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得生 3


第三章、把自己奉献给主
     一八四九年六月戴德生清楚知道主耶稣所完成的救赎,他的生命有了重大的改变。
     因着信,他接受了主耶稣基督所为他作成的一切,他能够说:“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二20)
     戴德生的得救是清楚的和彻底的,他觉得主的爱,也深受主的爱的激励,他引用出埃及记二十一章五节的话,来表明他的心迹,他立意把自己奉献给主,来跟随他、事奉他。他用那节经文祷告说:“我爱我的主人,不愿意自由出去。”
     他现在多么希望有更多的人蒙恩得救,照着福音书所说的,穷人也有福音传给他们。他到巴恩斯莱的贫民窟,去散发福音单张,以和蔼可亲的态度,向穷人们述说了主的恩爱。
     一八四九年十二月二日,戴德生辗转无法入睡,他想起前几天,当神的仆人格林伯里(Mr.Geenbury)到巴恩斯莱讲道四天的时候,有一百多人决志信主,他亲眼看到这感人的场面,他为这些新得救蒙恩的人欢喜。另一方面,他虽已得救了,却未享受基督的丰满;他多么渴望神的同在。却为自己的软弱、失败,而感到羞愧、他需要过的生活,正如经上所说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但在实际的生活中,他也有以赛亚的感受,在以赛亚书六章五节里,先知以赛亚喊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尽管戴德生深为自己的不堪不配而心灵受压,但是雅各布书四章八节的话勉励了他:“你们亲近神,神就必亲近你们。”
     戴德生想,在巴恩斯莱,神的仆人格林伯里在四天的布道会里,总共带领了一百多人信主,福音岂不更需要传到地极,特别是中国,好让中国内陆的人民,也能听见救主的大爱。中国人口占人类总数的四分之一,却世世代代生活在黑暗里。数亿人从生下来那一日起,直至撒手人寰,一直没有机会认识神。这时候突然有一个思想临到戴德生,神岂不是也顾念中国人?神岂不是也正要差遣人到中国去?
     在这严肃的时刻,戴德生向神办交涉说:“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当戴德生跪下来仰望神的时候,他认识到他是一个奉献的人。一个真正彻底奉献的人,必须放弃一切属世的前途,必须把自己一生的时间和前途交在神的手中,他如今愿意去任何地方,作任何事情,为主的缘故,付出任何代价。这个心愿是出自他里面的深处,他绝不改变初衷,他绝不收回他的奉献。
     瞬刻之间,他觉得那时刻太神圣了,甚至他跪下的地方是圣地。戴德生这样叙述他当时的经历:
     “我永远不会忘记这经历。文字无法写出我当时的感受。我感觉到神的同在,我是在与全能的神在立约。我似乎想收回我的应允和奉献,但是我根本作不到。似乎有声音对我说,你的祷告已蒙垂听,你的奉献已蒙接纳。我在那时刻有一个永不动摇的信念,就是我是被神呼召到中国。
     “那个命令是那么清楚.明确,‘那么为我到中国去!’”
     是的,中国,中国成为他的人生的意义,不管是过去、现在,和将来,他活着就是为着中国。他母亲后来作见证说:“从那个时刻起,戴德生的心志坚定了,他无论是作事或读书,都以这宗旨为目标,而他无论遭遇到任何的困难,他的宗旨绝不动摇。”
     戴德生既然被神呼召到中国去,他就立意要多知道一点有关中国的情况。有一个人可以帮助他的,就是主日学的校长约翰·惠华德(John Whitworth),因马约翰·惠华德是英国暨外国圣经公会(The British and Foreign Bible Society)的地方司库。这次访问没有落空,约翰·惠华德送他一本国语版本的《路加福音》。对戴德生来说,这本《路加福音》简直是一件珍宝。约翰惠华德又告诉戴德生,本地有一位公理会(Congregational)的牧师,收藏有一本麦都恩博士(Dr.W.H.Medhurst)著作的《中国》(Middle Kingdom)。戴德生立刻去找这位公理会的牧师,向那位牧师借《中国》,那牧师欣然答应,并问戴德生何故要借这本书?戴德生说,神呼召我一生要在中国作差传工作。那牧师又问,你打算怎么去呢?戴德生答:“我什么也不知道。似乎将来只好照福音书中十二个使徒和七十个门徒的作法,腰带里不带金钱,行路不带口袋,只靠差我的主供给我一切的需要。”那个牧师很慈爱地将手放在他肩膀上说:“阿!我的孩子,当你长大时你会更聪明。那种想法,主耶稣自己在世时还行得通,但是现在就不行。”
     麦都思在《中国》一书中强调,要成立差传的医疗机构,这引起戴德生立意要学习医科,以便装备自己。
     戴德生以一股热情投入另一项准备工作,就是学习中国的象形文字。著名的中文专家米尔荫牧师(Rev.William Milne)说:“学习中文这项艰巨工作,必须有铁的身,铜的肺,橡木那么硬的头,钢丝弹簧般的手,老鹰的眼,使徒的心,天使的记忆力,玛土撒拉的寿命。”
     戴德生经过查询,打听到一本中文的文法书,售价不低于四英镑,另一本英汉字典,售价不菲,不少过十五英镑。不用说,戴德生是没有能力买到这些书的,结果戴德生靠着毅力和苦功,从那本中文的路加福音,掌握了五百多个中文字的意思。他用的方法是这样:在英文的《路加福音》中找一节经文,然后再找十几节有共同的字在里面的,然后再从中文的《路加福音》找那节中文的经文出来比较,再找十几节中文经文来确定中文字的意思。他手创的中文字典,在一八五○年二月时已有四百五十三个中文字,还有二百多个字已经查明意思只是还未编入字典。
     戴德生又从约翰.惠华德看到一些刊物,里面登载新近在伦敦成立了一个专门为着中国的差传机构,名叫中国协会(The Chinese Association),其宗旨是聘请中国本地人来与现有的差传机构合作。新机构的主要工作,是透过一个常驻香港的郭实脑博士(Dr.Charles Gutzlaff),安排人到中国的内地去布道。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zhuanji/15463.1-daidesheng.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18
11
暂时 没有评论,赶快做沙发吧~~等您来评论@!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