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伯特利布道团赴东北三省

一九三一年八月二十二日,离家登福安轮,在船上唱圣诗,引起会唱者同声唱。向一些学生传福音,告诉他们:“人生在世,实在如同船在海中。不信者行无 定径,只随波浪潮流而转移,而基督徒则有一定航线,在主内有真乐也。”有黄苍林者劝我勿作帝国主义走狗,并说我作传道太可惜。在我离船时,他请我原谅他, 我说:“希望你有悟道之日,不要忘记我所信的。”

  八月二十九日,到达上海。计、聂、李三位同工已赴辽宁凤凰城。林景康因病,等待我一起出发。

  未出发前,在伯特利领早礼拜时讲述这次返家乡得到最深刻的教训即:“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们。”(彼前5:7)信徒的经历是活的圣经。除非自己受磨难时得胜,否则无以安慰他日遇到同样难处的人。在急难中宁可失去财物,但必须携带金钱不能买来也永不能毁坏的东西──圣经与日记。此外坚持跳救生船时,必须容绳捆住我们,而后吊上,再吊下救生船,要靠自己力量自救者只有沉沦灭亡。

  九月六日,我与林到达凤凰城。当天晚上我作见证,圣灵大作工,二、三十位开口认罪祷告。一个西人进来对计牧师说:“劝大家不要大声音祷告。”计牧师劝他,“不可消灭圣灵的感动。”

  第二天,西人声称,十二个教区领袖开会决议叫布道团离开此地,理由是讲道态度不静,祷告声音太大。如要请我们,他们不出钱。请布道团来领会的阎某恐怕经济来源断绝,虽然同情我们,无奈敢怒不敢言,只好对我们下逐客令。五人跪下祷告,因配为主名受辱而感谢主。

  由大连特意赶来赴会的信徒大失所望,我对几位来安慰我们的传道人及信徒说:“他们不是驱逐我们,乃是驱逐主,为何让一、两个西教士之恶 意得逞呢?明知是罪,因体贴人情,不敢直言者,不免在主面前受审判。不肯负架,焉能得灵力?教会的仇敌是在内而不在外。我实在希望中国教会,当速速在主内 自立。为何总要依靠西人资助?”

  有一邮差马腾云对我说:“昨夜听了你的见证,十分受感动。”与我一起合唱“主断开一切锁链”短歌。他也帮助我们搬行李,临行时给奉天(注:今叫沈阳)长老会打电报请提前开会。

  九月八日到达奉天,我们先倒空自己,因而灵力倍增。蒙恩者近千人,坤光女校几乎全校归主。心灵痛苦的听众陆续来找我,作个人谈道之工。 有三十几位护士诉说,在医院中如何受西国护士长的逼迫,医院的副院长说我是被鬼附的,劝他们不要赴会,免受毒害。追溯行程中,最拦阻圣工的绊脚石,即这些 西教士也。

  九月十六日夜梦中仍讲道。十七日天明时,有一人在外唱“世间可比两军对敌”诗,此人告诉我,他深受圣灵感动,一直等候门外,要与我 们告别。离别会上,全体都情不自禁大哭起来,牧师也在内。唱“耶稣不离开”这首诗时,全体更流泪恳切祷告。九月十八日午饭后,离开奉天。当天晚上到大虎 山。在大通栈休息,满屋臭气,五人一起睡在大炕上。半夜一点半钟赴通辽,在火车上看沈阳蒙恩者的见证,虽然自己讲道态度不佳,但圣灵一工作,强迫许多人悔 改。在凤凰城拒收路费,在奉天未得任何旅费,大家依然靠信心前进。

  九月二十一日到海拉尔时,方知九月十八日中午离开奉天,下午日本军就闪击奉天,东北大学学生被炸死者甚多。这时我们不得不感谢父神 带领的奇妙。幸亏在凤凰城被迫逐,而提前到奉天,否则“九一八”事变时,还未能离开奉天,也无法到其他地方领会。我们一面感恩,一面求神保守眷顾奉天的信 徒。

  二十二日在海拉尔领早祷会,只有六人。同工们沿途吹喇叭请人听道,讲道中劝听众离弃罪恶,戒除烟酒等不良嗜好。谁知该堂长老最好抽烟,某执事贩卖私盐,恼羞成怒。

  次日,徐牧师对我们说,日本人质问开会事,我说:“神既召我们不远千里而来,如你们大胆仰望神,我们则在此负架传道。”但教会两个委员 李、王,坚持主张停会,徐牧师亦无可奈何。计牧师说:“滕县奋兴会后,我们骄傲了,凤凰城蒙难,心方谦卑。这次海拉尔又蒙难,心更谦卑了。”

  九月二十五日到达哈尔滨,到戴明夫人(Mrs.Deming)家,我忽然认出她是我纽约协和神学院同学,她亦方知我就是John Song。他们夫妇专向朝鲜族人传福音。赵厂长蒙恩后,请我向他厂工人传福音。九月二十六日晚上,我与道荣见千余工人们正坐观一场爱情电影,我认为听众头 脑已深印电影镜头,何以打开心门?想换他日再讲,但赵厂长认为此乃最妙布道机会,没想到布道会毕有四、五百人愿意信主。有一百多位到台前跪下认罪,不怕别 人讥笑,在众人面前决志归向主。赵厂长同意每次差遣几百工人来堂听道。

  我向几位西人谈及舒邦铎牧师半夜起来为中国教会复兴代祷,他们深受感动。他们亦写信给山东各处,请代奋兴会祷告。

  九月二十七日早上劝青年同工早起,如传道人自己不儆醒祷告,怎能领会众唱“教导我儆醒祷告歌”呢?对计牧师讲:“我如不明白某段圣经时,则不靠己,只切祷。在写日记时,回忆自己一天言行时,与圣经一比较,足以认识自己的罪。有时神也藉着回忆一天所作过的事,向我解释我过去不明白的圣经。”

  九月二十八日早餐时,由于我直率指出一位年轻同工用私款时甚吝惜,用公款时甚奢华,应该用公款无异于私款才对。这位同工大怒。我劝他不要发怒,并告诉他每次讲道时永不忘记高举基督与十字架、神的大爱,圣灵便会在人心中做变化的工作。

  在哈尔滨,我们收到海拉尔徐牧师来信说:“这次让布道团员早离开,实在是撒但的破坏,令人追悔可惜。”奉天蔡姊妹来信说:“郑护士长第一次听你讲道说你患神经病,第二次再听坚信是圣灵自己赐下能力,现在学生不和睦者已和睦。”

  十月二日那天讲马可福音第六章,将哈尔滨教会的病揭露出来,已开会五天,教会仍不奋兴,不知谁为绊脚石?突然主将祷告的灵赐给会众。有 一位叫李子彬的入过三十七道门,六十年作道士吃素。他去年在绥化听道归主后,自悔信道太晚,故到哈尔滨各堂听道,而且到处证道。他在大会中大声痛哭求神怜 悯哈尔滨教会,是夜有百余人争着起来见证所蒙之恩。

  十月三日林景康同工头晕,牙痛。我对他说:“主藉着你的病,实在光照出我的罪,我每到一处都评断凤凰城被驱逐事,实在助长法利赛人 更恨我也。今后只当按真理解经,对一切反对自己的人也应爱之;我既认罪,深信主必医治你。”于是同计、林两人跪下祷告,我深信神必赦免我罪,主医其病。祷 告毕,林的牙不痛了。

  由于哈尔滨西门大礼拜堂教会会友之间,意见分歧,主日甚至分开做礼拜。十月四日,我在讲道中提出约翰晚年只讲“彼此相爱”,教会当 在主内合而为一,不要再争执。我问有谁尚有恨人的心?当求神、求人饶恕。请男女传道人向前走来成一巨环,请信徒为他们祷告,使他们能有彼此相爱的心。许多 人流泪祷告,举目望天似乎亲见主临。两位西妇与几位牧师彼此认罪,互相饶恕,起立握手,言归于好。一切积恨都消矣!我劝他们在主内合一,同行天路。有卫品 三恨任作田到极点,说要永远与之为仇,任作田要与之和好缺乏力量,现在要请卫品三饶恕他。牧师们愿意成立一个联祷会。会毕,有李振庭弟兄领会众三乎“荣耀 归主名,哈利路亚。”

  在俄人教会作见证时,许多人流泪,全体愿献生命与主。会后,有许多人前来握手,要求领会一周。

  在高丽新堂领一次会,译者无法表达清楚我要讲的,我流露急躁容貌,以致活水不能涌流。

  在三一学校证道一次,原来此校只有四个学生和一个教员信主。一些教员初呈藐视态度,但圣灵一工作,全体师生决志都作基督徒。有何醒愚起 来告诉大家,他过去是挂名的基督徒,他的脚上有七穴,医生治不好他,许多人为他代祷后好了,但他又忘记主,这次奋兴会方真正重生。他愿为任何慕道学生设立 查经班,而且要印刷我的讲道单行本。

  哈尔滨之后,因旅费困难,为缩短旅外时日节省开支,决定分两路工作。十月八日,我与林、李赴呼兰,所睡的地方是个又冷又硬的土炕,桌椅积满灰尘。

  白文翰弟兄原住在吉林延吉,要到哈尔滨听道,求主为他预备路费,果然得了十元。他在哈尔滨听完道,又跟着到呼兰听道,饥渴慕义之心何等感人!

  呼兰教会只有三、四十名教友,原定下午开欢迎会,我主张改开奋兴会。我发现到会者,只有马太福音小册子,临时改讲“天国婚筵”。

  十月九日讲重生四大证据:(1)知罪,(2)心中有平安,(3)爱与主亲近(读经与祷告),(4)愿为主作见证。会毕,有周某请代他 “患鬼”祷告。他住在奉天西义县西南小曹屯,从一九二四年冬,被鬼附身。他可以听见鬼骂话,一鬼在空中骂,一鬼在心中应,两鬼夹攻,他烧掉十本圣经。我请 他到房间来,未祷告前,仍听见鬼叫骂声。我们跪下祷告,奉主名为他赶鬼。祷告毕,周不再听见叫骂声,知鬼已离其身。道荣告诉我,他们过去到清江浦时,有人 请他们赶鬼,他们怕被鬼打,没有将鬼赶出。鬼说:“你们当求耶稣。”我知神已将奉主名赶鬼的权柄赐给我。我对道荣、景康讲:“如奋兴家有'己'与'世', 则较魔鬼更坏。”景康说:“美国有一奋兴家甚有能力,自己有妻子,但见到一个弹琴女子甚是美丽,遂与她恋爱,两人跑到荒岛卒其余生,不能再被神使用。”我 说:“我们五人如能同心,则到全世界布道有期。”

  十月十日,我给伯特利负责人写了一封信,总结来东北一个月的工作。

  (1)凤凰城传道会:团员认为若此处的布道会能成功,则能开东三省许多布道之门,可将一切石头变为饼矣!许多赴会的西教士有成见,中国 传道人在心中亦有石头在心,以不靠神的布道团员变石为饼,可能吗?故失败。虽被赶出凤凰城,然而灵性上大得胜,叫我们每事靠主活,不敢自恃。

  (2)奉天奋兴会:“奉天”二字即专靠神旨也。此处教会曾经许多奋兴使栽培,故有饥渴慕义之忱。我们离开凤凰城后,如惊弓之鸟,专靠神的话,不敢自主,高举神的话,故奉天有空前之奋兴,最后见多人来请代祷。主的话变为他们的生命,渴慕主的话逾于一切。主示教会大奋兴的秘诀之一,即组织许多布道团。

  (3)海拉尔的奋兴会,团员到最偏僻处布道,由奉天跳到海拉尔,真是由殿顶跳下。此处教会传道人未重生,长老、执事中抽烟俗世。如得二百名慕道友,谁培养之?“本”已坏而务“末”,一遇磨难,牧师、执事先逃命,亦可悲矣!

  (4)在哈尔滨,按步工作,对教会领袖极力以真道按步栽培之。虽进步缓慢,然各步稳固。领袖们的“恨”心一死,教会复兴矣!最后见到胜 利。高丽、俄罗斯、德国教会争请领会。龙江、阿城、呼兰、绥化闻风亦争请领会。魔鬼领耶稣到高处,要主跪下拜他,则得一切,但主愿意我们先负小架以小得 胜;继负大架以大得胜;而终负最大之十架而有最大的得胜。万丈高楼自地起,先进呼兰,到偏僻、卑陋的教堂,故能有五旬节教会之奋兴。将赴绥化,求神帮助我 们负更大之十架。在此学习三个要道:(a)灵在静时作工;(b)领袖和睦,则有永久奋兴之盼望;(c)愈饥渴慕义愈得灵恩。

  在呼兰,有一对夫妇请我为他们幼子陈希龄施洗,我令会众读马可福音10∶13-16节,神为何特别祝福小孩?因非谦若小孩,断不能进天国。为父母者奉献儿女与主,按主的旨意栽培之,主自用之。此外为周荣久等五人施洗。

  有十一人求灵洗,领他们到静室先讲(1)灵洗意义,(2)保罗如何为以弗所教会十二人按手,领受圣灵,(3)罪拦阻我们被圣灵充满,(4)非奉献生命与主,否则圣灵不能充满之,(5)被圣灵充满,为要得能力为主作见证,(6)愈作见证,愈被圣灵充满,(7)当顺服主的命令,不令圣灵担忧,(8)要得圣灵的洗,当在神面前立约,完全相信圣灵的话,而且遵行之。当我为他们按手时,圣灵降下,我手发颤动。被按手的,有的痛苦认罪后,忽得平安;有的全身战栗不能自支而忽得安;有的笑容满面如赴大筵席。当时被圣灵充满者有十一人,其中有周荣久、白文翰。

  离呼兰时,分发“得胜秘诀”,“领人归主”传单为纪念品。

  十月十一日下午到达绥化,我用静法讲道,但是圣灵工作,不需任何勉强,男女三、四十人到台前奉献。解弟兄告诉我,西人嫌我们工作不安静。我说:“原来考虑信义会好静,故不愿来绥化,但信徒再三邀请,故来此领会用最静法讲道。”

  十月十四日讲完道,请传道人与宣教士到台前来,连教员也请上来。我直率告诉他们:“领袖之间,恨心不去,教会永远不能奋兴。” 请全体为领袖祷告,领袖虽流泪祷告,却不互相认错。我再请全体切切祷告,我问他们有恨人之心否?五个女教员说:“确有恨心。”互相握手求赦免。男领袖中有 积恨者也互相握手求赦免。许多人恨温教士,请她赦免。我请温教士向许多女教员认错,温教士当众向大家认错。感谢主!一切积恨都消失了。

  清晨五点半告别会上,百余人登台作见证。我一祷告,不用人教就齐声说:“阿们。”临别时,赠送经节给送行者,有百余人愿意到守望楼祷告,有三、四十人愿意组织布道团。罗悦明教士卖掉金戒指,将所得的款奉献给布道团。

  十月十五日到达哈尔滨,途中看绥化五十封求代祷的信,叹圣灵工作何等超奇!在哈尔滨,与教会领袖谈只有除掉恨心,才能同心为主。

  十月十六日五人相聚在长春,得知奉天坤光学校,蒙恩者每早五点一起祷告,有力量带领许多人悔改认罪。他们体会到“愈作见证,愈被圣灵充满。”我们五个人继续分成两团,我与道荣去长春。

  在火车上,我对道荣说:“你在火车上结合自己的经历与见证,向一个叫杨全的人讲道,杨全不仅悔改认罪,还交出烟具。这里可以看出'见证'与'经历'贯穿在讲道之中,确实能打动人心;故传道人当力求灵性经历也。”道荣深悟传道是与空中邪灵打仗。

  王育才请道荣转告我,说我讲道态度不好。十九日晚上,低声讲道,句句是泪,劝大家不可看我外面的态度不佳。讲毕,问有多少人要跟主?全 体都站起要跟主到底。后来愈祷告愈热切。史牧师原来请人转告我,不要叫人到台前祷告,但他这次实在看见神奇妙的作为。圣灵降临时,不费一丝力量,一百二、 三十人都跑到前面祷告。在密室付出祷告生产之苦,一生出来,实在快乐无比。我与道荣返回住房跪下祷告,大大赞美主。

  清晨五点半,告别会上,百人起来见证,全体流泪。史牧师叫全体三呼“哈利路亚,赞美主。”王育才说:“从未见过这样的奋兴会。”四十余人送我们上火车,流泪不止,令一个日本军人惊奇。

  十月二十二日午到达吉林。当地长老会有二所,一欢迎,一反对。齐向荣牧师是欢迎我们的,教会很兴旺,有三百余信徒,很同心,当晚就组织祷告会。戴锡恩是反对我们的。

  十月二十七日,道荣对我讲:“你在台上靠着圣灵指责人的罪,但下台时,当有慈爱面容与人谈话。”我祷告时,圣灵光照我有好表现自己,希望别人不好的罪。再看前几天的日记反映自己有自夸的罪,求主免赦我。道荣提醒的很对。

  是日,讲完马可福音第五章时,有叫章某者,忽然起立认他过去杀死基督徒后,右手枯干,此外还有偷盗等罪。这时,他的右手突然好了,众人感动泪下。

  中午,邸如春教士请我们吃饭,克芙云教士也在。她说她自幼出生在信主家庭,自信是已重生者。我对克教士说西人最大的罪即靠己智,不完全相信圣经。当真光照亮后方悔改重生,如不知何时重生,实际未重生,信心要经过火的试验,否则是靠不住的。真正有能力的传道人都有重生的经验。这两位教士都非常谦卑,克教士给我写的信中表示她在这次聚会中深受感动,认识自己不配当女教士。

  英国人林瑞德是医院院长,一见许多人到台前祷告就出去。感谢神听了许多爱主肢体的祷告。十月二十九日晚上,他要为两个人开刀。给第一个 人动手术后,心慌极了,手突然僵硬不能移动。他召集一切同工护士说:“我来中国,本当传道,初来前几个礼拜还领查经班,后则忽略之,真亏欠神的荣耀。请全 体为我祷告。”全体跪下为他祷告,他痛哭认罪,主果然医治了他。

  郭路加弟兄,有一西人帮助他念完医科大学,后来建了一座两万多元的医院。他有钱,有地拉,靠自己,能活动,当了教会的长老。王明道 先生来领会时,当面责备他为悖逆之子,他非常生气。女施医院的蒙恩者为他流泪祷告,他听见后,更生气了。由于邪灵的工作,在二十五天内打妻骂子,夜不能 眠,一天吸几百支烟,注射吗啡麻醉自己的神经,变成一个疯癫的人,欲自杀而不得。他让妻子把齐向荣牧师叫来,暗地却预备一把利刀要杀齐牧师。许多人阻拦齐 牧师千万不要去,齐牧师说:“不要紧,我愿像司提反为主舍命。”齐牧师拿一本圣经去了,当要进门时,打开圣经祷告说:“神啊!我死不要紧,愿你赶出郭路加 里面的邪灵吧!”门一开,长老一刀刺上去,恰好齐牧师跪下祷告;这把刀就刺到墙上,折断了。刀一断,邪灵也走了。郭长老顿时觉悟他自己真是罪大恶极,立刻 跪下痛哭认罪,重生归主。这次他不仅重生而且追求成圣。

  李序新弟兄,其父葆谦讥笑我是疯子,神垂听了李序新、郭路加医生与许可一三人全夜的祷告。圣灵做人做不到的工作,十月二十七日下午李序新父亲痛哭认罪悔改。

  十月三十日早上,我正看西关戴锡恩牧师给我的信,说他二十九日下午方认识自己是法利赛人。此时郭路加长老上楼请我快快为戴牧师祷告,因 他整夜睡不着。这时又有一百一十八人报名,要求受洗。戴牧师也跟着上楼,在众人面前作见证说:“在七天聚会中,我一直讥评宋博士是疯子,要求受洗的人是盲 从,到台前流泪、认罪的人是假冒伪善者,我也不肯与宋博士及大家一起照相,五年来未读一章圣经。昨夜圣灵大作工,我认一切所犯的罪。请大家为我祷告。”他 与郭路加两人抱头大哭,他们两人有十多年不说话了。齐牧师也向许多人认罪,一切中西传道人都谦卑跪下祷告,互相赦免。此地的西人初次跪下祷告。

  齐牧师不考虑惠教士之反对,破长老会领洗之常规,让我为约二百人未经考信德手续的人施洗。他认为圣经上说:“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他认为这次领洗的是真正悔改,比过去按常规考信德领洗的更靠得住。

  齐牧师告诉我,有一位姊妹受圣灵感动,要将祖传的好皮子为我作个皮袍,这正是我暗暗向神求的,望在下雪前赐下御寒的冬装。神真是垂听了我的呼求。

  十月三十日,有一百二十人送我们离开吉林,曾杀基督徒而枯手、认罪后手恢复正常的章某,跪在地上流泪不止,久久不肯离去。我随口赠送每人一节圣经节,深知所赠的经节,必合每人所需要的。

  下午三点到达朝阳镇,我的声音已哑,靠主给力量向二百五十人讲道,有七、八十人重生,其中多半是军人。休息少许,给四、五十人查马可福音第十二章。

  三十一日早上四点,我醒了。团副刘尚华与胡牧师苦苦求我再多留一天。军人命在旦夕,愿真得救而后死,昨天许多人回去不能安睡。我说: “我是天国军人,神命我去则去,我每一步都是神预定的,不能随己意安排。如你是真信徒,神叫你弃官传道,你亦当从命。如蒙神许可,营口会毕,自当再来朝阳 镇,与信徒研道不只一天,或一个礼拜。”

  五位同工在奉天会合,郭路加长老赶来要与我们同赴营口。他一到就报告佳音:就在我们离开吉林那天,他十二岁的小女儿被圣灵充满后, 向一老妇讲道,听后即悔改。在奉天见到一位孙教士,才由苏格兰经十余日搭西伯利亚铁路到奉天。她离家前两个礼拜母亲去世,许多人因知东三省九一八事变,劝 阻她不要来华,但她不顾风险来到奉天。

  晚上在女施医院讲好撒玛利亚人,我讲道中述及永生乃毕业照,课程为爱神与爱人。每科课程分四部分:尽心,尽性,尽力,尽意。世界乃大医院,有三种人不能救人:有口无心、有脑无心、有手无心。

  会毕,十七位医科大学女生问我许多问题,我与她们谈自己的重生经历,当先认罪,则心自明而能见神的国,人非谦卑如小孩,否则永远不能得道。不可效法拿破仑须投荒岛,方肯信主。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愿谦卑认罪。将她们每人的名字记在日记本上,为她们祷告。

  郭路加跟我们到了营口。他与十一人在一处全夜祷告。初感到缺乏力量,忽然一人见到魔鬼,最终得胜。参加全夜祷告的人越来越多。

  我在营口讲“重生”时,一百多人(其中包括圣经学校学生)认罪悔改重生。很多人过去曾想自己已重生,今知心中尚有魔鬼并未得新生命,这 次真是心如刀割。虽然校长说他们早得救了,但他们却说这次才真正重生。我告诉神学生,重生才是第一步,不要以此为足,还要多祷告,谦卑,接受灵洗。真得救 者听道时,有灵入心,会扎心。真重生者也能跌倒,即使奋兴家亦可能成为大魔鬼,当学习丁立美牧师的谦卑,祷告乃最快乐的事,切勿以为重担。当时常自我省 察,读经,祷告。许多神学生感到神学校几年所读所听的不如这几天所得的多。李达古铎弟兄蒙主呼召到蒙古传道,学习蒙古话,穿蒙古衣,在一九三四年之前已领 一千多蒙古人归主。

  吴宇光是传道人,仍抽烟。这次夫妇都蒙恩,被圣灵充满,弃掉烟具,他快乐得要跳起来。

  大辛町丁海峰弟兄来信,他曾请我为他代祷,使他成为合用的器皿。他在十月二十四日蒙召,神大用他,几十人接受圣灵的洗,有不少人在异象 中同天使一起弹琴唱诗,又被带到乐园看见了生命河。十一月三日有人看到主钉痕的手,许多人的心被主的爱熔化了。这样的佳音,使我的心大受激励。在营口工 作,使我体会到夜间的祷告可以决定白天工作之得胜。

  正是因为有郭路加等人的祷告托住我,在十一月五日那天,我讲强盗得救时,灵力大大同在,即或是铁石心肠也会落泪,整个礼拜堂充满五旬节景象。作教员的张天慈这次蒙了大恩,她与郭路加随我们同赴朝阳镇。

  十一月十三日到朝阳镇,方知吉林也来了九人。戴锡恩牧师过去曾在朝阳镇作传道,他亲自来作自己最近蒙大恩的见证,许多人听后十分受感 动。刘万城觉得在吉林听道太少,步行三天到此听道。桦甸县刘牧师等搭货车两天到此聚会。连长与一班军人都十分饥渴慕义。礼拜堂都粉刷一新。我对道荣说: “非圣灵作工,一切都是空的。”

  开始到会者只有一百五十人,许多妇女抱来的孩子哭泣,秩序甚乱。我闭目低声讲道,让神自己作工,不靠血气争战。十一月十五日神指示 一篇“打开棺材”的新讲题,拉撒路未死之前,有生命在身上,微生物不敢侵犯。等失去生命后,魔鬼蜂拥而来,全身发臭气。口发臭──骂人,抽烟,说谎话。目 发臭──怒目,淫目,秽目,偷目。腹流臭水,满腹阴毒,谋害人以致腹胀。手足都发臭,虽至亲者,不敢近之。此人只宜关在坟墓里。主耶稣爱拉撒路的心何等恳 切!人的信心太小,疑惑乃是阻拦人得重生的绊脚石,是永禁锢人在坟墓内的大石头。“你若信,就必看见神的荣耀。”(参阅约11∶40)主叫他出来,那死的 拉撒路就出来了,得到新生命。灵一患病,无人能医治之。人的灵因为犯罪而死,每怕罪暴露,放以坟墓掩蔽之已四天矣!马利亚失望之极,认为耶稣来晚了,马大 只寄托希望于末日。主爱人的灵,叹人心太顽固而哭,主要把令人疑怕的石头挪开。承认自己一切的罪,真信者必认罪。

  这篇讲道是蒙圣灵盖印的,有几个兵承认犯嫖赌杀人之罪。有一兵说自我到此地后,他心总不安,哭泣不已,因他对妻子不住。刘尚华说他 自己十一月八日才真正重生。他手下一个团副,随和刘尚华假信道,今承认自己是假冒伪善的人。刘尚华见到几个心中最刚硬的人这次也都悔改了。

  十一月十二日,我对团副刘尚华说:“二十四小时后,日兵必退。”他相信我的预言,立即向属下宣布,果然应验。长官要升他为上校,每月增薪六十元,但他不愿升官,宁愿留在朝阳镇便于帮助教会。

  在讲睚鲁故事时,讲十个不要:(1)不要怕羞,只要勇敢事主。(2) 不要灰心,只要信,主迟早必要俯听你的祷告。(3)不要焦急忧虑,只要与主同行。(4)不要评断主,只要信主言行,都是为我好处。(5)不要听风声而惊 怕,只要信。(6)不要与疑惑人同行,只要与有信心者同追求。(7)不要看恶劣之环境,只要听主之慰言。(8)不要听人说讥笑主的话,只要信主的话是千真 万确。(9)不要从外面看似乎是死的,只要看主全能的手。(10)不要反复无常,只要顺天遵命。在讲此信息时,用“耶稣血,遮庇我”调,与道荣合作一诗:“不要怕,只要信,不要看人,不看环境与外面,只要仰望耶稣,一路跟主到天家。”

  此时,齐向荣牧师来信报佳音,华素生是在吉林开西药店的。我们在吉林领会时,关店门一礼拜,全家来听道。前些天,贼偷去奶粉十几盒。华 弟兄求主让他抓住贼,一天早上贼又来偷窃,被华之妻亲手捉住一名,她一面用双手紧抓住贼,一面口中不断传福音。这时华素生从街上回来向贼富某传福音,一同 跪在地上祷告,贼认罪祷告后,欢然离去。

  桦甸县刘象乾牧师搭货车二天到此聚会,听完假冒伪善者这一讲时,向主承认传道二十四年不结果是假善者。如这次再不得能力,宁愿死在 朝阳镇。我告诉他先省察己罪,再追求圣灵。我看了四十五封信,除了于天民与胡治三两个传道人外,每封信都自己承认是罪人,惟罪人悔改方能进天国。我对于天民讲:“使一个传道人悔改最难,如一个传道人真悔改,则无异千人得救。有'我'者,神不能给能力,如给能力,则助'我'为最大魔鬼矣!我所以得'能力',是因为常悔改,并肯在人前认罪,不顾脸皮。你实在有罪,如诚心认罪,则神力必加在你身上。”于天民听后,心中不安,又重写一封信给我。

  我对胡治三弟兄讲:“传道人与教会复兴关系最密切,缺乏灵力的原因是因为尚未得到洁净,这是我前三年传道缺乏能力的原因。电灯虽佳,然而电力未能通,何益之有?传道人须经一番变化方有能力。可惜许多人只用‘脑’讲道。”

  离朝阳镇时,百余人送我们。有郑某,曾杀人,放火,淫乱,欺骗,无所不为,这次蒙恩来帮我们拿行李。因为还有三刻钟开车,我再利用这段 时间查考路加福音19章一段圣经,劝大家将所听十篇讲道实行出来,切不可掘地藏金。刘尚华请站长在车起动后,慢开几分钟,以便使送的人能表达依依不舍之 情。百余人在车外摇巾唱诗告别,许多人跟着火车跑了一段。在火车上,吉林来赴会之代表到各节车厢为主作见证,有被挨骂的。郭路加领两兵归主,我在火车上阅 蒙恩者的见证,知很多人听“打开棺材”这一讲时最受感动。

  到吉林后,住郭路加家。他的妻子因儿子死,天天忧愁,甚至吸烟解闷。我告诉她,作母亲的不过是为神看顾儿女。我劝她多唱赞美诗,她请我为她祷告。她自己祷告时,非常热切,圣灵降下,祷告毕,脸上有了笑脸与光辉。我劝郭路加当爱妻如基督爱教会。

  有王培之,请我赴敦化领会,因我未答应,他发怒要联络一些人赶我离开吉林。故我讲道前说:“有人因我不赴敦化领会而发怒,实在出于误 会,我不愿一人因我跌倒。”会后,王培之告诉我,他准备了二百元,想请我去领会二天,不料求饼反而得石,因而发怒。如今不仅息怒,还写了一封长信给我,决 志献心给主。我们之间的误会解除。

  有郭泽华来问我为何不以科学救国?又问我制毒气方法,我向他谈救恩,用灵力救人治国之道。虽他心门关闭,然而种子已撒下,后来方知此人乃军政厅长。

  在吉林这段时间,使我知道自己在福建布道三年失败的原因,是因为我未叫人在神面前清楚认罪。

  十一月二十二日到奉天,李更生弟兄告诉我,他家遭匪劫,被抢千余金。这次遭难使他父亲醒悟,归主得新生命。

  在奉天讲道的要点是劝千余者把一切罪承认出来,勉励三、四十位饥渴慕义者。已重生的人当谨慎,不要再犯罪。为何祷告没有能力?都因为有隐藏的罪,每天当到宝血泉里被洗洁净。当天下午即赴大石桥。

  十一月二十三日早上灵修写日记时,撒但控告我离兴化北上时,名义是考察宗教教育,我既然没有执行这个使命,理当归还旅费。我内心不安,由此可推想罪人在认罪忐忑不安之可怜。讲道时缺乏灵力,用脑讲道,勉强大声讲道,以忘内扰,圣灵不与自己同工。

  离大石桥到营口。田新亚、宋超尘来接。马车近田家时,田新亚下车时倾跌,哭着对我说:“我的右手已折两次,今日又跌,如神医其手,则愿 毕生献身于主。”我为他按手时缺乏能力。我对道荣讲:“我不遵守父的旨意,新亚手折。”同道荣恳切祷告,算了一下账应还38.2元,但圣灵告诉我,应速给 蒲师母寄回七十元。寄返后,心则平安。圣灵又与我同工,追求圣洁对传道人是多么重要!

  感谢主,在营口下午讲道时,提及自己如何对付罪,劝众人切实认罪。许多人对经济账目不清的,亦效法赔偿清楚。

  普济医院于春埔医生问我:“重生后,无论行为怎么样都能得救,对不对?”我说:“此乃邪道,重生者当每日遵主旨意而行。”他认为吸烟害处六分,益处四分,过去只要听谁谈禁烟,则恨此人。这次在道荣耐心劝告下,受感戒烟。

  东北神学院有两个女神学生来信说:“至今仍缺乏能力,每生疑惑,心中不安。”我说:“你们必有大罪未认清楚。”最终她们认出大罪。有二十余人来到我们房间切实认罪。

  在东北所遇的十架以及所得的慰藉乃有顺序的:凤凰城碰了傲慢者的钉子,反应为谦卑退让──虚心者有福了!奉天许多人心灵忧伤,需要同情 慰助──哀恸者有福了!海拉而下了逐客令,继续踏上征途──温柔者有福了!哈尔滨工厂辽阔,异族人也争相延请,大有应接不暇之势──饥渴慕义者有福了!绥 化之工,并不靠血气,完全靠主,终于见到神的荣耀──清心者有福了!长春的难题,都以和平方法解决──使人和睦者有福了!吉林的齐牧师与我同心负架,只本 着主愿万人得救之旨,为悔改者施洗,不计荣辱──为义受逼迫者有福了!受营口领袖讥评──为主受羞辱的有福了!朝阳镇的领袖相当矜持,却例外容我代为按手 ──不因我跌倒的有福了!大石桥敞开坟墓,打开棺材──未见而信者有福了!

  十一月二十六日离开营口时,许多人欢送,甚至船启行很远了,他们仍站立在岸上。主内肢体的爱何等激励我!

复制给朋友:http://www.shjdj.com/suibi/zhuanji/33.1-botelibu+dongbeisansheng.html

更多
------分隔线----------------------------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317
461
  1. 程程chengcheng
    2010-04-08 13:37:57

    母亲48岁那年退休,精神崩溃,以至卧床不起,此时有人带母亲结识了上帝爸爸,如今母亲已七十多了,身体不错。
    我是去年在本小区正式开始参加家庭教会,学习圣经,心智得以洗涤浇灌,昨天听了远牧师的教诲,决定受洗,以便得以全心追随主,周日准备第一次区朝阳堂受洗,但似乎还需要些时间才能完成心愿。
    愿主内平安!阿门!

赞助商链接
相关文章
·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 上海基督教-福音传道网-传福音欢迎您~