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情(小说连载五)

梦夏搬家到吴淞,暂时住在天佑公司办公大楼的二楼,待日后租到合适的房子后再搬。办公楼腾出两间屋,里外套间,倒是很方便。没有厨房,暂时在公司食堂搭伙。就是上厕所不太方便,在楼层东头有公司的公用厕所,不过也没有几步路。住了一个星期,倒也习惯了。天佑的办公室在三楼,这倒好,上班不用出大门,到一楼办事经过家门口。太近了,反而不习惯,觉得上班不像上班了。每天等天佑走后,她一个人在家,又不做饭,闲得不知道做什么好。取出圣经来读,读上一个小时再也坐不住了,就关上门上楼,跟丈夫打个招呼,准备上街去转转。

对于吴淞,她并不陌生。尤其对于码头,从岛上出来进去,经过码头不说几百次也有几十次。天佑的公司就在码头北面,出得们来,径自往西走,一栋十五层高的商业大楼就在路边巍然耸立。走到门口,只见出来进去的人很多,年轻人还搂着腰相依相偎地走路,也不怕摔跤,实在看不惯。在岛上,哪有这样不知廉耻的?要亲热回家亲热去,何必在大街上丢人现眼?从门口出来的**包小包拎了一大堆,她什么也不想买,看了看就退了回来。今天是星期三,不知道教会有没有人,还是到教会去看看吧。她这才明白,原来自己出来,就是想到教会去的。上星期天,她去教会做礼拜,见到了曾去岛上给她受洗的张牧师,以及与张牧师同去的李姐妹。见了面一说开,他们也记起她来,亲亲热热说了好一阵子话。她告诉他们,自己已随丈夫搬到了吴淞,今后就参加这儿的礼拜了。他们听了十分高兴,热情欢迎她来教会礼拜。由于礼拜就要开始,许多话没有来得及说。今天去看看,不知他们在不在?

她搭上一辆去宝山的公交车,下车后再走一段路,就到了教会。这是个五层楼的大教堂,前门人字形的屋顶上高耸着鲜红的十字架。玻璃门里面的前厅铺着浅色花纹的大理石,一幅硕大的壁画《最后的晚餐》庄严肃穆。壁画下面排放着一圈鲜花,表现出作这样设计的人对主的热爱与崇敬。敬拜大厅分上下三层,共1500个座位。地上铺着褚色复合地板,被爱主的义工们擦拭得一尘不染。梦夏心里十分感慨,这要花多少钱哪?她不懂这样花钱对或是不对,不过,人走进这样的教堂,崇敬之心油然而起。神是配得这荣耀的,圣经描写的耶路撒冷,满屋子金光闪闪,连门柱都是纯金打造,比之这里,更要豪华何止百倍千倍!

梦夏走进教堂,远远就听见里面铜管乐队在吹奏《奇异恩典》这首赞美诗。今天不是礼拜,大概是在练习吧。这说明里面一定有人,说不定张牧师、李姐妹都在。想到这里,心里无比兴奋,总算没有白来。

果然,张牧师与李姐妹都在,还有一些不认识的传道人。张牧师说,教会的牧者每天都要上班,接待需要帮助的人。教会除了正常礼拜外,还有祷告会,查经会,青年聚会,义工学习,圣工交流,诗班排练等各种活动。李姐妹关心梦夏的病,问起近来身体状况。梦夏说:

“感谢主,自从他亲自施恩医治,到现在没有复发,看来是彻底好了。”

李姐妹继续说“你的经历很感人,神对你特别眷顾。待教会举办见证会时,你可以为大家作个见证,分享主的恩典。”

“好啊。不过,从来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过话,我会害怕。”

张牧师说:“一个人心里想着自己就会害怕,怕说不好被人议论,怕说错了没有面子。如果心里想着神,怀着感恩的心述说神的荣耀,就不会害怕。那时心里没有自己,只有神,感恩的话语就会像开闸放水那样往外流,想制都制不住。”

梦夏认真地听着,激动地说:“你说得太好了:心里没有自己,只有神,我记住了。”

“其实做任何事都是一个理。你想着自己,做得再好神也不纪念;你想着神,即使做错了他也不会责怪。因为我们的神能鉴察人心,他注重的是你的动机,不是效果。他知道人都是有限的,做事不可能十全十美。”李姐妹为牧师的话作了注解。

梦夏说:“我辞去长兴原来的工作搬来吴淞,有个心愿就是为神作工,报答神恩。我现在住在丈夫的单位里,没有厨房,在他们的食堂搭伙。女儿在浦东工作,也没有小孩。我有很多时间,我今天来,就是想申请参加义工,无论派我去探访或打扫卫生,我都愿意做。”

张牧师十分高兴,回答说:“好啊,欢迎你参加义工队伍,你有这样一颗感恩的心,愿意侍奉主,主一定悦纳。李姐妹,你安排一下,她有美好的见证,又有深刻的体会,让她参加探访组吧,将神的恩典与更多人分享。不过,需要纠正你一个属世的认识。在教会里,只有分工不同,没有大小区分。牧师、长老不是领导,与大家一样,也是神的工人。我们是平等的。”

从教会出来,梦夏的心已经跃跃欲试。想着自己能有机会为主作工,使平淡的生命产生神圣的价值,活着也不再是虚空,心里就充满了喜乐。她边想边走,突然,有一股强大的力从后背推来,不由自主地向前扑跌在地,一辆摩托车嘎的一声在前面刹住,下来一个带着头盔的年轻人。

梦夏昏昏沉沉,不知道一瞬间发生了什么。看见前面停着的摩托,自己脸朝下爬在地上,才意识到被车撞了。试了试想爬起来,却是没有力气。这时肇事的摩托车主人上前来扶她,说:

“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

“你是做什么的?怎么会撞到我的?”梦夏问。

“我是外地来沪的民工,着急到工地去,车开得快了点。对不起!”

“你把我扶起来,我试试,如果没有大问题,医院就不用去了。”

这时,旁边已经有人围过来。车主弯腰拉着她,她借力站了起来。心里祷告:主啊,千万不要把腰摔坏,我还要参加侍工。她把身体扭了扭,好像不碍事。又前后弯腰,也没事。感谢主,有你大能的手托住,如此巨大的冲力将自己推倒,居然没有受伤。真想告诉他,让他放心,不料趁她前弯后仰试着活动而不注意,马达一响,骑车人飞也似的逃走了。她反应过来,冲着飞快离去的车子大声喊叫:“慢点开,不要再去撞了人!”声音在马路上空慢慢扩散,车子早就没了踪影。围观的人感到稀奇,就问她:“为什么不去医院?至少也得让他赔点钱!万一有什么内伤你找谁去?”

还有人说:“真可恶,撞了人还逃走!记住他的车牌号没有?报案去。别放过他!”

还有人对梦夏说:“你也太傻了,人家把你撞了,你还关心人家,叫他慢点开。要我,就叫他多撞几个人,关进监狱去,好好接受教训!”

梦夏再次试了试腿脚,拍拍身上的灰尘说:

“他一个外地来的打工仔,也是不容易。我是基督徒,应该以爱心去对待他。”

“基督徒都是傻子,脑子出了毛病。”一个年轻人说完话转身走了。也有人评论说:“基督徒都是好人,这样的好人现在真是不多了。”

梦夏听在耳里,心想:自己做的傻事能让人知道基督徒都是好人,也就值了。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继续往回家的路上走去。

回到家里,丈夫已经从食堂买好饭菜,坐在桌子旁等她。她说自己到教会去了,也没有说路上被车撞的事情,怕遭埋怨。晚上,洗澡的时侯,脱去衣服,却发现棉毛衫右手的袖子在肘关节处磨了一个洞,而左手的袖子还是新的。这件棉毛衫是丈夫最近才给她买的,第一次穿上身,怎么可能磨破呢?再看看外衣也是好的,手臂的皮肤也是好的,这是怎么会事?她把丈夫叫来,给他说了经过。天佑拿起衣服,左看右看,再检查外衣袖子和她的胳膊,脸上一团迷雾。他记得,买衣服时他曾仔细检查,不可能衣袖有这么大一个洞而不被发现;梦夏在穿衣服时也不可能看不见。可是,现在这新新鲜鲜的一个洞是从哪里来的呢?真叫人按常理无法解释。这大概又是耶稣的有意作为,他想告诉我们什么呢?这样想,梦夏心里像通过一道暖流,嘴里不住地感恩;天佑心里却充满了惧怕,似乎听见耶稣在问他:

“你不信我要到几时呢?”(未完待续)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9006.1-jieme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2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