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灵魂吗?

中国人认为人没有灵魂,我们也常常认为自己很科学,不迷信!因为毕竟没有人看见过别人的灵魂!

人死时感觉如何?是幸福还是痛苦?人死后是否会到另一个世界?那里是金碧辉煌,还是阴森恐怖?这是许多人都想知道的事。然而却有人轻率断言:“人死如灯灭,死了就算了,一切都没有了,天堂地狱与我有什么相干呢?”八十年代初期,我国一位留学生在欧洲,看到同学大部份信仰上帝,感到惊奇。就问一位女同学玛丽,为什么信上帝,玛丽说自己的父母都信上帝,她从小就听长辈说对人要真诚,要有同情心,所以她自幼就知道做慈善事业是上帝所喜悦的。我国的这位留学生认为玛丽信上帝是受家庭影响,出于传统习惯。他又问一位名叫亨利的男同学,是否也信上帝,并且相信死后灵魂上天堂。亨利回答说:“是!”这位留学生说:“你还没有死过,怎么知道死后灵魂上天堂呢?”亨利反问道。“你也没有死过怎么知道死后没有灵魂呢?”并接着说:“我信有上帝,相信死后有灵魂,若果真有灵魂,我的灵魂便能上天堂。而你不相信,如果真的有灵魂,你便不能,这样看来我比你合算!”这位留学生佩服亨利毕竟是企业家的后裔,很能讲效益。那人死后到底有没有灵魂呢?

科学界许多人认为:人意识的研究是科学最后的难题,而意识是如何消失的,特别是“濒死体验”,则是谜中之谜。于是,死亡的发生,也即“濒死体验”成了生物学、医学、心理学和哲学单独相对或协同研究的热点。濒死体验(NearDeath Experience 简称NDE),也就是濒临死亡的体验,指由某些遭受严重创伤或疾病但意外地获得恢复的人,和处于潜在毁灭性境遇中预感即将死亡而又侥幸脱险的人所叙述的他们的死亡威胁时刻的主观体验。它和人们临终过程心理一样,是人类走向死亡时的精神活动。濒死体验是当人们遇到危险(如车祸、突发疾病等)时的一种反应,在感知、情感等方面有几种超常的基本感觉,比如感觉时间改变、生命回顾、心情超常的平和、欣喜,甚至“意识到死亡”等,每一种感觉对每个个体都是独一的,可能同时出现,没有普遍性。个体的感觉也通常因年龄和文化的不同而不一样。   在一些患者提供的个案中显示濒死体验不应该是一种简单的无意识行为。同时在人们遇到危险时,无论神经是否受到伤害,濒死体验都是有可能出现的。通常情况下,出现濒死体验的人都是处在身体局部缺血或缺氧抑或是两种情况都有的状态下。

很多有濒死体验的人能精确描述在他们临床死亡感觉器官不起任何作用时的,“看到”周围的事物。目前,很少有人否定濒死体验的存在,即使是那些无神论者。

“濒死体验”在各民族间普遍存在,早在两千多年前,柏拉图在他的著作《理想国》(TheRepublic)中记载了濒死体验现象。中国古代史料中有大量这方面的记载,而西方经有意识的记录后,例证也很多。1987年,在西班牙的巴塞罗那,一位名叫查维·亚艾那的24岁青年工人,不幸被一只装有机器的大箱子压伤,成为一个昏迷不醒的“植物人”。1990年3月的一天,亚艾那突然清醒过来,虽然只有短短的10多分钟,却向人们叙述了他长眠不醒时的奇遇:“我变回一个孩子,由我已去世的姨妈领着。她带着我,走进一条发光的隧道,它是通向另一个世界的。她对我说:‘你要我找的永恒的平静,在另一个世界你可得到的。’我用手掩住双眼,但玛丽亚姨妈轻轻地把我的手拉了回来。”10多分钟过后,亚艾那又长睡不醒。

无独有偶,美国一位65岁的“死而复生”的商人,也向抢救他的医生们叙述了自己“死后”的情景:“我记得自己好像一朵轻云一般,逐渐由我的肉身上升到天花板。医院的墙壁与铁门都阻挡不了‘这时的我’。我很快地飞出医院,以越来越快的速度,飞向虚无缥缈的太空。接着我又以极快的速度,在一条无止境的隧道中前进。在隧道的另一端,我看到有一点亮光;这个亮光越来越明亮,越来越大。当我到达隧道的尽头,那光亮变成强烈无比的光源。我的内心充满喜悦和爱。我不再有忧虑、沮丧、痛楚与紧张。”

有趣的是一些名人也有过“濒死体验”。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19岁那年就曾经历过一次“灵魂离体”的体验。当时他在意大利前线的救护车队服役,1918年7月8日的午夜时分,一枚弹片击中了海明威的双腿,使他身受重伤。事后他告诉他的朋友盖伊·希科说:“我觉得自己的灵魂从躯体内走了出来,就像拿着丝手帕的一角把它从口袋拉出来一样。丝手帕四处飘荡,最后终于回到老地方,进了口袋。”

除海明威外,德国伟大的诗人歌德、法国最优秀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莫泊桑、俄国十九世纪著名作家陀思妥耻夫斯基、美国最著名的小说家爱伦·坡、英国著名作家戴维·赫伯特·劳伦斯等,都曾有过类似的体验,他们认为:“人的灵魂藏于人的肉体之内,而且是肉体完美的复制品,由极轻的东西组成,发光、半透明、十分适合于进行体外的活动,灵魂离开身体时,跟做梦差不多

研究表明,经历过濒死体验的人遍布世界不同地域、种族、宗教、信仰和文化背景。据美国著名的统计公司盖洛普公司调察估计,仅在美国就至少有1300万至今健在的成年人有过濒死体验,如果算上儿童,这数字将更加可观。肯耐斯-瑞恩(KenhRing)博士等人的研究更表明有大约35%接近死亡时有濒死体验。

 

实例1

一位叫弗雷得。斯库恩梅克 (Fred Schoonmake)的医生在科罗拉多州丹佛市任圣。路克斯(SaintLuke‘s)医院心血管主任期间,报告他的一位女病人在经历濒死体验时有离体经历。该病人是位盲人,但却在灵魂离体时“看到”房间中有十四个人。虽然她不能辨别色彩,但却在灵魂离体时“看到”物体,并能准确地描述手术室中发生的事情。斯库恩梅克医生说就好像这位女病人真的看到了一样:她的描述与事实完全相符(《生命的另一面:濒死体验探索》,EvelynElsaesser Valarino,1997,89-90页。On the other side of life: Exploringthe phenomenon of the Near-Death-Experience Evelyn ElsaesserValarino, 1997, p89-90) .

 

实例2

在M.B萨波母(Sabom,M.B)的论著《死亡的记忆》(Sabom,M.B.,1982,Recollection of Death, London,Corgi)中,记载一位年轻的美国妇女,在接受脑动脉瘤切除手术时,处于临床死亡状态中,手术后,她幸运地起死回生,报告了在她死亡时,经历了深度濒死体验,其中包括离体经验,并看到医生们给她实施手术的各种工具,及详细操作过程,经证实,她看到的一切景况,与当时的事实完全吻合。由此可见,灵魂离体经历是可确证的客观存在,这些为濒死体验的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实例3

雷蒙-穆迪博士在她的另外一本书《光亮之外》(TheLightBeyond)提到了一个九岁女孩的濒死体验,她在一次阑尾手术中失去了知觉,被抢救过来以后,她回忆道:“我听见他们说我的心跳停止了,我发现我飘在天花板上往下看,我从那儿可以看见所有的东西,然后我走到走廊上,我看见我妈妈在哭,我问她为什么要哭,但她听不见我,医生们认为我死了。然后一位美丽的女士走到我面前想帮助我,因为她知道我害怕。我们走过一条隧道,隧道又黑又长,我们走得很快,在隧道的尽头是很亮的光,我感觉非常愉快。

 

(摘自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56940.htm?fr=ala0_1#5)

 

 

 全美著名的心脏科权威罗林斯医生的《生死之间》

《生死之间》(Beyond Death’s Door)的作者罗林斯医生是全美著名的心脏科权威,并于1976年被推荐到美国心脏协会国家教授团。由于心脏复苏技术的进步,从临床死亡复苏的心脏病人日渐增多,他亲耳听到的病人的自述,说明肉体的死亡是另一种生命形式的开始,有天堂,有地狱,与圣经所述相符。强烈震撼之余,他更自觉地收集此类资料,终成此书。他在序言中写道:“这本书中列出各种‘死后生命’的经历,绝没有被选出来支持某种信仰或哲学理念。不过,如果碰巧跟某种信仰或理念相同时,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那的确是每一位经历者真正的亲身体验。我个人也是从每一位经历者的描述中,心头从疑惑到可能会有而至确实相信。很多事情在没有临到我们时,尤其是这类看不到、摸不着的事情,我们会说那是骗局,荒诞无稽,只有傻子才会相信。然而,不管你信不信,书中所写的每一个例子都是真真实实的。”

在《生死之间》中,罗林医生记录了一位七十岁的会计员的死后经历:

因为我胸痛,他们就迅速地把我从急诊室送去加强监护病房,说是我的心脏病发作了。在电梯里,我觉得我的心跳和呼吸都停止了;我想:这下我要死了。以后我记得,我在加强病房的上方,向下看我的躯体。我不知我怎么来的,但他们在抢救我,其中一个年青的医生和两个护士,以及一个穿着白制服的黑人抢救得最努力。这个黑人在挤压我的胸部,另一个人则帮助我呼吸,他们不停地喊:“要这个,要那个。”我从未见过这个男人,他系了一个黑色的蝴蝶结,我想他一定是病房里的男护士。

我还记得穿过了一条黑暗的通道,我碰不到任何的墙壁,然后来到一个宽阔的地方,向一堵很长的大白墙走去。大墙的门口有三级台阶,上面坐着一个身着白色闪光袍子的人,他的面部光芒四射,他正在读一本大书。当我走近他时,我觉得他十分可敬,就问他说:“你是耶稣吗?”他说:“不是,你可以在门那边看到耶稣和你的亲人。”说完他看了看他的书,又说:“你可以通过了。”我越过了那门,看到了一座美丽发光的城市,那光就象太阳光一样,城市是由金子或发光的金属造成,屋项是圆形或尖的,街道十分光亮,不太象大理石,但我可以肯定,它是由一种我从未见过的东西造成的。城里有许多人,他们都穿着白色的袍子,脑上放光,十分美丽。那里的空气十分新鲜,是一种我从未嗅过的气味,背后也不时传来优美的天堂乐曲。我看见有两个人朝我走来,我立刻认出那是我多年前死去的父母。我的母亲曾因病锯掉一条腿,但如今她已复原了,她在用两条腿走路!我对母亲说:“你和爸爸真美!”他们说:“你也一样,十分美丽和有光彩。”

当我们一起去见耶稣时,我发现了一座比其他的都大的建筑物,它好象是一个足球场,一边开口有强烈耀眼的光从里面射出来。我想看下那光,但我不能够,因为它太强,有许多人在那房前低头敬拜和祈祷。我问双亲:“那是什么?”他们说:“上帝在那里。”我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它使我永远难忘。在去见耶稣的路上,我们碰到了许多人,他们都很快乐,这种美好的感觉是我从来没有的。当我们接近耶稣时,我突然觉得一股电流通过了我的身体,好象有一件东西击中了我的胸部。我的身子蜷了起来,这是他们在用电击为我的心脏除颤,我又恢复了生命。虽然我不太高兴回来,不过我明白,叫我回来是要我把死后的经历告诉别人。我决定将我的余生奉献给神,去对那些愿意听这经历的人作见证。

堪萨斯州的威尔斯医生(Dr,Wiltse)在一八八九年的报告,他叙说了雷尼斯医生(Dr,S,H,Raynes)治疗他的经过,这件事曾记载于一八八九年十一月的圣鲁易内、外科医学杂志上(St.LouisMedical and SurgicalJournal)。有一次,威尔斯医生因患伤寒病昏迷,当雷尼斯医生发现病人停止呼吸三十分钟,而且在四个小时内扪不到脉搏之后,他认为病人已经死亡了,这时教堂的丧钟也敲响了。

当回忆他自己的死亡时,威尔斯医生说:

当我再恢复意识后,察觉我仍在自己的躯体之中,但那个身体和我不再有共同的兴趣了,我第一次用惊奇和愉快的眼光看着我自己。作为一个医生,我观察到自己身体构造的奇妙,(他明白到他自己是那个躯体的灵魂,所以这样想)按着人的定义,我已经死了,然而我与一个活人却毫无不同之处。

我要离开自己的身体了,我看着这件有趣的事情在进行--灵魂与身体的分离……我清楚的记得,我的形状和颜色如同海蜇,又象一个肥皂泡被困在水管里一样,上下左右的漂浮,最后我脱离了身体,慢慢的上升,逐渐变成人的形状。我似乎是蓝色或半透明的,当我要离开房间时,我的肘部碰到了站在门里的一、二个人的手臂,但非常奇怪,他们的手臂毫无阻挡的穿过我的手臂,而那分开的部分,就象空气再结合一样,无痛苦的又连接起来。我马上定睛注意他们的表情,他们的反应仅是站在那里,看着我刚刚离开的那条长凳,我顺着他们的视线望去,发现了我已死的身体。那个躯体稍微向右倾侧,好像是我经过千辛万苦才躺成那样的。我两脚靠拢,双手放在胸前,那苍白的面孔使我感到万分惊讶……有两个女人跪在我的左边痛哭,那是我的妻子和妹妹。我想引起人们的注意,想安慰和告诉他们有永生之事。于是我开玩笑般的向他们鞠躬,并举起右手同他们打招呼。我穿过他们,但他们竟对我毫无反应,这情况令我觉得好笑,我大声的笑了……最后我自言自语的说:"他们只能用肉眼看人,却看不见灵魂。他们只注意他们认为的我,但他们错了,那不是我,真正的、活生生的我并不在那里。"

我想我现在多么好,仅在几分钟以前,我还患着很重的病,而且非常痛苦,接着我最惧怕的死亡来临了。不过目前这些已成过去,我仍然是一个人,有生命、有思想,甚至比以前更聪明了,我不会再生病,也不会再死了。就在这种极度的兴奋中,我跳起舞来,然后转身往门里看,发现我那个身体的头部已与我成了一条直线。他接着说他被举起来,有一只手慢慢地将他送入空中,然后他就向前走去。

我因道路被石头阻碍而停下,心中奇怪为什么这么美好的道路被阻塞了,正当我考虑当怎么办的时候,有一块一个立方米大小的黑云飘到我头上,我察觉到一种不能看见,但却存在的东西从云的南面进入。那东西没有一个固定的形态,它好像是一种极大的智能充满着这云雾……(而当云雾)在我头的两边稍为停留的时候……一些不属于我的意念进入了我的思想。我说这些意念是它的,不是我自己的;我不能驾驭这些意念,它们好像是希腊文或希伯来文。但在我的感觉上,却如同我自己的母语一样,我觉得他在说:"一切都很好。"接着这个东西又告诉我:"这是通往永生之路,那些岩石是两个世界和生命的分界线,一旦你通过了,你将永不能再回到你的身体中。如果你在世上的工作已经结束,你可以通过这些岩石,但若考虑之后,你认为事情尚未做完,你仍可以回到自己的躯体中去……"我曾试图越过那界线,我接近它,当我抬起左脚要踏过那界线时,有一块黑云来到我的面前,我知道我应该停止。顿时,我的移动力和思想力都失去了,我两旁的手觉得无力,头也垂了下来,云彩碰了我的脸,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未经思想,我就毫不费力的睁开了眼睛,我看了一下双手和所躺着的病床,就知道我已回到自己的躯体中,我惊讶和失望的喊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要再死去!"我虽然十分的虚弱,虽然他们命令我不要出声,但我有足够的力量把我以上经历过的讲出来。很快,我复原了。

有关我以上所讲的这些事情的真实性,以及我当时身体的状况,有许多人可以做见证。另外如上所述,我身体在屋内的情况,他们也都在场和亲眼看到,所以,我一定是靠其他方法看见这些事的。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0b91f40100jm5e.html)- 了解基督(二)人有灵魂吗?_神就是爱_新浪博客

《生死之间》阅读网址 http://cclw.net/gospel/explore/shensizhijian/有英文影像资料:(88 min)

 

国内一些例子

来自医学界的最新消息称:天津安定医院从科学的角度,在我国首次进行了“濒死体验”的研究。当然,由于种种原因,中国关于“濒死体验”的研究落后国外好多年,国外早已把其列为生命科学研究的重要课题。中国虽然对此研究比国外晚但是这种濒死体验也比比皆是。

冯志颖及同事对1976年唐山大地震幸存者濒死体验调查中,虽只获得81例有效的调查数据,确是目前世界濒死体验研究史上采集样本最多的一次。据统计分析,这些幸存者中,半数以上的人濒死时在对生活历程进行回顾,近半数的人产生意识从自身分离出去的感受,觉得自身形象脱离了自己的躯体,游离到空中。自己的身体分为两个,一个躺在床上,那只是空壳,而另一个是自己的身形,它比空气还轻,晃晃悠悠飘在空中,感到无比舒适;约三分之一的人有自身正在通过坑道或隧道样空间的奇特感受,有时还伴有一些奇怪的嘈杂声和被牵拉或被挤压的感觉;还有约四分之一的人体验到他们“遇见”非真实存在的人或灵魂现象,这种非真实存在的人多为过世的亲人,或者是在世的熟人等,貌似同他们团聚。

一位唐山大地震时只有23岁的刘姓姑娘,被倒塌的房屋砸伤了腰椎,再也不能站起来。她在描述自己得救前的濒死体验时说:我思路特别清晰,思维明显加快,一些愉快的生活情节如电影般一幕幕在脑海中飞驰而过,童年时与小伙伴一起嬉笑打逗,谈恋爱时的欢乐,受厂里表彰时的喜悦……我强烈的体验到了生的幸福与快乐!她说,我将在轮椅上度过一生,但每当我回忆起当时的那种感受,我便知道,我要好好的活下去!“我感到自己飞在天花板上,飘飘荡荡,有一个躯体(我的)躺在病床上。我清楚地感受到了它的脉搏和呼吸。“这是一位精神病学专家对他的同行讲述的一次亲历离体体验。“我对此确实感到特别吃惊。““我感到思维特别清晰,过去的某些生活场景镜头画面似地一一从头脑中迅速闪过。有小时候受奖的镜头,也有结婚时兴奋的镜头,就象生活的’全景回忆’。“那时我不害怕,也不痛苦,也不思念亲人,就象情感丧失了一般。“

 

心理学家肯尼斯·赖因格将人类的濒死体验分为学术界已经认可的五个阶段:

·感到极度的平静、安详和轻松(占濒死者中的五分之三)。

·觉得自己的意识甚至是身体形象脱离了自己的躯体,浮在半空中,并可以与己无关似的看医生们在自己的躯体周围忙碌着(占三分之一)。

·觉得自己进入了长长的黑洞,并自动地快速向前飞去,还感到身体被牵拉、挤压时的心情更平静(占四分之一)。

·黑洞尽头出现一束光线,当接近这束光线时,觉得它给予自己一种纯洁的爱。亲戚们(他们中有的已去世)出现在洞口来迎接自己,他们全都形象高大,绚丽多彩,光环萦绕。这时,自己一生中的重大经历,在眼前一幕一幕地飞逝而过,多数是令人愉快的事件(占七分之一)。

·同那束光线融为一体,刹那间觉得自己已同宇宙合而为一。

 

您怀疑吗?

但是,还是有很多科学家争论和怀疑。生物学家罗兰·西格则从生物化学角度来解释。他认为,每个人在死亡时,大脑会分泌出过量的化学物质,这些化学物质有些能引起奇特的幻觉。 

对此,我们有必要对此怀疑进行一下探讨。

(一)、历史上有过“濒死经历”的人,不止一个两个,而是多达几百万个。奇妙的是:这些人复活后所作的见证都大同小异,已经形成了一个“模式”:

(1)、死亡时,发现自己脱离了自己的身体,形成了两个“我”:一个肉体的“我”躺在医院接受医生的抢救,另一个透明的“我”飘出了体外,能够看到医生护士们的抢救情况——复活后马上一叙述,竟一点也不差!可当时他的确是死亡了,不会有人告诉他抢救时的情景,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2)、进入一个黑暗的隧道,到了另一个世界。有的人到了光明的世界(天堂),有的人到了可怕的世界(地狱);有些人见到了故去的亲人和其他“宗教人物”(耶稣、天使或魔鬼)。甚至没有文化背景的还不会认字写字的小孩子,在经历了“濒死”之后,所见所闻也和成年人一样!

(3)、看到了自己和别人以前的一幕幕生活情景,甚至还发现过去自己不知道的隐私:一个4岁的小男孩在经历“濒死”后说,他在那个世界看见了他的弟弟,父母大吃一惊,认为他这是幻觉,但他继续说,那个小弟弟告诉他,是他们的妈妈在13岁时怀孕生下的他。于是,这件事再也瞒不住了,小孩的父母因此产生了裂痕,最终导致了离婚(《天堂印象》)。

(4)、所有持反对意见者,他们自己的本身,都没有经历过“濒死”。所有经历“濒死”者都坚定地说有“来世”。凡是有过“濒死经历”的人,复活后都不再惧怕死亡,许多人投身于传道事业,有的人原来不信耶稣,现在也成了基督徒。

 

用科学实验证明灵魂真实存在的人

——山姆· 帕尼尔 (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2449343.htm)

英国医生山姆·帕尼尔是世界上第一个用科学实验证明“灵魂”真实存在的人。他的实验设计是这样的:如果病人死后“灵魂”能飘起来,还能看到自己的身体,看到医生们在抢救他的身体,看到天花板上的灯,那么如果在天花板的下方放一块板,板的上面放一些小物体(只有山姆自己知道是什么物体,别人不知道),那么“灵魂”就应该能看到这些小物体。如果这个病人能被抢救过来,能够说出板上的小物体是什么,那么就能区分出“灵魂”到底是虚无缥渺的想象呢,还是一个客观存在的实体。

山姆对100多个病人进行了研究,发现其中有7个被抢救过来的病人醒来后能说出自己“灵魂”离体时看到的景象,特别是板上的小物体,说的全都对。山姆的实验获得了成功。

 

灵魂的重量

一位叫做邓肯·麦克杜尔的美国医生早在1907年就做过一个实验,他将6名濒死的病人安放在一个装有灵敏计量装置的床上,可以确认死者生前和生后的重量,在确认患者死亡的瞬间麦克杜尔记下了病人体重的变化。在第一名病人死去的一刻麦克杜尔记录到病人体重减轻了21.3克,由此他认为这就是灵魂的重量。因为灵魂离开了躯体,所以重量减轻了。由此推之,灵魂是可以离开人体而存在的。

 

阿尔法3

(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view/1014046.htm?fr=ala0_1_1)

(人民网http://www.people.com.cn/GB/channel7/498/20000607/92491.html

就在科学界莫衷一是之际,一项被命名为“阿尔法3号”的科学试验,在日本东京悄然展开,为“濒死体验”的研究开辟了一个崭新的天地。

“阿尔法3号”计划由多家跨国公司赞助,参加实验的志愿者共有16人。 他们分别来自美国、日本和瑞士,年龄由19岁-75岁不等,都是濒临死亡的垂危病人。他们是在经过了将近3个月的深入细致的心理分析后,才被批准加入“阿尔法3号”计划的。 

 “阿尔法3号”计划的具体实施方法是:科学家在志愿者头骨中植入电极,并且与电脑相连,使电脑可以在80公里的范围内,接收到志愿者的脑电波,并在60秒内把脑电波译成文字,显示在计算机终端的荧光屏上。

在实施“阿尔法3号”计划的头两年里,有4位志愿者先后离开了人间,但是,电脑并未接受到他们传来的任何信息。 

科学家们并不气馁,他们对电脑程序又进行了进一步的修改,终于获得了成功。 

当时,一位名叫佛迪的志愿者病逝。3天后,电脑荧光屏上出现了科学家们期待已久的信息: “我是佛迪,告诉你们,我很快乐,没有痛苦……没有痛苦……没有痛苦……”这几个字,重复出现了20多次,信息突然中断。  这一结果,大大鼓舞了参加“阿尔法3号”计划的科学家和志愿者,使实验更加有条不紊进行下去。 不过,此后4位志愿者先后离世,电脑却没有收到任何信息。  就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之际,一位23岁的白血病患者不幸死亡,结果研究又“柳暗花明又一村”,因为第二天电脑便收到了她的信息: “这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我很高兴来到这里,此间经常阳光充足。”  “很多人与我在一起,我很爱他们,我将会……”信息至此突然停止。   

参与“阿尔法3号”计划的科学家们均认为,这里传达的生命信息的反馈结果是相似的,这是“濒死体验”存在的有力证据。由此可见,人死后意识形态的东西是存在的。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xuyu/10716.1-linghu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