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

 麦子(短篇小说)

麦子出生了。一切都如同早晨的太阳从东边升起那样的简单而顺利。接生的大夫,那个脸上有很多雀斑略显忧郁的中年女医生说:从来没有人生孩子这样顺。
若敏怀孕期间阿海常常担忧。虽然阿海自己是医生,但只是外科医生,女人生孩子的事,就知道的太少了。这期间,他读了很多产科书还有母婴保健一类的书。但是,最终还是很担忧,因为无论如何每一件事情都无法保证不发生意外。即使胎儿在母腹时,你作了百分之二百的努力,最起码,孩子出生时的时间段,你无法保证是否在最幸运的时段。比如医院会不会产生突发性的各种事故,孩子出生时会不会在下半夜医生最困倦的时候,总之还有许多意想不到的意外。这些想起来就让人头疼。每当阿海这样无微不至的时候,若敏都是一种微笑的面容,但却是审视的目光看着阿海,若敏总是安慰阿海说,我们会平安的,我和宝宝。
现在,阿海在阳光下看着刚出生的麦子,望着妻子有些疲惫困倦的面容,觉着既幸福又坦然。阿海突然产生了一种非常美妙的感觉,当然这种感觉是一幅美的画面,朦胧中似乎眼前的一切在哪里见过。明净熠亮的玻璃窗,冬日里温暖的阳光,窗台上的插花,母婴室里一种阳光辉映下的暖融融的情分。多么美呀!阿海想,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学会绘画。如果能够把眼前这种感受画下来,真是太令人心醉了。他现在真的觉得摄影和绘画是两种感觉,那种美的创造还是绘画更富有乐趣。阿海尽量贪婪的欣赏着眼前的迷人一刻。他细细的望着麦子,脑门上的皱纹象个小老头似的,鼻头翘翘着,又显得象个可爱的猪宝宝。这都让他觉得有一种生活的甜蜜。妻子若敏已经睡熟了,疲倦的面容中包含着对生活坦然的信心。阿海此时忘记了身边还有其他的产妇和丈夫,他伏下身来轻轻的吻了一下妻子有些失去血色的嘴唇。
阿海想,孩子的父亲和孩子的母亲在母婴室里接吻,哦,一幅美妙的画面。多么古老,多么有人情味,多么生活。如果孩子的父母伴随着沧桑的岁月仍然斯守在恒久的相爱中,他们暮年的时候,在一种泛着岁月的暖色,带着秋日的一种金色的殷实,去思想母婴室中的吻,该是多么的令人暖意融融。
阿海有那么一段时间,最怕若敏生产时会经历撕心裂肺那样的痛苦。他甚至能够感到,在孩子出生那一刻若敏的疼痛如同他自己被刀割肚腹或者是火烧肠子那样的难受。反正那种滋味让他觉得难以忍受。
但是他这样的想法,绝对不可以去和同事或者是亲友们去说。他们会觉得他和若敏的感情太做作。有一次他在网上和一个网友说了,那个有着猪头象的家伙,问他是不是一个穷乡僻壤的乡下古董?
麦子顺利的生产下来,这让阿海由衷的喜欢这个小家伙。老实说,小家伙在若敏的肚子里时,阿海就喜欢上他了。那时阿海还不知道他是个男孩,关于男孩女孩,阿海一点都不在意。无论如何,阿海不喜欢不公平的事。他曾经为这事想过,如果他特别盼着这小家伙是男孩,那么在计划生育的今天,人人都希望生一个男孩,这世界就会有问题了。他想,任凭上帝恩赐,只要给我一个健康活泼的孩子,我就感恩不尽了。他和若敏给孩子准备了一个中性的名字:麦子。阿海想,这孩子能够给周围的人带来快乐幸福是最重要的。那时,阿海常常给若敏肚子里的麦子放《平安夜》的曲子。那时,阿海和若敏还不能为孩子设想更多的事,因为不知道麦子是男孩还是女孩。他们只能想办法让麦子在肚子里健康的成长。
接生的大夫进来了,她来看麦子。她脸上的雀斑配合着忧郁的神情,让人感到很和蔼。
这小家伙多么健康可爱。女医生看着麦子说。
是的,辛苦您了。阿海微笑着说。
他叫什么?
麦子。但愿他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快乐。
哦,多可爱的名字。女医生脸上忧郁的神情象蝴蝶一样飞走了,一脸的快乐。但只是一刹时,那忧郁的神情又飞回来了。她抱起了麦子,亲了亲孩子的脸蛋。
女医生走了,一个认识她的女人告诉阿海说,女医生有个十七岁的儿子在少年劳教所。
阿海的心顿时有些抽紧了,心中有些个悲悯的感觉。他想,女医生肯定曾经对自己的儿子有过多么美好的理想。
阿海想,趁这工夫我应该找个安静一点的地方想一想麦子,这就如同我在一个咖啡馆里品味咖啡一样的惬意。在一个最安静的地方想象孩子未来美好的时光是一种享受,如果将来那美好的日子如期而至更是一种幸福,就如一个农人看着自己金黄的麦田一样。阿海穿上羽绒大衣,出门走出产科区下楼。
一层走廊里,有许多看起来很穷苦的病人,他们痛苦的表情让人觉得难受。这是一家省城里最有名气的大医院,各个地方的病人很多,尤其是乡下还有外县偏远地区的人们对这家医院更是慕名而来。
阿海最不愿意看到别人痛苦,他尽快的从后门走到外面。一大片空旷的园林,昨晚刚下过雪,冬日的阳光下,一片洁白的世界顿时让人感到神清气爽。阿海沿着铺了白雪的干净小路,一边走一边海阔天空的想。
阿海在这个时候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如果他再有一次机会来到这个世界,他是决不愿意回到那个曾经的日子。他的幼年本应该是金色的,可是在中国的乡村各种令人难以忘怀的却是贫穷寒酸的画面,即使是物质上能够稍微富足一点,精神上的贫穷也总是给人呈现出一幅灰色的画面。从人们灰暗的眼神,呆板黄褐的面容,口语中的脏话,以及从城里廉价收来的陈旧衣着。总是让你能感到这是一个穷人。阿海想,麦子来到了这个世界,就是自己新的童年开始,他希望麦子能够有一个金色的童年,而且,当他走出童年的时候,将是一个有作为的孩子。
    若敏对麦子的想法单纯,她只需要麦子是个好孩子,好的标准是什么,她并不清楚,也许随着她心情的漂游,若敏会对麦子有不同的要求。从这里说起,若敏不是一个很有头脑的女人。阿海曾经有过比若敏更优秀的女朋友,那是大学的同学。但是多种原因都不能使他们走到婚姻当中,也许那个女孩命运中就注定不是阿海的妻子。
若敏是个姿色漂亮的女人,当初吸引阿海的正是这种感觉,但除此之外,若敏再无优秀之处。甚至她连做爱的技巧都没有。阿海有时恶毒的说若敏,你做妓女都不会有回头客。若敏非常的不懂事,有时她让阿海觉得这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阿海和若敏日子过的很平淡,准确的说很乏味。但是阿海在婚姻这件事上有一种呆头呆脑的很固执的想法。他认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能够走到共同的生活中来,这不是一件无意义的巧合事情。这里面的事情虽然弄不明白,但是有一点他是必须要固守的:若敏是我的爱人。当然他这样的看法,不是要把若敏当成私有财产,而是当成他的责任对象,他的义务。
有一次一个脖颈上长了一个大疔疮的患者,在他的诊室里给他传福音,让他信主。他当时看着那个患者,就好象看着一个穷人在告诉他发财秘方时那样怪异。他不客气的对那患者说,那你的主为什么不给你治病,到我这里来干什么?那个患者是个白胖胖的老妇人。她的脸顿时象一朵开放了的牡丹花,笑着说,她脖子上的那个疔是上帝给他这个大夫长的,一方面是给他送口饭吃,一方面是给他送福音来了。这件事也真是他的生活认知转折点。从那天起阿海总是琢磨人生的价值和灵魂的归宿。阿海在《圣经》书上发现了许多对他非常有价值的启示。尤其在婚姻、工作这样的平常事情上领悟到了新鲜的生活看法。有一天阿海和若敏说:我们走向耶稣吧。若敏竟象一个傻孩子似的说:是耶稣走向了我们吧?以后的日子中,阿海和若敏总是去离他们家不远的一所很破旧的基督教礼拜堂做礼拜。那时起,若敏就实实在在的在阿海的心里上升到了亲人的位置,他们虽然结婚三年了,还没有孩子,可是阿海仿佛在领着一个女儿生活。阿海觉得他和若敏是一种亲情的关系。
后来几年,有一天若敏说,我们求上帝赐给我们一个宝宝吧。阿海说,我一直在努力呢。若敏笑了,我们从未在这件事上祈祷,或许上帝在等待我们祈祷呢。令阿海感到奇怪的是,与若敏结婚六、七年了,他这时看若敏好象是非常有一种实实的质感,如果说以前若敏在阿海的心中象是一幅国画,现在若敏就象一幅中世纪的油画那样有魅力了。若敏的祈祷让阿海感动,若敏没有更多的语言,她只是那种虔诚而又亲切的心态,让阿海觉得若敏的真诚。若敏对阿海说,我们俩人跪下,你带祷吧,我说阿门,咱们两个人同心合一。阿海说,宝宝将生在你的肚子里,你带祷吧。若敏说,你是我的头,我只是你的一根肋骨,你带祷吧。阿海捧过妻子的脸,亲了亲若敏诱人的红唇说,女人是弱者,上帝怜恤软弱的人。
若敏和阿海跪下,若敏说,我的主耶稣,求你赐给我和海一个宝宝吧,主啊,但愿这个宝宝只给我和海带来安慰,因为她的一切将属于你,阿门。
阿海注意到若敏在祈祷中轻轻的称呼阿海为“海”,就好象他们在一起生活了几千年。夜晚的灯光中,若敏和阿海宛如在桃花园中,感受春色的旖旎和阳光的沐浴。
阿海是一个做事严谨的人,他常常的想,人活在世上最难把握的是自己的命运,但是命运却是一定必须把握的,而且不能马虎,人站在命运的生死线上,如同一个军火库门前站岗的哨兵,必须警醒的。阿海后来在读《圣经》时发现,人生的命运其实完全可以把握在你的道路当中的。道路是人生命运的关键。命运就在你每一天向前行走的脚步上。可是把握自己的脚步太难了,世间有那么多相互矛盾的事让我们无所适从。假若那个将来审判世界的造物主审判我们的时候,每个人恐怕都很难得到他的满意。这时阿海恍然大悟的明白,救赎主是多么的重要。法国有个哲学家帕司卡尔很睿智的说过,我们想善善不了,我们想真真不了,我们想美美不了,我们人类需要救赎。这是阿海在一本什么小册子上见到的一段话。阿海在人生的体验中觉着这是一句千真万确的话。人们有多少事身不由己呀!但是阿海想,无论如何,命运是要把握的,不能让命运葬送在偶然之中。如果一个人不能把人生偶然的厄运排出在外,人还有什么意思?无论一个人在世上怎样辛苦拼搏赚得了什么,都被一次偶然的恶性遭遇夺走了生命,因而失去了一切,那是多么的惨痛呀!如今在中国是和平的年代,一个人能够好好的活着,就有很多美好的希望和人生快感。
当麦子孕育在若敏腹中的时候,阿海被那个小生命激励的更是人生热情高涨。阿海想,上帝给了我一个宝贵的小礼物,她或他是我可以去完美的塑造的,她将是我的作品。成功的塑造出一个优秀的人物,那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可是自古以来有多少父母真的能把握住了自己孩子的命运呢?那时阿海回想起若敏在祈祷中说的:主啊,但愿这个宝宝只给我和海带来安慰,因为她的一切将属于你。这是多么明智的一句祈祷!是呀,把孩子交给上帝,使她属于上帝,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话说的容易,可当真的这样走下去的时候,仿佛担心的事就更多了。无论怎样想起来,一个小生命要来到世界还真是难关重重呢。任何一个偶然的机会都会夺走她。现在阿海倒真知道什么是机会了,机会就是命运,人这一生千百万种机会在那里等着你呢。无论是自然的、社会的,机会象一张大网,密密麻麻的,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呀。
阿海想,人有许多的时候,跟前真有许多机会得利了,可是在最后的机会中却丧失殆尽,输的更惨,还不如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一开始就是一个失败者。就象许多贪官那样,没有笑到最后,终于难逃法网,得到的却是更多的耻辱。
现在麦子顺利的来到这个世界,感谢上帝,在这充满阳光的日子,在这一片银白世界的日子,给人带来无限憧憬。麦子是个男孩,男孩是生活中一种活泼的能动力量。如果让一个男孩在这个世上无所作为,简直就是一种浪费。如果是个女孩呢,阿海想,那是一种美的存在。可惜,我这一生大概都与栽培这种存在无份了。
阿海想,首先保证麦子能够平安的生活在世上这是最主要的,人活在世上没有平安是多么大的不幸。人生一世,两大平安:环境的平安,良心的平安。想到这里阿海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阿海每当想到平安的时候,他总是这样舒一口气,因为他总是感到自己在生命的信仰中走对了门,他总是这样的想,如果自己在生命的归宿上一旦选择错了,那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这可不是一个自己安慰自己的事情,这总是一个人生最大的现实。
阿海记得他在澳大利亚开中国餐馆的表哥,很富有,开了十几个连锁店,但是一家六口在去夏威夷旅游时,遇到了海难,全部丧身在鲨鱼群中。这对阿海是个非常沉痛的教训。当阿海走进基督的信仰时,由于他的虔诚,他发现基督的道理,是这个世界惟一的做人真理。当然他知道,这无论如何都不是他发现,而是基督的启示。阿海深深的相信基督的恩典对于纯正的信仰是多么重要,正象《圣经》中说的那样,耶和华早已将虔诚人归给自己。是的,阿海无论做什么都不敢失去虔诚。作医生,他不敢糊弄病人,更不敢接受制药厂推销员的贿赂。有一次他的一个朋友说,他这样做人是个死心眼的人,更不象个现代人。阿海说,他这样做人安全,那时他还不会说平安。平安的说法是他后来在基督教里学会的使用最多的词汇。那个长着一个大酒糟鼻子的朋友,哈哈笑着说:那你说说那些个仍然在位的大贪官,他们的子孙为什么都过的那么好,用你的话说,那么安全呢?阿海说,你不懂什么叫转帐资票吗?那都是转帐资票。阿海有时说的话实在让人弄不懂,不知道他怎么把转帐资票和贪官的后代连到一起了。等到后来他开始信基督了,他更深信做人必须要良善,良善是平安的保证。
阿海最佩服基督的主祷文,他认为这是证明基督耶稣是真理的本原,天地万有主宰的最好明证。“………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阿海想,多么实在,老天爷要不给你饭吃,人连西北风都喝不上。上帝若是不伸手救拔人,天上掉下来个雹子都有可能专砸在你头顶上。谁敢说自己是善人,若是魔鬼真的试探他,恐怕谁都得丢人现眼。阿海记得一次同学们聚会,他曾经在中学时,那个让他总是砰砰心跳的班长,就象一块失而复得的宝物一样出现在他面前。而此时的她,再也不象当初那样一本正,仿佛是什么都吃过,什么都见过的一付走南闯北的侠客面容。那天夜晚,他们在一家星级宾馆开了房间。那时,阿海开始还只是想,我只要征服她当班长时曾经有的骄傲,只是要以猥亵的方式作弄她。因为他惟恐从她身上给若敏带来什么病。可是当事情进行下去的时候他甚至一点安全措施都没有准备。而那女人仿佛倒是胜利者一样获得了完全的满足。后来,当阿海接受了那从天上来的纯正信仰之后,他更加认识到了魔鬼试探的威力。因此,每当他在各种有可能出现的诱惑面前,他的祈祷也总是在灵魂的最深处。
这是一个令人迷茫的世代,人们光芒万丈的生活热情和低迷徘徊的多愁善感交织在一起,宛如一幅色彩不相协调的水彩图画。生活中各样流浪着的价值观念也如同秋日里被风吹散的树叶,四处飘落。沸腾的人群,喧闹的街市,经济竞争的口号,还有失落的令人追想的往日情怀,无论是什么都如同浮光幻影闪现在人们心头捉摸不定,人们的精神状况如同一个衣衫蓝缕的乞丐。当人们面对自己的后代,能够给予他们的精神财富几乎是一贫如洗。因为无论是什么曾经多么荣光夺目的传统观念,在一个笑贫不笑娼的时代中,都将被人踢落在尘埃中。
阿海想,麦子来到这个世界,但愿他不是我曾经日子中罪孽的追索,哦,上帝。他想起了,基督的宝血,那在十字架上一滴一滴的滴下的鲜红血液,那是上帝独生儿子的宝血,它能洁净罪人的罪孽,基督耶稣担当全人类的罪孽。因此,阿海想,我已经归属了基督,我已经得救了。但愿麦子在今后的日子中,比我更得上帝的赐福,他的一生都圣洁。阿海想,我必须要为麦子祈祷,一会儿尽快料理好一些事情,赶快回家,独自地向上帝为麦子的一生作个祈祷。求上帝保守他的人生道路,使他一生与罪无份,求麦子的一生都能在上帝的旨意中。
远处一群麻雀落在被雪覆盖的草坪上,麻雀们在那里寻找食物。阿海想,人的一生,也总是在寻找,但人和麻雀总不一样,人总不应该只为了寻找食物而生活,人在寻找什么呢?如果这在以前,阿海是不知道的,或许是不能肯定清楚的,现在阿海是知道的。阿海看着晴朗蔚蓝的天空,他微笑着。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23601.1-maiz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2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