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情(小说连载八)

董建国生病,牵动了林家所有人的心,三姐妹轮流在医院守护。大姐去求菩萨的事,老二并不知道。这天梦春用手机从医院打来电话,倒把她吓了一跳,以为姐夫的病情有了什么变化。当大姐在电话里吞吞吐吐地说完,梦夏当真难住了。她当时无法回答,只是叫她别急,容她与天佑商量商量,便放下电话。

天佑见梦夏接完电话,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就问妻子发生了什么事?梦夏把电话的内容向丈夫复述了一遍。

“我听她在电话里哭泣与哀求,顿时心乱如麻,不知道怎样回答她。答应她不信耶稣,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连想一想都是犯罪;拒绝她吧,姐妹之情就算完了,我会一辈子受良心的责备。母亲在我七岁时就去世,她又当姐姐又当妈,协助父亲把我们姐妹俩带大。我相信她提出这个要求也是左思右想,逼得没有办法才开的口。她把我当作能救姐夫的唯一希望。我下不了这个狠心,真是拒绝了,连三妹也不会原谅我的。”说着,泪珠沿着面颊滚下来。

天佑神色凝重,久久无言。最后逼出一句:

“我们祷告吧。”

两人怀着沉重的心情向神祷告。梦夏在祷告中说:

“我慈爱的天父,救我们出苦难的主耶稣基督,求你听我的祷告,帮助我走出困境。大姐求我帮她,我也应该帮她;邻居有难尚且要帮,何况她是把我从小带大的大姐!但是,她要我放弃真神去拜偶像,背弃天父,这是我坚决不能答应的。宁可我死,也不能做悖逆之子。相信你不仅是我的信仰,更是我的生命;放弃信你就是放弃生命。你说,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我爱大姐如母,也不能超过爱主啊!我的天父,我没有办法面对大姐,唯有求你医治她丈夫的病,只要姐夫的病好了,她就不会为难我,提出这种不合理的要求了。”她边祷告,边流泪。天佑不断说阿门。

她把大姐的电话内容告诉了教会的牧师。张牧师说:“你的想法做法都很对,你的忠心神会纪念你。你不仅求主医治你姐夫,更应该向他们传福音。当他们也成为基督徒时,一切矛盾都会迎刃而解了。”

梦夏眼前豁然开朗。不过,大姐能接受吗?回忆过去向她多次传福音都被她拒绝,她又感到茫然,不知道怎样传才能使她相信?

她又接到大姐电话。大姐说:菩萨说得很清楚,你是佛门弟子,我是应该前去救你的。但是,有耶稣把着门,不让我进去。你丈夫得的是世上的绝症,非我施法不能痊愈。你要丈夫活命,唯一的办法就是劝你大姐放弃耶稣。二妹啊,看在我们姐妹一场,看在我从小将你带大,你救救你姐夫,帮帮你大姐吧!

梦夏已没有退路,只能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告诉她。她在电话里耐心解释,说马上到医院去看望姐夫。

“你不用来了。既然你那么绝情,就算我没有你这个妹妹。菩萨也不欢迎你,别再给我家添乱了。”大姐越说越来气,“梦夏我告诉你,一个人要是没有良心是会遭报应的,你竟然见死不救!我们姐妹也做到这里为止,我们两家就此断绝关系!”砰的一声挂断了电话,梦夏又急又气,脸色发青,手也发抖,差点当场晕过去。

当时女儿刚好进来,断断续续听到姨妈的说话,又听了父亲简单的转告,赶紧过来给母亲揉搓胸口,拿起电话就打过去:

“姨妈,你刚才说话太过分,把我妈差点气晕过去。你不会好好说话吗?断绝关系这样的话岂是随便说的?你们几十年的姐妹情到哪里去了?。。。”

只听电话那边打断了她的说话:“你还知道姐妹情,问问你妈她还认不认我这个姐姐?叫她改变一下信仰,又不是叫她去死就这么难!这姐妹做得还有什么意思?”

“姨妈,话不是这样说的。她的死要是能医好姨父的病,说不定她还愿意。你让她背叛神,她做不到。你也知道这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你也承认是耶稣救了她。你能叫她做背信弃义的事情吗?”

梦夏从女儿手中接过电话:“大姐,我记得你对我的恩情,刚才岚岚说的话我听见了,除了信耶稣不可改变,其它任何事我都可以答应,就是用我的命来换我也肯。。”

“别说屁话了,还有什么比命更重要?命都可以舍去,信耶稣不能改变,你欺哄谁呢?”

“大姐,你没有信耶稣,你不懂。基督徒都是这样,可以为主舍命也不肯背叛。你太强人以难,要我去做明知道做不到的事情,否则就断绝姐妹关系。你太使我伤心了。”

丁岚接过电话继续说:“姨妈,你说耶稣在你家把门,不让菩萨进去给姨夫治病。你好好想想,你家不信耶稣,耶稣到你家去做什么?你从小信菩萨,我妈信耶稣也有好多年了,如果说报应,早就该报应了。而姨父现在才生病,这与我妈信耶稣有关系吗?你是因为着急而糊涂了,和尚的话也相信。他才是真正与耶稣有仇的人,最好全世界的基督徒都来皈依菩萨。”

梦春在电话那边一句话也不说,但也没有放下电话。丁岚还想说,她妈向她摆摆手,她就停住了。

“姨妈,不管你怎么说,我永远是你的外孙女,我妈也永远是你的妹妹。姨父的病会有办法的,着急不解决问题。我们现在就到医院去”

梦春没有再说不要来的话。。。。。。

事情弄得如此之僵,天佑给梦秋打了个电话,把情况原原本本地告诉她,让她帮着劝劝大姐。妹夫接过电话说:“今天太仓促,而且大姐正在气头上。明天吧,明天大家一起去。”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天。第二天,大家都到了医院。

大姐说:“怎么?搬来救兵了?如果不同意我的要求,什么话也别说。菩萨说了,建国的病只有他才能医治,人还能扭得过菩萨么?”

梦秋的丈夫叫夏浩然,是中学老师。这时调侃地说:“那就请菩萨来医治啊。”

大姐说:“菩萨是来过,可是被耶稣挡在门外不让进来,必须让信耶稣的人改信菩萨,他才能进来。可是老二那里怎么也说不通。”

“二姐的工作我来做。如果二姐改信了菩萨,那二姐夫也信耶稣,他怎么办?也要放弃耶稣改信菩萨吗?否则家里还有人信耶稣呀。”

梦春没有想到这一层。

“还有,如果我与你三妹也信了耶稣,是否我们也必须放弃耶稣改信菩萨呢?”

“你们也信了耶稣?”建国惊奇地问。

“是啊,我与你三妹也都信了耶稣。”浩然坚定地说。

“那怎么可能呢?”建国不信。

“为什么不可能?”

“你们都是大学生,知识分子。”

“现在大学里信耶稣的多着呢。他们建立了团契,经常在一起研读圣经,连教授都参加。”浩然说,“我门学校聘用了一位外籍教师,他也是基督徒,与我关系很好。在他的影响下,我仔细研究了人类的信仰问题,发现宇宙中真有神的存在,而且真神只有一位,就是创造天地的上帝,也就是我们所信的耶稣。”

“那菩萨呢,菩萨也是神啊!”

“菩萨是泥塑的,木雕的,是人手所造的。掉在地上断了胳膊腿,他自己不能修复;人给他脱去衣服,他自己不会穿上。圣经说他们有口却不能言,有眼却不能看;有耳却不能听,有鼻却不能闻;有手却不能摸,有脚却不能走;有喉咙也不能出声。这样的偶像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还能是神吗?是的,许多善男信女都信他是神,那是人封他的。有些菩萨向他祈求也有灵验,那也不是他的功劳,是附在他身上的那个邪灵的功劳。邪灵也是有能力的,他原本是为上帝服役的天使,因为背叛上帝而被赶出天庭,堕落成为邪灵,专与上帝作对。他的灵附在这些偶像身上,偶像成了欺骗人去相信的神。菩萨是神,佛祖更是神;弥勒佛是神,四大天王、八大金刚都是神;门有门神,灶有灶神;山有山神,河有河神;太阳神,月亮神,这些人封的神何止千千万。你不想想,如果他们都是神,岂不要为争权夺利打起来?这个说,太阳应该从东方升起;那个说,不对,应该从西天升起;太阳神说,我不听你们的,我明天睡觉,不起来。那不是乱套了吗?”浩然诙谐的比喻说得大家笑起来。

他继续说:“所以,能够管理天地万物的只能有一个神,就是当初创造天地的上帝,只有他才是真神,其它都是邪灵装扮的假神。圣经说:创造天地的神,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有这样大爱的神才是真神。可是菩萨怎么讲?‘你家里有人信耶稣,我就不治你的病,除非叫他不信耶稣来信我’。心胸这么狭窄也配算神?

再看神在我家的表现。二姐有多少危重的病,都是耶稣给治好了,连医生都说是奇迹。二姐夫的病也是一样,奇迹般地好转,这是有目共睹的。可是,姐夫的病求了多少次菩萨,有效果吗?在最需要他救苦救难的时候,他到哪里去了?耶稣说,人有病要看医生,因为医生也是神所创造,用来给人治病的。可是菩萨怎么说,‘你丈夫得的是世上的绝症,非我施法不能痊愈。’这一样吗?

菩萨说,耶稣挡在门口,所以我不能进去。这句话就是承认他自己的能力没有耶稣大,他胜不过耶稣。其实,这哪是菩萨说的话,菩萨还能自己贬低自己?分明是那个和尚编出来的话,一句谎话。说和尚自己仇视基督徒,这倒可信。他希望全世界的人都来信菩萨,都进他的庙宇,他的香火钱就能源源不断。大姐啊,你要用心好好去想。为什么你们不能像二姐和二姐夫那样,求耶稣这位真神来保佑呢?那样,我们姐妹间的矛盾也都不存在了,不仅在世界上我们是兄弟姐妹,将来到天上我们仍然是兄弟姐妹。要知道,基督徒的生命是永恒的。基督徒死了,只是他的身体死了,烧了,但他的灵魂进了天堂,永远享福。好了,我说得太多了。不勉强你们相信我说的,只供你们参考。”

浩然在说的时侯,大家都在平心静气地听,包括大姐和大姐夫,也包括小一辈的丁岚和英杰。大姐心事重重,大姐夫似乎明白了一些道理,对真假有所辨别。英杰恍然大悟,立马要求爸妈也信耶稣。丁岚当场表示:

“二姨父,你讲得太好了。本来,信菩萨与信耶稣有什么区别我早就提出过,我妈讲不清楚。从小我就看我大姨妈信菩萨,后来我妈信耶稣,我在两者之间来回比较。今天我明白了,我决定信耶稣。”

见表**快地表态,英杰也马上表示:他也信耶稣。

大姐终于说话:“我信菩萨几十年,一席话就让我改变也不现实。你说菩萨背后有邪灵,邪灵也是有能力的灵。我背叛他会不会受惩罚呢?人们都不喜欢叛徒,叛徒没有好下场。我中途改变信仰,不知道耶稣能不能接受我?总之,我得慎重考虑,不能马虎决定。不过,我不再要求二妹改变信仰了,那是我的自私;说了过头话伤你心,今日请你原谅。我们还是亲姐妹,不要计较我说过的错话。

建国说:“好了好了,都是自己人。我看,今后要是都信了耶稣,天上地下永不分离,那样多好!如果真有永生,治好治坏我都不在乎了,反正以后——”

“都在天堂里!”两个小的代替他做了回答。

“我也信耶稣!”建国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真是石破天惊,所有人的眼睛都惊奇地看着他。

“怎么,不可以?”建国说。

“好啊,这真是太好的事情,姐夫啊,你得救了!”浩然一步跨过去,从床上拉起建国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梦夏梦秋眼眶湿润,禁不住泪流满面。天佑嘴里不断念着:“感谢主!感谢主!”

两个小的欢呼:“这才是好结局。”

唯独梦春,似有得着,又似乎失落,不知道说什么好。。。。。。

 

(后记)

建国表示愿意信耶稣的喜讯传到教会,张牧师亲自来医院替他做了决志祷告。以后教会每天都派人来探望,为建国代祷。三天后的一个早晨,突然发现建国的高烧退了下去。并开始觉得肚子饿,要吃东西。医生为这突然的转机弄糊涂了,因为没有用药,烧退得莫名其妙。建国由于开始进食,虽然只是喝些米汤,鱼汤,稀饭,体力也渐渐恢复。过了一个星期,居然出院回家。在家又养了三个月,去医院复查,没想到各项指标全部正常,癌细胞已踪影全无。这一下不仅医生惊了,家里个个欣喜若狂,声声感谢耶稣的救命之恩,声声赞美这位大能大爱的真神!

至于大姐梦春,现在是一名最虔诚的基督徒。她说:

“建国的这一场病,想不到竟是救了全家人!”

(全部完)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9098.1-jieme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