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团解散3

我喜欢看书,并且看过很多书,可是那个时候很少有讲“性”的书,这种讲“性”的书籍,被视为黄色书籍,看了就会被当成流氓开除的。当时社会上几乎找不到黄色书籍,所流传的书籍大多数都是毛泽东选集和毛主席语录。

当然,我也看过有些描写爱情的书籍,像【林海雪原】、【青春之歌】等书籍里也有描写爱情的情节。也就是说,论情,我好像知之甚多;论性,我却是个白痴。结婚当然必须有爱情,但是结婚必然关系到性,也就是跟性有关。我那时怎么也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我想,连我也不懂,勒小荷怎么会懂呢?

虽然勒小荷年龄比我大,但是她看上去就是个少先队员,是个比我幼稚得多的小女孩。像她这个样子,马上就要结婚了,我有点为她担心,怕是她会碰到像鬼子进村那种可怕的遭遇。

然而,就是这么个少先队员,一个在我看来还不具备结婚条件的小女孩,为了有个地方可以接受她,就匆忙地结婚了。这种匆忙我很少见,从他们谈起结婚到去办证,大概也就是一周的事。时间很紧,不然,勒小荷就要由上面指派去一个可能条件很差的地方插队落户了。

那段时间我也有点犹豫,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如果我找不到落户地点,他们会怎么分配,把我分配到哪个公社呢?我在新干这些年间,已经知道了最富的公社是三湖公社,其次是荷埔公社和介埔公社。最差的是城上和桃溪公社了,其他公社条件也不怎么好,但是城上和桃溪的交通太不便利。由于交通不便利,物质的流通受到影响,百姓的生活自然就差了。

我当然不指望有这等幸运,会分到三湖公社去了。上头的文件已经明说,三湖、荷埔、介埔都不进人,除了本来就是那几个公社吃农业粮的人,都不接受其他人落户。勒小荷是从城市嫁到乡村,从商品粮到农业粮,这种情况可以接受,其他情况一律不行。

我那时心里矛盾着呢!既希望去到一个条件稍好的公社,又觉得这与自己的理想不符合。那些鼓励青年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歌曲时不时在我耳旁响起,让我真有点不知何去何从?

好心的周干事,他看我那么不谙世事,实在是为我着急,虽然这种着急就像是“皇帝不急急太监”,但是他却是真的为我在担着心。我不知道去农村插队是怎么回事,他是知道的,因而他为我担心。

周干事曾经问过我:“你愿不愿意去我的老家插队呢?”

我于是知道了他的老家在遂川县,离新干几百里地之遥的地方。

他还说:“我家里虽然是农村,但是现在还算不错,比新干的农村条件稍好。如果你去我的老家,我的父母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不会让你去干你干不了的活儿的。”

我不是很懂他的话是怎么意思?那年头大家对家庭条件好不好,看得可不是家境,也即物质条件,而是看政治条件。可是周干事这话分明是指物质条件嘛!我知道他家的政治条件一定不错,是军属,政府给他们很高荣耀的地位。而且他已经提干了,他的家人当然更加享受他的地位带来的荣耀了。

然而,在我的内心,虽有看重政治条件一项,但还有自己要追求的革命浪漫主义理想的一项。如果我去到遂川周干事的老家插队落户,那算什么呢?岂不就是投靠别人吗?我希望自己闯出一番天地来,证明自己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去到广阔的天地里大施拳脚,战天斗地。我可不想去投奔别人,在“大树底下好乘凉”。

那年头,“大树底下好乘凉”是个贬义词,看过样板戏【沙家浜】的人都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现代人如果有一棵大树可以仰仗,可以在树底下悠闲地乘风凉,那是福气,是人人都羡慕的。可是在我们那时代,一个投奔别人、仰仗别人的人,是不被人看好的。

然而,我没有对周干事表露我的真实想法。像往常一样,他给我的意见建议,我都不答一句,未置可否。其实我内心是有想法的,但是这些想法讲给他听没有用。他是那种“务实”的人,而我完全不一样,说得好听的,我有革命的浪漫主义情操,说得难听一点,那就是不谙世事,那就是“务虚”。跟周干事的“务实”正好处于两极。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xuyu/12311.1-jutua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5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