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配称他哥哥

我不配称他哥哥 (小说)

范学德


起风了。

枯叶在寒风中飘荡,有几片落到了一块大石头上,停了一会儿后,随风又去了。大石头没理会风,它一动也不动,黑黝黝的立在那里,就像一只卧虎。风儿又去拨弄云,云散了,却见一轮月出来。明月上了高墙,墙上有一个小铁窗,挡不住要敲个究竟的月光。。月光透进了陋室,把墙壁上的两个人影,一会儿拉长了,一会儿又摇短了,摇摇晃晃,起起落落。

那是两个囚犯的身影,他们被关在耶路撒冷的一间囚室中。年长的囚犯名叫雅各,年轻的叫拿顺。他们正在谈话。

雅各对拿顺说:「小兄弟,你问过多次了,为什么没听过我管主耶稣叫哥哥。今晚,我会告诉你。」

拿顺有点激动,向雅各身边挪动了一下,迟疑了一下他问:「今晚?」

「是的,今晚。明天,我就要见主了。」雅各平静地回答。拿顺紧张得浑身颤抖。

雅各伸出大手轻轻拍拍他,然后又用粗壮的双臂把他搂在身边,拿顺渐渐安静了。

墙壁上只有一个人影了,比先前大了许多。

月光下有两双眼睛,一双明亮中透出好奇,一双明亮中露出坚毅。

夜深沉,静如水。

「我不配称主耶稣为哥哥。」雅各打破了沉默。

雅各是耶稣的亲弟弟,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多年来一直是耶路撒冷教会的领袖人物。他为人正直,对主忠心耿耿,深受众弟兄姐妹的爱戴,众弟兄姐妹许多时候都不称呼他的名字,就尊称他为「义者」。

「义者」雅各说这话的时候在公元六十二年,基督徒在耶路撒冷和各地正受到残酷的迫害,他自己也被抓进了狱中。在临终前一天的晚上,雅各对拿顺讲了一个故事,拿顺是雅各在狱中领着信主的。

雅各故事的开头:耶稣是我的主。?

在主亲自向我显现之前,我一直叫耶稣哥哥,叫了二十多年。那些年中我只认识我肉身的哥哥耶稣,不认识我主耶稣基督。若不是上帝的感动,没有人能认耶稣是主。


我是在哥哥的背上长大的。

从四、五岁记事时起,我就记得他常常把我背到野外去玩耍,他让我坐在他的腿上,和他一起看野地里的野花,看天空中的飞鸟,看水中的游动的小鱼。主告诉我,当年在伊甸园中,花比这更美丽,鸟儿叫的声音比现在动听多了,小鱼小虾活得更自在。他告诉我这朵野花叫什么名字,那个小鸟叫什么名字,还有鱼虾。然后他说,当年耶和华上帝创造了野兽、飞鸟后,就把它们都带到了人类的始祖亚当面前,看他给它们叫什么名字。于是,亚当就给它们都起了名字。

我还记得有一年春天,他指着一簇美丽的百合花说,弟弟,在上帝的眼中,你比那朵花还宝贵、还美丽。百合花太好看了,我就让哥哥把它摘给我,但他不答应。于是我就扯开嗓子嚎,跺着脚哭。他耍个怪脸逗我,可我笑了一声后,想起了百合花,就又哭了。

哥哥把我抱起来,我却使劲地蹬着小脚喊:我要!我要!我偏要!我用脚踢哥哥,又用手挠他的脸,都挠出血了。一看出血了,我害怕了,不动也不叫了。

血落在百合花上,白花上有了几个红点。我不敢看哥哥,怕他打我,但他没有,他从来没有打过我,也没骂过。他只是停下来,把我轻轻地放在野地上,说,弟弟,我们一起祷告吧。

哥哥管教我的方法就是和我一起背诵上帝的话,一起祷告。

我就和哥哥一起跪在野地上祷告了。

哥哥经常领着我们弟兄姐妹们祷告,有时在家里,有时在会堂中,有时在野地上。祷告时他总是让我们双膝跪在地上。人只有低下高傲的头,心才能向上帝敞开。就是由于那么多年和主耶稣一起祷告,我的双膝才磨出了厚厚的一层老茧。主膝盖上的老茧更厚,如骆驼的一般。

耶稣在祷告开头时总是说「父啊」。从来没有人像他那样称呼上帝的,那称呼中似乎包含了一个极大的秘密,它令我感到神秘,又令我害怕。他向上帝祷告时,像孩子跟爸爸妈妈说话一样,就好像上帝站在他的面前。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偷偷地睁开了眼睛,想看看哥哥祷告时脸上是什么表情。我简直不感相信我眼睛所看见的。你知道,主耶稣长得并不英俊,但在那一天,我却看到了全世界最迷人的一张脸,那脸上放出了来自上天的光。那光是那么美丽和圣洁,人的笔和口是完全无法描述的。我不敢再多看一眼,就像人不能对着正午的太阳一样。

弟弟们和我都说,天底下再也找不到比耶稣再好的哥哥了。他对上帝的爱比海洋还深,他的灵魂像百合花一样洁白。小兄弟,只有看见了耶稣,你才知道什么是人。只有上帝成为人,我们才知道我们这些称作人的,活得多么卑贱,就像一头猪一样,整天在泥塘中打滚。

雅各对耶稣印象的改变,起因于耶稣出来传道。那年耶稣三十岁。

耶稣在家乡的会堂教导人,大家都认识他。有一天,一个家伙当着雅各的面说:

「你哥哥疯了,他正在说疯话。」雅各听了很生气,真想一拳头砸在他那张尖尖的猴脸上,但猴脸躲开了,说;「不信你去听听嘛,要是我说谎了,你再打我也不迟。」


雅各悄悄地走进了会堂。

耶稣正在传道,他说:我是上帝的独生子,信子的有永生。耶稣说:人看见了子,就是看见了上帝。说这些话时,耶稣就像说一件最普通的事情一样,平静得好像无风时池塘中的水,没有一丝波澜。

雅各难过极了,心里一个劲地说:哥哥,你说什么啊?难道你真的疯啊?你怎么能说看见了你就是看见了上帝,这怎么可能?!这么多年来,你和我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干活,一起去会堂,一起祷告,还一起捉迷藏,你怎么能是上帝?上帝怎么可能成为人,并且是像你我这样出身在草房中的人?

困惑之后,雅各感到十分气愤,我想,哥哥,不错,你是一个真以色列人,心里从来就没有一丝一毫的诡诈,你对上帝的敬虔和爱,不能不令弟弟肃然起敬,你在人品和生活都无可挑剔,但这就能证明你是上帝的独生子吗?我们一母所生,难道我们还不知道你是谁吗?你真的是被魔鬼附身了吗?你是人,我的哥哥,竟敢以上帝自居!你这是在亵渎上帝,犯下了该死的罪,难道你想被石头打死吗?

雅各伤透了心,他想,哥哥一定是突然疯了,不然他说死也不会变成这样。雅各怎么也无法想象像耶稣这么一个敬畏上帝的人,竟敢如此地公开亵渎上帝?这样心地纯洁得像百合花的人,怎么一下子心里就充满了最黑暗的邪恶?一个谦卑的像绵羊的人,怎么会突然疯狂得如恶狼一般地凶狂?雅各解释不了,他相信耶稣是疯了。


想到这么好的一个哥哥突然疯了,雅各难过极了,眼泪哗哗地流出来了。他不敢让大家看到自己哭,就低着头又悄悄溜出了会堂。他的母亲和弟弟们站在远处,雅各默默地走到他们中间。他的弟弟问他怎么了,雅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句话也不想说。他伏在母亲的肩上哭,眼泪把她的衣服都弄湿了。母亲问:「孩子,你怎么了?」

雅各说:「我心里难受,堵的慌。」

后来耶稣从会堂中出来了,有许多人和他说话,边走边说,有的发出赞叹声,有的发出嗤笑声,有的还指着耶稣的母亲和弟弟们低语。那冷笑和耳语把雅各的心又一次刺痛了。不知什么时候,那个猴脸的家伙溜到了雅各的背后,阴阳怪气地说: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这人哪,他要是一冒充上帝,准疯不可。」

一听这话,雅各心中对耶稣的怨气和怒气一下子就冒起来了,他在心里喊,哥哥啊,哥哥,你把我们全家的脸都丢尽了!你的话中浸透了苦水,它会为进地狱铺平道路。再说了,你到哪里去说疯话不好呢,为什么偏偏在众人面前疯,并且是在会堂里!那神圣的地方岂能容人去撒野!

在气头上,雅各就对母亲说:「你平时老是说哥哥怎么怎么好,看看今天,他疯了,他在亵渎上帝!太不像话了!」

这是雅各第一次说耶稣的坏话,话出口后,他大吃一惊,他的母亲马利亚也惊讶了。雅各有些不好意思。停了一会儿,他把他在会堂中听到的耶稣的话告诉了母亲,马利亚没有评论耶稣的话,也没有责备马利亚。她安静地闭上了双眼,好像在回忆什么,又像在祷告。过了好一会儿,她睁开眼睛,用坚定的语调对雅各说:「信赖你哥哥吧,他是上帝所爱的人,一个圣人,至高上帝的儿子。」

这是马利亚第一次这样对雅各这么说耶稣,雅各听了不太高兴,认为母亲偏爱哥哥。但也觉得非常惊奇,因为他知道母亲是一个敬畏上帝的人,但母亲的话很重。

马利亚叫雅各悄悄地把耶稣叫出来,说:「你哥哥回到村子快一天了,一直在讲天国,还没有吃上一口饭。」

当时有一些人正围着耶稣坐着,继续听他讲。雅各惦着脚悄悄地走到了人群的外边,叫前面的人往前传话给耶稣,说我们在找他。他们把话传到了。雅各看到耶稣惦起来脚向自己这个方向看,就低下了头。不知为什么,雅各此时不愿意看到耶稣的目光。

但他清楚地听到了耶稣在问:「谁是我的母亲?我的弟兄呢?你们看,我的母亲!我的弟兄!凡是遵行上帝旨意的,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

这句话把雅各的心再一次刺痛了,他更坚信耶稣真的疯了,不然,耶稣怎么能连自己的亲生母亲和亲兄弟都不认了呢?

谁是我的弟兄姐妹呢?雅各暂停下他的回忆,自己问自己。

他的眼前闪过一个又一个熟悉的面孔,他们都是为了耶稣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雅各好像是对拿顺也像是对自己说,「是啊,主说的对,凡遵行上帝旨意的人,就是我们的弟兄姐妹了。小弟兄,当你跟随主背起了十字架的时候,有时,你的亲弟兄会不认你了。但只要你把十字架背在你的背上,你就一定能找到你的弟兄。」

乌云遮住了月亮,囚室漆黑。远处传来狼叫声,阴深深的,年轻人拿顺的心被雅各所讲的故事深深地震憾了。

一天,彼得问雅各:「耶稣一再地告诉我们,说他必须到耶路撒冷,要死在那里。说他死后三天会复活。我们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你明白不明白?」

雅各回答:「你们成天跟着他都不明白,我怎么能明白?」雅各只当那是耶稣说的又一句疯话,但又怕他把自己的话当真。

在耶稣最后一次去耶路撒冷前,耶稣约雅各在一个树林里和他见了面。

一开始见面时,他们都很激动,彼此看着对方,看了好长一会儿,谁也没说什么。看到耶稣那刚毅的面孔,雅各知道他已经选择好了:去死。雅各知道自己阻止不了耶稣,他甚至感到耶稣的举动中包含了一个令人敬畏的秘密。看着看着,雅各的眼泪流出来了,他在心里说,哥哥,你难道一定要走这条路吗?

耶稣看雅各流泪,他也哭了。耶稣安慰弟弟,不要难过,说:「这些事情都是一定要发生的,上帝的旨意就是如此。」

看雅各雅各那么伤心,耶稣又对他说:「不要为我哭泣,要为耶路撒冷哭泣。」

最后,耶稣对雅各说:「我知道我现在所作的你不明白,但当你亲眼看到我从死里复活的时候,你将为我而死。」

听到耶稣的话,雅各的心碎了。他觉得自己太对不起亲哥哥了。他好像又看见了耶稣背着他在野地里一边大笑,一边跑。雅各抱住哥哥大哭,他说:「哥哥,我对不起你…」

耶稣打断了雅各的话,他说:「我全知道了。我什么都知道。你记住, 上帝爱你,直到永远。」

雅各没有明白耶稣的意思。

等雅各安静下来的时候,耶稣拿出一块饼来,祝谢了,便擘开,递给了雅各,说:「你拿着吃,这是我的身体。」


雅各震惊了!

上帝啊!这是怎么回事?雅各在心里大喊。但当他抬头看耶稣时,他的心已经不是震惊所能描述的了。耶稣整个的人是那么神圣,使雅各一下子失去了全部的思想。「你拿着吃,这是我的身体。」这话包含了不可抗拒的权威,雅各不能不顺从。

雅各吃下了那饼。

一瞬间,雅各感到自己整个的人突然无比的平安。停了一会儿,他对耶稣说:「无论发生了什么,你永远是我的好哥哥。我向全能的上帝发誓,若是看不到你从死里复活,我宁肯活活被饿死。」

「你为什么会向全能的上帝发那样的誓呢?」拿顺问。

「是啊,为什么?」雅各慢慢地问自己。然后,他回答:「我不知道。不知道。不,我知道,是天父的灵在引导我」。

雅各告诉自己的弟兄:

小兄弟,主耶稣上耶路撒冷,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故事,我都告诉你了,你也清清楚楚地知道了,但你不知道当时我的心:那几天,我的心如同在地狱中煎熬!我的精神几乎都要崩溃了。我特别忘不了主在死前所说两句话;第一句话是,「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所作的是什么。」

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相信这话不是人能说出来的,魔鬼更不会说这种话。我不愿意得出结论但我不得不承认,听到了这样的话,我就像听到了上帝在亲自对我说话。你知道吗,虽然那时我还对主的气还没有全消,但我恨死了害死我哥哥的大祭司和罗马官兵。我正在向上帝祷告,祈求上帝从高天降下烈火,把这些邪恶的人统统烧死。

但主向天父求的是饶恕他的敌人。「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所作的是什么。」从来没有人能说出这样的话。

但主说的另一句话又把我的心打入了冰窟。在他最痛苦的时候,他大声地喊:「以罗伊,以罗伊,拉马撒巴各大尼?」那是我们的家乡话,翻译出来就是:「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为什么离弃我?」

上帝怎么可能离弃一个最爱他的人呢?不,绝对不可能。但事实正是如此啊!难道不正是上帝离弃了耶稣吗?他死了,被埋在冰冷的坟墓中了,但头上还戴着亵渎上帝的恶名!

那几天中,我的心被苦水浸透后又被扔到了冰雪大地上。由于拒绝吃饭,我的胃又饿得像火正在里面燃烧一样的疼痛。

发生的这一切,我不明白。

我连向上帝祷告的力量都没有了。

「真的?」拿顺轻轻地问。

「是的。」雅各慢慢地点头。

月光又照进了囚室,照在两双明亮的眼睛中。

耶稣死后复活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在耶路撒冷的大街小巷中流传,有人甚至说自己亲眼看见了。

但许多人还是不信。耶稣有的就说,人的脑袋怎么可能理解复活,鱼儿如何想象老鹰的翅膀。人死了若是能复活,那活着的人不信耶稣岂不如死人一般?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人完全不能理解的。

雅各以为是彼得他们太伤心了,太想念耶稣了,于是就编造了这么一个故事。雅各鄙视他们编造这样的故事,他在心里诅咒他们说:你们这些胆小鬼,跟随耶稣跟了三年,在他临死的时候,却一个个都离开了他。你们逃跑了,现在又想用这样的故事来愚弄人,使人忘记你们的怯懦,这太卑鄙了!

当雅各的愤怒之火在心中燃烧时,他突然又似乎听到了耶稣死前所作的那个祷告:「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所作的是什么。」他听得那么清楚,仿佛耶稣就在眼前。渐渐地,他的心平静了。他来到了与主分别的那个树林,跪下来,向上帝祷告。他祷告了很长时间。当他用「阿们」结束了祷告后,就抬起头来。但当他睁开眼睛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见的:耶稣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雅各以为自己看花眼了,赶快揉揉眼睛。但没错,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耶稣。这怎么可能,雅各又以为是自己太想念哥哥了,出了幻觉。但他看了又看,看到的都是同一个人,一个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亲人:主耶稣。他看得清清楚楚的,甚至都感受到了耶稣的呼吸。耶稣就站在他面前。是他。他确信了:我与耶稣在一起生活了几十年,不可能看错了。

耶稣说:「摆上饼。」

雅各惊呆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楞了好半天才站起来,才找到了自己随身带的一块饼,用颤抖的双手把饼摆上了。

耶稣拿起饼来,祝谢了,便擘开,递给雅各说:「我的弟兄,吃这饼吧!因为人子已经从死里复活了。」

雅各眼望着耶稣,慢慢地跪到了地上。他双手颤抖着接过了这块饼,含着激动的眼泪吃下了它。雅各知道了,自己是跪在上帝的面前。

见到了复活的主,雅各的心非常激动,同时也非常惭愧。那天晚上,他跪在了上帝面前,祷告了许久许久,忏悔了许久许久。

他以前一直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头脑清醒一心爱上帝的人,但在复活了的主耶稣面前,雅各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大脑完全失灵了,他的心远离了上帝。

他感到非常惭愧。这一、两年,他常常认为耶稣疯了,是一个亵渎上帝的人,现在他却不得不承认,自己才是一个这样的人,不承认耶稣是主,就是在亵渎上帝。

「小兄弟,」雅各用慈祥的目光看着拿顺明亮的眼睛,低声地问:「你知道那些天中我问自己最多的一个问题是什么吗?」

「耶稣怎么复活的?」拿顺好奇地说。

雅各摇头:「我知道了,是父上帝使他复活的。」

「那,那是不是主复活后还吃不吃东西?」

雅各笑了:「小兄弟,你这几天是不是饿坏了。」

拿顺不好意思地点头了。然后他低头想新的问题。雅各拍拍他的肩膀说:「我的弟兄,不用猜了,我告诉你吧,我老是想一个问题:谁是疯子?」

「谁是疯子」拿顺重复了一遍。

「对,谁是疯子?」雅各再一次肯定了自己的问题。他说:「要么,耶稣是疯子;要么,所有不信主耶稣的人都疯了。就是这么一个选择,你不赞成这个,就必须赞成那个,主没给我们留下任何逃脱的余地。」

雅各仔细地给拿顺讲解了这个道理:

如果主不是上帝的独生子,那么,他就是一个疯子,因为他一直宣称他是上帝的独生子。从古以来,上帝给我们送来了多少先知啊,但没有一个先知自称自己是上帝的独生子,更没有一个先知说看见了他就是看见了上帝。但主说的就是这个。

如果他没有从死里复活,那主耶稣所说的话的确是疯话。我们听到哪一个先知说,他死了,三天后复活?没有,一个也没有。从古到今,没有一个人敢预言自己死后三天会复活,并使那么多的人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看到了复活了的他。没有,一个人也没有。唯有主这么说了,并且,让我们亲眼看见了。

其实我只要稍微冷静一下想想就会明白,主耶稣怎么可能是疯子呢!他那么爱上帝。他为人那么谦卑,那么善良,没有一丝的狂妄和暴戾之气。从我记事起,他就是我看到的最虔诚的一个犹太人。我怎么想,也想不起来他犯过什么罪?有过什么过错?你想,人怎么可能不犯罪。但你遇到了这样的一个人,连他的敌人也找不出他有什么罪,除了他说看见了他就是看见了上帝。你说,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疯子呢?


主耶稣所作的那些事,怎么能是疯子的作为呢?

弟兄,我告诉你一个故事:当年,约翰曾经派他的门徒去问主耶稣,你是不是那位要来的弥赛亚?主让他们告诉约翰,说,自从他出来传道以来,他所作的就是使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麻疯的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这些事难道能是一个疯子所作的吗?先知以赛亚不是早就预言了吗,上帝派来拯救以色列人的那一位,他所要作的正是这些啊!

那位被主打开了双眼的瞎子比我的心明白多了。他对法利赛人所说的那一番话,说的多么好啊,这就奇怪了,他开了我的眼睛,你们竟然不知道他从哪里来。我们知道上帝不听罪人的祈求,只听那敬畏上帝,遵行他的旨意的人。自古以来,没有人听过生来就是眼瞎的,有人可以开他们的眼睛。这人若不是从上帝那里来的,他就不能作什么。

我这个眼睛好好的人竟然不如一个瞎子,不是主没有让我看见,而是我心灵的眼睛瞎了,不愿意看,不想去看。

我这几天反复思想主所宣讲的话语,他说:「你们愿意人怎样待你们,你们也要怎样待人,这是律法和先知的总纲。」

他说:「不是每一个对我说,'主啊,主啊!'的人,都能进天国,唯有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

他说:「你们所有劳苦担重担的人哪,到我这里来吧!我必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应当负我的轭,向我学习,你们就必得着心灵的安息;我的轭是容易负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他说:「凡是遵行上帝旨意的,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

他说:「他说,主我们的上帝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上帝,其次就是说,要爱人如己。」

他说:「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这就是我的命令。人为朋友舍命,人间的爱没有比这个更大的了。你们若行我所吩咐你们的,就是我的朋友了。」

他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所作的是什么。」

弟兄,你要永远记住这些话,把它当成你生命的粮食。

主的话说得多么好啊,一个疯子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比金子还宝贵的话。若这样的话是疯话,那世间就不会再有人话了。不,这话不是来自人的声音,这声音自上天而来,是上帝对人在说话。一个人只要用一颗敬畏上帝的心来听耶稣的话,他就会亲耳听到,这是上帝在说话。

是啊,主早就明明白白地说了,「那看见了我的就是看见了父」。
我看不见主是上帝,那是因为我的心灵的眼睛瞎了。

小弟兄,主耶稣不是疯子,反而是我们这些自认为头脑清楚的人疯了。主行了一桩又一桩的神迹奇事,但我们把眼睛闭上了,不想去看;主那么清楚地讲明了上帝的旨意,但我们用自己的骄傲和顽梗把自己的耳朵塞住了,拒绝去听。平安的路,就在主那里,但我们却拒绝去走,偏偏要走自己的路,并且明明知道那是死路。你说,难道不是我们疯狂了吗?

所以,自从主打开了我心灵的眼睛,我就明白了:看见了耶稣,就是看见了天父。我就看见了:耶稣是主,是你的主,是我的主,是天下所有人的主。从那时以后,我再也不敢称耶稣是我的哥哥了。我只是耶稣的一个仆人,无用的仆人。我只配被称为主耶稣的仆人,我渴望的就是成为主耶稣一个忠心的仆人。

拿顺出神地仰望着雅各。渐渐地,他的眼睛离开了雅各的脸,转向那洁白的月光,渐渐地,又从月光中升腾,超越,进入了那人不可见的圣域。从那圣域所发出的看不见的大光,把拿顺的心圣化了,从他的眼神中缓缓地流出了人言说不明也道不尽
的美。

看到拿顺那奇美的眼神,雅各的眼眶中涌上了一颗颗喜乐的泪花,他轻轻地擦了一把泪水,说:「孩子,主来的日子近了。不要心怀二意。一心跟着主,行他的道吧。」

拿顺凝重地点了一下头。

「孩子,让我们凡事都遵行主的旨意行吧。」

拿顺凝重地点了一下头。

「孩子,我们祷告吧。」

拿顺凝重地点了一下头。

跪在如水的月光中,雅各和他主内的年轻弟兄拿顺奉主耶稣的名祷告。拿顺流泪了,拿顺抽泣了,拿顺哭出声了。

雅各握住了拿顺的手,说:「我感谢主,主孤单单地死在十字架上,连天父都离弃了他。但在我明天去见他前,主却把你带到了我身边,和我一起祷告。别哭了,我的弟兄,能和主一起受苦,这是我们的福气。要喜乐,大大地喜乐。在人看来,明天是我去死,但在我看来,那却是生。是和主在一起。」

年轻人仰起头来。在月色中,他看到雅各眼睛中流露出了真挚的喜悦。那喜悦包含着信心、爱和希望,那信心、爱和希望述说着人生命的秘密。

「孩子,我们继续祷告吧。」

他们祷告了整整一夜。

次日,主后六十二年,天亮了,风停了,太阳出来了。在耶路撒冷,耶稣被处死的城市,犹太人在祭司亚拿尼亚的一再唆使下,准备用石头将雅各打死。一只只手拿起了一块块石头。一个长者把一块小石头塞到了身旁的一个小孩子的手里。一个年轻人两手拿起了两个大石头。

第一块石头打在了雅各的胸腔上。雅各跪在地上,望着上天祷告说:「父上帝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所作的是什么。」

一块又一块石头向雅各飞来,雅各没有躲避,继续祷告。

一个年轻人大声地喊:「住手!你们知道你们所作的是什么吗?义者雅各正在为你们祈求啊!」

没有人理睬,石头如雨点一样向雅各飞来。

有一个漂布的汉子,手里拿了一个他随身带的洗衣服用的大木棒子,大步走上前,高高举起那大木棒子,狠狠地砸在雅各的头上,一下,两下,三下,把雅各的脑袋活活地砸开花了。

石头继续落在雅各等到身上。

雅各的头垂下来了:「主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他说完了这句话后,就死在石雨中了。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23612.1-peicheng.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1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