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压力-抑或丈夫的压力

贤妇画像是女人的噩梦?
   箴言31章这段经文是丈夫们心目中的贤妻画像:她努力工作、忙里忙外(卅一13、19、27节),事先规画、条理分明(15节),她未雨绸缪(21、 25节),是精明的商人(16、18、24节),是穷人的朋友(20节),她仁慈且智慧(26节),节俭却不苛刻(22节),总而言之,她是丈夫可靠的伙 伴(11~12节),是丈夫与儿女的喜悦(28~29节)。

  自从几年前女性意识渐渐高涨后,我所参加的团契对有关两性间关系的经 文开始采取较批判性的态度。好几位姊妹对箴言卅一章的经文颇为反弹,她们说这段经文读来刺耳,表面上是丈夫对妻子的赞美,实际上却是男人用来要求女人的标 准。此位贤妇想来必是三头六臂、文武双全,不但全日无休,且终夜不眠(18节)。希伯来人歌颂这种才德妇女,就如天主教徒崇拜圣母马利亚的心态一样,这种 理想完美的化身只在天上有,在现实的人间是找不到的。

  这种反弹的心态是可以理解的。台湾现在有百分之五十四的家庭收入是靠夫妻共同工作而来,妇女既然已经分担家计,与先生一样在外面打拚,在讲求专业、分工的今天,自然希望先生也能帮忙家务。十项全能的家庭主妇角色,是现代职业妇女所无力扮演的。

   虽然如此,箴言卅一章的贤妇形像似乎又并非那么遥不可及。记得小时候家里经营两家商店,家母除了照顾生意,里里外外的家务仍是一手承担。以勤劳坚忍著名 的客家庄妇女,几乎个个都是贤德的妇女,她们生儿育女、侍候翁姑、躬亲农事,负责祭祀、庖烹缝纫、生意、买卖,堪称家族的灵魂人物。比较难得的是,在与无 止无休的家事搏斗后,仍能保持愉悦心情,「开口就发智慧,舌上有仁慈的法则」(箴卅一26),我必须承认那是世间鲜有的修养。


神经质的家庭主妇
  西蒙波娃的《第二性》是西方女性主义的经典之作。她把妇女与尘埃、污垢之间永远打不赢的战斗描绘得十分生动,令人莞尔。

   「世界上很少有比做家事更像薛西弗斯(Sisyphus)的磨难了(注:希腊神话人物,被罚将石头推到山顶,石头就滚下来,再周而复始推上去。)干净的 脏了,脏的洗干净了,反复再三,日以继夜,永无止尽地重复着。主妇为这种原地踏步的工作而心力交瘁,她仅仅维持了现状,没有任何建树。她从未感到正面积极 地达成善,只觉得无休止地与反面的恶斗争。」

  「洗衣、烫衣、打扫,或从衣橱里翻出细软来晒太阳 这是防止腐朽的工作,也是对生命的否定:因为时间同时在创造和破坏,而管家的人关心的只是它的否定面。连基督教的教义也认为,与魔鬼斗争的最好方法是将自 己奉献给神,而非直接向魔鬼挑战,『去恶』总是列于『向善』之下。然而,妇女并未被鼓励出来建设世界:她的领域已被限定,她只能与潜入的邪恶作不停的斗 争;在她和尘埃、污垢、烂泥和斑点的战斗中,她就是和罪恶作战,与撒旦博斗。」

  「疯狂的主妇愤怒地向污垢宣战,她埋怨生命,因为 生长的过程制造了许多垃圾。当任何有生命的人走进她的家里时,她的眼睛立刻闪着凶恶的光芒,说:『擦擦脚,不要在屋里捣乱,不许碰那个东西!』她希望家里 的东西最好不要呼吸,任何变动等于增加她的工作。她严厉、焦躁,时时提高警觉,她失去『生之喜悦』,她变得过于忧虑和贪婪。她把阳光挡在窗外,因为随着阳 光而来的是昆虫、细菌和灰尘,此外,阳光会损坏丝织品,会使沙发褪色。她对有生命的东西都怀恨、不满、仇视,有时甚至起了杀意。」

  「健康的少妇,不太会染上这种黯淡的恶习。冷峻和受过折磨的女人、老处女比较容易陷于这种神经质的恶习中。」

  「洁癖的现象在荷兰达于顶峰,那儿的妇女都是冷峻的,同时清教徒的文明也以整齐和纯洁的理想来反对肉体的欢乐。倒是地中海岸的人在肮脏的环境里生活得颇为愉快。」

   「理家的成果是准备被消耗的;女人必须不断地委屈自己,因为她们的操作,在被破坏时才算完成。消耗必须反映在丈夫或孩子的喜悦或快乐上,才能使家庭主妇 高兴而觉无憾。母爱时常在担心井井有条的家被搞乱,以及愤怒的责骂声中消失。在这样矛盾中过日子的女人,当然会神经紧张,变为泼妇!」


   结婚前我就发现自己有超级的洁癖。结婚后外子也被我训练得很合作,回家立刻洗手、换下脏衣服,饭后立刻洗碗盘,洗完澡才能上床睡觉……。结婚后一年,婆 婆也对他刮目相看,啧啧称奇。不过客人在我们家可能会神经紧张,同事周学信老师打趣说,在蔡老师家吃东西,饼干屑不可掉在地上。婚后某次宴客,客人的孩子 把巧克力沾在沙发上,隔日我就将全新的沙发套送去干洗。洗衣店的老板告诉我,这种沙发套十年清洗一次就可以了。我突然有点茫然,不知是我过分洁癖,或是别 人太邋遢。

努力破除恶习
  为了避免自己成为冷峻、严厉又神经质的女主人,我开始设法破除恶习。我频繁地开放家庭给学生、团 契使用,希望借着每次由秩序归回混沌的过程,让心中的捆绑再次经历释放。甚至曾长期接待客人居住,企图借着与生活习惯不同的人相处,来调整纪律森严的家 风。我也试着劝导一些整天守住自己城堡的亲友,要多与人分享财富,才能享受真正的富足。想从物质中得到永久性和安全感的人,只会愈来愈吝啬、孤僻。

   然而,管家确是一桩令人疲倦、空虚而单调的差事。那些歌颂理家之乐趣的男女作家,多半是因为他们自己很少真正做过家事。将家务打理得一丝不苟、井然有 序,又能表现出温柔慷慨、平易近人的风范(箴卅一20、26),的确是超级贤妇!几位有经验的妈妈建议我,若养育孩子,也不要全天候自己带孩子,免得失去 体力、耐心和乐趣。所以,我以为母爱不太是天生的,而是磨练来的。


箴言卅一章是丈夫对妻子的接纳
  箴言的作者正是 一位观察入微、善体人意的长者,针对现实的人性弱点,提出他个人的忠告。他以箴言惯用的对比手法,劝人在淫乱的世代中持守坚贞的爱情,由丈夫口中称赞的贤 妻,将箴言的主题「敬畏神是智能的开端」推到最高潮,强调一个成功的妻子非因美貌,而是因为敬畏神(卅一30)。箴言以智慧开始,也以智慧结束。

   箴言卅一章10~31节是一首离合字母诗(acrostic),本段原文每节的第一个字母,是按希伯来文的廿二个字母顺序排列,以此文学技巧来凸显这位 贤妇正是十全十美的女子。通常希伯来人是在安息日前一晚的餐桌上(at the Sabbath table on Friday night),由先生带着孩子一起对妻子吟诵这篇诗歌。既然它是赞美诗体,就毋需按字面死板地解释,也就是说,妻子未必样样都像经文所说那么完美,好像雅 歌称赞佳偶「全然美丽、毫无瑕疵」一样(4:7),情人眼中出西施,它只是表达丈夫对妻子的接纳和感谢。由于是每周五晚上家庭礼拜的仪文颂词,它也成为对 丈夫的恒常提醒与省思。

  尽管箴言卅一章的境界是人间无法达到的标准,而「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10节)已经暗示这样的妇人 是世上十分稀有的。但正如登山宝训的崇高目标一样,虽是今世难以达成的境界,它仍是神所设立的一个理想情况,提示人朝此方向努力改善。与其说是给妻子压 力,不如说是对丈夫有更高的要求 即使你的妻子没有达到这个标准,没有如此完美,你仍要完全接纳她、爱惜她、欣赏她并且称颂她。因此,我以为,箴言31章对男人的压力更大!

   婚姻是夫妻共同经营的事业,而不是要求妻子自我牺牲或指派妻子独自支撑的事业。女人在决定做贤妻良母之前,要先做一个完整的人,或被尊重为一个独立的人 格。女人不该是被关闭在家庭中的,夫妻个人都是社会的一部分,都可以独立自由发展。无论妻子是能干的女中强人或是笨拙的家庭主妇,做丈夫的,都要衷心地接 纳与感谢,就像妻子无条件地支持帮助丈夫一样。一个健康的妻子为自己存在,也将继续为丈夫存在。夫妻互相承认对方为主体,可是个人依然是对方的另一个完整 个体。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xuyu/157.1-qizi+yali.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510
573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