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情(小说连载四)

梦夏回到家里,心中充满喜乐。真想把这份喜乐与丈夫分享,但还是忍住了。因为她知道,丈夫是公司副经理,×××员,他不信这些。他认为一切宗教都是迷信,是乡下人的愚昧。因此,现在跟他说,不仅不能分享快乐,更有可能遭来责备,把美好的心情反而破坏了。下午丈夫下班回来,动手做饭时,梦夏去给他帮忙。天佑连忙制止说:

“别,别,还是躺着去吧。”

“我好多了。”

“看得出来,比我早上走的时侯确实好了许多。但还是需要休息,等好利索了,我们去医院拍张片子,彻底检查一下。”

梦夏心里想:主啊,如果这时候你能彰显一个奇迹,让我彻底痊愈,我丈夫就会相信了。想是这样想,却并不相信奇迹真的会出现。所以,她站起来准备回房间去。就在这时侯,突然觉得腰部有股热气从里面冒出来,过后腰上变得十分轻松。她试着活动了一下,就和以前一样灵活。她蹲下,站起,左右扭动,前后弯腰,丝毫没有障碍。这份惊喜使她再也无法控制,禁不住哇哇地哭起来。丈夫目睹妻子所做的这一切,登时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反复说一句话:

“怎么了?你怎么了?这腰怎么一下子好了?发生了什么事?”

梦夏又哭又笑:“耶稣!耶稣!是耶稣治好了我的病,我得救了!”

“什么耶稣?”

“天上的耶稣。”

“天上的耶稣?你说胡话呢?”

“我没有说胡话。你看我这腰,是不是好了?是不是好了?刚才还没有好,你回来时还没有好,是突然间好了,突然间好了。”梦夏扭动着腰,眼睛里还满含着泪水。

“突然间好了?”丈夫觉得似在梦里。清清楚楚的感觉,刚才还劝她上床去躺着,突然间发生了这奇妙的事情。他无法理解,仍然呆呆地站在那里,手里还拿着一把芹菜。

“我今天到前面教会去,告诉张姐妹我要信耶稣。许多人都在那里聚会,他们欢迎我,还为我做了祷告。我回来后,心里特别高兴,就想把这件事告诉你。可是怕你反对,就不敢说。刚才心里想:如果这时候耶稣能行个奇迹,让我突然间病好了,就可以使他相信了。没想到真的出现了奇迹,你是亲眼看见,耶稣是真的,信耶稣是有福的!”梦夏一口气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个清楚,口中还在喃喃自语:“耶稣是真的,耶稣是真的。。。”

如此清楚的事实,丈夫无话可说。他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高兴的是,妻子的病好了,实实在在的好了;不高兴的是,他无神的信念打破了,他坚守的阵地失陷了。但是他并不愿意就此相信耶稣,他是个×××员,入党时宣过誓;他还是个公司经理,当人们知道他信了迷信,又会怎样看他?威信岂不要一落千丈?他瞬息之间思虑万千,定了定神,严肃地说:

“一切我都看见了,我相信耶稣是真的,谢谢他医治了你的病。但我暂时还不能信他。因为我还要工作,还要上班。你可以去信,我不反对了。”说罢,转身进厨房做饭去。

梦夏既然病愈,就想上班去。她的病奇迹般地痊愈,在不大的村子里传得家喻户晓。小小的聚会点一下子人数急增,到做礼拜的时侯,连院子里坐的都是人。农民是最务实的,梦夏病前病后的事实再清楚不过,许多人透过奇迹认识了这位真神。梦夏也成了新闻人物,人们见面就要她讲蒙恩得救的故事。有的人听了几遍还想听,好像这奇迹是临到他自己一样,好像多听就能多得福。倒是张姐妹提醒梦夏,别忘了每次讲完故事要说“感谢主!”要把荣耀归于耶稣,归于神,千万不能有丝毫的骄傲。我们不过是神的器皿,是神作工的工具。我们是泥土,神才是窑匠。

梦夏比往日忙了许多,除了上班,回家还要做家务,还要参加教会的活动。在读经祷告中她懂得了许多,在探望、传福音中培植了爱心,在短短的半年中,她似乎变了一个人。稀奇的是,她的心绞痛再也没有犯过,脸色也红润了,浑身也有劲了。她的这些变化丈夫都看在眼里,她的大姐也看在眼里。不过,当梦夏去向大姐传福音时,大姐郑重告诉她:

“二妹,你信了耶稣,我为你高兴;耶稣治好了你的病,我也谢谢耶稣。但是,我已信佛多年,不可能背叛佛祖去改信耶稣,那样我会遭报应。任何叛徒都没有好下场。信耶稣也好,信佛祖也好,都是劝人为善,我们姐妹虽然信仰不同,却没有矛盾。所以你也不要劝我信耶稣,我也不再劝你信菩萨,我们都找到了自己的归属,应该说苍天有眼,看顾了我们全家。”

梦夏心里仍然不舒服。因为她知道,世上只有一位真神,其它都是偶像,是上帝所厌恶的。她不能明知道大姐钻进了死胡同而不去救她,但自己又没有这个能力去说服她。

还有三妹梦秋。他们夫妻俩都是知识分子,都是无神论者。要说讲道理,他们懂得的比她多。她一个初中生,怎么能去教育大学生呢?但是,她也知道,不管他是大学生还是留学生,不相信世上有神本身就是错了。这个错不是普通的错,这个错会把人带向灭亡!而这个走向灭亡的不是别人,是她的三妹呀!她日夜思想这姐妹深情,有所看见而无所作为,她的心要碎了。。。。。。

大约过了半年,她家发生了一件事:丈夫工作调动,要到吴淞去担任办事处主任。家怎么办?搬家,她在织袜厂的工作就要丢掉;不搬,丈夫生活上没有人照顾,夫妻也得两地分居。两人商量来商量去,梦夏说,我还是祷告吧,看神什么旨意?天佑说:“神有什么旨意,他怎么告诉你?”梦夏说:“这个你别管,我有办法知道。”接下去两天,俩人果真没有再讨论这个问题。到了第三天,梦夏忽然心血来潮,说决定了:搬!天佑问她:“神跟你说了?叫你搬?”梦夏说:“神没有跟我说,但是我知道,神同意我们搬。”

奇怪,没有对她说,她却知道神同意她搬,这是怎么个说法呢?梦夏说:

“我原来不想搬是因为工作,我现在想搬是照顾你生活。但都不是主要的。我受了耶稣这么大恩典,我想我应该为耶稣做些什么。他要我做什么呢?唯一要我做的就是传福音。我现在有这心愿而讲不出来,就是因为听的道太少。吴淞有大教堂,有牧师讲道,自己可以听到更多圣经真理,使自己灵命长大,传福音时能讲得清楚。我突然悟出这个道理,并且心无疑虑地作出决定,我想这就是神的旨意。”

天佑前些天也是患得患失,思想左右摇摆。今天突然觉得搬家也好,省得心挂两头。妻子的袜厂效益不好,自己年纪也大了,还不如让她一心一意把家管好,省心省力,有了病医院还近。这样一想,也就作出决定:搬!两人虽然想法不同,却同时作出一个相同的决定,这也是件奇妙的事。他不懂神是怎么作工的,反正意见一致了,就决定搬,并着手去做搬家的一切准备。

梦夏第一个要告诉的自然是教会的张姐妹。教会的弟兄姐妹自然也是依依难舍,但想想这样决定也对,就说些天下教会是一家之类的勉励话,希望林姐妹听到好的道,有好的灵修资料,回来向大家分享分享;有好的传福音经验,也回来传教传教。梦夏第二个要告诉的是大姐。从小由大姐带大,姐妹还没有分开过,姐妹感情中还渗透着母女情愫,自然是难舍难分。不过还是大**快,说搬过去也好,我到吴淞去,也好有一个吃饭、睡觉的地方,等于我有了两个家,有什么不好?高兴,应当高兴才对。

搬家的前一天晚上,大姐请二妹一家吃饭。大姐夫性格豪爽,爱喝两盅,与天佑在喝酒上很投缘。姐妹俩也有说不完的悄悄话,这顿饭一直吃到了深夜。(未完待续)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8938.1-jieme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