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情(小说连载七)

衣着是气温的指示仪。虽然季节已进入冬季,大街上的行人却仍然穿着秋衣,遥感寒流的落叶树也迟迟不肯脱下绿色的时装,人们惊叹“又一个暖冬!”

暖冬有什么不好?衣着轻便,活动灵巧,世界充满活力。但电视节目中的科学频道偏偏说暖冬是地球灾难的预兆。温暖与灾难似乎联系不起来,不懂科学的人们觉得这是危言耸听!但仔细想想是有道理。首先,气候变暖,冰川融化,海平面升高,这些沿海城市,就有可能被淹没在水中。不要多,海平面上升2米,世界上将有多少著名的城市成为水下泽国?而格陵兰冰川如果全部融化,海平面将升高7米。上海还有吗?经济最发达的东南沿海将沦为一片汪洋。炎热必然带来干旱,干旱一定伴随死亡,曾经经历过旱灾苦难的人会有惨痛的记忆。那时河道干枯,地土开裂,吃喝全无,弃家逃荒,灾民遍地,暴尸旷野。据说连植物都会疯狂,热得受不了,就会停止光合作用,吸收氧气,吐出二氧化碳。那比工厂、汽车吐出的废气不知道又要大出多少倍,人类还有活路吗?

然而,此时的梦春一家正在蔬菜地忙碌。她为暖冬而高兴,因为暖冬延长了蔬菜的生长季节,给家庭带来更多的经济效益。但是,这半年丈夫董建国经常胃痛,给这个家庭蒙上了一层阴云。这不,蔬菜公司要他们今天送去10担青菜,这是栽种在大田的最后一批青菜,以后就要转入大棚了。这最后一批青菜给了个最好的收购价,一家人兴致勃勃地正在收割,却见建国又蹲在地上,手捂着胃,紧蹙着眉,痛苦地哼哼了。梦春赶紧走过来,劝他回去吃药休息。

“等忙完这一阵,去大医院彻底检查一下,到底是什么毛病。”梦春说。

“什么毛病?不就是胃病么?农村人吃饭没个准时间,有胃病的多了去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建国说。

可是,等真正检查下来,说他胃里长了个瘤子,居然还是恶性的,需要立即住院手术时,再也轻松不起来。儿子说,就在吴淞医院手术吧,看护你方便。妻子说,不行!忘了你二姨夫差点误诊的教训啦?还是到肿瘤医院去,人家是专科医院,经验丰富。

梦春给两个妹妹都打了电话,第二天早上她们都回到长兴。姐妹们相见之下掩面而泣,倒是建国比较洒脱,说:“哭什么?不就是开一刀么。生死都有命注定,老天要你晚上走,你等不到天明。我活到六十岁,孙子也有了,死而无憾了。”

梦春立即打断他的话:“你别死死死地吓唬我,你死而无憾,我怎么办?就忍心丢下我了?”说着又要哭。

妹夫丁天佑立即说:“你们两个都停住,说死道活的干什么呀?人就那么容易死?我报几次病危还活过来了。现在医学发达了,胃癌的治愈率很高,只要把肿块切除,慢慢就好了。”

儿子英杰说:“你们都别说了,赶快商量去医院的事吧。”

建国被送到肿瘤医院,定在下星期一手术。梦春暂住二妹家,到开刀那天,除了在中学教书的浩然因为有课没有来,其余人都到了医院。大家将病人送进手术室,就在休息室里守候。开始大家心还安定,到三个小时过去还不见人出来,就开始焦虑不安了。梦春在手术室门口来回走动,不住拱手求菩萨保佑。梦夏梦秋在休息室祷告,求耶稣恩赐平安。手术进行了五个小时,终于看到一名护士出来,一家人赶紧围上去。护士说,手术非常成功,病人已从专用通道转入重症病房,你们直接到病房去吧。注意,术后病人很虚弱,要让他休息。

来到重症病房,果然建国已躺在病床上,旁边挂着输液瓶。由于胃里有血水和泡沫,鼻子里插了一根胃管,下面还有导尿管,有护士正在调节监护仪。护士见家属们进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

“不要说话,刚睡着。”

建国听到声音,微微睁开眼睛,轻轻地说:“我很好,你们放心。”说完,用眼光扫视了一下众人,最后停留在妻子身上:“我很好,你们回去吧。”说完,又闭上眼睛。

医院里留下梦春,其余人暂时先回去,明天再来。

到第二天早上,麻药的药性一过,便开始一阵阵疼痛,建国忍不住哼哼。用了止痛棒也不管用,梦春就呼叫护士打了一针杜冷丁。但过不了多久又开始痛,比前面更厉害。刚好梦夏他们到,当建国痛得大声呼叫,身体乱动时,两姐妹硬把他按住,梦春哭着说:“求求你不要动,刀口裂开就要受大罪了。”建国哪里忍得住?医生只好再打杜冷丁。

每天要留两个人看护,三天后才算平静,病人与守护的都被折腾得筋疲力尽。在医院住了二十天,医生说,暂时先出院,回家休养一个月,然后回来做化疗。

谁都知道化疗的滋味。恶心,呕吐,心慌,乏力,最后头发全都掉光。建国每月化疗一次,每次五天。当第六次化疗做下来,突然发起高烧,持续39度不退。这下医生也慌了。又是抽胃液,又是做CT,还做核磁共振。结果各项指标都不合格。医生怀疑癌细胞已进入血液,要抽骨髓检查。这时的建国已被折磨得万念俱灰,一心等死,拒绝抽骨髓。他说:“反正要死了,何必活受罪?”说什么也不肯抽。梦春趴在他床上哭,儿子和弟妹们都做他思想工作。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只好又让他们抽了骨髓。骨髓是抽了,高烧的原因还是没有查出来。已经烧了半个月,头发已全部掉光,体重只剩下102斤。医生拿不准引起高烧的原因,不敢随便用药,每天只是吊几瓶葡萄糖补液观察,死亡之门已向他开启。

梦春想不通,二妹夫的病刚好,自己丈夫又得这恶病,我们林家是怎么了,灾难不断,而且都发生在男人身上?

她决定再去问菩萨。这次捐了一千元香火钱,边哭边向菩萨求告:“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我是你的弟子,烧香拜佛几十年。如今我丈夫得了胃癌,开刀、化疗吃尽了苦头。现在又持续高烧不退,他已经灰心了,不想活了。大慈大悲的菩萨,如果我有地方得罪你,求你饶恕;你医好我的丈夫,我愿意终身吃斋念佛,烧香还原。。。。。。”

她兴冲冲而去,回来时却像霜打的茄子,蔫了。建国问她,她也不说,整天闷闷不乐。儿子发急了,大声责问母亲,菩萨到底怎么说?是福是祸也让全家知道,你一人能扛过去吗?她想想也是,瞒是瞒不过去的,就战战兢兢地说:

“菩萨说,你们家里有人信耶稣,与佛祖作对,所以有此报应。”

“菩萨说,菩萨会说话?”儿子英杰感到奇怪,他也去过庙堂,见过的菩萨都是泥塑木雕,穿着金丝银线缝制的长袍,高坐在宝座之上,不会动也不会说话的。

“我们都是凡人,菩萨当然不会直接跟你说话。但是庙里有得道的高僧,他可以听见佛祖的旨意。你祈求什么,菩萨怎么回答,由他转告给你。”

“没有说该怎样做?”建国问。

“他指出一条路,就是劝家中信耶稣的人不信耶稣,改信菩萨,菩萨就会亲自来医治你的病。”梦春痛苦地说。

“这怎么可能!”建国立即反对。

“有什么不可能?”儿子说,“二姨妈与你是亲姐妹,从小还是你协助外公带大的,就算报恩也当成全你。”

“不许胡说!”建国立即制止儿子。他虽说也信菩萨,但没有梦春痴迷。他觉得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信仰都是虚无,和尚说的话也能代表菩萨?

梦春可不这么看。二妹信的耶稣,也是不直接跟你说话,他的话都写在那本圣经里。圣经也是人写的,通过牧师解释给你听,与菩萨对人说话没有区别。神既看不见,都是通过人来发号施令。高僧的话就是菩萨的话,怎么能够不听呢?人可以得罪人,人不可以得罪神,得罪神的结果就是死!梦春为此十分恐惧,她也知道劝二妹放弃信耶稣是件难事,可为了救丈夫,顾不得许多了。

天天见面,就是不好开口,她决定打电话。(未完待续)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fuyinxiaoshuo/9099.1-jieme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4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