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篇 为设立与维持基督教学校致德意志各城参议员书

第十篇 为设立与维持基督教学校致德意志各城参议员书

序言

路德不仅以改教家著称,而且以教育家,尤其以宗教教育家著称。罗马教会的教育以训练教士为主,忽视平信徒的教育。路德既以平信徒皆为祭司,自必以教会原来的教育制度为陈书,一如教会本身一样需要改革。他在他的著作中,例如在致德意志基督教贵族公开书中,早已零星提到教育的重要,但直到一五二四年,才写了为设立与维持基督教学校致德意志各城参议员书。

在此书中路德提出对教育的主张,可概括为六点:(一)各城政府当以设立与维持学校为基督徒重要职责之一;(二)宗教的动机应贯澈教育的目的和内容,可是教育属现世的和社会的方面亦当着重;(三)他所谈到的大都是拉丁文或高级学校,但同时也注意普通学校的需要;(四)女孩同男孩一样,也应当受教育;(五)他暗示推行强迫教育,并建议工读同时并进;(六)他鼓吹建立良好的公共图书馆。

此书激动了许多参议会,起而执行路德建议。自此以后,路德宗教会所建立的学校甚为优良,以致一五三七年有一位罗马教会的神学家名粹依克(John Zwick)说:他若能再作儿童,与其进自己教会的学校,不如进路德宗的学校。

原作为德文,后由别人译成拉丁文,而拉丁文译本且由墨兰顿作序称誉。

从此书先进的性质,原则的提出,实施的建议来看,它是教育的重要杰作,使路德在宗教教育上和普通教育上,都居一重要地位。

查当时人文主义者也注重教育,但他们蔑视教育的宗教动机,而以教育本身就足够造成完美的人格。一如今日重理智的人本主义者,以为教育能使人变成好人,甚至能使人作基督徒。在另一方面,当时神秘主义者和狂热派注重个人心灵的经验,低估教育的价值,一如今日注重灵性生活的若干基督徒,轻视教育,甚至对教育抱疑惧的态度。路德确认人惟独因信称义,其他一切,包括教育在内,均不能使人称义,但人既因信称义,成为属灵的祭司,就必须受教育。所以他既不本末倒置,也不偏废。因此他在这篇文章中对今日重教育轻心灵以及重心灵轻教育的人们,仍然发出智慧之言。


参考书

何礼魁:马丁路德传,一一三面。

谷勒本:教会历史下册,四五面。

路德集上册,二二八面。

Bainton, Here I Stand, A Life of Martin Luther, p.335.

Currie, M., The Letters of Martin Luther, London, Macmillan, 1908, pp. 160 ff..

Graves, F. p., A Student’s History of Education, New york, Macmillan, 1930, pp. 114, 125 ff.

Painter, F.v.n., Luter On Education, Philadelphia, Lutheran Publication Society, 1889, p. 282.

Philadelphia Edition, Works of Martin Luther, vol.IV, pp. 101-130.

 

为设立与维持基督教学校致德意志各城参议员书

——路德马丁

 

天父上帝,和主耶稣基督将恩典与平安赐给你们。

聪慧贤明和亲爱的先生们:我在三年前既处以禁令,我若惧怕人的命令,甚于惧怕上帝,我就应该缄默不言。德意志有许多小人物,因着那个缘故,还在攻击我的言论和著作,而且还在流人的血。但上帝开了我的口,吩咐我说话,用大能扶持我;他们愈愤怒,祂便出我意料之外地愈加强并且传布我的主张,好像祂在嗤笑他们的愤怒,如诗篇二篇所说的。仅由这一点,每一个不硬心的人就都可以看到这个主张,必真是出于上帝。因为它显明是祂的教训和工作,而这教训和工作愈受人的逼迫,便愈加发达。

所以我要如以赛亚所说的一样,一息尚存,就要说话,必不静默,直到基督的公义如光辉发出,祂的救恩如明灯照亮。亲爱的先生和朋友们,现在我求你们惠允采纳我的这篇著作和劝告,并铭刻在心。因为不论我个人是怎么样的人,我能够在上帝面前赤心吐胆地说,我不是追求自己的利益。我若缄默不言,我所得的利益更多,但我是以至诚对待你们和整个德意志。不管人信与不信,我对德意志负有神的使命。我要坦白忠实地告诉你们各位,若你们在这事上听从我,其实你们并不是听从我,乃是听从基督;如果你们不听从,你们并不是蔑视我,乃是蔑视基督。我知道而且很明了,我所说的和所教导的是什么,有什么目的。凡愿对我的教训省察的人,就不难明白。

首先我们感觉到,今天德意志各处的学校,乃是怎样残破衰败;大学一天一天退化,修道院也一天天腐化。正如以赛亚所说的,这草必趋于枯干,花必凋残,因为主的气藉祂的道吹在其上,主藉着福音以强烈的光照在其上。因为这些机关既然被上帝的道显得是怎样只重视人的肚腹,不合乎基督教的精神,尤其因为体贴肉体的群众看到他们不再有责任或有力量把子女赶进修道院和座堂学校去,或是把子女从自己的家庭中送到别人的地方去,所以没有人再愿使子女受教育了。他们说:“请告诉我们,如果他们不做神甫,修士,和修女,为什么要送他们进学校呢?他们最好是学些谋生的技能!”

听他们的陈述,就知道他们所想的是什么,他们的打算是什么。因为他们过去送子女进修道院和座堂学校,或加入教士阶级,如果不仅是为着生计和糊口,而是为着得救和蒙福,那么他们现在就不至于这样袖手旁观,并且说:“假如教士阶级不再是重要的,我们不必再来为教育操心”。反倒他们应该说:“假如真如福音所说,这种阶级对我们的子女有危险,那么亲爱的先生们,请指示我们另外一种教育他们的方法,是可蒙上帝喜悦的,且是对他们有益的;我们不只要为子女的肚腹打算,也要为他们的灵魂打算。”这至少是真基督徒和忠实的父母们所应该说的话。

但魔鬼抱前述态度,激发人世俗的心,漠视儿童和青年,原是不足为奇的。谁能够因此责备他呢?他是这世界的王和神。他的巢穴——修道院和教痞——都是他用来特为要败坏他所最重视的青年人的,他怎能够让他的巢穴被福音破坏呢?我们怎能够希望魔鬼容许或促进青年的适当训练呢?假若他允许并帮助人们在他自己的国里,树立那使他的国最迅速灭亡的力量,即假如他失掉了他的那口肥肉——亲爱的青年——让他们利用他的财产来得蒙拯救和服事上帝所必产生的结果,那他才真是笨伯的呢。

当基督徒用了基督教的方法来教育子女的时候,魔鬼就采取了最聪明的计谋。那时这群青年有希望完全脱离他的控制,使他的国受不能忍受的损害。于是他开始工作,布置他的罗网,设立那么坏的修道院学校和教士阶级,以致青年非有天上来的神迹,便无法逃脱他的魔掌。然而现在他眼见他的陷阱被圣经所暴露,于是他便走另一极端,完全不让任何人读书。这又是他的聪明做法,以求保存他的国,并把持青年。若他可以把持青年,他们就在他以下长大属他了,谁能从他的手里取去什么呢?如是他便稳妥地占有全世界。因为若要给他很大的打击,这打击就一定要来自那些认识上帝并能把圣经宣讲给别人听的青年。

魔鬼的这计谋何其险恶,是没有人肯相信的。他在暗中进行,使人无从知道,他所造成的祸患,使人不及预防。人们恐惧土耳其人,恐惧战争和洪水,因为在这些事上,他们知道那些是有害的,那些是有利的。但在这里魔鬼的计谋是不声不响的,所以无人知道,也无人恐惧。假如土耳其人来了,每一个人都愿拿出一个货币为打土耳其人之用。但与其花一个货币去打土耳其人,不如花一百个货币来训练一个青年,成为一个真基督徒,因为一个真基督徒比世界上所有的人还要好,还有价值。

所以我为上帝和青年的缘故请求各位亲爱的先生和朋友,不要忽视这个问题,像有些不明魔鬼计谋的人一样。援助青年,是一桩很重大的事,这桩事是基督和全世界所极关怀的。援助青年,即是援助我们自己,和众人。我们必要仔细想想,要对付魔鬼这些秘密的和狡猾的攻击,就必须有基督徒的严正态度。亲爱的先生们,若为一个城市的安全和繁荣,每年必将一笔巨款花费在军火,道路,桥梁,水坝,和其他无数的事项上,那么为什么至少花费同样多的钱,聘请两个合格的人,来教育青年呢?再者,每一个公民应该为以下所提的一点所感动:从前他们为赎罪票,弥撒,晚祷,基金,遗嘱,周年纪念,乞食修道士,兄弟会,朝圣,和其他的欺骗,花了很多的钱。现在他靠上帝的恩典,免了这一切的掠夺和捐索。他为感恩,并为上帝的荣耀,应该拿出一部分金钱来维持学校,训练贫苦的小孩。这是很有价值的投资。假若他未被福音光照得以自由了,他对上面所提的那些强盗,便还要贡献十倍上,并且要永远报效,而丝毫没有归还的。他也当明白,如有人反对这种提议,就必是魔鬼在捣乱,因为从前有人为修道院和弥撒,捐出大量的款项,魔鬼并不反对,现在他知道兴学的工作,乃是对他不利的。所以亲爱的先生和朋友,我们必须以破坏魔鬼——我们最危险和最狡猾的仇敌的计谋作为我们省察的第一点。

我们省察的第二点是根据圣保罗在哥林多后书第六章所说的话,即我们不可徒受上帝的恩典,也不可忽视拯救的日子。因为万能的上帝真是眷顾了我们德意志人,并且给我们宣告了一个真禧年。我们现在有最优秀和很有学问的青年人。他们精通各种语言和文艺,如果我们用他们做青年的教师,他们能有大贡献。现在我们使一个青年做三年的准备工作,到了十五岁或十八岁的时候,他所知道的,就要比以前在大学和修道院丰富多了,这岂不是很显然的事吗?诚然,人在那些团体中所学的,无非是怎样做愚人,笨伯,和低能而已!一个人留在其中读了二十年或四十年的书,还是不懂拉丁文或德文。我且不说那可耻和邪恶的生活,是怎样腐化了优秀的青年。

真的,青年如没有别的地方居住和求学,与其让大学和修道院如前一样继续下去,我宁愿青年不求学,作哑子。我诚恳盼望那些驴栏和魔鬼学校,或沉入深渊,成变为基督教学校。但是现在上帝大大赐福我们,给了我们这许多有才能的人,可以担任教导青年的工作。我们真不应藐视上帝的恩惠,也不应让祂徒然叩门。祂现在站在门前,若我们欢迎祂进来,就有福了!祂正在呼唤我们,凡回答祂的人,必然有福!若我们让祂走了,谁能使祂回来呢?

我们要记得以前的不幸和黑暗。我想德意志从来不像今天一样,听到了这许多的圣道;至少我们在历史上没有发现过这样的事。若我们任它过去,不知感谢和尊敬,恐怕将有更可怕的黑暗和灾害临到我们。亲爱的德意志人,当市集在你们门前的时候,赶快买罢;当天气晴朗的时候,赶快收割罢;当上帝的话和恩典在这里的时候,赶快使用罢。要知道上帝话和恩典,正如过路的风雨一般,是一去不复返的。它曾临到犹太人,但已经过去了,现在他们什么也没有了,保罗把它带给希腊人,但它也过去了,现在他们只有土耳其人。罗马和拉丁人也有过它,但它也过去了,现在他们只有一个教皇。你们德意志人不要以为可以永久有它,因为忘恩和蔑视是不能保留它的。谁能紧紧把握它,就当把握它,懒惰的人只能有荒年。我们省察的第三点是最重要的一点,即是上帝诫命。从祂藉着摩西常吩咐父母去教训儿女,便可想见其重要了。诗篇七十八篇说:“祂严厉地吩咐我们的祖宗,要将知识给子女,而且要教导子女的子女”。祂在第四条诫命中也说,儿女要孝敬父母,不孝敬父母的儿女,甚至应该处死。真的,我们老年人除了照顾,教育,并培植青年以外,还有其他生存的目的呢?蒙昧无知的青年不能教育自己,也不能保护自己,所以上帝把他们付托给我们。我们这些有经验,知道什么是对他们有益的老年人,是要向祂交帐的。因此摩西在申命记三十二章中也吩咐说:“问你的父亲,他必指示你,问你的长者,他必告诉你”。

但我们竟必须催促人,而且被人催促去训练我们的儿女和青年,好谋求他们最好的利益,这真是一种罪恶和耻辱;因本性原应当驱使我们这样做,而且甚至异教徒的榜样也给了我们很多的教训。就是无理性的动物也没有一个不照顾自己的幼小的,反而教它们所应知道的一切。只有鸵鸟,上帝说它是忍心的,不照顾自己的小雏,好像小雏不是它的,并且把蛋留在地里。如果我们忽视了人生的主要目的,不照顾青年,纵令占有一切,完成一切,成为圣徒,这对我们有什么益处呢?我相信在一切外表的罪恶中,上帝看为最大的罪和最值得严厉处分的罪,就是不使儿童受适当的教育。

当我做儿童的时候,学校里有一句格言:“贻误学生,和玷污处女,是同样的败德”。说这样的话,为的是恐吓教师,因为那时不知道有比玷污处女更可恶的罪。但亲爱的主上帝阿,玷污处女或别人的妻子(这是肉体的并为人所认识的罪,是可以得赎的)比起忽视和玷污灵魂的罪来(这罪是不为人所认识的,也是无法得赎的),还算是最小的罪了。这世界是永远有祸了!在我们当中每天有小孩出生,也有小孩长大,但可惜没有人照顾和教导他们,而让他们随便行动。修道院和慈善机关本应该注意这个问题,但它们正是基督在马太福音十八章所说的:“凡使这信我的一个小子跌倒的,倒不如把大磨石拴在这人的颈项上,沉在深海里。这世界有祸了,因为将人绊倒”。它们是专门吞噬和毁灭小孩的。

你们说:“这都是写给做父母的,这和参议员与首长有什么相干呢?”很对,但假如父母忽视了这桩事,谁注意这事呢?岂可因此就不做这桩事,贻误儿童吗?那么首长和参议员怎能原谅自己,说这与他们不相干呢?做父母的忽视自己的职责,有各种的缘故。

第一,有些人虽有才能,但因不虔诚,不端正,就不能担负这个任务。他们像鸵鸟,忍心对待其雏,以下蛋和把小雏带到世界就够了。但这些小孩必须生活在我们中间,而且和我们同住在一个城里。理智,尤其基督教的爱,如何能让他们长大,不受教育,以致毒化并腐化其他小孩,直到最后全城同归于尽,如所多玛娥摩拉,迦巴和其他城市一般呢。第二,教导儿童,需要有特别才干。可惜大多数的父母没有资格做这工作,也不知道怎样教导儿童,因为他们自己除为口腹以外,没有学习其他的本领。第三,即令做父母的有才干,且愿意担任教育儿童的工作,他们也没有时间和机会,因他们有别的职责和家务。所以我们不得不聘请公共教师来教导儿童,否则,就要由每人自己聘请教师。但对一个普通人,这负担是太重的;许多可造就的儿童,难免因贫穷而被忽视。此外,有许多父母死亡,留下了孤儿,我们若不理会孤儿的保人怎样虐待他们,那么上就要亲自告诉我们,称自己是孤儿之父,即是那些被人忽略的人之父。再者,还有许多人,自己没有小孩,因此他们对于儿童的教育不感兴趣。

所以参议员和首长的责任,即是要对儿童的教育,予以最大的关切。全城的生命,财产,和荣誉,既都是付托给他们去妥为保护,假如他们不日夜尽力促进城市的幸福和进步,他们对神对人就是放弃了职责。一个城市的幸福不仅是在财政充裕,墙垣坚固,建筑华丽,和武器齐备。其实,一个城市若富有这些,却为愚人所控制,就只是更吃亏。一个城市最好和最大的幸福,安全,与力量,是在于有许多贤能,博学,诚实,良好的公民。这种人能够为城市积蓄财宝和其他各种货物,而且能够保护它们,善用它们。

古代罗马便是这样行的。他们的男孩,在十五十八或二十岁的时候,就精通拉丁文与希腊文,和其他各种学术,以后就参加军事或政治工作。这么一来,他们成为聪明,机智,和能干的人员,富有各种知识和经验,甚至全德意志的主教,神甫,和修道士合起来,还比不上一个罗马的兵士。结果他们昌盛起来,他有能干和受过良好训练的人,从事各种职务。假如一个国家要提高地位,那么不论什么地方的人,即令异教徒,也都知道,必须要有师傅。因此当保罗在加拉太书三章说:“律法是我们的师傅”的时候,他是照人类的惯例应用“师傅”一辞。

一个城市既然应该而且必须有人才而到处又都缺乏人才,都为不能觅得人才诉苦,我们就不能等待人才自己长成,也不能从石头和木块中雕刻人才出来;上帝既然赐给了人们一些才干,使他们能以解决问题,祂就不要行什么神迹,所以我们自己要尽自己的力量,不要吝惜劳力和经费,作育人才。政府当局一向让青年像森林中的幼树一样,自己长大,没有想到要教导并训练他们,以致现在各城市都缺少人才,这不是政府当局之咎,是谁之咎呢?结果青年不能成为良材,供建筑之用,而只能当柴烧。政府是必须继续存在的。当我们能得着较良好的人时,我们难道要让一班愚人和笨伯来治理吗?让愚人治理,真是最野蛮和最愚蠢的政策。我们倒不让一群猪和豺狼来统治那些不愿想到培植良好政治人才的人。如果有人只是想着:“我们现在施行治理,至于在我们以后的人怎样生活,那与我们有什么相干呢?”这乃是又残忍又邪恶的想法。凡在政治中只求自己的利益和荣誉的人,才配管理猪狗,不配治理人民。即令我们用了最大的苦心,培养了才学兼具的首长,但若要使政治倡明,还得特别努力。若没有人肯埋头苦干,又怎能够使政治昌明呢?

你们又说:“假定我们非有学校不可,但教授拉丁文,希腊文,希伯来文,和其他学术,又有什么用处呢?我们只要能够用德文讲解圣经和上帝的话,使我们得救,就够了。”我的答复是:可惜!我很知道,我们德意志人将永远做畜生,正如邻邦所称呼我们的,和我们自己所值得被称呼的。但我希奇,我们为何不也问:我们自己在德意志不仅有酒,食粮,羊毛,亚麻,木材,和石头,足够我们用的,而且有那最上等的来使我们有荣耀和装饰,为什么还要丝绸,洋酒,香料,和其他的洋货呢?学术和语言对了解圣经和执行政治,不仅是无害,而且是一种更大的装饰和利益,但我们却不尊重它们,而我们所不需要,对我们毫无利益,且只足以使我们贫穷的洋货,我们反倒不能不有。我们德意志人岂不真是愚人和畜生吗?

真的,语言既是上帝名贵的恩赐,即令没有其他的用途,也当叫我们快乐和兴奋。现在上帝把这恩赐给我们,比别国还更丰富。魔鬼毫无意藉着大学和修道院使语言复兴,相反的,这些机关总是仇恨语言的,现在还是仇恨。因为魔鬼知道,一旦语言复兴了,这对他的国便是一个漏洞,他将难于堵塞它。然而因他不能阻止语言的复兴,他现在的目的,是限制语言,让它们自己消灭。语言好像是魔鬼家里一位不速之客,所以他决心表示冷淡,叫客人不好意思久留。亲爱的先生们,我们很少有人能看穿魔鬼的诡计。亲爱的德意志人,我们要睁开眼睛,感谢上帝赐了这宝贵的财产,留心予以保存,免得再被夺去,让魔鬼得逞。虽然福音每天只是靠圣灵传来的,但是我们不能否认它是藉语言传来的,藉语言传播的,也藉语言保存的。因为当上帝要藉使徒把福音传播普天下的时候,祂就准备了各种语言。在这以前,上帝藉罗马帝国,将希腊文和拉丁文传到世界各国,使祂的福音更迅速地在各处结果子。祂现在所做的还是一样。以前没有人知道,上帝复兴语言有什么的目的,现在我们开始明白,这是因为上帝后来要藉语言启示福音,以便揭穿并毁灭敌基督者的国。为这个原因,祂也让土耳其统制希腊,叫希腊人流亡分散,藉此传播他们的语言,同时,也引起对别种语言的研究。

我们既然尊重福音,照样也要保护语言。因为上帝使圣经只用两种语言——旧约用希伯来文,新约用希腊文——写成,并不是徒然的。所以那不被上帝蔑视,倒被祂从一切语言中选择作为传述祂的话的语言,我们也应该重视它们过于其他语言之上。圣保罗认为希伯来文是希伯来人的特殊荣耀。他在罗马人书三章说:“割礼有什么益处呢?凡事大有好处,第一是上帝的圣言交托他们。”大卫王在诗篇一百四十七篇也夸口说:“祂将祂的道指示雅各,将祂的律例典章指示以色列,别国祂没有这样待遇,至于祂的典章,他们向来没有知道。”因此希伯来文称为神圣的语言,圣保罗在罗马人书一章称之为“圣经”,无疑是因其中包含上帝的话。同样,希腊文也可以称为神圣的,因为它是在其他语言中特别被选来写成新约的,并且从它好像是从源泉一样,译成许多别的语言,使那些语言也成为神圣的了。

让我们确信这一点:我们若没有语言,就无法长久地保存福音。语言好比是鞘,内面所藏的是这把圣灵的宝剑;又好比是一个匣子,内面所放的是这颗珠子;又好比是瓶,内面所装的是这美酒;也好比是储藏所,内面所收藏的是粮食。又如福音书所说的,语言好比是筐子,里面装着这些饼,鱼,和零碎。假若我们疏忽,让语言消灭,(愿上帝禁止!)我们不仅将丧失福音,而且到最后,我们将无法讲或写正确的拉丁文或德文。让我们把那可鄙和可怜的大学与修道院作为鉴戒。在它们里面,人不但没有学习福音,而且把语言也腐化了,以致这些可怜的人变成了畜生,不写正确的德文或拉丁文,并且差不多还丧失了天赋的理智。

因此使徒们认为必须把新约用希腊文写下,用那种文字牢固,无疑是藉以为我们保存它,如在约柜里一样安稳。因为他们预先看就将来所要发生的事,和现在已经发生的事,并且知道,若仅凭脑子记忆,就会发可怕的紊乱,教会中也将发生各种不同的解释,幻想和教义。若要防止这一类的事,并使一个普通人有保障,就非把新约用语言写下不可。除非语言存在,否则福音终不免消灭,这是一定的。

这事从经验已有证明,而且现在还有证明。继使徒代以后,语言衰落了,福音,信仰,和整个教会也衰落了,直到它们在教皇钳制之下,堕落更深。语言衰落以后,教会就很少有什么美好的事表现出来,反因语言衰落,有许多可憎的事发生了。反之,语言恢复以来,便发生了极大的光辉,而且完成了许多伟大的事业,使全世界都惊奇,不得不承认,我们现在所有的福音,和使徒时代的福音是一样纯洁,并且完全达到了原来纯洁的水准,超过了圣耶柔米和圣奥古斯丁的时代所有的。总之,圣灵不是笨伯,并不做不智和无益的事,祂把语言看为是对教会非常有价值的,非常必要的,以致常从天上把它们带下来。单凭这一点,便足够激励我们殷勤诚恳地对它们追求,而不藐视,因为圣灵自己再度叫语言在世界上复兴起来。

你们说:“但有许多教父,不懂语言,也还是得了救;甚至充当了师傅。”这是不错的。但他们因不懂语言,而误解了圣经,你们又怎样说呢?圣奥古斯丁在诗篇和其他的注解中,是如何有错误阿!还有圣希拉流和其他不懂语言的人,也是如此。虽然他们所说的时而是对的,但是他们所说的是否真属于经文,他们却没有把握。比方说,基督是上帝的儿子,这是不错的;但当他们用诗篇一百一十篇中Tecum principium in die virtutis tuæ (当然你掌权的日子)来予以证明时,他们的对方必然将此看为笑话,因为在希伯来文中,这一节没有一个字提到神性!基督徒用这种不确实的论点,和不合的经文来拥护信仰,在懂得语言的对方看来,岂不蒙羞,且成为笑柄吗?并且因此对方要更加固执他们的错误,还有着好的藉口,以我们的信仰为人的幻梦。

我们的信仰这样受辱,是什么原因呢?这是因我们不懂语言,除研究语言以外,没有别的出路。当我们根据我们的诗篇译本和犹太人争辩时。他们便讥诮我们,说我们的译本和希伯来原文不相符合。圣耶柔米岂不是因此不得不从希伯来文再改译一次吗?凡没有语言基础,解释圣经的初期教父,虽然所教的不错,但他们往往用不确定,不恰当,和不适合的语言;他们是像瞎子沿墙摸索一般,所以他们常常失掉或曲解经文的意义,以适合自己的幻想,如上面所提给Tecum Principium 的解释一样。圣奥古斯丁在他的基督教教义一书中也得承认,一个基督徒师傅要解释圣经,除懂得拉丁文以外,还要懂得希腊文和希伯来文;不然,就难免常常错误。即令一个人精通各种语言,还是要用功努力。

一个宣讲信仰的普通教士,和一位解经家,大不相同。保罗说,解经家是一个先知。一个普通教士在译本中有了很清楚的经文和章节,足以使他认识基督,讲明基督,过一种圣洁的生活,传道给别人就行了,但要独立地解释圣经,要和那引经不正确的人争辩,那就不是他所能胜任的,这非先懂得各种语言不可。在教会里应该常有那样的先知,能以解释圣经,也能以辩论;仅有圣徒的生活,和正确的教义是不够的。虽然每一个基督徒和每一个教士不能都做先知,如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和以弗所书四章所说的,但语言在教会里是绝对必要的,正如先知或释经家是必要的一样。

这样自使徒时代以来,人一向对圣经很难了解,什么地方都没有可靠和耐久的注释写了出来。就是那些圣教父也常有错误,这是前面已经说过的。因他们不懂语言,他们也很少一致,这个这么说,那个那么说。圣伯尔拿是一个思想高尚的人,我差不多要推崇他在古代和近代一般名师之上,但他常不免玩忽圣经――虽然他具有虔敬的精神――且有许多引证,与原意不合。因为这个缘故,诡辩家也认为圣经是难懂的;他们说上帝的道,本身就是费解的,是用了一种奇特的文字写成的。他们殊不知,整个困难是由于没有对语言的学问。假如我们懂得语言,恐怕没有别的话,是比上帝的话更简单的。我不懂得土耳其人的话,但一个七岁土耳其的小孩却能懂得。

人们想以阅读教父的注解和书籍,以求明白圣经的意义,这也是愚笨的办法。他们倒不如专心研究语言。因为亲爱的教父们不懂语言,所以他们有时候用许多的话去解释经文,仅得着一点意义,他们的解释,一半是揣测,一半是错误。可是对这解释你还努力去学,但若你懂得语言,你的解释要比从别人学的好得多了。因为语言和一切教父的解释,有如阳光和阴影。既然基督徒应当用圣经为自己惟一的书;既然不明白圣经便有罪过和羞耻,那么如果我们不研究语言,便是更大的罪过和损失,尤其因为上帝现在赐给我们更多的人才和书籍,以及各种鼓励我们研究语言的补助,并愿意使祂的圣经成为一本公开的书。若亲爱的教父有了我们所有学习语言和研究原文圣经的机会,他们便会何等快乐阿!我们用一半的工夫,甚至一点工夫也不要,可以得整个的饼,他们却要费尽力量,还只得些饼屑。他们的勤劳当叫我们的懒惰多么害羞阿!我们的懒惰和忘恩当怎样受上帝严厉的审判阿!

这里要提起保罗在哥林多前书十四章所说的,即在教会里应该有批判一切教训的人。毫无疑问,这必须有语言的知识。假如没有人在场批判正误,那么教士或教师就将按照自己的意思从头至尾解释圣经,不管对不对了。但要批判,就必须懂得语言,否则,就不能批判。虽然信仰和福音可以由不懂语言的教士去传,但那样的传道平淡无味,最后使人厌倦,结果是失败。倘若教士娴熟语言,他的议论必新颖有力,全部圣经可得以讲解,信仰也因字句不同而时常翻陈出新。诗篇一百二十八篇把这种研究比作猎鹿,宣称说,上帝使鹿从树林露出,又诗篇第一篇把这种研究比作溪水旁的绿树。(按诗篇一二八篇应为二九篇,错误或出于路德,或出于印刷者。再者此处比譬不免牵强)。

我们不要因有一些人自夸有圣灵而藐视圣经,或因有瓦勒度派一类的人认为不需要语言,便被引入了迷途。亲爱的朋友,你可随意说到圣灵,我也受了圣灵感动,而且见了圣灵,(如果要凭肉体自夸)也许比他们那些夸大的人在一年之中所见的还要多。再者,我的圣灵对自己有一些说明,但他们的灵安然坐在角落里,除歌颂自己以外,什么也不做。我十分明白,圣灵所做的一切是怎样完全;若语言没有帮助我,叫我对圣经有了准确的认识,我就真是业己大失败了。我也能在隐居中良善度日,传播真理,但这样一来,教皇和诡辩派以及整个反基督者的国度便都要安然为恙了。魔鬼所重视的,不是我的精神,乃是我论圣经的口和笔。因为我的精神除把我自己以外,不把什么从他取去,但圣经和语言叫他在世界上无法立足,而这对他的国乃是一种损失。

瓦勒度派轻视语言,我一点也不能称赞他们。虽然他们传授了真理,但是他们常常丧失了经文的原意,也没有好好准备自己,训练自己,去维护信仰,纠正错误。而且他们的教训模糊和特殊,与圣经不符,所以我怕它不纯粹,或不能继续保持纯粹。因为离开上帝自己所用的语言和方式去叙述神的事,乃是很危险的。总之,他们在自己当中可以过一种圣洁的生活,传播圣道,但他们既不懂语言,他们就和别人一样,不能正确彻底地解释圣经,并使其他国家得益。但他们既能够如此做,而不肯做,让他们看怎样向上帝交帐。

这里论到语言和基督教学校,对属灵生活与灵魂得救的需要和价值所说的,是已经够了。现在让我们也考虑到肉体一方面。让我们假定,没有灵魂,也没有天堂和地狱,我们仅须照着世界的样式考虑到俗世的政府,且看它们是不是比属灵的生活更需要好的学校和受了教育的人。诡辩派从来不注意俗世的政府,完全把学校限于教士阶级,甚至认为一个受了教育的人结婚,几乎是一种耻辱。他若结婚,就必须受这样的批评:“看哪!他变成俗人了,他不愿做一个属灵的人!”好像只有教士才能得上帝的喜悦,而他们所谓俗人是完全属于魔鬼的与非基督教的一般。但在上帝看来,他们自己才真是属于魔鬼的,并且,如同以色列人被掳于巴比伦时,只有贫穷人留在国内,保持原有的地位,优秀的人和领袖反被魔鬼用修道士的剃度和头巾掳到巴比伦去了。

我在此用不着说,俗世的政府是神所命的。我在别处对这题目已有详细的说明,相信没有人对它怀疑。问题是在如何使贤良能干的人参加政府。在这桩事上异教徒赛过我们,令我们羞耻。他们在从前的时候,特别是在希腊和罗马,虽不知道这种教育是否为上帝所喜悦,却总是诚恳地殷勤地训练他们的男女儿童。当我相对到这桩事,我为我们基督徒惭愧,尤其是为我们德意志人惭愧。我们愚不可及,敢于质问:“如果一个人不作教士,学校有什么用呢?”我们确实知道,或应当知道,当一个君主,贵族,参议员,或其他的首长,受了教育和训练,余基督徒的身分执行职务的时候,这是多么必要和有用事,而且是多么为上帝所喜悦的事。

即令没有灵魂,即令学校和语言不是为圣经和上帝的缘故所必须的,仅是以下的一个理由,就应当使我们普设学校,教育男女儿童。这理由即是:世界为维持本身起见,必须有贤能的男子和妇女,以便男人可以管理国家和人民,妇女可以理家训练子女及仆人。这样的男子是从男孩子里产生的,这样的妇女是从女孩子里面产生的。所以我们应该以适当的方法,教育我们的男女孩童。但我在上面已经说过,一个普通人不能成就这样的事,他不能够,不愿意,也不知道怎样去做。本来君主和贵族都应该办教育,但他们要乘雪车,要饮酒,要参加化装跳舞。他们为酒窑,厨房,和卧室重大事务所牵累。他们当中虽有一些人高兴办教育,但又怕别人笑他们为愚人或异端派。亲爱的参议员,这桩事就完全仰仗你们;你们比君主和贵族也多有机会来推行教育。

你们或说:“每人可以教育自己的子女,至少可以用规矩去训练他们。”我答复说:我们准知这种教育和训练的结果怎样。虽用最严格的规矩去训练,其结果也不过是养成一种外表的恭敬,实际上他们还是同样愚笨,对任何题目都不能谈,对别人也不能援助。若儿童在学校里或其他的地方,有学问优良的男女教师,教他们学习语言,文艺,和历史,那么他们对全世界所发生所讲述的一切,就都可以听到,同时对各城市,各王国,各君主和人民怎样生活的情形,也都可以学习。因此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可以将世界有史以来一切人物,生活,劝告,目的,和成败,呈在眼前,如呈在镜中,一目了然。得了这种知识以后,他们就可以形成自己的意见,存敬畏上帝的心去适应环境,从历史中学习了解外表的生活中,什么是当寻求的,什么是当避免的,而且凭这个标准也可以援助并指导别人。在学校以外所实施的家庭训练,乃是试图凭我们的经验教育自己。在实现那一目的以前,恐怕我们已经死过百次,而我们一生的行为,一定还是轻浮卤莽,因为经验是需要许多的时间始能得着的。

既然儿童总是欢喜顽皮跳跃的,总是想做些事寻乐,而这也是不应该禁止的,(样样禁止他们也不是好的)。那么我们为什么不预备这样的学校,叫他们从事学习呢?由于上帝的恩惠,现在儿童能够轻松愉快地学习语言,历史,或其他的文艺。我们从前所住的学校 ,已经成为过去,那是地狱和炼狱,在其中我们常为文法上的(位)与(时)所苦,虽处在鞭打,战栗,苦楚,和不幸之中,但所学的是逊于零。当他们年轻,有时间,有热心,又容易学习的时候,若我们花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教他们学习唱歌跳舞和玩牌,我们为什么不花同样的时间和精力来教他们学习读书,和其他的功课呢?假如我有小孩而可能做到的话,除叫他们学习语言和历史以外,我还要叫他们学习声乐,器乐,和数学。这些功课不都是儿童的游戏吗?希腊从前便是拿这些学课训练儿童,使他们成为有奇才的男女,熟悉各种工作。我过去没有多读诗人和历史家的著作,也没有人教我,现在我还在懊悔!那时候我费了很多的金钱和劳力,不得不学些魔鬼的脏东西,即哲学家和诡辩家的知识。这些东西是我现在要努力洗净的。

你们或又要说:“说能让小孩花这么长久的时间、把他们训练成绅士呢?他们必须在家工作。”我答复说:“我丝毫无意照以前的学校来建立学校,叫一个小孩读上二三十年的古文,什么都没有学好。我们今天是生活在一个新世界,一切的事都有不同的作法。我的意思是叫儿童每天在学校读一两小时书,其余的时间在家做事,学习父母所愿意的职业;这样,当他们年轻的时候,他们可以使工读同时并进。他们现在至少是花了十倍的时间,去射击,打球,竞走,和斗拳。同样一个女孩至少每天可以在学校读书一小时,其余的时间可以在家工作;她睡觉,跳舞,嬉戏所花的时间,比读书的时间要多得多。惟一所缺少的事,即是大家没有诚意教育青年,叫他们成为优秀的男女,可以为世界服务。魔鬼欢迎粗鲁的笨伯和无用的人,他惟恐人们在世上生活得太舒服了。

但那些有天才有希望成为优秀的师傅,教士,和担任其他圣职的学生,便应该在学校里多读几年,甚至终身做研究工作,正如我们从那些训练圣亚革尼斯(Agnes),亚迦特(Agatha), 路西(Lucy)等圣女的圣殉道者身上所见到的。原来修道院和座堂学校是为此而设立的,可惜这些学校,现在都腐化了。现在很需要高深的研究,因为剃度的光棍一天一天地减少了;此外,他们多半不宜于教书和行政,因为他们只知道为自己的口腹打算,他们所学的也就是这一套。我们必须有人传道,施行圣礼,和牧养教会。但若我们让学校衰败,而不代以基督教的学校,我们如何能得到这批人才呢?原来的学校,即令不消灭,也只足以制造一批堕落和有害的骗子。

所以我们要认真重视这个问题,不可坐失时机,这不仅是为青年的前途,也是为维持属灵和俗世的身分。如果我们坐失良机,等到我们高兴注意这个问题的一天,也许我们来不及了,除了永远懊悔外,还要受损失,因为上帝现在慷慨地援助我们,伸出了祂的手,为此事给我们一切所需要的。若我们藐视祂的恩赐,我们就要和以色列人一样受审判,如以赛亚说:“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的百姓。”箴言一章也说:“我呼唤,你们不肯听从,我伸手,无人理会;反轻视我一切的劝戒,不肯受我的责备。所以你们遭灾难,我就发笑,惊恐临到你们,我必嗤笑。”这是我们应当小心提防的!我们应当效法所罗门王对这事的热忱;他在王政匆忙之中,还极关心青年,为他们准备了一部书名叫箴言。我们也要效法基督本身,祂叫小孩来就祂,祂迫切地把他们,付托给我们,称赞那照顾他们的天使(太18章),为要向我们表明,好好训练小孩是何等伟大的一种事业;反之,当人使小孩跌倒,让他们灭亡时,祂的震怒是何等可怕。

亲爱的先生们,你们当重视这工作,因为它是上帝迫切的吩咐,是你们的职责,也是青年急切的需要,并且心物两个领域都不能缺乏它而存在。啊呀!我们在黑暗中腐朽够久了;我们做德意志畜生太久了。让我们也应用一次理智,使上帝知道我们是感恩的,且使其他国家知道我们也是人,也能从他们学习有益的事,或教育他们,叫世界因我们也可得以改进。我尽了我的职责。我的目的真是要援助和造福德意志民族。假如有人因自以为比我知道得多而轻视我,不肯接受我这诚恳的忠告,我也没有办法。我深知别人能将此事做得更好,只因他们缄默,我才尽力做我所能做的。即令我说得不完全,但把这问题说出来,总比不说要好些。我希望上帝激烈你们当中一些人,使我的忠告不至归于徒然,又使你们不要以提出忠告的人为转移,但要专注于问题本身,让它感动你们的心。

最后,还有一桩事,是凡诚心要德意志有这种学校和语言的人所必须考虑的,即是,应当不吝惜劳力和经费,设立图书馆,在那能够负担得起的大城中更要设立。因为若要保存福音和各种学术,就当使它们固定成书,这是先知和使徒所作的,像我在前往说过的。这样,不但我们属灵和属世的领袖可以有书籍参考研究,而且我们现在由于上帝的恩赐所有良好的书籍,学术和语言,也都得以珍藏,以免遗失。圣保罗也很关心书籍,他吩咐提摩太注重读书,又吩咐他把留在特罗亚的皮卷带给他。诚然,所有文明昌盛的国家,没有不注意藏书的,特别是以色列人,他们当中的摩西即是首先担任这个工作的人,他将律法书藏在上帝的约柜里,交给利未人管理,凡需要的,都可以从他们抄录一本;他甚至吩咐国王也要从他们抄录一本。因此我们看到上帝指派了利未人负祭司职,以管理图书为其职务之一。以后这个图书馆逐渐扩大,最初由约书亚,继由撒母耳,大卫,所罗门,以赛亚,和其他国王与先知,继续扩充。旧约圣经就是这样得来的,若上帝没有吩咐人留心予以保存,恐怕旧约决不会汇集和存留下来。

照样,座堂学校和修道院,从前也设立了图书馆,不过所藏的书,优良的很少。当人力充实、书籍丰富的时候,不注意收藏书籍,建立图书馆,这产生了多大的损失,后来就显得清楚;因为后来各种学术和语言都渐渐衰落了,没有好书,而只有修道士一些愚蠢无用和有害的书,如Catholicon(按指一本拉丁文辞典),Florista(按指一拉丁韵文造句法的作者),Graecista (按指一文法和辞典合参的编者),Labyrinthus (按系一首诗名),和 Dorni Secure (按系一本讲道集名)以及其他驴子的秽物,都由魔鬼介绍来了。结果是拉丁语败坏了,良好的学校,教授的课程,和研究的方法,都不存在了。直到后来,如我们已经验并观察到的,人们经过一番辛勤的努力,才从古书的残篇断简中问,不完全地恢复了语言和学术,现在还是天天继续勤劳做这种搜集的工作,好像人们从荒城的灰尽中,发掘金银和珠宝一般。

这是我们该受的,也是上帝适当地报应了我们的忘恩,因为当我们有时间和能力的时候,我们没有尽力保存优良的书籍和学者,反倒忽视了这种工作,以为和我们不相干;所以祂也忽视我们,给我们留下的不是圣经和良好的书籍,而是亚里斯多德和其他无数的坏书,徒然使我们和圣经愈离愈远,此外,祂把那些魔鬼的假面具,修道士,和大学的幻想,也放进来了。这些是我们以超人的礼物所维持的,而我们所领受的是一大堆博士,教士,师傅,神甫,和修道士,那即是说,一群戴着红色和棕色帽缨粗而肥的驴子,又好像一只挂着金练和珍珠的母猪一样。他们没有好材料教我们,但使我们更盲目,更愚笨,而且吞噬了我们的财物,使修道院和各处充满了他们那污秽和有毒的书籍,令人不堪设想。

很可惜,过去一个小孩读了二十多年的书,也仅学得一些坏的拉丁文,只足以做神甫,念念弥撒。凡能达到这个的步的,还算是有福的,生这小孩的母亲,也算是有福的!但他终生只是一个可怜的蠢物,既不能发格格声,也不能下蛋。我们到处要忍受这样不良的教师和校长,他们什么都不懂,也什么都不能教,甚至连怎样读书教书也不知道。究竟错在那里呢?错在没有好书,而只有修道士和诡辩家一些无用的坏书。这些坏书除了产生和它们一般愚蠢的学生和先生以外,还能产生什么呢?一只乌鸦不能卵出鸽子,一个笨伯不能教出一个智慧人。人们没有设立图书馆,让好书丧失,让坏书存在,这是忘恩所得的报应。

但我不劝人只重量,不重质,滥收各种的书。我只收集最好的书;那些法学家的评注,神学家的言论,哲学家的问题,和修道士的讲道,没有都收藏的必要。真的,我要抛弃这一切秽物,我要和学者商量,选择优良的书籍。首先应该收藏希腊文,拉丁文,希伯来文,和德文的圣经,以及其他各种语言所译的圣经。然后我要尽所能觅得的,收藏最好和最古的希腊文,希伯来文,和拉丁文的注解。此外,还要收藏那帮助我们研究语言的书籍,如诗人和演说家的著作,不论是异教徒的或基督徒的,也不论是希腊文的或拉丁文的;因为从这些书里面,我们可以学习文法。各种学术的书也当收藏。最后,关于法律和医药一类的书,也应搜罗,但应该注意选择注解。

在主要的书中,应有编年史和历史,不论是用那种文字写的都可以;因为它们对世事的认识和控制,尤其是对上帝奇妙工作的认识。是很有价值的。因为过去没有人著述,也没有人保存著述,所以在德意志所发生所流行的许多优美故事和格言,我们现在都无知道了。无怪乎别国的人,都不了解我们德意志人,我们被全世界的人称为畜生,也只得承受,我们只知道打仗,吞食暴饮。希腊人,罗马人,乃至希伯来人,对历史都有精详的记载,,即使妇孺有不平凡的言行,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读到。同时,我们德意志人却一无所有。

上帝现在既然很慈爱地赐与我们许多的学术,学者,和书籍,我们就当尽力将那最好的罗致,利用喜年的黄金机会,为将来保存这些宝贵的财产,不要损失这丰富的收获。我怕有些人将继续著述新奇的书(现在已开始了),以致由于魔鬼的作祟,现在所出版的好书,至终将再被消失,而有害的坏书及其无意义和无用的废物,将卷土重来,充塞遍处。因为魔鬼一定很希望我们再为辞典,造句法,现代派(按即唯名论者Nominalists), 以及修道士和诡辩派的秽物所负累,像从前一样,老是学习,但总是学不到什么。

亲爱的先生们,我恳求你们让我的诚意和热忱,在你们当中,能够结出果实。若有人认为我说的是无关重要,不听我的忠告,或有人因为我曾被暴君定罪而藐视我,我请求他们考虑,我不是追求自己的利益,而只是为全德意志谋福利和拯救。即令我是一个蠢人,倘有一得的管见,任何智者也不当以跟从我为耻。即令我是一个土耳其人和异教徒,然而人若看出我的计划不是为求自己的利益,而是为基督徒的利益,他们若是公道, 就不应该拒绝我的提议。从前有过这样的事,一个愚人的劝告,优于全体智者所给的。摩西也欣然接受了叶忒罗的指教(出18)。

愿你们都蒙上帝赐恩。愿上帝感动并激烈你们的心,使你们能深切关怀那些可怜的,不幸的,和被遗误的青年,并靠着上帝的帮助扶持青年,好使德意志在身灵上有一个蒙福和基督教的政府,藉着救主耶稣基督,可以将赞美和荣耀归于天父上帝。阿们。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muzhedehua/28978.1-deyizh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0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