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该的故事


 

撒该的故事

在广阔而又富饶的约旦河平原,盘踞着一座极其雄伟极其高大的城市——耶利哥,它位于当时的交通要道,因为气候宜人,地形险要,在当时的时代,它在那个地区逐渐成为一个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往来而过的商客,络绎不绝的人们频繁的穿梭于寄居地和耶利哥之间,不单带来经济的繁荣,也给耶利哥披上了艺术的气息。每一个走进这座城市的人,都深深的被它身上远古的气息所陶醉,迷离,而在耶利哥的城市中心,更座落着一栋通体白色,散发着梦幻般色彩的建筑物,高耸的塔顶从耶利哥城外老远的地方就清晰可见,近距离接触的时候,每个人都惊讶于它的魅力。只要是第一次来的陌生人,都会好奇询问这栋房子,而答案却让他们大吃一惊。

黑夜已过去,光明即将来临,在平原的终点,姗姗来迟的太阳似乎正在努力的挣脱大地的束缚,从大地的平面散发出它第一道光芒,天亮了!耶利哥墙外早早聚集了前来做生意的人,挑箩抬框的拥挤在外面。等规定的时间一到,耶利哥的城门缓缓拉开,通道旁早已林立着两排兵丁,手持红缨枪,腰胯大刀,个个都是虎背熊腰。其中,有几个税利更是在兵丁的辅助下对进入耶利哥的人进行着他们日复一日的工作,收税。有一个商人似乎是新来的,对耶利哥城内的一切都充满着好奇,进入耶利哥城内,近距离的看到那栋白色的建筑物,那早已充满疑问的心迫使他不得不拉住一个面目慈善的路人,询问这栋房子的来历和主人。

“什么?你竟然询问我这栋房子内住的是不是德高望重的人?一个被商人拉住的路人似乎对他这样的疑问有点愤愤不平,有点气急败坏反问道。

“是呀,因为在我们那里,住在城中心的人都是最受大家尊敬的人。商人有点他的反应,无辜的解释道。

“呸!住在那栋房子里的不是人,是叛徒,是卖国贼,是吸血鬼!路人极其愤慨的回答了商人的问题,说完后言犹未尽的朝那栋房子的方向吐了吐口水,气呼呼的小声嘀咕着,似乎在说着咒诅的话。

“啊~~!听闻路人回答后的商人不由自主的发出了好奇的声音,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答案。情不自禁的再将眼光投向了那栋房子,似乎大白天的却笼罩着一层阴影。

旁边的路人似乎明白了商人心中的疑问,于是将事情娓娓道来,至此商人才彻底明白。

原来那栋房子是税利的行政办公中心,当时耶利哥是属于罗马帝国的统治范围,为了更好的管辖治理这个地方,于是挑选了通晓当地文化和历史背景的本地人,派他们为税吏,替罗马帝国收税,其中更是以撒该为税利长,他在整个耶利哥都是臭名昭彰。为了讨好罗马人,他刮尽自己同胞身上的血汗钱,为了中饱私囊,还私自提高进城税银,不给人出路,任何落到他手上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整个耶利哥城的人都恨不得这样的人早点被上帝惩罚,我们现在看见他都敢怒不敢言。路人说完,深深的叹了口气,好像要把一切的不平都随之吐出一般,抬头望了望城门口一个矮小且又忙碌的身影,轻轻的摇了摇头,慢悠悠的走了。商人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城门,也开始了他一天紧张的生活。

“喂喂喂,后面的人都给我排整齐了,都不要挤,再往前推来推去的小心我的鞭子落在你们头上。几个如狼似虎的兵丁正努力维持着进城的人群,并大咧咧的把那些正往前窜的人们狠狠的教训了一顿,汹涌的人群似乎有点不受控制,正在几个兵丁喊爹骂娘的时候,沸腾的人群突然间就止息了,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吵闹,似乎遇到了天敌般的寂静,喧嚷的闹市静的只剩下驴子和骆驼的喘息声。

“哟,是您来了呀,税利长大人一个兵丁弓着腰小跑步过去,讨好的说。

“哼,我不来行吗?就凭你们几个?撒该掸了掸袖子,整了整衣服,有点轻蔑的讲到。

“那是那是,耶利哥城的人除了你还有谁有那么大的威望能够让百姓如此臣服呢兵丁说完讨好的把一把高大的椅子放到城门口,恭请撒该上坐。

“你,就是你,给我停下来撒该迅速的跳下椅子,拨开人群,指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喝斥道。原来这个老人是耶利哥城旁的一户穷人家,对于他来说,生活的最大来源莫过于家里养几只母鸡,每天早晨都小心翼翼的从鸡窝里掏出还热乎乎的几个鸡蛋,放在一个小巧的篮筐里,等篮筐里的鸡蛋凑到一定数目,他就会赶到耶利哥城里进行买卖,以此来换取日常所需。

“大人,这些只不过是一篮鸡蛋而已,没什么特别的。老人有点哀求似的望向撒该

“没什么?告诉你,这不是鸡蛋,这是一只只活生生的鸡,鸡生蛋,蛋生鸡,无穷无尽,你还说这没什么。说完就夺过篮筐数起鸡蛋。

“好呀,有15只鸡蛋,嗯。。。。。。1、2、3、4、5.我留下五个,就当税银,其它的你拿进去吧。说完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让他赶快走路。

“不要啊大人,我全家就靠这点鸡蛋养家糊口啊,你这样让我怎么跟家人交代撒该冷冷的看了看他,示意兵丁把他赶走。围观的人群发出一阵嘘声,撒该却视若无睹。

人群渐渐散去,只剩下一位巍巍颤颤的老人带着一颗破碎的心灵和对撒该的怨恨在好心人的劝导下慢慢离开。这,只不过是撒该一天的插曲。

远处,泛起一阵阵尘土,空旷的小道上传来铃铛的声音,这是商队的声音,是商人们赶着他们的队伍正往耶利哥走来。

“停,给我停下。撒该招手示意商队停下来。从远处早已看到商队的撒该老早就等候在城门口,对他来说,每次商队的税收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足够他挥霍好长时间。

撒该看了看这群风尘仆仆的商人,镀着脚步靠近了商队,看了看一箱箱驼在牲畜身上的货物,打量了一下商队的数量,望向了车队为首的商人。

“你是这群商队的首领吧,你应该知道每个城市都要收税的吧自顾自的说完也不等别人有反应的机会,又说道:“我大致衡量了一下你们车队的面积,你们就把这个车队最前面三箱和最后面三箱的东西兑换成同等价值的税银交上来

“什么?商人感觉有点脑袋转不过来,那可是他们车队四分之一的收入啊,他们辛辛苦苦跑了那么远的路,冒着各类的危险,想不到还没做成任何生意却把利润先白白的吐了出去。

“不行啊,大人!你知道我们也只不过多几辆车,多几箱货而已,更何况还养着那么多闲人,如果按照你的要求,我们不单赚不到钱,反而要亏本商人拉着皱纹的脸哭诉的恳求撒该。

“哦?你们觉得我收的太多了?好啊,那你们就在外面先等着,等想通了再来 撒该不在乎的对着他们摊了摊手,似乎他们进不进城跟他毫无关系。

“大人,我们这批货物都要趁早脱手的,万一耽误了时间,恐怕会积压起来再也卖不出去,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们过去吧.为首的商人依然在不懈的为最后的一丝希望努力着,希望博得撒该的同情。

“你们脱不脱手跟我有关系吗?你们积不积压跟我有关系,我只是秉公执法,合理的要求你们拿出税银而已,既然你们不想拿,我有什么办法,再说了,我对你高抬贵手,谁又对我手下留情呢?说完自顾自的走开了。几个商人看到请求无效,叽里咕噜的商量了一阵,最后无奈的答应了撒该提出的这个苛刻的要求。撒该又坐上了自己高高的位子,,他知道别人对他的轻蔑,也知道别人对他的评价,每一次当他看见别人仇恨的眼神,他又紧紧的把自己冷漠的心闭塞。无声的交战让他的性格更加孤僻,也更加偏激,可是他的内心却一直充满着一个希望,希望有个人明白他,他也多么愿意自己有知心的朋友,可这一切对他来说是一种奢望。这样的事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来没有停止,直到有一天。。。。。。

又是一个忙碌的日子,作为税利长的撒该却利用其特权在家里舒服的晒着太阳,穿着紫色的袍子,慵懒而惬意的躺卧在铺着白色皮毛的摇篮椅上,翘着二郎腿,旁边的茶几上放着一瓶商人们进贡的波斯红酒,拿起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浅尝了一口,甘美香纯的酒味充斥着口腔,停留在唇齿间。焦辣的日头投射在撒该头顶上巨大的葡萄棚,变的是那么的柔和,葡萄的清香,夏日的知了仿佛是催眠曲的主旋律,让撒该缓缓的沉睡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朦胧中几个人聊天的声音隐约的传入撒该的耳中。

“快点走,否则就来不及了,大家可都到城门口去了,只有我们还磨磨蹭蹭的的在这里。撒该被惊醒了,是什么事情竟然让百姓都到城门口去了呢?

“没关系,等会我们找个好一点的位置,肯定能见到他又一个声音悠悠传来。

撒该不禁诧异,到底是要见谁,难道是某个著名的人来到我们这里了?可我事先没接到通知啊!正在沉思间,先前说话的那个声音又开口讲到:“听其他人说,耶稣在许多地方行了神迹奇事,并且他自己说,他来了寻找拯救罪人,施洗约翰也向人宣告耶稣的特别

“行神迹我到相信,可是拯救罪人嘛,你觉得我们有罪吗?先前的人点疑惑

“你不觉得我们城内有个最大的罪人需要拯救吗另外一个人说完哈哈笑了一下

“你是说撒该吧,我看呀我们城谁都需要被拯救,唯独他无法拯救,因为他没得救了先前那个人接下去说。

“好了,不多说了,我们赶快跑几步,真想早点见到耶稣是一位怎么样的人声音戛然而止,脚步声渐渐远去。

此刻,早已从假寐中醒过来的撒该再也无法像入睡之前保持心态平和。此刻,他的心也如常人一般充满着好奇,可他很犹豫,到底应该不应该去见耶稣呢?缓缓的从躺椅上立起身,一只手托着下巴,深深的思考着。忽然,他脑海中浮现一件他曾经不留意忽略的事情。那就是他的同行马太,他也是个税利,听说前些时候跟从了耶稣,当时他还讽刺甚至嘲笑过马太,你作为一个税利怎么可能去跟随什么夫子呢!现在围绕在撒该脑海里的只有一个念头,到底耶稣是怎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魅力竟然让马太都心甘情愿的跟随他,这对于一向功利主义的税利们来说是多买不可思议的事情。

“对,我要去看看他,也许我能找到些什么撒该恍惚的神态一下子变的坚定起来,举起酒杯中余剩的葡萄汁,一干而尽,随即没有任何留恋的朝着城门口的方向大踏步走去。

此刻的城中,其热闹的程度早已超过任何过节的时候,放眼望去,一片人海,人与人之间比肩继踵,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春天的气息,到处都是呼喊声,到处都是一双双举起来的手,他们在欢迎耶稣的到来。所有的人群在缓缓的移动着,一切都围绕这耶稣,越来越多的人群加入到着史无前例的大集体,此刻,忘记了一切的仇恨和哀伤,这里,只有喜乐。

“和散那,和散那,和散那归于荣耀之神无数人的口中都情不自禁的流露出赞美的词汇,声音越来越宏亮,越来越整齐,仿佛带着一股振奋人心的力量在彼此的心灵里流荡,荡漾在每个人内心最深处。

而此刻,撒该正撒开自己的脚步,拼命赶来,还在赶来的途中,就听到了振聋发聩的声音,那能把天都掀翻的声音也早已把他冷漠的伪装掀翻,此时,他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一定要见到耶稣。终于靠近欢迎的人群了,却发现耶稣的周围早已包围的水泄不通,而撒该因为人矮,根本连耶稣的面都看不见,好几次想见缝插针的插进去,却又被挤了出来。终于,他的举动引起某些人的注意。

“大家来瞧瞧,这不是我们城里最“威望的人嘛,他不在豪华的办公楼,怎么到这里来了呢?

“对对对,瞧他样子,好像要到里面去见耶稣,难道耶稣进城的时候没缴税,他要去收税吗?仗着大家都在场,撒该也不敢放肆,这些人说话开始肆无忌惮起来,并且恶意的捉弄他。每当撒该想要靠近人群的时候,他的前面总有一群人用力的把他挤出去,每当撒该以为找到一条道路的时候,前面总有几个人不合时宜的挡住他的去路,并且讥笑着他。

“这不是我们的税利长大人吗?哎呀对不起,我踩到你脚了,哎呀,我又撞到你头了

“税利长大人,今天怎么没把你那双狗腿子带过来呢,否则你早就进去了

撒该急的满头大汉,浑身上窜下跳的,整个人非常狼狈。旁边围观的百姓看到这一幕,都开心的大笑。

“难道我真的要放弃见耶稣,难道我就这样回去?不,绝不!我一定要见到耶稣,一定要!撒该的心里产生一股极其强烈的欲望,那就是见到耶稣。被众人排挤的他没办法只好退到人群外面,眼看人群又要移动。焦急的他无奈的顿了顿脚,忽然,他看到一棵树,一颗桑树,高大茂盛的树枝早已从路这边延伸到路那边,而这条路是是耶稣即将经过的地方。

“对了,爬上去。一个疯狂的念头在他脑中浮现,此刻的他已经忘记了税利长应该有的优雅和严肃。想到做到是撒该一向的性格,随即立刻来到桑树下,沿着弯曲的树干卖力的爬了上去,双手双脚交错往上爬行,好几次都滑了下来,好多地方都被粗糙凹凸不平的树皮刮破了皮,但撒该的执着终于让他得到了回报,他爬上了桑树!将身体卧在树干上,紧紧的贴切在一起,害怕一不小心就掉下去,稳住了身子,撒该扬起脸,眼神射向耶稣的方向。在下面的群众看到撒该的模样,都捧腹大笑,想不到撒该也有今天。

望着远处的耶稣,撒该的心中莫名的涌起一股酸意,似乎,久违的委屈正在眼角滑落,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产生,他更不明白我辛辛苦苦爬上来到底要得到什么,但他感觉一切都值得!近了!近了!撒该的心开始狂跳起来,耶稣即将走到桑树,他将要真正见到耶稣了~~在众人簇拥下的耶稣一路从城门口走了过来,忽然,他静了下来,在一颗桑树旁静了下来。旁人很诧异:“夫子,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走了?

    

耶稣缓缓抬起头,望着正趴在桑树上的撒该,两眼相对。那一刻,时间停滞了,撒该感觉耶稣的眼眸中透露出无限的慈爱与深情,好像认识撒该好久好久一般,他甚至能感觉到耶稣对他无声的呼召。“呯一声,撒该内心的冷漠终于如同脆弱的玻璃一般粉碎了,那一堵他彻底隔绝于别人之间的高墙在此刻也坍塌了。紧接着,耶稣慈声对撒该说:“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如梦初醒的撒该赶快从树上一溜烟的就爬了下来。众人让开一条路,撒该满脸虔诚的神态,双手下垂,恭恭敬敬的走到耶稣那里,邀请耶稣到家里住宿。而此时,众人一片喧哗,人们想不到他们最看不起的撒该竟然得到了耶稣的垂青,不但如此,耶稣竟然还要到他家里去住宿,他可是个罪人啊,门徒也在这时惊讶耶稣的决定。耶稣的眼睛望向了撒该,撒该跳到众人中间,宣告说:“主啊,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耶稣慈眼看着他,然后望着周围的人群说:“今天救恩也到了这家,因为他也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33914.1-saga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0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