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道布弟兄的见证 述不尽的爱!

                                           王道布弟兄的见证:            “

 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  15)

 

二千六百多年前,耶和华将这段话临到先知耶利米身上,二千六百多年后的今天,在一个贫苦家庭出身的童年时期的我,命运犹如小草般经受过滂沱大雨、不胜负荷的狂风呼啸。年少悖逆的我,在迷茫无知光景中,挥霍时光、高傲自大,却蒙神拣选得享平安、喜乐,我仿佛听见神用祂慈爱的声音对我说“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在创世以前,我已预备你的道路……”

回想上帝在我生命中的工作,思绪犹如一台录像机播放器,回放着曾经过去的点点滴滴,让我像一个孩子一样幸福地笑、感动地流泪……。

                                                 (一)

在感恩中回忆着蒙恩悔改前的那段刻骨铭心的惨痛家史,那时的我还是个倦缩在母亲襁褓中的婴孩,哥哥还在地上蹒跚学步,父亲勤劳善良,母亲温柔可亲,一家人虽然辛苦,却也平静安宁地沐浴在幸福的阳光下,和睦温馨、怡然自乐。仿佛也就在一夜间,反转两重天,命运与这个平凡的家庭开了个大玩笑,往日里贤惠持家的母亲病倒了,此病让她忘记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婴孩和地上摇摇晃晃学步的男童;精神恍惚,不能用理智控制自己;这病让多少良医束手无策,这个变故犹如黑夜里让人防不胜防的雷电,打破了以往的宁静,带来了一场凉人心悸的暴风骤雨。

二十多年前的中国,女性的地位往日不同今时,在这个爱传讲闲话的人多,而思考问题的人少的小镇,人们开始给母亲冠以一些若有若无的帽子,这些恶语像冬日里的寒风,让衣着单薄的人站在风雨中恐惧、颤抖。

最终母亲的病症被定义为“污鬼附身”,家里人要为母亲赶鬼,他们把母亲关在一个封闭的暗室里,每天拿着棍子重重抽在病重的母亲身上,把母亲用铁链捆锁起来(母亲无法控制自己,会伤害自己,也会伤害别人),赶鬼者撕扯母亲的头发,对母亲施以暴力酷刑,企图用这种方式让母亲身上的污鬼离开。仿佛被社会抛弃的母亲,在暗无天日的屋子里恐惧、绝望、看不到光明。

每天的撕打,把母亲折磨得苦不堪言,并没有出现家人预期中的效果,他们开始把希望寄托于道士,家人化钱请了很多道士回家做法事,每天敲锣打鼓、烧香、说唱,喂母亲喝符水,日以继夜的法事没完没了地进行,母亲的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每况愈下,且瘦得皮包骨头,父亲也无法接受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加上母亲越来越糟的情况,往日里高大伟岸的父亲,在厄运面前也已束手无策……

这样的境况一直持续到很长一段时日,有一天,家里来了个老爷爷(信耶稣的长岐教会庄长老),对父亲说,“不要再做迷信活动了,来跟我信耶稣,你知道吗?耶稣爱你,祂能救你”。那天之后再不见敲锣打鼓的道士,来的是一群非常友善信耶稣的信徒,他们不怕母亲会伤害到他们,还主动去握母亲冰凉而垢臭的手,对颤抖着的母亲说,“耶稣爱你!”,他们在我家里唱诗歌,闭着眼睛祷告,还教我们说“阿们”,每天风雨无阻来我家,仿佛把阳光和希望带到了我家,他们帮助哺育因为没有母乳而哭闹不休,瘦得厉害的我,教导地上摇摇晃晃的哥哥走路,,安慰身处悲伤中的父亲,帮忙打理正乱得一团糟的家,慢慢地情况奇迹般地出现变化,母亲的情况一天天康复,我家的生活逐渐回归到原来的轨道。暴风雨似乎逐渐变小,阳光重新照耀这个家,家人也倍加珍惜了这失而复得、来之不易的平安和宁静。

何等大的恩典的临到,神大能的双手拯救了在黑暗中挣扎的母亲,托住这个在风雨中飘摇的家庭。神也藉着这次神迹大能,收割麦田里成熟了的庄稼——我的家族皆因着这次亲眼所见的神迹奇事,纷纷归向主耶稣的怀抱。神使我的家族蒙福,大大使用我的家族,让多人站起来为祂的国度而战。神也让我们家族的复兴成为众人的见证,让更多人因着我们的祷告、我们的行为归向耶稣……

多年之后重生得救:当我读到约书亚说的这句话,“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侍奉耶和华”。(2415)心里感到暖暖的幸福,我的身后永远站立那么一支祷告的团队,这股力量、这份爱使我刚强壮胆地走十字架这条道路……。

                                         ()

在圣经里有个感人的浪子生命故事,我同时也写述着另一个浪子生命的故事,他不是别人,就是与浪子有相同秉赋的我。

从年轻时耳濡目染的家庭感恩的信仰时并没有塑造我的品格,年岁渐长,我没有接受父母教导给我的信仰,没有像他们一样追求耶稣的话语,学习耶稣的样式。印象深刻的是从上学开始,我就一直被同学甚至老师所取笑“道布,道布为什么别人读书都进步就你‘倒步’啊?”,这使幼年时期的我心中结下深深的芥蒂,让我开始厌恶老师和同学,厌恶学校。年岁渐长,叛逆更甚,到上初中的时候,我已是全校“闻名”的小霸王了,是让所有老师头疼的问题少年。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常常为些小矛盾,与同学拳头相见,把同学打得鼻青脸肿,而且这个“霸王”名气,在当时各个学校人人皆知,渐渐地同学们都惧怕与我往来,学校里的欢乐与我渐行渐远,我亦厌倦了这种状态的校园生活,初中毕业后,在父母的叹息中,我辍了学,那年我16岁。

在福丁长岐教会的宝萍阿姨介绍下,我到温州“国真眼镜配件公司”上班,离开学校,依旧傲慢叛逆得不可一世的我,没有随父母期望踏踏实实地上班工作,初到国真阿姨的公司,我并没有安分下来好好工作,只是从一个环境换到另一个环境,打架、惹事、受公司处分和在学校里过着同样的生活,一段时间后,我的恶习在公司亦为众人所异议,纷纷扬扬传来情理之中的事——我即将被解雇。

就在我自己也暗自决定离开时,得到我意料之外的消息,我没有被解雇,国真阿姨留下了我,并开始像一个母亲,一个牧者一样细心教导我,让我做眼镜配件中最细的活——雕刻。常常把我带在身边,让我开始慢慢融入环境中。国真阿姨的公司是一个基督化的企业,像个教会团契一样地大家常常聚在一起唱诗歌、祷告。在国真阿姨的爱心劝导下,我开始参加这样的聚会,开始和他们一样早晨五点钟起床祷告,慢慢地,我发现自己好久没有打架,脾气没有以前那么火爆,居然渐渐融入集体的生活,人也比以前开朗。

神的做工真的很奇妙,祂藉着每次的唱诗歌和每一次的祷告慢慢地雕琢我,把我的暴躁、傲慢、叛逆一点一点雕琢,擦亮我浑浊的双目,让我看见认识到过去自己的败坏,看到自己的骄傲、罪恶、渺小。我开始认识这位伟大的神,在神面前痛哭,认自己的罪。

神在一次圣诞节的小品演出中紧紧抓住我,我饰演圣经中的浪子,另外一个弟兄饰演父亲,当我说道:“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时,我已分不清说的是浪子还是自己,眼泪止不住地流,脑海里全是过去自己叛逆的身影,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对我说:“孩子,回家吧!”,我彷佛看到一个慈爱父亲伸开双臂迎接着归来的浪子……。

我开始参加教会生活,神借着每一次的聚会,每一次灵修班培训叩响我的心门,让我委身在祂的爱里。在每一个环境中为我预备生命成长的台阶,让我遇到“盐光小组”并有份于他的服侍,在服侍的过程中,神不断扩张我生命的境界,让我更加亲近祂、了解祂。

                                           (三)

神用祂大能的双手成就了一件又一件美事,在慈湖教会里,我认识神的仆人梁恩惠弟兄,日后我事业上的好伯乐,属灵生命上的好老师。

蒙神的带领,2006年离开了国真阿姨的公司,进入梁恩惠弟兄的梁氏商贸公司,上帝的旨意真的很奇妙,祂不断带领塑造我,让我在祂所赐的环境中不断挑战自己,不断进步。上帝藉恩惠弟兄让我看到一个基督徒身上的好品格,让我开始思想自己的价值,自己的人生道路。2006年,神扭转我生命的一年,开始在工作中来侍奉神,在工作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上来荣耀祂的名,在神大能的膀臂下,一直很平安。“你们岂不知道吗?我必在旷野开道路,在沙漠开江河”。(4319)祂给我的应许都实现,在我事业的旷野里为我开道路,在我生命的沙漠里为我开江河……也将“荣神益人”四个字深藏我心,让我每天警醒审查自己。

 

说不尽的慈爱,述不完的恩典,主的爱像阳光,每天温暖我,围在我身边,在人生的阴天雨天祂也不曾离去,他时刻都在安慰、鼓励、扶持着我,带我走过死阴的幽谷,主爱述不尽……。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xuyu/14191.1-wangdaobu.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