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亏神搭救

 导读

1、该作品明显取材于基督教。主人公制造假冒伪劣产品的行为,得到了“撒坦”的赏识,后者将主人公领到地狱,欲将其招至麾下,在最危急的关头,主人公蒙上帝恩典获救。

2、一个对上帝有坚定信心的人,必然有爱心,有好行为,相反地,一个人倘若做出种种违背良知的恶行,则充分反映出他对主没有真正的信心,这样的人,其结局只能是坠入地狱。

3、为了拉近与读者间的距离,方便刚入门的信徒理解作品,本文未过多地涉及深奥、复杂的教义。

4、本作品虽是一则小说故事,但并非以故事情节取胜,请读者更多地留意作品的社会意义和思想价值,本文所列举的社会实例,都绝对地属实,希望所有人都能远离这些恶行。

5、留意文中的反语、讽刺与诙谐。

 

“又是一车!”李老板呲牙咧嘴地笑道。他透过办公室的窗户玻璃,看见运货的厢式小货车,满载着刚刚生产出来的劣质2B铅笔,向远方驶去。李老板心中暗喜:中考、高考临近了,2B铅笔的需求与日俱增,这是个多么巨大的潜在市场,每一支劣质的2B铅笔能节省下将近50%的成本,这样一来,我所获得的利润就像是坐上了直升飞机似的。

李老板回到豪华气派的老板桌前,坐在高靠背的转椅上,用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打,翘着二郎腿,口中还哼着小曲,没什么能比生意兴隆更让他开心的了。李老板把头悠闲地贴在软绵绵的椅子背上,不一会儿,他发现自己站在生产车间的大门口,有一个陌生的男子向他走来,他中等身材,长着一副憨厚的面孔,穿着一件朴素的上衣,还带着一副不太起眼的手套,从外表看去,他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实人。

“李老板,你好!久仰久仰!”那位男子和善地说。

“你好!很抱歉,你是……”

那男子依旧表现得非常友好,“方才你的职员们在装货的时候,我就在一旁看着,久闻你的大名,今日一见,你们厂家果然名不虚传。我叫撒坦。”

“什么,撒旦!不!你是——我活见……”

“别大呼小叫,干嘛这么惊慌失措的,面如土色,我叫撒坦,不是撒旦。”他用略带质问的语气抢着说,“撒旦被一个叫做耶酥的人打得一败涂地、遍体鳞伤,时隔好久才重新缓过来,毕竟,那个人是神的儿子,上帝的权能实在是太大了,撒旦用尽了浑身法术,也不及他的百分之一。”

“哦!是我听错了,撒坦同志,你好!刚才吓了我一大跳,因为我的妻子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始终不渝地信仰着上帝,她总是跟我讲一些关于她们宗教的故事,所以我知道,撒旦是……”

撒坦打断了我的话,“那你对基督教持什么态度?据我了解,你根本就不相信有耶酥,甚至对你妻子所讲的内容还感到很厌烦?”

“是的,尽管我们是初次见面,但你好像挺了解我的。呵呵!为什么要有信仰呢?那值几个钱,又当不了饭吃,金钱是我最喜欢的东西,我要创造很多很多的财富,以后当上大款,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李老板越说越骄傲,仿佛他已经成为了世界最富有的人。

“自从你开始经营2B铅笔之日起,我就一直很关注你,我认为你做得很出色,这是顶好的事业,我非常赞成你所说的,请继续讲下去。”

“可是,我的妻子——那个唠叨的女人,她非但从来不帮我做生意,还甚至总是劝我别再干这类的事情,去跟她一起信主。她还说我这是在做坑人的买卖,赚取不义之财,高三的学生,终日挑灯夜战,为的就是在高考的时候取得理想的成绩,跨入大学的门槛,而假如他们手中拿的是一支劣质的2B铅笔,那么机读答题卡上所有标记全都无法被电脑识别,后果不堪设想,学子们平时的努力全都付之一炬了。”

“你恨你的妻子吗?”

“不,虽然她说的话,我一句都听不进,但我一点也不狠她,她只是不赞成我做这样的生意罢了。她善良、有爱心,她在生活上,还是很照顾我的,完全尽到了做妻子的责任。

“李老板,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今后打算怎样,为什么?”

“我不会轻易被动摇的,即使是铤而走险,也要把目前的生意坚持下去。单凭我妻子一个人的力量是改变不了我的,她从不介入,这我并不在意,我自己完全能干得漂亮,而且我有能力躲过政府部门的所有盘查。目的当然只有一个,那就是赚钱,我厂的2B铅笔已经给我带来了丰厚的收益,我喜欢这个低成本、高产出的行当。”李老板一边说,一边得意洋洋地晃着脑袋。

“我对你的雄心壮志表示钦佩。不过,我要向你推荐一桩更美的差事,那样,你得到钱会远远地超出现在所得到的,而你只需付出一点点力气即可,你再也用不着提防那些穿制服的人,我保证你绝对安全,请你务必相信我。”

“真有这么肥美的肉吗?钱是我最心爱的东西,只要能有发财的机会,我是说什么也不会放过的。”

“那好!你先闭上眼睛,我不让你睁开,千万不要睁开。”

李老板按照撒坦的要求做了,他觉得整个身体在快速地向下坠,但他又不敢睁眼看,生怕会因此而失去那令人垂涎欲滴的财运。不一会儿,他发觉自己缓缓地着陆了,“睁开吧!”撒坦用一种奇怪的语调对他说。起初,李老板只看到眼前一片火光,并且有狂风呼啸的声音,还闻到一股浓硫酸的味道。渐渐地,李老板适应了周围的光线,在他面前,是一座不大的,用呆板的深灰色砖石,所砌成的平房,占地面积不大,但门却非常得宽阔,门上涂的是黑色的油漆,像夜一样黑,跟四周的灰色调融合在一起,不仔细看,还真分辨不出边界。在门的上方有一块匾,匾的框框是用各种爬虫的骨架制成的,匾上醒目地写着4个惨白色的字——地狱集团。

“地狱!我怎么会到这儿来!”“别紧张,这只是我们集团的名称罢了,我们的照明方式与众不同,是用火来提供光亮,相信你很快就能适应,会喜欢这儿的,我既然请你来,我自然有这个把握。”站在李老板身旁的撒坦解释道,“我实话跟你说吧,我是这个集团的副董事长,你的所作所为非常了不起,我想将你招入旗下,并委以重任,我还准备将你的整个生产车间全收购过来,当然,我不会亏待你的,你也不会有任何损失,我将支付给你100万元,你看怎么样?”

“100万,行啊行啊,只要钱多,让我干什么都行。”李老板恭恭敬敬地回答。

“我就知道你会同意,我们是一个庞大的集团,是实际存在的,资金实力雄厚。我们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广招英才,你也看到了,我们的大门很宽,不像基督的国度,那里只有一个很窄很窄的门,而且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能进得去。任凭基督徒们如何传讲福音,绝大多数人最终还是会来到我们这里,加入我们的团队,为集团补充新鲜血液,人终究是软弱的,很难做到完全倚靠耶和华,而凡是对上帝没有坚定信心的人,都将被我们吸收进来。”撒坦拍了拍李老板的肩膀,“你放心,本集团的员工,虽然背景各不相同,但总的原则是一致的,都可以算是与你志同道合的朋友,而且,他们都与你一样,对基督毫无信心,对《圣经》都采取漠视的态度。”

李老版听完这番话后,奴颜婢膝地说:“好的好的,真的很感谢你,我会听从你的一切吩咐,我冒昧地问一句,100万什么时候给我?”

“你不必太客气,听你的口气,好像很着急想得到这笔钱。你别担心,我们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在董事长本人手里。来吧,我先带你认识一下集团的领导干部,让你有个初步的了解,这也有利于你今后开展管理工作。”撒坦说着,用手推开了那扇漆黑的门。

*    *    *

两人走进屋子,撒坦领着李老板进了离大门口最近的保卫科,里面都是一些身强力壮的男士,撒坦指着正从窗前走过来的一位彪形大汉,向李老板介绍说,“这位是保卫部负责人,他原先专门带着一伙蒙面人,在天黑的时候,抢劫独自行走的小姐,手表、手提包和项链之类的物品,自然是最吸引目光的,他们通常采用暴力的方式,变更这些财物的所有权。老板,你应该可以理解,尤其是那些银闪闪、亮晃晃的饰物,太具有诱惑力了,价格通常也十分得昂贵,倘若兑现成现金的话,可以顶得上1000根,甚至是几万根2B铅笔。这种来钱的方式,既快捷,又行之有效。我们集团就欢迎这些勇敢的人加盟。”撒坦同时也将李老板介绍给保卫科的同志们,相互间问候、寒暄,自然也是免不了的。

李老板刚走出保卫科,就闻到一股刺鼻的酒味儿,一位满身酒气的中年男子,彬彬有礼地将一杯啤酒端到李老板的面前,“欢迎您的光临,请您品尝。”“谢谢!多少钱?”李老板将塞满信用卡的钱包掏了出来。“不要钱,这是免费赠送的,每一位来这里的人都有机会喝到这醇香的扎啤,而凡是喝过的人,都想在我处多留些时间,以便再多喝上几杯,实际上,他们也都——永无出期。”他说这最后4个字的时候,声音放得很轻。李老板没有听见,因为他还在为不用付钱而感到庆幸,撒坦在一旁却听得清清楚楚,或许他对这种有损于集团形象的话比较敏感,他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那位男子低下头,向后缩了一缩。随后,撒坦强装笑容地说,“李老板,这位是酒店经理,该酒店本来是我集团投资兴建的,现在由他和一伙人共同承包下来。他原先是房地产开发商,酒量很大,在饭桌上,不仅自己的头脑始终保持清醒,而且还经常将客户或谈判对方灌得酩酊大醉,在其失去理智的情况下,诱使他们在协议上签字。他的房地产生意做得很红火,大额交易一笔接着一笔连续不断,我们正需要这类精英。除了他本人以外,酒店里的其他员工,也都是喝酒的行家,他们认为,特别是对于男士而言,会喝、能喝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假如不具备这基本的能力,那简直就是不食人间烟火。”

撒坦带着李老板进了下一间办公室,“这是一家中介服务公司,起初,他们是我集团的一个部门,后来,机构调整,他们就分离出来,在所有权归集团的前提下,实行自主经营,每年向集团交纳一定的份额。”撒坦随手将房门关上,“这位高个子先生就是领导,他过去在一家中介性质的房地产经纪公司工作,从事二手房交易,他精通骗术,在房屋出租、转让等过程中,他将骗术发挥得淋漓尽致,他的家庭也因此富得流油,他是位不可多得的人才。”

待他们互相认识之后,撒坦向李老板简单地介绍了该中介公司的营业范围和基本工作情况,然后说,“走吧,老板,还有很多部室要拜访,咱们上二楼,你将要在那里办公。”“二楼!”李老板有些吃惊,“我们刚才在进来之前,我注意到这只是一个平房,只有一层,不是什么楼房?”

“哈哈!我们这幢建筑表面上朴实无华,还有些简陋的意味,但这里面可是另一番景象,里外的差别很大哟。”我还需要告诉你,“通常情况下,从一楼到二楼,都是沿着楼梯向上走,也就是——上楼。我们这儿正好相反,顺楼梯向下,到达二楼,也就是越走越深,我们一共有18层,第十八层是整个集团最深的地方,主要领导及行政部门的办公地点全都设在那里,当然,那儿也是你的目的地,100万元正等着你去取呢,不过,我现在还不想让你乘坐现代化电梯,直接去问董事长拿钱,我要带你好好地熟悉一下环境,这也是为了使你更好地融入集体,这样,你今后会赚到更多的钱,比100万要多得多,你明白吗?”

“明白明白,钱自然是多多益善,我听你的。”

两人来到楼梯口,楼梯长、窄、也很陡,两旁的墙壁是由死气沉沉的灰砖头垒成的,毫无生机。墙壁上挂着几支火把,天花板上还吊着几团火球,尽管这些火光照亮了楼梯,但隐隐约约还是透出一种阴森的感觉。

“我有些怕,好心的撒坦啊,我们还是坐电梯吧。”

“怕什么!你难道不想要这100万了?”撒坦冷冷地反问道。

李老板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情,“哪里——哪里,为了钱,这点苦算不得什么,其实,我很喜欢走楼梯的,还锻炼身体呢。”

李老板紧紧地抓住楼梯扶手,小心翼翼地向下挪动脚步。撒坦的动作则显得非常轻盈,他略施妖术——自己的两只脚并未接触到楼梯表面,而是浮在空中,为了不让李老板看出来,撒坦的两足离楼梯很近,还假装做出下楼梯的姿势。实际上,李老板此时一方面要当心别踩空了,摔下去,另一方面,他还在琢磨怎样尽快将这笔巨款拿到手,因此,他根本无心去注意撒坦是如何下楼的。

“到了!市场经营部”。撒坦推开办公室门,“大家好!”“副董事长好!”“这是你们新上任的李经理。”办公室里响起一片掌声,李老板鞠躬向大家示意。撒坦转过脸来对李经理说,“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部门经理,你制造劣质2B铅笔的光辉事迹,我已经都向他们讲述过了,你是位成功的企业家、实业家,你能将市场定位聚焦在初三、高三的学生身上,足可反映出你的精明,以及前卫的经营理念,你在这方面想必已经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不用我多说,我相信你一定能够管理好整个部门的工作。这些人都是你的属下,他们也全部是精兵强将,他们以前有的是制造假药的;有的是生产假酒的;还有的是做黑心棉的……  他们都会很好地配合你的工作。别的没什么,他们平时工作都挺卖力气,只是在3月15日这天,不知是何原因,该部门所有人都感到十分得疲惫,提不起积极性,所以,集团出于无奈,只能安排他们多休息一天,养精蓄锐,用饱满的精神去迎接未来的挑战。此外,我还需重申,无论是谁,只要努力工作,集团必定会支付丰厚的报酬,任何人不会白干的。”

“谢谢撒董!有了钱,我们一定会好好为您服务的。各位!我个人认为,搞好市场经营工作的最佳方法,就是不择手段地捞钱。我相信你们都跟我有同感——做生意嘛,钱自然是第一位的,最大的本事莫过于将钞票从顾客的口袋里,弄进自己的腰包,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完成得干净利落就好!”“说得对——说得太好了——我们支持你!”李经理的话音刚落,员工们就齐声高喊起来,又伴随着一阵掌声。

李经理怀着愉快的心情,跟随撒坦来到下一个部门——文化研究中心。刚一推开门,就闻见室内一股浓重的烟味儿,只见屋内烟雾缭绕——这是用香烟营造的“仙境”。

“来——来——来,抽根烟!”中心主任很热情地站起身来,他的嗓音很粗,简直可以跟《水浒传》里的黑旋风*相媲美。

 

*黑旋风:李逵,他是梁山好汉一百单八将之一,一字不识,是个粗人。

 

“这位就是我常向你们提到的李老板,他现在已经是咱们集团市场经营部的经理了,今儿是他到任的第一天。”撒坦高兴地说。

“奥——是你啊!”主任左手手指夹着一根烟,用右手激动地在办公桌上狠狠地一拍——“哐”的一声,太突然了,把李经理吓了一跳,身子不禁抖了一下。

撒坦赶紧上前安慰,“放松点儿,牛主任来自建筑工程公司,他就这种性格,你习惯就好了。他在搞建筑的时候,座右铭是:知识有什么用?我一直都对其大加赞赏。”

……

在撒坦的带领下,李经理一一访问了二层的其他科室,随后,他们“下楼”,相继又走访了第3~16层的主要部门。

“来,去第17层,这一层的部室均属于高科技领域。数码电子高科技目前发展速度快得惊人,其中有很大的利益可图,并且轻易就可以得手,我集团对此给予了高度的重视,特将其安排在最靠近第18层——集团司令部的地方。

“这是通讯部,认识认识。”通讯部的经理起初正在发送短信,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待他听到说话声之后,连忙放下手机,起身迎接。撒坦介绍说,“这个部门主要从事跟手机有关的业务。马经理是个很卓越的高智商心理学家,他充分利用人们贪图便宜的心理,编写了很多中奖消息,通过短信的方式发送给手机用户,诱人的奖品自然会攻破人们的心理防线,一而再,再而三地将一定数额的钱,汇至马经理指定的帐户。”

走入网络信息部办公室,李经理环视了一下四周,室内放置着十几台计算机——有些是很普通的,有些配备了液晶显示器与光电鼠标,还有些是笔记本电脑。撒坦向其中的一台电脑走去,在显示器的后面,坐着一位染头发、戴耳环的漂亮女士,当她注意到身边的撒坦时,笑着打了招呼。“过来,李经理,这位是朱(与同音)主管,她在来这儿之前,就已经练就了一套互联网技术,她曾经是一个色情网站的高级工程师,在网上恋爱方面十分在行,她多次在网上,向陌生的男子,发送同居的请求,用 美富婆 等词语来形容自己。后来,我为她提供了更宽阔、更安全的网上交流平台,于是,她就成为了本集团忠实的一员。据她自己说,她到了我们这里之后,有如鱼得水的感觉。”

*    *    *

撒坦和李经理两人,终于“下”到了第18层——地狱集团的最底层,这是李经理始终向往的地方,100万已经让他等了好久了。

“这第一间屋子是人事部”撒坦说。办公室里摆满了柜子,柜子里装的全是人事档案。人事部师经理从一排柜子后面走了出来,朝客人笑了笑。

“我跟师经理是要好的朋友,我一般都管他叫师子(与狮子同音),他先前是一家私企老板,手下有几十名员工,从人员数量上看,企业规模还是不小的。然而,师经理有个习惯:他偏偏爱录用一些外地人,而且还不喜欢跟他们签订劳动合同,在所有职员当中,跟公司签署正式劳动协议的,还不到十人。再者,师经理还要求每位新来的员工,必须先交纳几百元的入职保证金,以示诚意。至于拖欠工资,那更是家常便饭,其实,师经理做得也不太过分,只是将职工的工资晚发放好几个月而已,但正是由于这原因,他的公司被一些戴着大盖帽的人给封掉了,于是,他就逃到了我这里,任职至今。”“是啊是啊,是撒董帮我脱了身,这份恩情我忘不了。”师经理感激地说。

在撒坦的指引下,李经理又分别认识了办公室主任和总会计师。当两人刚离开财务部的出纳台,准备往外走时,正好遇上一个西装革履——“希”装格“律”——的人进来报销。那人跟撒坦一见面,便互相问寒问暖的,显然,两人之间非常得熟悉。“李经理,快,见过你的上司,呵呵!”撒坦半开玩笑地说,“他是集团的希律副总经理,你别误会,我们集团从上到下,绝对没有等级观念,领导和群众彼此都打成一片,毕竟,能来地狱集团工作的,大体上都属于同类人。”李经理刚想开口说话,撒坦又继续讲,“我想说的,还不止这些——希总原是国王,出身高贵,有权有势,可谓一代明君。他在位时期,最大、最有影响力的事件,就是追杀刚出生的耶酥,虽然他没有成功,但他的心意我们已经领了。为了表彰他,我们高薪聘请他来出任要职,他在集团副总的位置上,是最合适的人选。还有,我顺便提一下,彼拉多总经理出差了,过两天,等他回来之后,我再抽时间安排你们见面,彼总可是个秉公执法的人,值得称颂,当初正是他宣判将耶酥送上十字架。”

撒坦说着,揪着李经理的胳膊,“来拿100万的时候到了,去见我的哥哥。”他的力气是那样得大,恐怕连项羽*也不得不心服口服,李经理根本无法挣脱,他还没来得及多想,就被撒坦连拉带扯地拽到了董事长办公室门口。

 

*项羽:中国古代历史人物,力大无比。

 

撒坦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一阵怪异的声音:“请进!”门开了——正当李经理为了100万而满心欢喜的时候,撒坦趁其不备,猛地推了一把,李经理整个人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室内地板上。“撒旦哥哥,我把人给你带来了!”接着,撒旦和撒坦哥儿俩,发出了满足的狂笑。李经理勉强爬起来,他看见撒坦将面具和手套统统撕掉,满不在乎地扔到地上——原来,那憨厚、老实的外表不过是一张皮而已——露出了尖牙利齿。再看看撒旦,他的样子更加恐怖,其程度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两人拿着锁链,慢慢地向李经理逼近,口中伴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咝啦咝啦”的声音。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经理情不自禁地用最大的声音呼喊:“神——救——我!”他话音刚落,顷刻间,从窗外射进一道光芒,并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这道神奇的强光,纯洁而明亮,晶莹剔透,丝毫不夹杂其他颜色,也没有任何杂质。光的威力使四周的墙壁猛烈地震动起来,撒旦发出声嘶力竭的喊叫,而撒坦也被射出千疮百孔。李经理发现自己完全被光所笼罩着,刚才的极度恐惧,此时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安详和宁静。他看到有一只雪白的鸽子,从光的深处飞到他的面前,轻轻地落在他的肩膀上,还“咕咕”地叫着——这是多么动听的声音

感谢上帝——感谢上帝!”李老板醒了过来,他定了定神,发觉自己仍然坐在转椅上。他呆呆地坐在那里,连续做了好几次深呼吸,“太可怕了!原来是一场噩梦!”李老板凝视着窗外,似乎已经彻底觉悟。他自言自语地说道:“妻子平时总是向我灌输基督教的知识,尽管我不加理会,但她这种潜移默化的作用,已经在我的心灵深处留下了印记,正因为如此,在最危急的关头,我才能够向永恒的神求助,是神救了我,使我摆脱魔爪。哦,神啊!尽管我往日常亵渎你,但你还是怜悯我的,当我真正需要你的时候,你依然慈爱地向我伸出双臂。”李老板来到窗前,这一次,他所关注的不再是运输车,而是抬起头,仰望着天空,他由衷、深情地感叹:“天上的父啊!多亏你救了我!

李老板看了看钟,已经是上午11点多了,他顾不上吃饭,亲手毁掉了黑窝点里的所有造假设备,并且到卫生间,将手洗得干干净净,随后,他在妻子的陪伴下,来到教堂,跟牧师进行了几个小时的长谈,并在神的面前诚心诚意地做忏悔。几天后,李先生——他不再是什么老板,他终于良心发现,已洗手不干了——跟妻子一起来到教堂的礼拜大厅,参加了主日聚会。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23604.1-dajiu.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4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