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情(小说连载三)

心绞痛是冠心病的症状之一,由于冠状动脉供血不足,导致心肌急剧缺血、缺氧,引起胸闷,憋气,心口刀绞样疼痛。甚至放射到肩膀和手臂。梦夏的心绞痛就是这种症状,而且越来越严重。过去几个月发一次,现在一二个月就发一次;过去只在白天发作,一次也就几分钟,口服救心丸后就能缓解,现在晚上也会发作,往往在睡梦中就被剧烈的疼痛惊醒,一颗心像要跳出来似的,无法继续躺下,只能起来在地上来回走动。医生说,冠心病引起的心绞痛发作时间一般不超过十五分钟,像你这种痛法又不像冠心病。心绞痛发作也只能平躺,不能活动;你居然下床来回走动?可是,心电图,CT都检查了,仍然不能确定原因。住院治疗,打针吃药,几天就好了。回到家里,过上两个月,又犯了。梦夏全家为此愁眉不展。大姐劝她求菩萨,梦夏有点心动,可是丈夫怎么也不信。那个泥塑木雕的东西,能给人治病?真是愚昧!过去村上有个土地庙,庙里供着一位土地公公。有年天旱,村民们去求雨,每户还摊派了香火钱。把土地公公抬出来,围绕村子转了一圈,送回去的时侯,抬轿子的人摔了一跤,把土地的胳膊也摔断了。后来虽然找木匠修好,却再也没有人去供它。**中破四旧,把个小庙拆了,那个土地公公,早已不见踪影。不过,对于老中医介绍的偏方,他倒是有些相信。本来过去看病,请的都是中医郎中。西医西药,那是最近半个世纪的事情。梦夏把刺猬买回来,自己不敢动手,丈夫帮她杀了,取出心脏,放在小碗里。开始怎么也咽不下去,那个小东西,血糊糊的,还在碗里收缩着。端到鼻子底下,一股强烈的腥味儿。虽然用黄酒掺合,也是难以下咽。第一次吃它,恶心得吐了又吐。倒是有些效果,胸口不那么闷了,手胳膊也放松了,就坚持吃下去。每天一个,一直吃到第一百个,花了整整五千元。吃到后来,也没有作用了,该痛还是痛,该发病还是发病。梦夏再也不肯吃了。

在她家前面,有一个王姐妹是基督徒,几次劝她信耶稣,说耶稣是创造天地的主,大有慈爱和能力,乐意帮助患难中的人。但是,有着土地公公的教训,加上丈夫的反对,对于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神鬼之说,梦夏还是不信。

村上有个在饭店当大厨的人,大家称呼他黄胖子。四十来岁,长一身肥肉。村里人笑话他,说他利用职务之便,好东西吃多了,像一只馋嘴的猫,要吃到走不动路为止。他听了,总是苦笑着回答:“你们知道个屁!当厨师的有哪个是贪吃的?整天闻油腻都闻饱了,有时连咸淡都尝不出来。”可是,后来突然病了,在上海住了医院。几个月不见,人瘦了一圈,说是得了尿毒症。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每周都要做血透,把家里所有的积蓄都花完了,还欠了一屁股债。他绝望了,为了给家人减轻负担,曾两度自杀被家人救起。有一天,他突然出现在梦夏面前,使梦夏吓了一跳。教会张姐妹陪他一起来,这时张姐妹说:“认识吗?这位是兴隆饭店的黄胖子。”

“还叫黄胖子,应当改名叫黄瘦子了。”的确,面前站着的人怎么也跟胖子联系不上。不过,与半年前闹自杀那会也是联系不上。那时的他瘦得脱了形,仿佛一阵风可以把他刮倒。颧骨突起,脸色灰白,比死人多一口气而已。现在的他,不仅脸上长了肉,有了血色,胳膊腿也有了正常人的肌肉,看不出曾经是在死人堆里打过滚的人。

“你的变化真大,大到使人不敢认你。”梦夏真心地说。

“感谢耶稣救了我,”黄胖子动情地说:“当初张姐妹劝我信耶稣时,凭良心说,心里还是不信的。但既然已经死过两会,就将死马当活马医,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答应了。我在向神祷告中说,我是已经要死的人了。如果你真是爱我,治好我的病,我就一辈子信你,叫我妻子也信你,全家都信你。奇怪真奇怪,当时就觉得腹部不涨了,脚底下也有力气了,吃饭也不恶心了。就从那天起,一点点好起来。既然好起来,血透也不做了,身体渐渐复原。已经半年了,现在像个人样了吧?感谢主,是耶稣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梦夏,这是活的见证,他就站在你面前。每一个了解他过去的人,不由他不信。神是真有的,你看不见他,他可以看见你。老百姓遇到难处,都愿意呼求老天爷,实际上老天爷就是造天、造地、造人的那位上帝,也就是耶稣。”张姐妹借机传福音,诚恳地劝说梦夏,“人既是他造的,他当然十分爱惜了,更是愿意给你一切帮助。但是如果你不认他,不信他,他又为什么要帮助你呢?所以,第一步先要认他、信他,愿意他做你生命的救主,他就十分愿意来帮助你,解决你的难处了。他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神。梦夏啊,你现在也是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面前又有鲜活的榜样,你为什么不来求他呢?”

梦夏这次认真地听张姐妹讲完,心有所动,表态说:“让我好好想想,也与天佑商量商量。”

“我看你们夫妻俩都来信靠耶稣,这是好得无比的福气。”

“是啊,我的病好了,我们全家都信了耶稣,心里充满了喜乐和平安。凡有什么发愁的事情,就跟耶稣说,生活中有了最踏实的依靠。”黄胖子深有感触地说。

张姐妹他们走了,晚上跟丈夫说起此事,丈夫还是一百个反对,这事就不了了之。过了没有多久,一天中午,为了搬个水缸腌咸菜,不小心把腰扭了。本以为躺一会就会好,没想到越来越疼,以致丝毫不能动,躺在床上甚至不能翻身。丈夫下班回来,见她躺在床上,就问她怎么一会事。她说搬水缸扭的。

“你搬不动就不要搬么,逞什么强?你看现在弄的!”丈夫埋怨她。

“你一天在外面忙,我靠得着你吗?”梦夏指望得到他的安慰,却召来一顿埋怨,心里充满了怨气。

“好好好,我背你到卫生所看看去。”

卫生所医生说是腰间盘突出,需要静躺,让它慢慢复位。最好拍个片子,可是卫生所没有拍片设备,需要到吴淞去,那里有大医院。可是现在连挪动都困难,哪能坐船去吴淞?只能先静养,外擦内服一些活血化瘀的药,等能动了再去。女儿在浦东一家饭店当领班,打电话叫她回来伺候母亲,可是她请不出假。这真是给丈夫添了麻烦,只好由他在家伺候了。他是副经理,到办公室转一圈,安排好当天工作,就回来伺候老婆。梦夏一点不能动,连上厕所都要他背着去,还一路喊疼叫唤。

在床上躺了三天,总算有了好转,可以起床走路了。不过仍需要用手托着腰,慢慢移动。丈夫在家三天,搁下了许多工作,现在可以全天上班了,直忙到下班才回来。梦夏一个人在家,既寂寞又发愁,想到黄胖子信耶稣治好了尿毒症,心里又开始活动。她想,这事问丈夫干什么?他一天不在家,也照顾不了我,我信耶稣为什么一定要他同意呢?她想起张姐妹说过的一句话:“梦夏啊,我不明白,你究竟顾虑个啥?你不想想,信耶稣会让你损失什么?不信又会得到什么?白白给你的恩典不要,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是啊,信耶稣能让我损失什么?不信又会得到什么?医生看病,也没有保证一定能治好,可是我还是信他;黄胖子的病明明就是信了耶稣才奇迹般好的,我却不信。我的脑子真的进水了。

就在这时,前面的聚会点里正在进行祷告会。十几个虔诚的信徒跪在那里为教会祷告,也为岛上还没有信主的人祷告。张姐妹特别提出为屋后的邻居林梦夏祷告,愿神带领她,圣灵感动她,使她能认识这位创造天地的真神,帮助她走出目前的困境。正在这时,从门口走进来一个人,一个双手扶着腰,双脚艰难地在地上拖动的女人。张姐妹抬头一看,发现真是屋后的林梦夏,就看到非常惊奇,马上站起来打招呼,所有人也都暂停祷告,站起来把她让进屋里。

“有事吗,梦夏?走路不方便,有什么事打个电话叫我就行了,何必亲自走来呢?”

“素芬,我想通了,我要信耶稣。”素芬是张姐妹的名字。

“啊呀,这太好啦,终于想通了,感谢主!”张姐妹特别兴奋,她为这个多灾多难的邻居祷告已有半年了,今天终于自己来了。教会又多了一位姐妹,天国又增加了一个得救的子民,怎么能不高兴呢?地上有一人得救悔改,天上的众天使都要为他欢呼呢。大家也都十分兴奋,刚才还在为她祷告,话音未落人就来了,我们的主真是奇妙啊!

张姐妹当即为她做了决志祷告,随即改称她为林姐妹。在决志祷告期间,梦夏一直哭,几乎话不成句。好像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突然见到母亲,一头扎进慈爱的怀抱,那眼泪就像开闸放水,汹涌澎湃地往下流。

等她哭够了,张姐妹关切地对她说:“林姐妹啊,从今天起,你就是基督徒了。我们都是上帝的儿女,在基督里我们是一家人。因此,我们也都弟兄姐妹相称。你有许多兄弟姐妹,有什么困难大家都会帮助你,从此不再孤单了。”话说到这里,引得梦夏又哭起来。

接着,大家又把读经祷告、认罪悔改的许多事一一作了交待,参加了平生第一次祷告会,在姐妹们的搀扶下,笑逐颜开地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未完待续)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8939.1-jieme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2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