一脸的棱角,浑身的个性,女生的宠儿。学习虽然一般,骄傲的没什么人放在他眼里。可是一个五年级的小女孩儿却让风放不下了。他告诉他最好的朋友:她竟然没哭要是咱们班某某人不定怎么讹我呢!他告诉老是给他写纸条的女生---她是英语科代表,风总是抄她作业---她怎么想的呢我原来以为你们女的都一样呢.他回家告诉妈妈:我把她撞倒了,她都出血了。他妈妈知道儿子连一声对不起都没有说,自然就责备他没教养.风很委曲---她没让我说,她就走了.

   风在下午总是撒谎说去打针,提前一节课离校去到实验小学门口等洁洁。在等的时候想象设计见面的情景,风发现自己最想听到的是小女孩甜甜的叫他:大哥哥。好几个下午的长达一个小时的等候,风终于瞅准了洁洁。他冲上去,勇敢地拉住小女孩儿的胳膊:“唉,我是不是撞的你?”洁洁就笑了,一点都没有装模作样地表现吃惊。“没关系的,你看,我都好了。”说着捋起肥肥的短短的纱裤给风看,风就看见了她的膝盖上紫红的硬痂。风一辈子都忘不了他当时的那么那么强的冲动,就是想伸手摸一下。可是风是一个青春期的男孩儿了,他克制了自己的感情。谁知道呢?也许他摸了,他们就不会有什么后来了呢!浑然不知的洁洁抬起身来就往前走,风到底没对她说对不起,却跟在她身边一起走。“大哥哥,你家也在这附近住吗?”风没说话,却无比开心地笑了。洁洁整个比风矮一个头还多,瘦瘦的根本没发育好的样子,风那时候真的就有了一种大哥哥保护小妹妹的重任在肩的感觉了。

   接下来,风知道了洁洁的几乎一切情况---学习全班第一,钢琴业余十级;父母健康安在,家境不好不坏;最出乎意料的是洁洁是个基督徒,而且她的父母,姥姥,姥爷,姑姑等等一大堆都是。风心里说:我原来遇见了天使。我说呢,她怎么这么不一样。

   很快地,聪明的洁洁也知道了风的谎话,对风的行为非常吃惊。“我不是为了想给你道谦嘛!”风的诡诈不敢面对洁洁的天真,低着头红着脸。可是,当风乖乖地听洁洁向他传福音,并答应星期天一起去教会听道,洁洁就乐了。

   风跟他的所有好朋友都承认他早恋,他最好的哥们说:你没病吧?她那么小。风说:怎么啦,我等她长大。

   洁洁却坚决不承认她早恋,面对妈妈的担忧,她说:上帝爱他,妈妈,我们难道不应该听神的话彼此相爱吗?

   风的父母亲却听之任之,因为风象换了一个人一样,以前是蓝球,旱冰,电脑游戏;聪明却不好学。现在却发奋学习,壮志凌云。对于儿子是否早恋,从小学四年级就听习惯了,纸条都可以卖一三轮车的废纸了。

   当风上高中的时候洁洁上初中,当风上大学的时候洁洁上高中。他们只在星期天的上午一起去听道。风并非真的信,只是感谢上帝。教会里有青少年团契活动的时候,洁洁会穿上洁白的衣裙弹钢琴,风远远地看着那天使一样的纯洁和美丽,心里暗暗下着决心,一定要将爱情进行到底。从洁洁上高中起,风就是一级战备,用尽心计接触洁洁身边所有的人从父母到朋友,向他们作秀;讨他们的好;争取到最庞大的同盟军。用尽心思利用一切机会向洁洁示爱,关怀、呵护、无微不至。洁洁的学习紧张,电话不方便。风就用短信把洁洁泡在甜言蜜语里。在风长久稳固的攻势下,洁洁始终能守住最后的防线。而且直到洁洁大学毕业,开着跑车,春风得意的风也没能从怀中热吻着的洁洁嘴里听见“我爱你”三个字。当风较真儿地追问时,洁洁便点头,羞羞地低头不语,风便心疼着满足着拥她入怀,庆幸得着稀世珍宝。

   在长达五年的痛苦回忆和思念中,风最最后悔的就是风一样快地娶洁洁:从洁洁大学毕业到他们结婚只两个礼拜时间。又风一样快地让洁洁怀上了灰灰。而后洁洁就风一样地飞走了。

   在弥留之际,洁洁用世上最甜美的微笑向风表达她的爱:上帝爱你,你一定会懂得,让你遇见我是他爱你,让我离开你也是他爱你。你要自己遇见神。不要难过,我很幸福,我爱你,我更爱主,现在我到主那里去,你也会到主那里去。

   洁洁是在肝胆脾全裂的情况下,在手术台上剖腹产下了七个半月的婴儿。当护士大声惊叫:活的,一点没伤着。她的心脏才停止了跳动。

   风在洁洁去世一个多月以后才看见儿子,早产儿被姥姥尽力地照顾着,脸色灰暗。风心痛如绞地抱过儿子,说:叫灰灰吧。

   风十二分消沉,因为恨透了夺去妻子生命的车,自己也卖了车不开了。教会也不再去了,本来就不太相信有神,现在更加怀疑神的存在。因为他想不通上帝为什么要让洁洁离开他。

   五年之内,风几乎失去了一切人间幸福,尝尽了一切世态炎凉。先是父母离异,他的爸爸离开了他妈妈,也离开了这个城市。而后,妈妈找了个大她十多岁的日本人,移了民。因为没有了父亲的权势保护,风又失去了优越的工作。虽然灰灰得到了姥姥,姥爷的照顾,连同女婿也得到了两位老人的关怀,在思念和劳累的双重压力之下,他们也都很快去了他们想往的天堂。风常常觉得自己心灰意冷,象是走到了人生的尽头。洁洁妈妈临终也对女婿说:人的尽头就是神的起头,孩子,相信神吧,他才是真爱你。在失眠的夜晚,风就弯下了他坚硬的膝盖向主祷告:洁洁的神啊,若你爱她,也请爱我吧。在最贫困僚倒的时候,甚至交不上灰灰幼儿园的保育费。怀抱灰灰风常常痛哭流涕:主啊,你在哪里?若你是爱洁洁的神,为我开道路吧。

   风并不是找不到老婆,而是找不到灰灰的继母。灰灰虽然早产,却仍遗传了风的强健,也遗传了风的顽皮。五岁就已经淘气的让人无可奈何。到哪里去找一个温柔忍耐,又爱他又爱孩子的人呢?除非是天使吧。

   当风在大街上遇见小玉的时候,正对着哭叫着要玩具的儿子生气呢。小玉墩下身来扶起了坐在地上撒野的灰灰,三言二语就哄好了。然后她大方地问风:你是不是黄姨的女婿呀?黄姨没去世之前,我在她家看见过你们的照片,灰灰越长越象你了。风对呀对呀地应答着,心里却惊讶着疑惑着。小玉看着风的眼睛,一脸真诚的关切:我是黄姨信主的姊妹,你的事儿我们都知道,我们常常为你祷告。灰灰应该去教会上主日学,来,你给我留一个电话吧,星期天你如果没有时间送他,我来接他。没有一丝的忸怩和勉强,风就跟小玉约好了联系方式。小玉有一双明澈的眸子,在这样清泉一样的沐浴之下,风的心怦然而荡漾了。

   目送小玉远去,风忽然想起,这儿就是十多年前他把洁洁撞倒了的地方。风心里刹那间充满了感动:上帝啊,难道我又一次遇见了天使?

   只几次,灰灰就很爱上主日学了,对所听的道接受的快,相信的深。回家对爸爸讲道:爸爸你知道耶稣是为我们的罪钉在十字架上吗?爸爸神爱我,也爱你,都替我们死了呢。风也爱去,不只为了陪灰灰。他爱看小玉弹琴,也爱听灰灰一班小天使们天赖一样的歌声。每个星期陪儿子上完了主日学出来,风都觉得天是这样的蔚蓝,空气是这样的香甜。灰灰爱上小玉的速度比他爸爸还快,有一次刚结束,灰灰就去拉住了小玉的手,当着爸爸和许多人的面,大声说:“小玉老师,我喜欢你,我没有妈妈,你当我妈妈好吗?”把大家逗得大笑。可是风没笑,他紧紧地捕捉小玉那双不染尘埃的眼睛,发现小玉的眼眶盈满了泪水。风在那一刻心里大声感谢,相信遇见了洁洁的神。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23468.1-xinpia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4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