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爸爸叫你回家-5

除非是神开启人心灵的眼睛,不然,别说黄淳麟,就是已经信主多年的基督徒,未必就能真正地享受人生。

 

我想,有必要在一开始时就将这个人生的真谛告诉他们。汪港虽然知道那些瘾君子心灵的症结,但未必知道神的心意。也许他自己还未真正地明白,帮助吸毒者最有效的不是先解决他们的工作问题,使他们尽早回归社会。而是带领他们回到天家,帮助他们看破这个世界的真面目。

 

好在汪港对我的领受不那么排斥,虽然我的领受将直接挑战他的事工。现在他展开的事工是先帮助瘾君子掌握劳动技能,让他们慢慢地适应这个千变万化的时代,慢慢地回归这个不赶紧追就落伍的社会。感谢主赐给汪港有一颗受教的心,他尽量不影响我在圣灵的带领下帮助吸毒者认识真理和认识真神。

 

可是,面对像黄淳麟这样不认识自己的人,你靠言语根本打动不了他那颗刚硬的心。虽然他今天已经落魄到无家可归,无人疼爱的境地,但他还是“牙齿咬得铁钉断”,满口大话,满嘴谎言。

 

然而,就像圣经说的:【珥2:26-27】……赞美为你们行奇妙事之耶和华你们神的名。我的百姓,必永远不至羞愧。你们必知道我是在以色列中间,又知道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在我以外并无别神。我的百姓必永远不至羞愧。

 

是啊!世人不知道神的大能,他是行奇妙事的神;可我们是真以色列人,我们知道神的名,我们在无奈中可以来赞美称颂他的大能,他就不致使我们感到羞愧。

 

我为黄淳麟今天的光景感谢赞美神。我知道,若不是神有大能,把他这个曾经无限风光的人从高处拉下来,谁能动得了他呢?既然神今天已经在他身上动了工,他必要完成这工,我只管来看神怎么在他身上继续作工的。

 

就在我仰望神做工的这一刻,不知怎地,黄淳麟讲到不久前的他经历到的一次生死劫难。

 

那天傍晚,他一个人百般无聊地在长宁区某地闲逛。突然,有几个蒙面人出现。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就被打昏死过去,等他醒来时,他的腿脖子已经断了,送到医院花费了一万多元,总算保住了这条腿没有残废,如今还能够行走如常。

 

我们问他,这些人跟你有仇吗?他说,没有,都是一些不认识的人,大概是外地人,以抢劫为生的外地人。我说:“不会吧?上海的治安状况还算不错的,谁有那么大胆在公共场所蒙面抢劫呢?”

 

黄淳麟说这是真的,他跟这些人素昧平生,根本不认识他们,自然跟他们没有任何宿怨。

 

我问他报警了没有?他说,报过警,但是没有结果。据说后来在同一地,有两个人也遭遇同样的事件。不幸的是,那两个人都被那伙蒙面劫匪打死了。然而,虽然人被打死,那伙劫匪却一直逍遥法外,至今未能捉拿归案。

 

黄淳麟受了一场意外惊吓,他被那些至今逍遥法外的蒙面劫匪痛打了一顿;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劫匪从他这儿竟然一无所获。他们不知道黄淳麟身上已经一名不文,看他仪表堂堂的样子,还以为会大有所获。

 

据说那两个被他们这伙打死的无辜者,身边的钱也不多。可就是为了这不多的钱,竟然两人都作了“冤死鬼”。

 

这个世道简直没得救了。我看除了耶稣来解决世界的问题,真是没有别的法子了。

 

貌似那两个冤死的人很不幸,貌似被打断腿还不知哪来的杀身之祸的黄淳麟也很不幸,然而,那些杀人劫财的蒙面大盗,恐怕也认为自己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他们当然也认为自己是很不幸的。我几乎可以肯定,就算他们能够逃脱法律的制裁,他们的良心也在倍受煎熬,每天过着惶惶不可终日的可怕日子。

 

总之,这个世界是没得救了,就像圣经说的,这个世界是邪恶淫乱的世界,这个时代是弯曲悖谬的时代。

 

这个世界是邪恶淫乱的,这一点就不需要多讲了,但是这个时代是怎样地弯曲悖谬的呢?

 

各等人都在抱怨世风败坏,抱怨自己受世界的苦害。没有人认为自己也是世风败坏的作俑者之一,也没有人认为自己向这个世界投入了一份罪恶,使自己和别人受到苦害。人人都把自己扮成受害者,而将别人视为害人精。

 

各等人都在寻找解决世风败坏的途径,把自己打扮成救世主的模样,要来解决世界的问题。人们从体制上找原因,从客观环境中看真相,就没有人从自身的生命中找到问题的关键所在。然而,若不从“罪”这个最可怕的原因着手解决问题,就算有再好的体制,也是无法遏制罪恶的衍生和蔓延的。

 

黄淳麟遭遇此等不幸,他当然不知如何看待自己的不幸了。他的错误认知是自己近来倒霉透顶,才会遭遇这种飞来横祸。面对自己今天这种情况(说这话时,他把自己的裤腿腕上去,给我们看了他那只上了钢条,留下长长伤疤的腿),他认为只有脱去了一身的晦气,才有可能过上安宁的日子。

 

黄淳麟现在也是惶恐不安地度日。当然,他不是担心那些蒙面劫匪再次找上他,他谅他们也不敢,他们不敢在**仍然在寻找他们时,再次作案。他的担心是更深层的担心:自己最近遇到“霉运”了,吃官司才出来不久,就遇上劫匪,白白地送给医院一万多大洋,还差点成为一个瘸子。

 

黄淳麟认为自己的“霉运”并没有过去,天晓得那一天会再遇到什么自己想也想不到的倒霉事?他一直在惊恐之中,睡着醒着都摆脱不了这个念头。

 

看他一脸的迷惑恐惧相,我知道他已经落在深深的捆绑之中。在他的生命里头,毒品的捆绑已经不是最主要的捆绑;在那次被劫的经历中,已经有一个恐惧的灵进入到他的体内,操控到他整个的思绪和意念了。

 

对,这就是主引导我来到这里的目的,我以为神要我就着毒品的问题跟瘾君子谈出路,告诉他们唯一的出路就是耶稣。其实真的问题不是那么简单,就如同汪港说的那样:“我原来以为我的问题是毒品的问题,现在我知道了,我最大的问题是不会做人,不知道如何做一个对的人。由于我是一个错的人,而导致我总是做错的事。毒品问题就是我这个错的人做错的事之一。”

 

没错,所有的人都是因为不知道如何做一个对的人而深陷痛苦之中。毒品问题可怕不?当然可怕。然而,没有毒品问题,为什么还会有其他痛苦呢?究其根本,就是我们这个人有问题,不仅是我们做的事有问题。

 

黄淳麟遭遇的事件给了我一个契机,一个福音的切入口。(未完待续)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6726.1-baba.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