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利亚反复思想

马利亚反复思想

范学德


马利亚躺在青青的小山坡上,头枕著野花,看云彩。绿草在身下,软软的;白云在头上,轻轻地飘荡。她好自在。

突然,刮过了一阵风,吹乱了云,吹落了几片花瓣,也吹乱了少女马利亚的心。心乱了,云就更乱。可不论云彩怎么变来变去,在马利亚看来,它们都像她的未婚夫─约瑟的一张张脸。嘿,这是一张笑脸。约瑟,你娶了我,一个小媳妇,太得意了,对吧?看你乐的,一脸傻笑,嘴都咧得像碗那么大了。

哎,哎,哎,怎么一说你,你就哭丧个脸了。我是和你逗著玩的,其实你的嘴不大,你的嘴唇可有力量了。告诉你,以后不许随便生气,你比我大那么多岁,你得让著我,哄著我,顺著我,逗著我玩。什么?你没生气,是逗我玩的。真的?你可真坏。

你怎么脸红了。啊,啊,说来你就来了。你太靠近我了。不行,不行。你不要这样嘛,你要是亲我,我可不理你了。

马利亚的脸一下子红了,火辣辣地热。她不敢胡思乱想了。于是,她闭上了眼睛,把自己也化成了一朵云彩,靠著另一朵云彩。

但她只安静了不一会儿,精神就又开始漫游了。并且,心中有两个马利亚在逗嘴玩。一个马利亚在心中说:马利亚,你真不害臊。好羞哟!好羞哟!定婚都半年多了,还天天想你的男人。

另一个马利亚接上了话,我才没哪。我一点也不想他。是他老想我。天天有事没事的老来我们家,连找一个借口都不会找,就那么傻呵呵地笑,再不就问,有什么活我能帮你干干,就像我没长胳膊似的。烦死人了,我都不愿意理他了。

得了吧。那你干什么一大早就往外面瞧,看他来了没有。干什么他一来了你心就咚咚地跳,连话都说得前言不搭后语了。还有,昨天为什么你老是悄悄地盯著他,他一抬头你又赶快低头就像没看见他似的。人家走大老远了,你为什么还站在门口望他?谁呀,谁呀?我就是不想和他说话嘛。我们自己家的门口,我站一会儿还不行了。我才没心思看他呢,是他老用眼睛找我的,出了门还不好好走路,老回头,好像丢了魂似的。他看我,我有什么办法。

又不承认了。算了吧,你最好虚荣了,一听说他是大卫王的后代,看把你乐的,恨不得马上和他结婚,为他生个大胖小子。

那又怎么了!谁不爱大卫王的后代?哪一个真以色列的女子不爱大卫王的子孙?没有,一个也没有。再说了,我们家的家世也高贵著哪,还说不定是谁攀谁呢。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结婚生孩子,马利亚的心情突然变了,没心思逗嘴皮子了。说不清是伤心还是高兴,她就想大哭一场。我就要进他的家门了,他以后还会对我这么好吗?他要是欺负我怎么办呢?回娘家?不能。和他吵?不好。那怎么办呢?对,我们俩要早点有个孩子。妈说了,一有了孩子,忙还不够你忙的,哪有闲功夫吵架啊。可妈妈老是说我还像一个大孩子哪,我怎么能作妈妈呢?不行!不行!

马利亚晃著头,睁开了眼睛。四周没有人,太阳不见了,云彩也不见了,蓝蓝的天,又开阔又纯净,马利亚的心也被那无边的蓝色净化了。

马利亚又闭上了眼睛。

妈阿,别唠叨了,你别怕,我会成为一个好妻子的,你不都说了吗,我从小就文文静静的,那你还担什么心,我不会给你们丢脸的。是了,是了。我要烧一手好菜,作一手好针线活,好好侍候约瑟,遵守妇道规矩,不耍小性子。好了,我的好妈妈,这些话你都说了七万七千七百七十七遍了,你看你看,我这两个耳朵都被它们磨出老茧子来了,这么厚一层。对,对,还要用上帝的话来好好教导孩子,要让他们遵守摩西传给我们的律法。对,对,要多生孩子,男孩子生得越多越好。妈,我知道这是你的心病,一辈子没有生出个小子。

马利亚又被孩子的观念迷住了。

真烦人,本来想一个人来这里静静心的,怎么想个没完没了,还想到了男孩子,烦不?有什么烦的!哪一个以色列的女子不想多生男孩?谁不盼大卫王的后代有一天能登上宝座?这是上帝的旨意呢。我和约瑟的孩子?多好啊。几个?六个?不,七个。七是好数字。几个小子?六个?太多了,太多了。一大群男孩子,长大了谁和我说贴心话呀。那五个?四个吧,对,就求上帝给我四个大胖小子。

什么声音?打雷了。马利亚侧耳听。但听不清楚,好好的天,怎么会打雷呢?她想睁开眼睛,但却感到一束强烈的光从高天突然直刺她的双眼。好难受。她用柔软的小手遮住了双眼,想看看是怎么回事。奇怪,光一下子没有了。只见一朵大大的云彩正停在她的上方,离她太近了,她要是跳起来,几乎就能摸到它。可她不敢,她紧张地闭上了眼睛。

待她睁眼时,却见在她的前面有一天使。马利亚惊讶得浑身都发木了,话都说不出来了。就听到天使对她说:“恭喜!蒙大恩的女子,主与你同在!”

这是怎么了?马利亚想也没顾上想,就起身双膝跪在了草地上。她身体一个劲地颤抖,连眼睛也不敢睁开了。要发生什么大事了?为什么天使恭喜我?马利亚十分惊慌。

“马利亚,不要怕!因为你已经从上帝那里蒙了恩。你将怀孕生子,要给他起名叫耶稣。”

天使对我讲话,这不是作梦吧?马利亚用小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腿。噢,挺疼的。我没有作梦。“你已经从上帝那里蒙了恩。你将怀孕生子,要给他起名叫耶稣”,这是什么意思?!

天使宣告:“他将被尊为大,称为至高者的儿子,主上帝要把他祖大卫的王位赐给他,他要作王统治雅各家,直到永远,他的国没有穷尽。”

什么啊,我的儿子“将被尊为大,称为至高者的儿子,主上帝要把他祖大卫的王位赐给他,他要作王统治雅各家,直到永远,他的国没有穷尽。”天使的话,马利亚每一个字都听清楚了,每一句话都令她心惊。

马利亚沉默了。

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虽然天使的话马利亚句句都听清楚了,并且奇妙得很,句句都记住了,但她一句也不明白。她此刻脑子里只盘旋一个念头:我要怀孕生孩子了。是儿子。太好了,我和约瑟会有儿子,并且,他是至高者的儿子,上帝要把大卫的王位赐给他,他要作王。太好了!太好了!我要赶快去告诉约瑟,他听到了一定高兴死了。

等等。不,天使说的是现在。是现在怀孕生子。什么啊!我还是处女呢,怎么会有孩子?马利亚觉得自己的头都转起来了,这怎么可能,天使是什么意思?于是马利亚胆怯地问:“我还没有出嫁,怎能会有这事呢?”

“圣灵要临到你,至高者的能力要覆庇你,因那将要出生的圣者,必称为上帝的儿子。你看,你亲戚以利沙伯,被称为不生育的,在老年也怀了男胎,现在已经是第六个月了,因为在上帝没有一件事是不可能的。”天使一句句地对马利亚说。

马利亚又沉默了。

这事实在太离奇了,从来没有人听说过。马利亚甚至不知道,自己刚才听到的是天使的声音,还是魔鬼的声音。她听说过,有时候魔鬼会化为光明的天使来欺骗人。但不像啊,那声音是那么轻柔,耳朵几乎都听不见;但又是那么地有力量,一字一句全刻到了我的心坎里,并且给我的心里带来了这样美妙的感觉。经上早就告诉我们以色列人了,上帝有一天要把大卫的王位赐给他的受膏者。这必定是要实现的。但是,我只是上帝的一个卑微的使女啊,上帝怎么会选择我呢?想著想著,马利亚睁开了眼睛。她没有敢向上空看,只看了眼底的大地─大地是坚实的。这坚实的大地是上帝亲手创造的。上帝按照他自己的计划行事,上帝的奇妙是我这个卑微的女子无法理解的。于是她明白了,既然上帝的计划如此,我情愿顺从。她低声地回答天使说:“我是主的婢女,愿照你的
话成就在我身上!”

待到她抬头时,天使已经离开了。就像来时一样,一瞬间就不见了。

马利亚再也坐不住了,她站起来了,还走边反复思想天使的话。我要生子,是上帝的儿子。他的名字都有了,叫耶稣,要被称为至高者的儿子。大卫的王位,主上帝要赐给他,直到永永远远。我的儿子,他是谁?耶稣。耶稣,耶稣?不,我不明白。无论马利亚怎么想,还是想不明白,她不得不承认,那些话太深奥了,是人的大脑无法明白的。

她索性不去想了,开始向四周张望。见青青春草丛中,有几只翠绿得透明的小虫子跳上跳下,两块大岩石的夹缝中,一棵小树正探出了软软的头,叶子毛茸茸的,一只黄色的小鸟站在树梢上,随著微风,向左右晃动。看远方,地没有头,天没有边。只有几只蝴蝶不知从何处飞来,落在了花丛中,花是野玫瑰,白色的,还有红色的。

圣经上的话突然跳到了马利亚的脑子里:“诸天述说上帝的荣耀,穹苍传扬他的作为。”

这是大卫王的诗,多好啊。

是啊,上帝问约伯问得多好啊:“谁为大雨分水道,谁为雷电定道路?”

“露珠是谁生的呢?冰出自谁的胎?天上的霜是谁生的呢?”

对啊,一切都是出于上帝。上帝的作为无比奇妙,我这个无知的女子怎么可能全弄明白呢?在我们人看来,这事也不可能,那事也办不到,但在上帝那里,只要他愿意作,没有一件事是不可能的。

马利亚高兴地跳起来了。对!在上帝没有一件事是不可能的。是的,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上帝说有,就有了天地万物。他的圣灵要临到我,至高者的能力要覆庇我,全能者的大恩要赐给我,我怎么不能不怀孕生子呢?一定能的,在上帝无所不能。要是不能,那他还是上帝吗?是的,一定能,一定能的。“上帝啊,在你没有难成的事!”马利亚兴奋地大叫。

“上帝啊,在你没有难成的事!”这声音在天地间回响。

三。

马利亚觉得恶心得厉害,早上吃的东西全吐出来了,还是恶心,苦水都吐出来了,还想吐。她实在走不动了,就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歇歇脚。一看离家近了,她的心放松了。歇一会儿,再慢慢走一段路,就可以到家了。

又看了一眼山坡下的小山村,马利亚又紧张了。再一会儿,就要见到约瑟了。我该跟他怎么说呢?他要是问我为什么不告诉他一声就走了,我怎么解释呢?最重要的是如果他看出我有孕了,我说呢?难死人了!难死人了!

马利亚看看自己的下身,肚子是大了一点,不过,不显眼,不细心看,一点也看不出来。对,他看不出来的。等到他看出来再说。她又用手轻轻地摸肚子,一边摸一边轻轻地说:“小家伙,你长得真快啊。”早上的时候,马利亚觉得肚子中的胎儿似乎轻轻地动了一下。

马利亚往周围看,她惊讶了,脚下的这块地方,正是三个多月前她听到天使对她说话的地方。刚才她光顾著恶心了,居然没注意自己又来到了这里。时间过得真快啊,一晃,三个月过去了。

三个月前那个神秘的上午,当马利亚喊出了一声“上帝啊,在你没有难成的事”之后,她的心就慢慢平静了,坐了下来,又去思考天使对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想著想著,她突然大吃一惊:要是按照天使说的,我现在就该有孩子了。那,那,那他有多大呢?五个月还是六个月。于是,她就颤抖地把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摸自己的腹部。怎么摸,也没有发现肚子有什么变化,和以前一模一样,没有一个地方鼓起来哪怕一个小包。

奇怪啊,天使不是说“你将怀孕生子”吗?,那这个怀孕肯定和其他女子的不一样啊。怎么也不会十个月一天一天地来吧?会不会今天一天孩子一下子就长大了呢?马利亚越想越紧张,她扭过头,看看四周前后一个人也没有,就把衣服掀开了,眼珠子瞪得圆圆的盯著自己的肚子。她看哪看哪,不但没有看到肚子一点一点地胀大,反而觉得它小了,直到感觉肚子已经饿瘪了,她什么也没发现。

接下来的几天,她一有空,就跑到遇见天使的地方,渴望能再见到天使,但一个也没有见到。于是她就一个人坐在石头上静静地去感觉,但什么也没有感觉到。有时候,她甚至怀疑,自己那天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实际上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听到。或者会不会是魔鬼在作弄自己呢?但她很快就肯定了,不是的。自己平日子里记性那么不好,为什么那天听到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全都记下来了,而且,每当回想起这些话,心里就好平静,好甜美。

直到那一天,她跪在地上再一次祷告说:“主啊,我是你的婢女,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过了一会儿后,她就恶心地吐了,吐到最后,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身子一点劲头也没有。这时,她才相信自己真的怀孕了!

知道自己怀孕了,马利亚又是喜又是忧,喜的是上帝居然拣选了她成为至高者耶稣的母亲;忧的是左邻右居会怎么说她。从那天开始,虽然她的肚子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她一出门,就总觉得大家都发现她怀孕了,人人都盯著她的肚子,尤其是约瑟那双诚实的大眼睛,老是看,充满了怀疑的目光。回到了家里,母亲和父亲也是盯著她的肚子,甚至父亲的一声叹息,她听出来的也是父亲对她太失望了,她羞辱了家门。

一天难似一天,特别是当自己突然开始喜欢吃酸果子的时候,妈妈老问她你怎么了。她实在受不了了,跟家人简单地打了声招呼,就到亲戚以利沙伯家去小住了。哪想,一住就住了快三个月。

上帝真是奇妙啊!呕吐完了的马利亚站起来想。天使那天对我说:“你看,你的亲戚以利沙伯,被称为不生育的,在老年也怀了男胎,现在已是第六个月了,因为在上帝没有一件事是不可能的。”天使说得千真万确。真是奇妙。原来自己以为自己离开家乡到以利沙伯家是为了逃避众人的目光,其实,是上帝在引导自己,让自己能确信我看到的不是幻象,而是天使向我显现。

马利亚是在黄昏时赶到以利沙伯家中的。

一见到以利沙伯的面,马利亚就惊喜得无法自己,原来,一辈子没有孩子的年老的以利沙伯真的怀孕了。以利沙伯挺著大肚子,满脸笑容,连那一行行像深沟似的皱纹都笑开了。马利亚赶快一敬礼,问候说:“愿上帝赐福你。”

以利沙伯一听到马利亚的问候,就高兴得大喊起来:“你在女子中是有福的!你腹中的胎儿也是有福的!”

什么,我腹中的胎儿!她怎么知道的?马利亚不自觉地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肚子,不大啊。难道天使也告诉了她?马利亚抬起头来,瞪大了眼睛,用惊异的目光看著以利沙伯,眉头皱成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以利沙伯好像看透了马利亚的心事,笑著对她说:“你心里是不是想我怎么知道的。告诉你吧,就在我打开门之前,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就是看你的身子,也一点看不出来。可是,他知道啊。”以利沙伯骄傲地摸著自己突出来的肚子,说:“我的儿子知道!你问安的声音一进我的耳朵,他就欢喜地在这里又蹦又跳。”

以利沙伯拉著马利亚的手坐好,就告诉了她上帝怎么样在她年迈的时候赐给了她一个儿子。她说这是上帝赐给我的宝贝。又说他是从上帝那里来的。所以,他在我肚子里头就知道你也有个胎儿了,也是上帝赐给的。说著,她拉起马利亚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刚刚放好,马利亚就感到一只小脚在踢她的手。她兴奋得浑身直打颤。

马利亚详细告诉了以利沙伯她自己遇见天使的事情。以利沙伯激动得说:“太好了!太好了。天使所说的,我们一定要信。你看我们家的那口子,不信,怀疑,到现在还说不出话。马利亚,天使的话你信吗?”

“我信。”马利亚点头。犹豫了一下,她又说:“前些日子我还不敢十分肯定,但现在我全信了,一点也不怀疑,虽然我不明白这一切怎么会发生。”

“你是有福的。”以利沙伯抚摸著马利亚的脸盘,又抚摸她的肚子,然后深情地说:“孩子,这相信主传给她的话必要成就的女子是有福的。”

马利亚突然被圣灵充满,她情不自禁地说:“我心尊主为大,我灵以上帝我的救主为乐。

因为他垂顾他使女的卑微,看哪!今后万代都要称我为有福。

全能者为我行了大事,他的名为圣;他的怜悯世世代代归与敬畏他的人。

他用膀臂施展大能,驱散心里妄想的狂傲人。

他使有权能的失位,叫卑微的升高,让饥饿的得饱美食,使富足的空手回去。

他扶助了他的仆人以色列,为要记念他的怜悯,正如他向我们列祖所说的,恩待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直到永远。”

“马利亚,你会作诗?”以利沙伯惊讶地看著马利亚。

“什么,我作诗了?没有啊。我刚才就是太激动了,心里有些话就像洪水似的,一下子就从心里流出来了。”

“是圣灵在感动你啊”,以利沙伯一边说一边点头。

一回想起那天的诗歌,“我心尊主为大,我灵以上帝我的救主为乐,”马利亚的心里就充满了喜乐,她不再担心了,一切都在上帝的手中。她作出了一个决定:就是约瑟要休了我,我也不告诉他。不管他相信不相信,我都要把孩子生下来。他是上帝的儿子,是的,他是。

四。

马利亚的身孕很重了,走几步路就大口地喘粗气。

“马利亚,你累了吧。别走了,就在这歇一歇吧。”约瑟体贴地看著自己的妻子,温顺地询问。马利亚感谢地看著约瑟,要坐到一块大石头上。约瑟赶快在石头上放了一块布,又扶著马利亚的腰,让她慢慢地坐下来。

真是上帝的旨意啊!马利亚坐下来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想。约瑟叫自己坐下的这块石头,正是自己第一次听到天使对自己讲话的地方。

“约瑟,你也坐下来歇息歇息吧,”马利亚抬头看著约瑟。

“没有事,我不累。一点也不累。”约瑟回答。

“连累你了,约瑟。害得你和我一起离开家乡。”

“马利亚,你这是说哪里话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哪。再说了,你也知道,我们反正都要到伯利恒去报名上册的。”

那时候罗马帝国进行周期性的户口调查。这一次,上面要求各人要回各城去登记户口。约瑟是大卫家族的人,因此,必须到大卫的城伯利恒去登记。从他们现在所住的拿撒勒到伯利恒,有二百六十多里的路,得走上几天。现在马利亚重孕在身,就更得几天了。

马利亚担忧地说:“嗐,你看我这身子,还不知道能不能走到那里去呢?你干什么还站在那里,快坐下。坐下,让我靠你身上靠一会儿。”

约瑟坐在了马利亚的身旁,马利亚的头紧紧地靠著丈夫的宽大肩膀上,闭上了双眼。她好累哟,身子累,心也累。这时候,她什么也不想说了,就想静静地靠著约瑟,感受到他那坚实的身板的力量。

歇了一会儿,马利亚睁开了眼睛,看到约瑟那双憨厚的大眼睛正看著自己,就不好意思地避开了他的目光,说:“你老看我干什么,也不是不认识。是不是我都快变成一个丑八怪了?”约瑟憨厚地笑了,什么也没解释,目光还是一动不动。“约瑟,你听,是不是狗在叫?”约瑟探头去听,听到了,点点头。

马利亚望著山坡下的小村庄,见无花果树高大挺拔,有炊烟袅袅升起,老房子的颜色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沉重,她思乡了。她紧紧握住约瑟的手说:“约瑟,我真的连累你了。”约瑟刚要说什么,马利亚却用手捂住了他的嘴,说:“你不用说,我全知道了,我知道你的心。你真是一个大好人。”约瑟的胡子刺得马利亚的心直发痒。

突然,马利亚感到自己肚子里的胎儿又在动了:“约瑟,你快来摸摸,小宝宝又在我肚子里面翻跟头了。噢,好重的一拳。儿,轻点。不,是在这儿,这。”马利亚摁住约瑟的大手。“你感觉到了吗?”约瑟当然感觉到了,从他的脸色就能看出来了,那脸都发光了。

“噢!噢!又一拳,好重。我的好宝宝,你快饶了妈妈吧。”约瑟慌忙用双手捧住马利亚漂亮的小脸蛋,那关切的目光一下子问出了一百句话:你没有事吧?“约瑟,看把你吓的,脸都白了。我没有事。他这一翻跟头,倒使我想起了天使对我说的话,主上帝要把他祖大卫的王位赐给他,他要作王统治雅各家,直到永远。我儿呀,我真不知道你要把世界翻腾个什么样子呢?”

“是啊,这孩子会怎么样呢?”约瑟自言自语。

“约瑟,你不后悔吗?”

“后悔什么?”

“后悔你娶了我,一个有了身孕的女子,使你在世人眼睛中蒙了羞。”

“嗨,你都问一百遍了,还问。得了,得了,小嘴又憋上了。好吧,再告诉你一遍,”约瑟把嘴贴近了马利亚的耳朵,大声地说:“我不后悔!”

马利亚“噗嗤”一声笑了,说:“谁生气了。再别那样大声喊了,把小宝贝都吓坏了。”停了一会儿,她又说:“得了,得了。你后悔过。”

“那是以前。现在不了。”

“我说对了吧,你就是后悔过。”

“那也怨你,问你是怎么回事,你说死也不讲,就知道哭。”

“唉,我告诉你有什么用呢?告诉你圣灵使我怀孕,你会信吗?不会信的,没有人会相信的。要是别人对我这么说,我也不信。其实,自从听到了天使的话之后,我就作好了准备,准备你休了我。”

“是吗?你啊,你啊,就是性子太刚烈了。”

马利亚点点头。“是的。我都想好了,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这孩子不是我的,他是上帝的儿子,是属于上帝的。可我还是觉得对不起你,委屈了你。你是一个大好人,你若是休了我,我心里还能好受一些。”

“当时我真想休了你。怎么问你也不告诉我是谁的孩子,我都快气疯了。你知道吗,这一点我相信,你是一个敬畏上帝的女子,你绝对不会作出对不起主的事。我就老在那里瞎猜,肯定是哪个野小子欺负了你。你要是说出他的名字,我非得和他拼命不可。可你什么也不说,光是知道掉眼泪。”

“谁会相信我的故事呢?”马利亚叹了一口气。

“可不是呗,就是你亲口告诉我,我也不会信。可你老是不告诉我,我就起疑心了,心想你也许是嫌弃我年龄大了,跟哪个小伙子好上了。说起来都笑死人了,我那些天老是在琢磨你到底是跟村里头的哪一个小伙子好了?这个呢?不像。那个呢?也不像。一会儿,我心里出现的是像百合花一样纯洁的马利亚,一会儿你又变得像蛇一样狡猾,我真的都快疯了。”

“快告诉我,你都想到哪个小伙子了?”

“你真的要知道吗?”

“真的。”

“雅各的儿子约瑟!”

“你自己啊!”马利亚哈哈大笑,她轻轻地在约瑟的背上捶了一拳,说,“真不害羞。真不害羞。”笑过后,马利亚的脸色急剧由晴转阴,她压低了嗓子对约瑟说:“对不起你了,我的好约瑟,我让你受苦了。”

“我也差不点就对不起你了。那天傍晚,我祷告,苦苦地祷告。我求上帝给我力量,帮助我,让我能下决心休了你。”

“你真要休了我啊?”

“想,可下不了决心。有时我想,你那么善良,就算你错了一次,我就不能饶恕你吗?所以,我就想把你早早娶过来。熟悉的人要是问根底,我就说是我的孩子。”

“约瑟,”马利亚的眼泪一滴一滴落到了约瑟的手上,她低声地说:“我没看错你,你真是一个男子汉,你心地真善良。”看到四周没有人,马利亚搂住了约瑟的脖子,给了他一个深深的吻。

两颗心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激情过后,约瑟继续说:“可我有时候又觉得这口气咽不下去,我总该知道是谁的孩子吧。于是我又责怪自己,说,你色心太重了,舍不得人家年轻、貌美。真难哪。那天晚上,我跪在地上苦苦地祷告,求上帝帮助我,让我能有力量休你。可是,祷告了半天,心里还是没有半点平安。我想,暗暗地把你休了算了。

作出了决定后,我躺了半天还是睡不著,心想怎么和你父母说这件事才不至于伤了他们的心呢。我也不知道我是多时候睡著的。在梦中主的使者向我显现,说," 大卫的子孙约瑟,只管放胆把你的妻子马利亚迎娶过来,因为她怀的孕是从圣灵来的。她必生一个儿子,你要给他起名叫耶稣,因为他要把自己的子民从罪恶中拯救出来。"?
我醒后怎么也无法相信。可我平常很少做梦啊,做了梦也记不住,为什么今天晚上却作起梦来了,并且记得清清楚楚的。我一直想到大天亮,想来想去,都是主的使者所说的那几句话,于是我就赶快跪下祷告,说我要顺从主。这么一祷告,心里那个平安啊,就像平静的大海似的,看不到边,也看不到底。我高兴得都快死了,一个劲地说感谢上帝。我就决定把你马上娶过来。”

“约瑟,你真好。”马利亚抱住了自己的丈夫,头紧紧靠著他的胸膛。她听得到他心房的跳动,一下一下的,很有力量。

“其实我自己都有点后悔,要是把你早点娶来了就更好了。”

“早一点娶我?是啊,要是你早一点娶我多好啊!”马利亚叹了粗粗的一口气。

在约瑟娶马利亚的十几天前的黄昏,马利亚由于心里有点乱,就一个人躲在一片树丛后面,想静一静心。就在她休息的时候,听到了一群女人在议论她。

“你听说了吧,约瑟过几天就要娶他那个年轻的小媳妇了。”

“谁都知道了。再不娶就更丢人了,肚子都那么大了。”

“没想到,约瑟平时看起来挺老实的,怎么能干这事呢?你就再难受,就不能再熬几天了。”

“难熬啊。你想想,这么大的大男人了,好几年没靠近女人了,还不急成个什么样啊,你就是送给他一头老母猪,他也当成美女了。”

“还说不准是怎么回事呢?嫁给那么老的老头子,她能甘心吗?那肚子里头的孩子还不知道是谁的呢!”?
“这个世道啊,越来越不像话了。这罗马人什么事都管,还得服从他们的法律。要是按照我们摩西的法律,还有什么好说的,没结婚就有孩子了,就该被乱石头打死,也好给那些伤风败俗的人一个教训,看谁还敢胡乱来!”

马利亚那天回家后,哭了半宿。

马利亚又想起了母亲近来脸上的变化,越来越难看了。见到自己,就爱叹气,有时还掉眼泪,嘟囔:“我们家怎这么穷啊。人一穷,谁都来欺负。”妈妈甚至叫她探探约瑟的口气,什么时候办婚事。马利亚心里明白,母亲觉得自己丢人了,希望自己赶快嫁出去,好遮遮丑。

哭完了之后,马利亚突然有些抱怨了,她在心中说,上帝啊,你使我在世人面前蒙羞,我认了。我本来就是尘土。但他既然至高者的儿子,你为什么要使他将来也在世人面前蒙羞呢?一想到邻居的目光像一把把尖刀一样刺向她将要出生的孩子,马利亚吓得浑身发抖。约瑟急忙问她怎么了。马利亚喘了几口粗浅气后说:“没有事。没有事。”

歇了一会儿后,马利亚看著约瑟那诚实的面孔,赞叹地说:“约瑟,你真了不起,你明明知道人家看著我的大肚子时都在怀疑你的品行,但你从来都不作解释。”

“解释有什么用。就像你说的,我解释了人家就会相信?不会的。我干什么去费那个劲。别人愿意嚼舌头,嚼呗,反正是他们自己的舌头,没长在我嘴里。”

“约瑟,你别说大话了。我们还是受不了,要不你为什么带我离开故乡。”

“也不全是因为他们啊,我们不正是赶上了户口登记吗?上面命令我们各回各的城去登记,我们不去行吗?”

“可我总觉得我们像是逃难似的,是为了避开众人的眼目。”

约瑟沉默了。

马利亚也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马利亚慢慢地说:“人们肯定会说闲话的。”

“是啊”约瑟回答:“谁想说就说呗,我不在乎。我这些天来想的就是一件事:上帝要把大卫的王位赐给耶稣,大卫的城是伯利恒。耶稣要是能出生在那里,可多好啊!”

“大卫”,这个伟大的名字把马利亚的抑郁一扫而光,她兴奋地站起来说:“对,我们一定要赶到伯利恒。耶稣要在那里出生。因为天使告诉我了,主上帝要把他祖大卫的王位赐给他,他要作王统治雅各家,直到永远,他的国没有穷尽。”

“对,我们到伯利恒去,主的使者告诉我了,你怀的孕是从圣灵来的。耶稣他要把自己的子民从罪恶中拯救出来。”

“对!别人愿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但我们却要向世上所有的人宣布:耶稣,他是至高者的儿子!”

“他是上帝的儿子!”

“他将被尊为大。”

“大家都要来敬拜他,”

“欢呼!”

“歌唱!”

“击鼓跳舞!”

“喊哈利路亚!”

“对,哈利路亚!哈利路亚!”约瑟把马利亚抱在怀里,俩人一同高呼哈利路亚!

“小心!”马利亚轻轻推了一下约瑟:“别碰著他。”

“好。好。”约瑟贴著马利亚的耳朵轻声地说:“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当约瑟和马利亚匆匆赶到伯利恒的时候,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全城都挤满了人,客店家家爆满。马利亚的产期突然到了,由于客店里没有地方,孩子生下来后,只好用布包著,放在马槽里。至于婴儿的第一声啼哭,和别的婴儿一样平凡。

虽然后来听到约翰经常讲“道成肉身”,但“道”怎么能成了肉身,这个奥秘,马利亚想了一辈子也没想明白。约瑟也是一样,直到死前他也没弄懂,这上帝的儿子,天下最高贵的人,怎么可能降生在马槽中?但他和马利亚一样,都怀著一颗单纯的心,信了,信耶稣是主。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23610.1-maliya.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1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