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去活来2

我已经记不太清楚当时我遭遇到什么?感谢主,这次去到新干开剧团团友会,那些曾经是造反派的同事们倒比我自己更清楚那时发生的事件的具体细节。

我依稀记得自己被新干中学的红卫兵用枪押着,从广场走到离广场不远的县委会。这一路不用说挨了不少拳头和枪柄的抡击,但是我至少是自己走着进到县委会(那时叫县革委)的。

我依稀记得被押进一间小屋,大约有十个平方左右的小屋。一到那儿,就有很多人一哄而上,对我实行拳打脚踢。我不知自己嘴里是否嘟嚷了“要文斗不要武斗”之类的话,也许说过,但这只会更激怒那些红卫兵小将。

我依稀记得审判我的造反派不是剧团那些人,而是几张当时在新干很出名也很出众的面孔。那是新干造反派的头面人物,不记得他们叫什么名字?这次回到新干我被告知,他们是“新干大联筹”有名的方天军和谢凡根等人。

这次我还听说从抓我到审我的背后指使者都是刘瑾帨,革命小将们只是幕前的人物。

我被他们严刑拷打很久很久,头发被绞得男不男来女不女,很不成样子,这是当时对付女性的高招——剪所谓的阴阳头,让你出去难以见人。听说他们把我打昏了之后,就在我身上浇小便,还说我醒过来了又昏死过去好几次。

当时我身上穿的是一条很好看的花裙子,这条花裙子也被剪成一条条的破布条。

这些也是激怒新干造反派,尤其是剧团造反派的因素之一。他们早就看不惯我这副资产阶级臭小姐的派头了。新干剧团的很多演员都看不惯我的衣着跟他们不一样,因着我的衣着特殊,我看上去大概气质挺不错的,吸引很多人。可是在当时的环境下,这些都是我不可饶恕的罪状,我这种衣着表明我不肯放弃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

我现在回想这些往事的时候,就有点明白自己过去为什么会受那么多的罪,为什么会比别的同龄人受更多的罪?那都是性格和性情使然。我的性格和性情很有问题。常言道:性格决定命运。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

我孤傲的性格使我树立了很多的敌人。那些我看不起的人,无论是善是恶,我看不起的那些人自然就都成了我的敌人了。还有,就算我心中难得有佩服的一些人,由于我从不说欣赏别人的话,他们也不可能会成为我的同伴,也完全可能就是我的敌人。

我的“我行我素”也是我受罪忒多的原因之一。我不太管别人对我有什么看法,只管自己怎么想就怎么做。那时我从一些文艺作品中捡到一句话,还把这句话当成自己的座右铭。——笑骂由人笑骂,我行我素而已。

你想,就我这副德行,岂能不开罪人落到被众人踩的可悲下场呢?好笑的是我还感到委屈呢!我总觉得自己对别人那么好,却得不到别人的理解和认同。殊不知,我的骄傲已经界定了我做得再好也不可能被认同。

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圣经说:【箴6:16-19】 耶和华所恨恶的有六样,连他心所憎恶的共有七样。就是高傲的眼,撒谎的舌,流无辜人血的手, 图谋恶计的心,飞跑行恶的脚,吐谎言的假见证,并弟兄中布散分争的人。

看看,神最憎恶的罪恶,第一就是高傲的眼。也就是说,我那目空一切的性格就是神所憎恶的。那么,既然神憎恶高傲的人,神会用怎样的手段来对付像我这种高傲的人呢?

圣经还说:【箴29:23】 人的高傲,必使他卑下。心里谦逊的,必得尊荣。【赛2:11】 到那日,眼目高傲的必降为卑,性情狂傲的都必屈膝。【彼前5:5】……你们众人,也都要以谦卑束腰,彼此顺服。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

看到不?神用当时的造反派来对付我,使我这个自视过高的人被他们狠狠地打下去。神许可那些人这样凶狠地对我不是要加害于我,而是要阻挡我的骄傲,为使我成为一个谦卑的人,以便他赐恩给我。

当时我受到的屈辱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屈辱,整个新干剧团没有第二个人受过我这种屈辱。我被造反派剪头发,被他们把穿在身上的裙子剪成碎片,被他们你一拳我一脚地打昏过去,还被他们不是用水浇醒而是用尿浇醒……。

现在我真知道了,神许可这些可怕的事件临到我,都是为了我的最大好处。像我这么一个极端骄傲的人,若不是遇到这么大而痛苦的试炼,是很难服下来的。虽然直到那天,我都已经遇到了那么大的磨练,还没有彻底伏在神的权能手下,但是爱我的神知道对付我这种人,什么才是最合适的手段。不管造反派的手段有多可耻可悲,但都在神的许可之内。

是啊!我当时确实被剥夺了很多。但是我现在深知,若是神不许可,就是一根头发都不会落下来,何况是一大片头发被剪下来(圣经也说头发是女人的荣耀啊!)。

是啊!我的长辫子就这样被他们残忍地绞光了。我不太留恋那条漂亮的裙子,却很留恋我的一头长发。在我舅舅家里住的那些日子,舅舅的几个孩子都叫我“长辫子姐姐”。那时人们的审美号称为“长发美”,文革运动也竭力地批判资产阶级的“长发美”错误观念。

我曾经以自己一头长发为荣美,可是现在的我,成了一个怪物,一个人见人厌的怪物。

我不知道自己在县委“大联筹”里是怎么度过那可怕的一整夜的,也不知道后来造反派们怎样将我整回到新干剧团的?好像这一切都在我的脑际里消失不见了。我所有的印象是我被抬回到新干剧团那所“破庙”里,醒来的时候我在自己那顶挂着帐子的床上,帐子放下了。屋子里漆黑一团,剧团同屋的室友都不知上哪儿去了?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xuyu/10918.1-siquhuola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