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女儿

      一       

          铁轨声声,列车不知疲倦地向前。它有始点,亦有终点;不象这大地上的某些人,注定漫无目的地漂泊。这趟车的终点是繁华的都市:S城。硬座车厢里,百合蜷缩在一个靠窗的座位上,空调开的太低,她有点寒战。
         刚才她已经仔细地翻点了钱包里的钱,只有500元了。
         她发短信给他:我到S城了,你来接我。

         他与她在QQ里的视频聊天里曾见过彼此。百合记得他样子蛮帅,不象是坏人,毕业于某邮电大学,在IT公司做软件开发。百合只知道这些,其余,只有见机行事了。
        他出现了,个子很高,格子衬衫,牛仔裤洗得泛白,年轻的一张脸,头发披散到快到肩膀的位置,看起来时尚潇洒。他的表情远远望去有些傲慢,但那却是一种最时尚的不可一世的神情。他朝百合一笑,那笑容并不灿烂,而是带着点邪气;男孩子有点邪的笑容,配上头顶上的蓝天白云万里晴空,似乎并不见得恐怖到哪里去,他问她吃了吗?百合说没有,然后他找了家西餐馆,经典的英文歌在柔和的灯光下婉转而浪漫。二三情侣依偎着,四处弥漫了幸福的味道。
         百合太饿了,在列车上14小时只吃了一包方便面。她的吃相一定暴露了她的窘境。男孩子至始至终都挂着那副带点邪的笑容。他似乎心不在焉,又似乎一直盯着她,象盯着一个诱人的猎物。百合埋头吃,这是此刻百合的一切需要。
        从福克斯西餐厅出来,已是夜色阑珊。他主动帮她拎行李,另一只手自然地抓住了她的小手。然后,又过了几个红绿灯,男孩在一座民宅下停住说,“到了,4楼。”
        打开门,一股隔夜的方便面的气息,最醒目的就是那台电脑。

      “我想暂时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直到找到工作为止,可以吗?”百合将想好的话一口说出。“没问题,随你住多久都行”男孩很爽快。

         一个恶心的潜台词意味着:她是拿自己的肉体换取住的地方。不过,即便这样做,所存在的风险也是极其的大。比如,她听说有的女孩子交了个网友,结果是个圈套,被拍裸照之后,威胁女孩,逼其就

   二
         百合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的上午,时钟指向11点;“这么说,自己足足睡了12个小时。”百合想。房间里暗暗的,透不进一丝光亮,百合从床上跳下来,把窗帘拉开,这是一个多么明媚的上午,昨晚的一幕幕忽然倾倒出来,仿佛胃里要喷涌而出的食物。百合使劲地向下压了一口气。对自己说:“在这样明媚的阳光下回忆往事是不道德的。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连郝思嘉都说,明天,明天将是另外一天。”
         百合打开自己的行李,没料到S城其实是相当闷热的,空气中尽是潮湿的水滴,人仿佛是蒸笼里的包子,热腾腾地等待被吃下去。“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百合轻叹一声,不过就是这样的命运吧。
          好久没睡这么好的觉,毕业后,同学们都各奔东西。留在N城的盛夏里,百合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单位要她。一来这是个专科学校,专业又是遍地都是的市场管理,工作自然很不好找。二来百合得不到任何人的帮助,人际的和经济的。几个一起留在N城找工作的同学挤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百合实在不好意思再多打搅。每天晚上蚊子飞来飞去,嗡嗡的在身体四周舞蹈,想着不明朗的前程,百合没有几个晚上睡的着。盼着工作,盼着早日有个栖身之地。终于,百合在一家广告公司找到个客户部的位置,在盛夏的N城,烈日下不断到陌生的单位拜访穿梭,常常遭人白眼。最后,一个月下来,一笔单子都没签成。老板倒是说要多给新人些机会的,只是一个月的那几百元的底薪实在是少的可怜,除去车费伙食几乎不剩分文,百合做了三个月后于是决定辞职,她听说S城的工作机会比较多,于是决定南下到S城。

         肚子开始咕咕叫,提醒她年轻的身体对物质世界的渴望。肚子是重要的,活下去是必须的。
不管怎么说,总算先落下了脚,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昨晚那个大男孩子虽然动作粗鲁,笑容中隐隐地含着不屑;但是毕竟,自己是自愿的,没什么可埋怨的,这总比睡在马路上被坏人强奸或拐卖要好的多。这么一想,百合似乎平衡了许多。

         他在QQ里的名字叫“迎风剑客”,和百合在网上不过只聊过顶多3次,那时,N城的百合觉得自己是一只无路可逃的苍蝇,四处碰壁,找不到出路。下班后,与其回到那么多人的一个房间里看电视,不如到网吧。与一般女孩子不同,百合不是来找人聊天的,她只是没地方可去,网吧至少有空调,凉快。

         有一天,下了滂沱的大雨,从网吧夜归回来的百合在漆黑的夜晚冒雨行走,她的脚步飞快,雨点打在她纤弱的肌肤上,一阵寒冷一阵孤独一阵伤心,这个23岁的女孩不断地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一定!

         也就在那一晚,她立下决心,她已然想的很清楚:一个女子,舍不得自己是不行的。她比不得那些个命好的女孩,有爸爸妈妈的疼爱,还有爸爸妈妈为她安排未来,至少,他们都有个家可以回去,有个床塌可以躺卧安睡。然而,百合是流浪的,流浪是她的宿命。

         父亲在一次车祸中丧生,那年百合不过11岁,妈妈带着她和弟弟,艰难度日。那时,不管怎么说,毕竟家里还有点温暖,放假了她和弟弟常常坐火车到奶奶家去。奶奶真好,每次都做最好吃的给她和弟弟。可是好日子永远不长久,不好的日子还要更坏。15岁的时候,奶奶就去世了。上高三那年,妈妈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工厂的工人,百合不喜欢他,这个叫做继父的家伙说话的嗓门象公鸡,且三天两头的喜欢喝酒。百合知道,男人喝酒是容易乱性的,警觉的她分明感到继父那不安分的眼神在她身上溜来溜去,算了吧,还是趁早离开这个家,百合的成绩本来是可以考上很好的大学的,但是,因为过于紧张,竟然把作文的题目都看错了。所以只考上了专科。

         百合执意要离开那个北方的干燥的大风的城市。那里叫她感到悲凉,她填志愿的几个地方都是江南和南方的大学。最后被N城的一所专科学校录取。

         百合的学费是妈妈好不容易在继父那里求来的。但是生活费呢?妈妈实在是拿不出来。

         百合在学校一边上课,一边带了几个家教,这样才勉强度日,大一的时候,一个男孩子疯狂地追百合,那男孩子是人人都爱的帅哥,长的象电视剧《流星花园》里的“F4”,百合真是受宠若惊。百合是美丽的,她自己知道,她有种脱俗的清纯。百合情窦初开,终于初尝禁果;那时候,百合陶醉在初恋的狂喜和兴奋之中,她竟然忘记了同宿舍石景蓝的警告,说那个男孩子其实是个花花公子,和很多女孩谈过恋爱,还有一句著名的名言是:“谈恋爱谈的太多,都不会谈了。”但是百合不那么觉得,她觉得他是真心爱自己,他的眼神那么炽热,每每叫百合羞涩。一年后,男孩子开始躲着不见她,直到她看到他身边换了个漂亮的校花,她才哭着躲回宿舍,半个月没有跟任何人说话,只是呆呆的,一个人流泪。

         宿舍的同学劝她想开点,她们现身说法,挨个把百合叫到楼上的天台,在漫天星斗的夜晚,跟百合述说她们的爱情故事,一边说,一边抹眼泪,搞的百合后来想哭都哭不出来了,而她的室友仍止不住眼泪。

        可见,百合的故事根本算不得什么。还有一个秘密百合没跟任何人提起过,就是这个“F4”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每个月都给百合零花钱,还买了不少衣服给百合,这既是百合觉得对方确实爱自己的一个原因,又是经济上的一个捆绑,她需要钱。
         人类有先天的遗忘机能,这大概是造物主的恩赐。很快,在毕业的前夕,百合已经忘记了“F4。”

         大学三年,她没有回过一次家,要么寒暑假留在学校,要么,到远房的叔叔或是到好朋友景蓝家去。总之没个准。她常常坐在夜行的列车上,她是多么渴望能有个家,一个温暖的,叫她没有惧怕的充满了笑声的家。

         百合把冰箱打开,做了点东西吃,然后肚子感觉好多了,整整一天,除了对着电视屏幕发呆之外,她什么都不想做。太阳一点点暗下去,她感到深深的绝望,从15岁开始,快乐一天天远去,犹如一首注定远去的歌。黄昏是那么惹人忧郁,叫人一下子仿佛有了厌世的情绪。活着也不知道究竟为了什么?是为了有个家,不再过流浪的生活。百合想。桌上摆放了几本书,其中有一本昆德拉的《玩笑》,她没有看过,昨天那男孩子说,生活不过就是一场玩笑,何必认真呢?

        明天一定要多买几份报纸,继续在网上投简历,这样一想,她便有些释然。

 

[1] [2] [3] 下一页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23608.1-liulang.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