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情(小说连载六)

自从搬家到吴淞,天佑每天在公司上班,梦夏每天到教会侍工,日子过得有序而安逸。天佑并不不反对妻子去教会,反正在家也没有特别重要的事,一日三餐是现成的。有时想改善一下,吃点食堂没有的美味,也可以自己去买来,借用食堂的锅灶自己做。家里有电饭煲,微波炉,电磁炉,也能进行一些简单的加工。所以,他不反对妻子在教会花费时间和精力,但自己还是不信。可是真要说他不信,他又不敢说亵慢神的话,对神有一种深深的惧怕。在妻子身上他看到了神的能力,他也有感恩的良心。他实在说不清到底有没有神?甚至现在都不敢说自己不信,只是推脱工作忙,要等退休了再说。

梦夏坚持为他能早日信主而祷告。

一个深秋的早晨,一切都和往常一样。梦夏五点半就起床,祷告读经到七点,就去叫丈夫起床。在卧室门口喊了两声,回头就去热牛奶和馒头,然后将早餐端到桌上。可是没有见丈夫出来,就又去叫他,仍然没有反应。

她奇怪,从来没有睡得这么死,大声叫他还不醒。便走到床前,俯身一看,只见丈夫上下嘴唇歪着,嘴也咧到一边,口水沿着嘴角往下流,浸湿了被角和枕巾。眼睛半开半闭,嘴里“噜噜噜”地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这一惊非同小可,上前想把他扶起来,可是他用一只手挥动着,嘴里噜噜噜地说话,意思是不能动。登时,两行泪水顺着梦夏的脸颊往下流。她已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实在无法应对这突然发生的变故。她略加思索,马上跪在床前祷告。说:“我慈爱的天父,救我脱离苦难的主啊!我丈夫突然中风,使我一个弱女子惊慌失措。我束手无策,来到你施恩宝座前求告:你是我唯一的依靠,曾经医好我各种疾病;我现在把天佑交托在你大能的手中,求你救他,因为除你以外,别无拯救!我以耶稣基督的名祈求,切切盼望你应允,阿门!”祷告完,心里略有平安。就对丈夫说:“天佑啊,你不能说,但可以听到我的说话对吗?我家临到的事情,你都是亲身经历的。神是真的有的,耶稣医治了我各种病。现在你中风了,没有人可以救你。我是你老婆,也只能着急,却没有能力救你。只有耶稣可以救你,因为他是全能的神,是创造天地的主。人也是他造的,没有他不能的事。你现在应该相信他了,你已别无选择。我问你:你要不要耶稣?”

“噜噜噜噜。。。”

“不要噜噜噜,我听不懂。要就点点头,不要摇摇手。”

他马上点点头。

梦夏的眼泪再一次涌出来,滴在被褥上。

“感谢主,你在这种时侯拣选了他,我也相信你一定会医治他。”回头又对丈夫说:“你不能说话,但能思想。你可以在心里想,求耶稣救你。切切地祷告,盼望耶稣救你,耶稣就一定会救你。”

天佑又是点头,又是噜噜噜说话。梦夏知道他已听懂,一颗心放了下来。她下去看了一下,还没有人上班。她又拿起电话,给教会的李姐妹打了电话,要求教会的弟兄姐妹为天佑代祷。李姐妹在电话中说:

“千万别着急,把一切交给神。我马上安排代祷,安排好了马上就来。打120,立即送吴淞医院。”

她打了120,急救中心答应马上就来。趁等候的时间,给在五角场的三妹打了电话,告诉她天佑突然中风的事。三妹在电话里一听就哭了,说马上就来。她没有给大姐打电话,她在岛上,告诉她也帮不上忙,倒让她着急,等稳定下来再说。女儿那里也应该告诉,也是稍等一等。她手忙脚乱,不知道还应该做些什么。找到了天佑的医保卡,又拿好了钱,就等着救护车的到来。

她竭力安慰丈夫,告诉他,救护车马上就到,耶稣会为他预备最好的医生,耶稣会藉着医生的手来医治,因为他是全能的主。丈夫的脸上露出勉强的笑容,点点头,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天佑被送到吴淞医院,教会的李姐妹带了两个弟兄一个姐妹也赶到了医院。在急救室,天佑躺在病床上,禁闭着眼睛。三妹赶到医院的时侯,天佑已做完CT,医生满含歉意地告诉家属,病**脑发现一个鸽蛋大小的肿块,需要立即手术。但是,像这样的大手术,医院的设备和技术力量达不到,建议立即送解放军长海医院。谁都没有想到病情居然会如此严重。林家姐妹已经慌了神,连哭都没有时间,一味地催促:那就快,快!医生很快办完了转院手续,120救护车已等候在门口。医院派了一位医生跟着,家属不能跟去太多。除了林家姐妹,教会留下两个人,由李姐妹带一位弟兄同去。救护车拉响警笛,一路呼啸着向长海医院驰去。

到了长海医院,在急救室门口停下车,医院马上组织抢救。吴淞医院的医生在作完交待后跟车回去了,其余人坐在急救室门口等候。李姐妹带着梦夏就在过道的长椅上祷告,三妹梦秋其实不信耶稣,这时也跟着大家低头闭眼说阿门。

李姐妹安慰她们说:“不要着急,着急无用。既然把他交给了神,就应该完全依靠他,相信他的慈爱与全能。人是他造的,他能叫死人复活,没有他治不了的病,只要他愿意。我们只有祷告,唯有祷告,顺服神的安排,其它都是多余。”

李姐妹问梦夏:“你从家里出来时,他已表示愿意信主?”

梦夏说:“应该是。我问他,你要不要耶稣,要就点点头,不要就摇摇手。结果他点点头。我还叫他自己从心里祷告,他也点点头。”

“这就好了,耶稣已经接受他,他也得着了永生。不管结果怎样,他已经蒙福做了神的儿女,这才是最大的安慰。”

梦夏的泪珠涌了出来,哽咽着说:“感谢主。”梦秋听不懂她们说的意思,迷蒙地看着二姐。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急救室的门开了。她们急忙围上前去,医生说:“病人心跳很慢,一分钟只有38-58次,严重心律不齐。血压忽高忽低,高时达到210。神志一时清楚一时糊涂。我们已采取急救措施,现在心跳上来了,血压也下去了。做了核磁共振,报告需要等明天才出来。只有看了报告,才能确定病情。家属需24小时守护。”

“有没有危险?”梦夏急切地问。

“暂时没有,不过也不好说。随时观察,发现异常,立即呼叫医生。”

天佑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允许留一人陪夜。梦夏就让二妹先回去,明天来换她。也叫李姐妹她们回去,有情况电话联系。

第二天,共振的检查报告出来了,排除了肿瘤。那个鸽蛋大小的肿块是个血包,这样就免除了手术。虽然出血已经止住,但脑积水严重,病情丝毫不容乐观,仍然有生命危险。教会已组织信徒禁食祷告,梦夏与梦秋也禁食祷告。梦秋什么也还不懂,为了姐夫的病得医治,盲目地跟随二姐。

在浦东工作的女儿丁岚也请假回来了,与母亲和小姨轮流守护着父亲。三天过去了,病情略有好转,便离开重症监护室,转到了病房。第三天,教会的张牧师带着李姐妹亲自到长海医院来看望。天佑还是紧闭眼睛。听说牧师来了,竟然睁开眼睛,显得特别高兴。牧师说:“恭贺你呀,丁弟兄。听说你接受了耶稣做你的救主,你现在是上帝的儿女了。教会的弟兄姐妹都很挂念你,大家每天都在同一时间,早上6点和下午7点为你祷告。有神与你同在,你就放心养病吧。把一切交给主,耶稣一定会医治你。”天佑点点头,说了一句:“感谢主!”

“感谢主”,这是他发病以来的第一句话,也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说的话。“感谢主”,三个字让梦夏激动得热泪盈眶。虽然牧师他们安慰一番,做完祷告就离去了,但所带来的主内的爱,神与他们同在的信念,在这十几平米的病房里如春日的阳光温暖着患难人的心。自此,梦夏每天都念圣经给他听。尽管他不说话,多数时间也闭着眼睛,但表现出极大的安慰。《诗篇》中写道:“他病重在榻,耶和华必扶持他;他在病中,你必给他铺床。”《约翰福音》也说:“耶稣对他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这本是圣经中的句子,是耶稣问马大的话,天佑以为妻子在问他,睁开眼睛回答说:“我信”!逗得妻子笑了。感谢主,虽是初信,而且在病中,他的一颗心也在思念着耶稣。

一个星期过去了,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加严重。头痛更是厉害,稍有声音,就痛得像要裂开一样。昼夜不能睡觉,神志也越来越模糊。许多时候,连妻子也不认识了。说女儿是护士,称梦秋为医生。小便也不知道喊了,常把被子尿湿。两手都是针眼,输液只能到脚上找血管。医生又给他做了一次CT,发现脑积水更多,连脑中线都变形了。根据这种情况,医生说:“病人随时都有可能死亡,家人要做好思想准备。”梦夏问,能否开刀排水?医生说:不能。脑子里神经丰富,万一打开脑子,积水涌出来,伤到了神经,后果将不堪设想。丁岚问:难道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医生很无奈地说;“你们也是看到的,我们组织过内科、外科两次专家会诊,该用的药都用了,能想的办法也都想了。这样的病,你们是第一次经历,我们可是见得多了。病情比你们轻的,也有不少人已经走了,你们能拖这么久就算不错了。”话已说到底,全家人的心也凉到底。她给教会打电话,把医生说的话重复了一遍。李姐妹说:“千万不要灰心。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头,在神没有难成的事。教会将组织一些弟兄姐妹禁食祷告,你们自己也禁食祷告,更加迫切地求,神一定会垂听的。我们的神是听祷告的神,是充满慈爱和全能的神。天佑的病没有好转,一定有神的美意在其中。要有信心,要顺服神的一切安排。”梦夏对神说:“我生命的主啊!医生的话你也听到了,我们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你是全能的神,慈爱的主,只要你愿意,无可以变为有,死人可以复活。我把丁天佑完全地交托给你了,一切都按着你的旨意成就吧,是死是活我都感谢你!”

奇妙!曾经说过没有办法的医生突然又对梦夏说,或者可以用人血球蛋白试试。成功是病人的福气,不成功不要怪我们不尽力。“当然,你们已经尽力了,”梦夏说,“我们感谢医生。”

不过,用人血球蛋白必须找主任批,而且每天打,每天批,实在是够麻烦的。可是打了几天,居然出现转机,首先神志清楚了。梦夏就唱赞美诗给他听,他提出要和老伴一同唱《近主十架歌》

十字架,十字架,

永是我的荣耀,

我众罪都洗清洁,

惟靠耶稣宝血。

医生、护士听到病房传出歌声,都过来看。出现在眼前的景象使他们都惊愣了。一个随时都有可能死亡的病人,竟然与他的老伴头挨头地在一起唱歌。这是两个什么样的人呀?梦夏见医生、护士进来,就停止歌唱,举目望着他们。医生、护士也望着他们,眼神中流露出惊奇和疑惑。

“我们都是基督徒,”梦夏解释说,“耶稣爱我们,我们也爱耶稣,他天天看护我们,救我们脱离苦难。”

“奇迹,真是奇迹,”医生说。

“信耶稣真好,”护士说。

病有明显好转。人血球蛋白打了一个星期,主任不肯再批了,只好换用其它药物。医院又做了一次CT,告诉病人,脑积水已大部分吸收,病也完全得到控制,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这真是个好消息。闯过死荫幽谷,又可见到明媚的阳光了。天佑好转的速度快得令人难以置信。有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形容疾病来得快,去得慢。可是,天佑的病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像夏天里的暴雨,瞬间雷鸣电闪,一会儿又云开日出。从神志清楚,接着就胃口大开。临出院的前两天,要求下床行走。刚好三妹的丈夫也来看他,就去扶他起来。可是躺了一个月,脚下无力,站立不住。左脚也不会跨步,只能扶着他在躺椅上坐了一会儿。可是他却很兴奋,一点也不失望。第二天早上,大姐和大姐夫来医院,他又要求下床。这次,由大姐和姐夫分左右架着他,居然走了三四米,又走回来。到晚上,女儿来替换她妈,他再次提出要下床走路。这次非但能走了,还做了几个蹲下去站起来的动作。到出院的时候,本想叫120送回去,他说:不用了,打个的回去,没有问题的。一路上大家都很高兴。真是: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只有行过死荫幽谷的人,才更能体会有神同在的甘甜。

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教会门前人流如织。这是基督徒们敬拜神的日子,人们从各个方向涌向这里。有一辆出租车,拨开众人一直开到大厅门口。车门打开,从里面下来一对夫妻,男的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扶着妻子。女的也就五十出头,头发已经花白,牵着丈夫的手,一步一步朝大厅里走去。他们的故事已经在见证会上听过,凡认识的都与他们热情招呼,不认识的也以祝福的眼光目送他们步进圣殿。看着他们相扶相携的背影,使人仿佛看到耶稣就在前面牵手引路,心中升起无限温柔的遐想。(未完待续)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9005.1-jieme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