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你给了我春天

或许是我的原罪太深,我刚从母腹里来到这个世上,最先迎接我的,不是接生的护士,而是“疾病”先生——他是撒旦的同伙——我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法鲁氏四联症。在当时,这是一位十分厉害的病魔,长着一副狰狞的脸庞,常常与死神为伍。

4岁时,我接受了根治性手术。在此之前的4年时间里,可以说,我全部是躺在床上度过的,事实上,对我来讲,“坐在床上”,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有时甚至连笑一笑,都没有力气,那时的我,简直就比死人多一口气——可能就是上帝往我鼻孔里吹的那口气。由于我经常会犯病、憋气,所以,我每天所接触最多的伙伴就是“氧气袋”。为了避免腿部肌肉萎缩,妈妈每天给我按摩下肢,4年的过度操劳,也使她患上了甲亢。

虽然手术做得比较成功,保住了一条性命,但瘦弱的状况却很难得到改善,我的胸口上永久地留下了一条约20cm长的疤痕——比蜈蚣还要吓人,最令人吃惊和难以想象之处在于,我5岁时才刚刚扶着床架子学走路(一般人都很吃惊,不敢相信)。

上学之后,我的体质决定了我不得不免体育课、免军训、不参加任何对体能要求高的活动。作为一名男生,我的体重永远是班上最轻的,这也或多或少引来一些女同学的羡慕,不过,在我的眼里,这是一种讥讽,不含有丝毫褒义的成分。我从小也因此练就了一种功夫,即对那些形容“瘦”的比喻,早已是习以为常。

这样的身体条件,使我从小就过着一种另类的生活,我的童年始终被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雾。尽管我几乎没有被同学欺负过,但课间10分钟——那是我独处的时间,我总是在一旁看着同学们彼此间谈笑风生,即使我加入其中,充其量也只是个听众,插不上一句嘴。至于篮球、足球等等,我只有在电视上观看体育节目的时候,才会有身临其境的感觉,非但如此,在整整一个学期里,我去操场的次数,甚至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几趟。

我不清楚具体的理由,我困惑过,我努力想寻找答案,可我不知该问谁,爸爸妈妈对此也无法做出令我满意的解释,我隐隐约约觉得,世界上的人,不论是谁,其实根本就没有能力揭开这个奥秘:也许是因为同学们都不太愿意把我纳入他们的小团体;也许我真的来自另外一个星球,尚未适应地球上的生活方式——因为的确有人曾经当面对我说过,“假如没有你,地球照样会转”;也许是上帝有意为我设置一个安静的环境,让我有充裕的时间来默想人生。

我渴望得到别人的认同,我渴望友谊,我渴望有人对我真诚地微笑。曾几何时,我的孤独感,比《变形记》*中的大甲虫还要强烈。

 

*《变形记》:表现主义文学,奥地利著名作家卡夫卡的代表作之一。

 

 幸运的是,我的学习成绩在班上还算不错,老师在判卷的时候,至少还不会因为我没有朋友,而多扣我几分。尤其是到了高三,倘若单凭考试成绩——在这一年里,分数显得尤为重要——我足以成为班主任的掌上明珠。

除了成绩以外,在我的脑海里,唯一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学习素描。这得从我上小学说起:我终日忧郁寡欢、闷闷不乐,妈妈为了让我改变这样一种性情,利用星期天的时间(那时还没有双休日,周六上午照常上课),送我去一个素描学习班,还按照老师的要求,给我提供了“全套装备”,即画板、纸张、专用绘图橡皮以及HB、H、2H、3H、B、2B等各类深浅不同的铅笔。渐渐地,我习惯了明暗对比和不带色彩的黑白影调(在绘画理论中,黑色与白色属于无彩色系),因为这就像是我的生活那样,找不到任何彩色的痕迹。

我坚持学习素描,近十年之久,虽然我的作品常常被拿到中心学区展览,然而,我依旧不知道开心、喜悦,是怎样一种感觉,因为我总觉得自己从未亲身体验过这类的事情。那时,我也不清楚,自己是否真的爱素描,实际上,对于什么是我真正感兴趣的事情,我可能不是确有把握,但对于什么是我不感兴趣的事情,我是确有把握的*:我不喜欢到户外去闲逛、疯跑;不喜欢喧闹的地方;不喜欢出风头或追求时尚……

 

*选自《局外人》[法] 加缪,1952年因该作品获诺贝尔文学奖

 

上帝爱世人,他总是恩慈地待我们。

在我的高考分数下来之后,妈妈买好了两张北京—上海的火车票,准备带我一起回老家度假(爸爸因工作忙走不开),不巧的是,这两张票都是上铺。我们上了火车,尽管爬上爬下,不算太困难,但上铺离车顶太近,身子根本无法坐直,再加上空调直接对着我们吹,我们母子起初都后悔乘坐本次列车,唯一得到的安慰就是我和妈妈能够面对面地进入梦乡。

然而,如今每当我回想起这段火车上的经历时,我都会感到很美妙——真的是发自心底的愉悦,因为我敢肯定,这是上帝特意为我安排好的,是圣灵在起作用,也是了解耶酥的绝佳机会。跟即将发生的事情相比,旅行上的这点小困难,简直就是微乎其微、不足挂齿的。

原来,睡下铺的两位阿姨,正好是上海市某教堂唱诗班的成员,她们携手到北京参加一次灵修交流活动,现乘火车返回上海。尽管相处短暂,但两位阿姨向我讲述了很多,她们不但亲切、和蔼,所讲的内容也是那样得引人入胜,深深地打动了我。她们还免费赠送给我好几本入门书籍,以及一本精美的《圣经》,我清楚地记得,当我接过那本圣经时,我的心中觉得暖洋洋的——我也说不出其中的缘由,但平生的确是第一次有那样的感觉。临分手时,她们还主动要求我把名字写下来,说是要在隆重的仪式上为我代祷,祝我能被理想中的大学所录取。当我们下了火车彼此说再见的时候,两位阿姨仍然是那样得温和,脸上也依旧洋溢着笑容,她们的表情充分反映出,其内心世界是多么得平静,那一刻让我始终记忆犹新,至今难忘。

我回到北京,真的是蒙父神的恩典,两位阿姨的祷告果然显灵——几天之后,我收到录取通知——我考取了建筑史专业,并且,素描加试成绩名列前茅。从某种程度上说,该专业更多的是坐在写字台前,跟历史文献打交道,同建筑与房地产系的其他专业相比,通常情况下,它不会涉及高强度的工程作业,不会从事对设计图纸的精确计算与把关,也不会亲临危险的施工现场,进行调度及审核。

我开始愿意接受主,喜欢上耶酥这个新朋友了,虽然我那时尚且没有用心去赞美宇宙独一的真神,但我确实已经迈出了第一步,而且是举足轻重的一步,从那时起,上帝再也不向我掩面。

走进大学校园之后,虽然每周的课程也不少,但我还是觉得比较轻松,至少不像高三时候那样紧张,毕竟,有好几个下午没课,而且,晚上和双休日,也没必要总是一味地被淹没在定律、公式和坐标系之中。

足够的课余时间,为我在浩瀚无边的基督教海洋中遨游,提供了必要的前提条件:每晚睡觉前,我都要抽出一定的时间,来阅读与其相关的书籍,直到宿舍楼统一熄灯。周日,我走进离学校不远的海淀教堂,顺着楼梯上到三层,主礼拜堂的工作人员彬彬有礼、不紧不慢地向我问安,摇曳的烛光仿佛也在向我点头致意,我看到一张张慈祥、可亲的面孔,听到教堂里传出的歌声,我的心被吸引住了,我感叹,图书城内真的是别有洞天*,如此祥和、肃穆的气氛,我以前只有在电视上,才能够看得到,因为在实际生活中,我还不曾有过这样的经历。晌午时分,我依然不愿离去,我还要听牧师幕道,这些布道的言辞,不仅使我的心灵得到了慰籍,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我切身感受到了神的伟大,他不是以外表或健康程度,作为评判人的标准,相反地,至高无上的耶和华,是专门体察人的内心,在他眼里,我们全部是平等的,他关怀着我们每一个人,并且是无限的大爱,神把恩典白白地赐给了我们。在基督教世界里,我不再感到孤独、忧伤,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安详和宁静

 

*北京市基督教会海淀堂位于海淀图书城内,步行街西侧。

 

我在上帝的怀抱中,我认清了自己——我是一个幸福的人,正如箴言所述:倚靠耶和华的是有福的人*。当然,我也晓得,我之所以有这份感动,并非由于我个人的善功,而是圣灵的帮助,我甚至可以说,在神的面前,我即便有好的行为,那也根本算不得什么,何况,我从来也不认为自身有什么功劳可言。总之,所有的一切,乃是由于神的怜悯,并不是由于人的长处*;我们一切所得的,都是出于基督所赐*。

 

*选自《圣经·旧约》箴言16:20

*选自《罗马书注释》加尔文

*选自《以弗所书注释》加尔文

 

在祈祷这门功课上,尽管我算不上是一名优秀的学生,但每逢我独自待在宿舍里的时候,我就会祷告,向神倾诉我的心声,我感谢主,因为是主给了春天,给了我希望,使我彻底摆脱了心灵深处的阴影,我内心真正的渴望得到了满足*,我瞧见了生活中美好的一面。我找到了知己,他是一位绝对值得人类信赖的朋友,他就是神的儿子,亚伯拉罕的后裔,他为了拯救我们,从十全十美的天堂,道成肉身来到我们这污秽、邪恶的世界,并且取了最卑微的模样,最终为我们舍了命,使每一位真心实意信靠他的人,都能从罪当中被释放出来。

 

*选自《德伯家的苔丝》[英] 哈代

 

一年之后,我接受了洗礼,获得了重生。与此同时,我周围也有了很多新朋友,他们是志同道合的弟兄或姐妹,是我在教堂里聚会认识的,非常得友善和热情,他们同样也把我当作他们的朋友,他们从不笑话我,从不歧视我,也从不冷漠地待我。我们相互间在一起交流心得,一起谈论信仰,一起领受圣餐——记念主。从此,我有了崭新的生活方式,在这个大千世界里,除了爸爸妈妈以外,还有这么多热心肠的人关心我,在我看来,他们都是神派下来的天使。

最令我和我的家人感到高兴的事情,还当数越来越好的身体状况——这是神的权能的具体体现——每年我生病的次数明显减少,我的身材虽谈不上高大魁梧,但肯定已不属于矮小的行列,我甚至还到首都体育馆打过羽毛球。再者,在学校的乒乓球馆里,有时也能够找到我的身影,我偶尔也会出现在篮球场上,我还可以跟同学们一起骑自行车去公园野炊。

我懂得是神给我带来了快乐,带来了新生活,带来了福音。我不再因小时候的痛苦经历而怨天尤人,我已明白那是出于上帝的安排,神是完全公义,无懈可击*的,神要借着这些困苦,来彰显自己的旨意与智慧,好让我认识到,人是多么得软弱,人在罪的束缚下会受尽折磨,而惟独亲近基督,才会有平安,才是我们的保障*,才能走上正确的道路,因为他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凡不以神永远的真理为基础的人,就必会飘流无定*。

 

*选自《罗马书注释》加尔文

*选自《罗马书注释》加尔文

*选自《圣经·新约》

*选自《以弗所书注释》加尔文

 

现在想来,神之所以让我有这样的遭遇,全是基于他那无私的爱,目的是为了让我学会忍耐,因为忍耐生老练,老练生盼望,同时,十字架苦难能够坚固我们的信心,况且,开发人类智力的矿藏是少不了要由患难来促成的*。

 

*选自《基督山伯爵》[法] 大仲马

 

圣灵时时刻刻与我相依相伴,在这位“保惠师”精心的呵护与无微不至的照顾之下,我一直保持着愉快的心情,我顺利地通过了各门功课的考试。我真的仰望天空,诚心诚意地谢谢天上的“阿爸”;我向你诉说衷肠,吐露我最真实的情感;我还要再一次呼喊,“是你给了我春天,给了我对未来的展望,也给了我不断精进向上的勇气!”

我深信,从今往后,我一生的日子,必有恩惠慈爱紧随着我;我也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我决心用我所学到的知识,为基督教事业服务,全心全意地服事神,彻底抛开私欲和自己的意志,将神的旨意放在最高的地位上*,并且将所有的荣耀都归于神,因为我们本来就都是他造的,倘若没有上帝的仁慈与权柄,我们不过也只是一堆泥土罢了

 

*选自《圣经·旧约》诗篇23:6

*选自《罗马书注释》加尔文

 

我努力学习了德语,大学毕业之后,我奔赴德国科隆留学深造,研究方向是教堂建筑艺术史。我之所以选择科隆,一方面是由于德国拥有深厚的建筑文化底蕴(德国的高等教育免收学费),另一方面,更主要的是因为我的舅舅在那边已经生活10余年了,舅舅一家全是虔诚的基督徒,此外,由于他们跟我们长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因此我到了科隆之后,仍然能够体会到人间亲情。

记得我刚下飞机,过了海关,他们全家都来机场迎接我,我到了舅舅家之后,他们非常友好地接待了我,还要求我,把他那里当成是自己的家。

翌日,正值复活节,我跟随舅舅全家前往科隆大教堂*。尽管我对其早已熟悉,但当我见到了活生生的实物时,我还是被其宏伟的形象所震撼。我瞻仰这造物主的杰作,我沿着西立面两座高耸的尖塔,一直向上看,仿佛根据它们的导引,就能够到达天国,坐在父的右边。

 

*科隆大教堂:历史悠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将起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它既是德意志民族的骄傲,是科隆市的标志,又是哥特式建筑艺术及技术领域的光辉典范,同时,大教堂也是著名的旅游景点之一,每年接待成千上万的观光客。

 

舅舅带我走进教堂,里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信徒,高广的空间颇为壮观,向上的动势更强。

正午时分,钟声敲响之后,盛大而庄严的仪式开始了。巨大的管风琴演奏着巴赫的康塔塔乐曲*。置身于这样一种环境之中,我似乎领悟到了什么,我的信心之树已在体内牢牢地扎根,我不但不会忘记,是主给了我春天,而且,我还想由衷地赞美神的大能和十字架救恩,祂的能力是无疆界限制的*,正是神的臂膀砸碎了罪的枷锁,使我们战胜了死亡,脱离了罪恶,进而得以复活,并升入永生的天堂。

 

*巴赫(1685-1750),巴洛克时期德国著名音乐家,基督教音乐家。康塔塔是一种乐曲形式,巴赫在该领域颇有造诣。

*选自《以弗所书注释》加尔文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23605.1-chuntia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