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马田 5


第五章、点起了复兴之火
     钟马田的教会,处于韦尔斯最落后的贫民窟。每日所看到的,都是一些愁眉苦睑的、垂头丧气的脸孔。
     他知道在这种令人沮丧的环境中,人不能作什么。他特别反对用人工的办法,去刻意炮制复兴的假像。话说回来,他并非鼓励信徒们处于被动的地位,而是指出信徒们必须仰望神的工作。他知道他在讲台上释放的话语正被神使用,他知道圣灵借着这些信息在人们里面的深处做工。
     钟马田知道讲台上最主要的责任就是让圣灵在人的内心作工,光照人,让他们确知自己是罪人,并谦卑地到神面前来。
     一九二九年,在山非尔德斯的教会的信徒人数逐步增加,从钟马田刚抵达时的一百五十人左右,增加了一倍,达到了三百名。
     一九三○年十一月二日,有四十三名受浸,内中有一位足球队员哈利·渥德(Harry Wood)。哈利·渥德信主之后,就很热心服事主。在一九三一年初,一个星期一晚上的例行祷告会上,哈利·渥德主领聚会。那一晚,哈利·渥德读约翰福音十七章里面主耶稣那篇告别的祷告,在那篇祷告中,主耶稣说:“从今以后,我不在世上,他们却在世上,我往你那里去。”接下去,哈利·渥德开声祷告,钟马田从未听过有人的祷告如此满有膏油。祷告的哈利·渥德似乎身处天上,而非在地上。哈利·渥德祷告完了,突然不在人世间,真的离开世界,往神那里去。钟马田以祝福结束那个祷告会,然后叫会众静默地一 一离开教堂。
     哈利·渥德的离世点燃了复兴的火,钟马田本人也受到激励。神一直把人数加给教会,而钟马田一直不肯把确实的人数公布,以免人归荣耀给自己,而没有把荣耀归给神。
     哈利·渥德离世不久,星期一晚上的祷告人数剧增。有一晚,祷告聚会从晚上七时一刻开始,四十四个弟兄姊妹连续不断地祷告,中间没有出现空档,钟马田不得不中止聚会。有些年迈的弟兄,曾经历过一九○四年韦尔斯大复兴,作见证说,这次钟马田带领的大复兴,看到同样的圣灵的能力。
     复兴的火燃及埃布尔拉昂的邻近地区,妇女们交头接耳,传述丈夫们情愿到祷告聚会去,也不愿意踏入戏院。
     圣灵在每一个阶层作厉害的工作,亲自带领这次复兴运动的钟马田却不愿意宣之于笔墨。一个研究历史的人,却不愿意落笔为自己有份参与的复兴运动作历史的见证。为什么呢?钟马田如此说:“不要谈到我,应该谈的,是我的救主。”
     钟马田所带领的复兴潮流,非旦影响了南韦尔斯一带,也逐渐北移,影响到北韦尔斯各地的教会。
     一九三一年十月,钟马田被邀请到韦尔斯西北部一个岛屿安格西(Anglesey)讲道。他释放的话语,带着圣灵的能力,抓住了信徒的心灵。一九三二年,钟马田前往北韦尔斯的罗斯(Rhos)讲这,有一位韦尔斯弟兄包威尔·柏里(John Powell-Parry)叙述当场情况:
     “钟马田读出马太福音十六章三节:你们知道分辨天上的气色,倒不能分辨这时候的神迹。本来空荡荡的教堂,这时挤满了人。”每当钟马由讲道时,在教堂门口,总是三、五成群,一等到教堂大门一开,就涌进去,会众怕找不到座位。
     北韦尔斯的属灵需求是这么大,钟马田不得不抽空,一个月前往北韦尔斯一次。在北韦尔斯各地,几乎每天每地方都有人为钟马田的职事祷告。许多弟兄姊妹扬言,只要知道钟马田在北韦尔斯讲道的地点,在五十公里半径之内的,都会赶去听他释放信息。
     钟马田不断地在讲台上用神的话语供应弟兄姊妹,他自己每日也不断地仰望神供应他生命的话语。毫无疑问,钟马田每天都花工夫读神的话语——圣经,另一方面,他也读神大用的仆人们的话语。钟马田承认,在那段复兴之火焚烧的日子,最能供应他的神的仆人,就是带领美洲新英格兰(New England)大复兴的主仆乔纳单爱德华滋(Jonathan Edwards)。他从韦尔斯港口加地夫(Cardiff)的一间书店,以五先令的代价,买到两大部爱德华滋一八三四年版的巨著。钟马田读了再读,并坦承爱德华滋的书对他的帮助太大了。不久,钟马田又买到了两本泰尔曼(Luke Tyerman)所著的《怀特腓的生平》(Life and Times o of George Whitefield),钟马田深受怀特腓的事工的感动并说:“怀特腓远超历代的布道家,实在是最伟大的布道家,可以说怀特腓是英国有历史以来最伟大的布道家。”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zhuanji/15409.1-zhongmatian.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4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