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奸淫罪的女人——耶稣外传

犯奸淫罪的女人(耶稣外传——小说 )

范学德


“孩子,按祖宗传下来的法律,妈妈是该被人用石头打死的。”一个中年妇女搂著女儿沉痛地说。母亲流泪了。母亲的泪水一滴滴地落在了女儿的脸上,女儿没去擦,她也流泪了,与母亲的泪水汇在了一起。“我是该被石头打死的。该被打死啊。”那低沉的声音包含了极大的痛苦。

母亲抬起了头,望著远方,陷入了沉思之中。

远方有一片卖田,麦子熟了,收获的季节到了,有人在收割。

“孩子,”母亲捧起女儿的脸蛋,呆呆地看著。突然,她深深地吻著女儿,把女儿搂得更紧了。她的心在砰砰地跳动,女儿的心跳得比妈妈的更厉害。母亲几次想开口跟孩子说点什么,但她张开口却说不出话,只见她嘴唇在抖,身子也在抖。

她闭上了眼睛,默默地祷告。渐渐地,她的胸起伏得不那么厉害了。她松开了手,慢慢地对女儿说:“孩子,妈妈要走了。”

女儿什么也没有说。

“孩子,你十五岁了,大了,能养活自己了。妈妈要走了。这些年来,妈妈一直盼望早点把你拉扯大。你大了,懂事了,妈妈就该走了。”

女儿轻声地问:“妈,你非走不可吗?”

母亲回答:“孩子,妈妈没有别的路。”

女孩子咬著粉红色的嘴唇想了一会儿,然后一边点著头,一边说:“妈,我知道,我早就知道了。你早晚要走的,没有人能拦住你。”

“这是妈妈的路。孩子,你不会恨妈妈吧。”

“妈,女儿永远爱你。”

“孩子,要永远爱主。妈这条命不属于自己,你的也一样。要不是主耶稣,我们娘俩的命早就都没了。”

“孩子,妈今天把什么都告诉你,你可不要瞧不起妈妈呀,”母亲就用这句话开始了那令她想起来就心碎的故事:十六、七年前,这个现在的母亲还是一个年前的女孩子,她人长得非常漂亮,大人都说怎么看怎么都像一朵玫瑰花似的。可惜,玫瑰有刺,但她却爱哭。她的母亲常常叨叨说,脸蛋漂亮有什么用,不顶饭吃。又说,这女人太漂亮了,是祸根,说不定哪一天,就惹上一身祸。

老太太从小把女儿管得很死死的,平常日子,连花衣服都不让孩子穿。有一次她女儿蹲在水边看自己在水中的影子,老太太伸手就给了她一大巴掌,说,你臭美什么,要成祸水啊。

女孩一直规规矩矩的,直到那年,她十五岁,有一天,她遇见了他。

那天,是晚春时节,风和日丽的。她正呆呆地望著远方,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她这些天来就是觉得心烦,堵得慌。

一个犹太青年走过来了。

他也心里烦闷,老是觉得身体内有一种力量在往外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他就这么漫无目的的随便走,一边走,一边踢脚前的小石头。突然,他看见了一个少女站在自己面前。他惊呆了,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天下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少女吗?他揉了揉眼睛,瞪大了再看,的确,他看到的是一个真人。大美人。他的心被这种美抓住了,站著她面前一动不动,眼睛直发直。

那少女一抬头,看一个年轻的男子正盯著自己。她脸红了,想跑,却挪不动腿。那青年的眼神中好像有一种魔力,一下子就把她的魂吸住了。

过了半天,青年人才喘了一大口粗气,自言自语地说:“你太美了。你怎这么美?这是真的吗?”

听他这么一说,看著他那深情的目光,女孩的心里好像有个什么东西一下子苏醒了,她觉得自己以前白活了。她撒腿就跑,边跑边哭,也不知为什么,就是想哭。她在小树林里哭得像个泪人似的,心都哭疼了。

从那天起,她的心野了。

他的心也野了。

那男子人年轻,也英俊,家世也好。父亲是这一带远近谁都知道的一个人物,法利赛人。他后来告诉女孩说:“我爸爸从小就教导我,行事为人必须规规矩矩的,遵守祖宗的传统。这一切我一直都听了。但自从我看见你,我就疯了,心就野了。早上一起来,心中就想到了你。就想和你天天在一起。想得我死去活来的。”

每一次他见到那女孩时,总是反反复复地说:“你太漂亮了,太美了!人间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美人呢!要是看不见你,我情愿眼睛全瞎了。我要是不和你在一起,就一天也活不下去了。”

哪个女孩子不爱听好听的话呢?何况说你是天下最美最好的女人。女孩的心被深深地打动了。每天晚上,她都没完没了地想他,想他会怎么想她。好不容易睡著了,又来了一个又一个的梦,梦到的大都是他,紧张得她都喘不过气来。

年轻人一有机会就来找女孩,带著他的眼泪、叹息和好话,还有他在他家的花园中采的红玫瑰。那女孩最喜欢玫瑰。

在女孩十五岁生日的那天,他还送给了她一件衣裳,上面绣了许多的红玫瑰,粉玫瑰,黄玫瑰。女孩从来没看过也没穿过这么漂亮的衣裳。她想要又不敢接,怕妈妈知道。但年轻人说天底下就只有那女孩配得上这美丽的玫瑰,那女孩心一横,就接下了礼物,也接受了他的爱。

那天,她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他。

那时,那女孩已经许配给了邻居家的一个小伙子,那个小伙子挺好的,像个大哥哥似的,可她就是爱不起来他。

女孩知道自己犯了大罪。她知道经上早就告诉人们了:“若有处女已经许配丈夫,有人在城里遇见她,与她行淫,你们就要把这二人带到城门,用石头打死。”她母亲早就反反复复把上帝的律法告诉了她,可只进了她的耳朵,没有进心里。

她那天回家后哭了,又害怕,又激动。深夜,她跪在地上颤抖地祷告,一会儿她默默地对上帝说:上主啊,饶恕我吧,我再也不敢犯罪得罪你了。一会儿,她又祈求说:上主啊,求你保护我们,千万别叫别人知道我们的事。

女孩感到害怕了,只要一不祷告,她白天想的是他,黑天梦到的还是他。于是,她就一个劲地哀求说:上主,只让我再见他一面,我就再也不见他了。

那青年也一样。他也求上主就让他和那女孩最后一次在一起吧。

他们都觉得自己就像肮脏的猪一样,在罪恶的泥潭中越滚越脏了,但谁也没有力量爬出来,并且,实际上谁也不想爬出来,俩人想的都是能再多待在一起一天就待一天。

那女孩一见到自己的情人,心里激动得就好像怀里揣了个小兔子,跳个不停。但又怕得要死,害怕被别人发现。于是,她就自己安慰自己,我们隐藏的地方没有人能发现。又说,和他在一起待一会儿就走。可一见面,就分也分不开了。

女孩为自己辩解说,我是为了爱情。可她明明知道自己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情欲,知道得清清楚楚的,他们这是在上帝的眼睛中行了大恶。但一到分手时,虽然嘴上都说今天是最后一次了。但自己都知道那是在撒谎,因为心里说的是下一次快点来吧。

就在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情人之前,女孩发现自己怀孕了。

这最后一面是在女孩婚礼前的一个月。

见面时,她们俩人又是哭,又是笑。他反反复复地说:“离开你我就活不了了。” 女孩一个劲地落泪,心情稍微平静后,她告诉他说我们有了孩子。

那青年一听紧张死了,他问她:“怎么办?怎么办?”一会儿他说:“我要求我爸让我们俩人结婚。”一会儿又说:“不行。不行。我爸爸肯定不能答应。我带你远走高飞吧,越远越好。”一会儿又灰心了,说:“我们能走到哪里去呢?不,我要为你死。”

那女孩则忘情地说:“我们就一起死吧。”

他们就那么彼此说著昏话,忘记了一切。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突然听到一群人大喊:“他们在这儿!他们在这儿!”女孩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她的情人抓起衣服就跑了,比兔子还快。从此,就再没有回到她的身旁。

当女孩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后,已经晚了,捉奸的人已经站在她的眼前。她慌忙用那件有玫瑰的衣服遮住了身体,但她心里清楚,自己的罪是用什么也遮不住的。

她知道自己是一个快死的人了,但她脑袋里想的只有自己的情人,连还在自己肚子里的胎儿都忘记了。一会儿,她盼望在死前能见情人最后一眼;一会儿,她又盼望他跑得越远越好,一会儿,又怨他怎么那么胆小。

等到她跟他们走的时候,她决心定了:就是处死我,我也绝不说出他的名字。她看了捉自己的那几个男人的脸,一个个阴得就像大暴雨马上就要来了。她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了,她在心里说:他们不会放过我的,我该死。这是上帝的惩罚。

抓住那女人的几个男人都是城里有头有脸的人,有的是经学家,有的是法利赛人,而领头的那个法利赛人,正是那个逃跑了的青年人的父亲。虽然他看那个飞奔的背影像他的儿子,但他却大喊一声:“快逮住这个淫妇,别叫她跑了!”其实不用他喊,其他的人根本就没有一个挪动腿的,他们的眼睛都盯住那女子裸露出来的大腿,全傻眼了。

四周死一样的寂静,只有小鸟在叫,声音很甜。

女人没敢抬头,但她却感觉到了大家的目光,就像一支支针扎在她心头。她低声地哭了,她闭上眼睛,用颤抖的双手荒乱地穿好了那件绣满了玫瑰的衣服。

“还怕丢人,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就知道用你那个臭脸蛋来勾引男人,”一个老头子愤愤地说。“你看看你这副妖样,纯粹是祸水!男人都是叫你们勾搭坏的。你说是不是?”他推了一推身旁的青年人。

那青年人看得已经流口水了,半天才反映过来,连声说:“是啊,是啊,谁都愿意被她勾搭。”

“怎么处置她?”有人问。

“那还用说吗?按照祖宗传下来的法律。”

领头的法利赛人转过头来问经学家:“经上怎么讲的?”

经学家回答:“这个女人已经许配给人家了,所以,按照摩西在法律上吩咐我们的,她必须被石头打死。”

“对,打死她!打死她!”几个人大声地喊。

“慢。我们无权打死她。我们要是打死她,就触犯了罗马的法律。”有人说。

“就这么给她送到衙门去,岂不偏宜了她!”

“别急,让我们商量一下该怎么办,”领头的法利赛人说。

他们几个人聚在一起低声地商量,只吩咐那个年轻人看著那女人,而他正巴不得作这事呢。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那女人蹲在地上哭泣。

他们商量了一会儿,但没商量出什么结果来。突然,领头的法利赛人一拍手,哼了一声说:“有了!干什么不把她送到耶稣那里?他这个冒牌的拉比恐怕正在圣殿前教训人哪!”

“送到他那里干什么?他肯定会让我们把她放了。”经学家说。

“那好啊!他不是说摩西的律法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吗?看他敢不敢破坏摩西的律法!”法利赛人的脸上闪出了阴险的微笑。

“那他要我们按照摩西的律法办事,用石头打死她呢?”经学家问。

“更好了。他不是说他是罪人的朋友吗?就让他用石头打死他的朋友嘛。”法利赛人得意地笑了。

“是啊,那些罪人们还说他是基督呢。就让他们的基督解救他们吧。”经学家也得意地拍手。

“是啊,是啊,他老是和罪人在一起,鼓动他们反对我们。”法利赛人气愤地说。

“好嘛,就让他们在一起吧。”经学家点头。

就在他们商量的时候,女人渐渐冷静下来了。一开始,她实在忍受不了这耻辱,渴望早点死掉。就在这时,她突然感到自己肚子里头的胎儿动得很厉害,一个劲地踢她。不!不!我不要死!她大声地哀求说:“饶恕我吧,求求你们了。我已经有孩子了。我该死,可孩子不该死啊。”

没有人理她。

他们决定将那女人带到耶稣那里去。他们让那个女人在前面走。

路上的人看见了他们,就停住了,有个老太太向那个女人脸上吐了口吐沫,有的年轻人直盯著那女人的不整的衣服,有几个小孩子跟在那女人的旁边跑边往她身上扔小石头子,还喊:“打死她!打死她!”没有人制止。那女人用两手捂著肚子,左躲右躲。

一个小石子打在了她的大腿上,出血了。

一看到血,她人突然颤抖了,害怕了。她从小就怕见血。她仿佛看见一个个大石头、小石头铺天盖地的向她扔来,人们边扔边喊“打死她!打死她!”石头打在了她的胸上、脸上,砸出了一个个大窟窿,血咕嘟咕嘟地往外冒,浑身上下都是血。突然,一个大石头打到了肚子上,她觉得肚子里头的胎儿不动了,被打死了。她尖叫了一声:“妈呀!”头脑一片空白,腿一软,人晕倒在地上。

“装什么死!”法利赛人踢了她一脚。看她真是昏死了,就说,“架著她走!”

两个年轻人争著说“我架著她!”就把她架起来,带到耶稣那里去了。

他们把那女人带到耶稣面前,说:“先生,这个妇人是正在犯奸淫的时候被抓到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怎样说呢?”

她在等死。

几个月前她就听人告诉她,说耶稣对人们讲,凡是看见妇女动淫念的,心里已经犯了奸淫。如果你的右眼使你犯罪,就把它挖出来丢掉;宁可失去身体的一部分,胜过全身被丢进地狱里。她知道自己的罪孽比那深重多了,耶稣会怎么处理我呢?她没有听到任何回答。她更害怕了,难道耶稣会在我被石头打死前,要求把我身子犯罪的地方先挖掉吗?她不敢往下想了。

她听到他们又在问,“你倒是讲话啊,到底该把她怎么样啊?”

她还是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想到自己的嘴和胸会被一块块挖掉,她实在忍不住了,就哭喊著:“拉比啊,我知道我该死,你就快说话吧,快让人把我打死吧!”喊完后,她又晕过去了。

那些人没有注意到那女人,他们还是不住地问耶稣该怎么办。

耶稣什么也没有讲,却弯下腰来用手指头在地上划字。他们懵了。耶稣这是耍的什么把戏?他们想上前看看耶稣写了什么,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先迈出脚。

耶稣继续用手指头在地上划字。

天地寂静。

静了一会儿后,那几个人胆子又大了,不断地问该把那个女人怎么办。

耶稣直起了腰,先看了那个女人一眼,眼睛中充满了怜悯和痛苦。然后,他用眼睛一个接一个地看了那些把女人带来的人们,那双怜悯的眼睛此刻喷出了愤怒的烈火。他们一个一个地低下了头,躲开了耶稣的目光。耶稣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就可以先拿起石头打她。”

耶稣说完这话后,就又弯下了腰用手指头在地上划字。

他们听见了这话后,一个个脸都红了,没有一个人敢抬起头来。那个领头的法利赛人用眼角扫了一眼经学家,发现他也正在偷看自己,就赶快收回了目光。沉默了一大阵子后,他们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地走出去了。头几步他们走的又慢又轻,紧接著,就大步走起来了。领头的法利赛人回了一次头,愤愤地说:“偏宜了你!”

在路上,那两个年轻人先互相发问了:“你看见耶稣写什么了吗?”

“我没有啊。那你呢?”

“我也没有。”

“哈哈,原来你也是个罪人哪。”

“彼此,彼此。”

“奇怪啊,那几个老先生怎么也不动手,他们可是正人君子哪。”

“天知道。我们又不是他们肚子里头的虫子。”

五。

母亲告诉女儿:孩子,直到主耶稣轻声地喊我,我才清醒过来。主耶稣问我,妇人,那些人在哪里?没有人定你的罪么?我四周一看,除了主耶稣之外,什么人也没有,都走了,一个也剩下。我一时还不明白,他们这些义人怎么不用石头打死我。我对耶稣说,主啊,没有。

主耶稣用他那充满了怜悯的眼睛看著我,说,我也不定你的罪。走吧。从现在起不要再犯罪了。

我没有走。妈妈跪在了地上,放声大哭。妈妈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得罪了上主,该死啊。但主耶稣居然怜悯了我,救了我一命,两条人命啊!

主也一直没有走,直到我擦乾了眼泪离开了那个地方。我走了很远后回头时,还看见主站在那里望著我。

我也不定你的罪。走吧。从现在起不要再犯罪了。这句话妈下辈子也忘不了。

孩子,这些年来妈妈一直在祷告,求上主帮助我把你早日拉扯大。然后,妈就到远方去告诉那些正在犯罪的人们,快来到主面前吧!主耶稣基督爱我们每一个罪人,他愿意救我们的性命。

母亲的故事完了。

听完了母亲的故事,女儿的眼泪流成了河。她问母亲:“妈,你要到哪里去呢?”

母亲摇头说,“不知道。主引导我到哪里,我就到哪里。”

“妈,那你什么时候会回家?”

“妈妈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家了。”

“但妈你有女儿啊!”

“孩子,你也是属于主的。”

年轻的女孩子不说话了,她低下了头。母亲的手轻轻地抚摸著她的脸,她感觉到了母亲的手在颤抖。她的心也在颤抖。她猛然抬起了头,用手把眼泪一把擦乾,用坚毅的声音对母亲说:“妈,我和你一起去传福音。”

“孩子,你决定了?”

“妈妈,我们生死都在一起。”

“孩子,我们母女生死都和主耶稣在一起”

第二日清晨,母女俩踏著阳光上了路,从此就再没有回来。多年后有人说他们在外地被人用石头打死了,有人听说他们被野兽吃掉了,有人说她们饿死在沙漠中了。

这些话都是传言,她们是生是死,没有人知道,只有主知道。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23613.1-yesu.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